身边有乔峰这样一个行走江湖的行家,赵佶自然提起自己的疑惑。

    对于这个问题,乔峰也是沉吟了好一会儿,才给出一个自己的看法:“所谓武林,与这世间百工行业其实也无太大的差别,武功只不过是一技傍身的所长而已。痴迷者或将其当作人生全部,但大凡清醒的武林人士,也都自知武功一道其实没有太多玄奇,不过强身健体,安身立命的一项技艺罢了。若能说得通道理,总还需要道理来说话,武功终究不能用来应对世间所有问题。若自恃勇武而不与人讲道理,今天拳脚凌辱了别人,明天却要丧命别人刀剑之下。”

    乔峰虽然没有正面给出一个答案,赵佶也大概能自己想明白。所谓武林人士,不过是比旁人多了一门技艺,本质上跟普通人没有区别,也要穿衣吃饭,也有世事烦扰。武功只是解决问题的一种非常规途径,不到逼不得已,也没有用的必要。所以这些武林人士寻常看来,也跟普通人没有区别。或许乔峰这样的高手能够瞧得出哪个人有武功在身,不过赵佶自己却是瞧不出来的,所以即便遇上了,多半也认不出。就比如身边的乔峰,若赵佶不知道他的身份,道路上撞见了,所见不过一个体态魁梧的壮年大汉而已,却瞧不出此人乃是名满江湖的丐帮帮主。

    有了这个认识后,赵佶也不再汲汲于遇上什么武林高手,转而寄情山水之间。逢山进山,遇水涉水,倒也颇得乐趣。虽然这般长期脱离使团总有些不妥当,但这也是皇帝准许赵佶出使的条件,况且使团里其余几位学士也都不甚安分,彼此倒也不必互相诘难约束。终究在当下的宋人心目中,与大理国邦交没有什么多紧要的利害关系,也因此不必一等一的重视。

    只要走下去,再长的路也有到尽头的时候。经过将近四个月的时间,使团一路南下,由湖广转入蜀中,再往南去便要到大理了。也因此,使团在成都停留休整了足足十天,一边商议进入大理国的路径,一边先遣人前往大理国通知大理国主准备迎接天使。

    这个年代里,前往大理国通常有两条道路,一条是蜀身毒道,路途虽然近一些,但蜀地多山,这条道路乃是崇山峻岭中开辟出来的一条险道,历史足以上溯到西汉武帝时期,因为大宋与大理国之间多年不曾往来,因此道路也没有修理保养,凶险更多,很难让大队人马通过。

    至于另一条道路,则是茶马古道。这条路是民间开发的商道,因此绕的要远一些,但比身毒道要平缓安全一些。虽然沿路不少西南蛮夷间或客串盗匪打劫,但几十年前仁宗朝名将狄青平定西南侬智高叛乱,很是打出了大宋的威风,因此大宋在这西南地界还是蛮有威仪的,使团也不会畏惧那些小小蛮夷。

    这两条道路也不需要怎么选,直接就敲定了茶马道,反正大家都不赶时间。

    继续上路时,使团的氛围为之一肃,众人也不再是优哉游哉一副郊游姿态,多了几分令行禁止的肃穆。而那一干喜好风花雪月的文官使臣们也都收起了玩乐的心思,各个气度俨然。再往前行便出了宋境,他们自然不能在这些西南蛮夷面前丢失了天朝上使的体统。

    见众人都开始约束自己,赵佶自然也不好每日在外游荡,便与乔峰一起又加入了使团中,每天定时出发,定时落脚。

    出京时尚是春天,如今已经到了盛夏。西南之地,湿热瘴气横行,毒虫毒蚊更是成群结队,虽然成都府早准备了大量的应对药物和医师,可还是不断有人病倒。随着使团越发往南,这症状也越发明显起来,就连蔡京这位正使都害了热症,困乏无力,每天都待在马车上。

    不过赵佶却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这全要归功于年前乔峰不惜损耗内力为他舒络活血,如今体魄强健,比那些禁军中的精悍士卒们都要强了一筹。他精力旺盛,看到南陲这些不起眼的毒虫将精悍壮士都能随便放倒,不禁感慨此地得天独厚,的确是修炼毒功的好地方。想到这里,他也不免问起乔峰西南武林可有什么极有名气的武林门派和高手,比如那五毒教之类。不过乔峰虽然游历天下,但多数都在中原武林闯荡,对这西南之地却没有太深的了解,所知的也唯有那大理段氏一家而已。

    茶马道是西南极为重要的一条商路,虽然大宋并不重视与大理国之间的互动往来,但是民间的商贾活动却不禁止,因此这条道路上往来客旅极为频繁,是很繁荣的一条商道。蜀地乃至中原的丝绸瓷器与各类精致商品一车车往南运去,而西南珍惜的药材、细毡、滇马等各项物产也都络绎不绝往北运来。

