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来了!

    听到皇帝的话,赵佶精神为之一振,连忙起身表态道:“臣弟虽只一介闲散王侯,但终究是咱们大宋臣民,官家但有所命,绝对不敢推辞。”

    听到赵佶的表态,旋即面色一喜,接下来便说道:“十一哥这态度好得很,我打算派遣使团前往大理国这件事你也知道了吧?日前朝堂上公议,此行若有一位宗室亲王同去,才能显得更加庄重。至于这人选,我想来想去,也只有十一哥你可堪任了。”

    说罢,皇帝便凝望赵佶,观察着他的神情变化。

    听皇帝说完后,赵佶脸色显出一丝迟疑和为难,沉吟半晌后才开口道:“原来是这一桩事啊,一时仓促,六哥能否容臣弟仔细考虑考虑再作答复?”

    皇帝听到这里,脸上显出一丝不悦,沉声道:“十一哥有什么为难之处么?”

    “若是旁的差遣,臣弟既然应下来,无论做好做坏,怎样都要完成。但若是出使大理……”赵佶一脸为难状说道:“一来臣弟没得出使番邦的经验,若有行差踏错,自己丢脸还是小节,怕就怕误了咱们大宋邦交大事。二来臣弟听说这大理国远在千万里之遥,往来一遭,少不得要一年半载只要,可是臣弟已经与五岳观观主约好,要参加两个月后道灵大会,这个、……”

    听到赵佶的理由,皇帝面色稍霁,旋即又和颜悦色道:“原来十一哥是担心这些。这第一点,你不必担心,这次与你同行的蔡京蔡学士乃是大才之人,纵使你有些许疏漏,蔡学士也能帮忙转圜过来。而且,咱们大宋邦交最要紧还是那辽国与西夏,若是出使这两个虎狼之地,纵使十一哥你自告奋勇要去,我也不能答应。至于这第二点,十一哥你更不必介怀,那道灵大会今年参加不了还有明年。那大理国合国上下礼佛,佛道教义,总有些许相通之处,这次机会难得,十一哥若不去见识领略一番,可是大大憾事。”

    讲到这里,皇帝看见赵佶露出意动之色,接着又加了一把火:“况且,十一哥这次出使大理国,路途虽然遥远,但一路也能有许多机会观赏壮丽河山景致。我也不给十一哥你划定具体的行程限制,十一哥你一路**山水,寻道访仙,岂不美哉?”

    皇帝已经讲到了这一步,赵佶也实在没必要再拿捏作态,当下便起身拍着胸口保证道:“既如此,臣弟便接下了这桩差事,决不辜负官家信任!”

    接下来,皇帝又交代赵佶一些出使大理国需要注意的事项,谈话的气氛也轻快缓和下来。兄弟两人全都得偿所愿,自是一明一暗不同的两种满足。

    离开皇宫回到王府之后,赵佶笑得嘴角咧开。梁师成见王爷这般模样,心道该是已经得偿所愿了,虽然不明白王爷为什么这么热切要去那山高水远的大理国,但心里还是替赵佶感到高兴,便说道:“王爷将要远行,小的要不要现在就准备下去?”

    “也好,现在就开始准备吧。”赵佶点头道,虽然时间还有那么十几天,但要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也不是三两天就能完成的。

    梁师成见赵佶仍是一副喜难自抑的表情,禁不住说道:“小的真不知那大理国有什么好,竟然值得王爷这般高兴。”

    赵佶只是笑笑,并没有解释。这次的事情他之所以高兴,还并非全都是因为能去大理,还有一部分原因则是蔡京。这次双方彼此达成一个默契,以后再沟通起来自然更简单。以往赵佶谢绝与文臣往来,一方面是不想显得太跳脱,另一方面与那些文臣们之间往来也实在没有什么实际帮助。可是蔡京则不同,他是中枢重臣,同时本人的确有真正才学,先培养起一个基础来,对赵佶以后裨益甚大。

    即将要远行,赵佶要忙的事情还有很多。他首先召见全冠清,吩咐他在自己离京的这段时间里减少手下那群帮闲的活跃度,只保留基本的活动就好了。今次侦查蔡京的行踪举动,全冠清和他的手下们展露出来搜集情报的力量的确很惊人,但暴露出来的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在处理庞大信息的时候,效率非常低。因为这个环节的短板,全冠清这个组织的整体力量都被拖低下来。