    再往南去过了大渡河,便算是到了大理国的疆土,但其实大理国对此地也缺乏有效的管束,盘踞在此的乃是西南各种名目的蛮部。因侬智高作乱的旧事,大宋对西南也上了一些心思,虽然不曾朝廷上正式行文,但历任地方官员也都注意梳理这些蛮部的关系。因此大宋在这里的影响力反倒比大理国要强一筹,也有许多宋人长期在此定局,往来经商。但因为终究不是正式的管束统辖,因此此地还算是一个三不管的地界,法度崩弛,世道也有些纷乱。道路上频频会遇到携刀带枪的客旅,江湖气息十足。

    赵佶看到这些情况后,心情又变得不安分起来,而且每天困在这使团里也实在无趣了些。因此他便又脱离队伍,与乔峰和几名侍卫一起乔装扮成客旅,只跟在使团队伍后面前进。这倒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只是单纯的想体验一把江湖人的生活和心态。

    因为大宋使团途经此地,因此盘踞这里的各蛮族也都小心翼翼收束部署,不敢冒犯。偶尔也有一些心向大宋的蛮族首领们带上族里特产沿路拜会大宋天使,使团也都依照这些蛮族的地位和势力各自派人接待,虽然不是正式名目的抚慰,但作为泱泱上国,总需要有来有往的馈赠。赵佶原本还好奇使团出使大理为什么要带上这么多人和货物,看到频频发生的这一幕后,也终于明白过来。看到那些蛮族们得到赏赐后欢天喜地的模样,赵佶还隐隐有些担心使团携带上百车的礼品够不够用,莫要到了大理国后一看队伍里只剩下一堆西南土特产送给大理国主。

    这时节,大宋之繁荣领先,乃是傲视全球的存在。那些蛮族们得到大宋出产的货品,兴奋之情尤要胜过后世那些苹果婊彻夜排队买肾6,尤其使团所携带的礼品更是远远超过民间商贸水平,当之无愧的珍品。沿路想要拜会大宋使团的蛮族部落几乎排满道路两侧,放眼望去,乌压压看不到地面。

    领教了这些蛮族部落热情后,蔡京似乎也察觉到这番出使预计还是有些不足,当下决定不再接待这些蛮部,使团全速向大理赶去。这不禁让那些闻讯远来却追之不及的蛮部大感失望,只能从那些先得手的蛮部手里花数倍乃至十数倍的价钱去买大宋珍品。

    赵佶与乔峰一路尾随使团,看到这些情况,心中不乏自豪。

    有欢天喜地的,自然也有因为大宋使团到来而郁郁不满的。许多北地商团贩运大批宋货来西南,本想大赚一笔,却不想大宋使团经过,陡然将这些西南民众品味逼格拔高数筹都不止,过往许多人争抢的货品竟然乏人问津,实在苦恼不已。

    这一日,赵佶跟乔峰他们尾随使团经过一片坝子上规模颇大的大货寨,使团驻扎在货寨外,赵佶他们则进货寨里游玩。

    这一片三不管的地界里,极少有真正壁垒分明的城镇,最多还是简单寨墙围起来的这种货寨。通常由当地几家蛮部共同管理,接待往来客商,买卖货物,进进出出的人流,倒也非常繁荣。

    赵佶他们进了货寨中看起来门面档次比较高的酒楼,点了一些当地风味的菜式和大理特产的哀牢酒,正饮食之际,忽听旁边席位上几个客人起了纠纷大吵起来。

    “霍三泰,我出发时明明跟你商谈好了价钱,一份货要五十贯。如今我带着货从北地返回来,你却只出三十贯的价钱,这是在存心戏耍我!”一个相貌生得出奇的马脸汉子一边叫嚷着一边抽出腰间悬着的钢刀拍在桌子上。

    对面坐着的乃是一名穿着当地服饰的中年蛮人,对那马脸汉子叫嚷并不动容,只笑道:“钟兄弟,咱们也是有来有往的老朋友,我若要戏耍你,会独独等到今天?大宋天使南来,沿路散下货品精美无比,引得各族头人争抢。你带来这些货,以往虽然也算上品,但跟那些珍品相比,实在粗劣不堪。我肯收下来,已经是给了你极大面子,你若是不答应,那也请便。”

    听到这话,那马脸汉子益发恼怒,挥起刀来砰一声斩掉那坚实的桌面一角。坐在他身边一名绯衫少女被吓得叫了一声,跳起来横步躲开。

    赵佶眼见有热闹可看,索性放下了筷子,抱臂望过去。

    “霍三泰,旁人不知你是什么底细,我钟万仇却一清二楚!今天你若不给我个满意说法,休想齐齐整整走出门去!”

    说罢,那马脸汉子对旁边略显惊恐的少女说道:“灵儿你且待在一边,瞧爹爹教训这个言而无信的奸商!”

    ——————————————————

    抱歉抱歉,一下午梳理大理这段情节,又查资料,更新晚了。。。另,继续饱含深情的求推荐票。。。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