    要建立一支专业的情报处理队伍,可是要怎么做,赵佶也没有一个切实可用的方案。这件事,赵佶思忖了良久还是安排给了梁师成。情报的收集和整理工作要分开,相对而言,情报的处理远比收集要重要得多,自然也要交给更加信得过的人。赵佶虽然没有建立大宋东厂的想法,但目前也的确只有梁师成才最信得过。

    至于所谓的权阉祸国,赵佶绝不担心。其实自宋朝以来,历朝的权力构架已经趋于完善,几乎不可能出现太监或是某股势力一手遮天的情况,当然如果皇帝允许的话那又另当别论。太监和大臣,讲到底都是皇帝手中的工具,只是相对而言,太监用起来更加得心应手。但无论多么势大的太监或权臣,皇帝只要想废掉,两指宽一张条子足矣。就算公认太监祸国比较严重的明朝,又有几个太监敢藐视皇威?至于要效法汉唐之间妄谈废立,那完全就是找死!

    所以,赵佶对梁师成很放心。但同时他也并不打算给这个情报组织什么官面身份,这只是非常时期非常方法,绝不能作为常设机构传承下去。赵佶并不打算因为自己一时的念头,就破坏掉大宋这个有史以来最开明的朝代氛围,搞得人人自危,惶惶不已,那已经不能算是大宋了。

    除了交待全冠清要安分同时去芜存菁的调整之外,赵佶还让他通知远在洛阳的乔峰一声,这次出使大理,赵佶希望乔峰能陪自己一起去。这一路去山高水远,赵佶心里尚有许多不安分的念头,偶尔或许会脱离使团自由活动,有乔峰这个高手在自己身边,总会踏实许多。

    除了这些之外,赵佶还吩咐梁师成一定要看死了那位马夫人。

    自从回到汴梁一来,赵佶就甚少接触那位马夫人,不过在这位妇人身上用的心思却不少。围绕着马家住所层层叠叠布下诸多耳目,保证这位马夫人一旦有任何异常举动,都能第一时间获知。

    让赵佶略感安慰的是,这大半年来马夫人倒也安分守己,既不接待什么访客,也甚少出门。仔细观察起来,甚至比普通人家的女子还要安分的多,就好像一个心若枯槁、青灯古佛的尼姑一般,连寻常的出门游逛消遣都没有。

    这位马夫人越是如此,赵佶心里就觉得越古怪。经过几次接触,他看得出这位马夫人脾性不甘寂寞,绝不是那种心若古井无波、甘于平淡的普通妇人。之所以摆出如此姿态,或许就是因为察觉到自己对她全方位的监视而故意做给自己看的。

    但无论如何都好,只要这妇人能保持安分守己,对赵佶而言就是最好的情况。耐心和时间他都不缺,索性就这么一直耗下去。

    赵佶吩咐梁师成,自己不在汴梁这段时间里,一定要加倍用心看住这位马夫人,尤其要注意她与丐帮中人的接触。类似的话语,赵佶也吩咐了全冠清,要他注意马大元的行踪和安全问题。两下提防,应该不必再担心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事无巨细,一切都布置妥当之后,赵佶又思忖良久,确定没有遗漏的疏忽,这才完全放下心来,安心待在王府里等待乔峰到达。

    除了丐帮的事之外,其实还有一件事令赵佶颇为烦心,那就是一直留在王府里的李傀儡。对于这个逍遥派的传人,赵佶也着实有些无语,此人每天只关心他的戏文唱腔,至于别的事情,一概都不理会。这大半年来,赵佶更是从没见他练过武功。除了那一次似是而非对北冥神功的点评之外,赵佶从他口中再没有听到什么有意义的话。

    这次前往大理国,赵佶比较有可能会获得北冥神功,虽然在莽莽群山中寻找几率比较渺茫,但如果锁定无量剑宗周遭,应该还会比较容易吧。可是李傀儡那没头没脑一句话却让赵佶心下犯了踟躇,不免旁敲侧击向李傀儡打听这北冥神功的详情。可是不知这李傀儡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反正赵佶是再也没能问出什么来。无奈下,赵佶也只得吩咐府中下人照顾好这李傀儡,一切等自己回来再说。反正能否找到那北冥神功还在两可之间,现在担心什么,也是徒劳。

    ——————————————————

    继续喋喋不休的求推荐票。。。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