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宫中回府,赵佶心情便有些恍惚。

    皇帝要派遣使者回访大理,这当中有没有可以自己利用的机会?

    对于赵佶而言,在这当口前往大理实在好处多多。一来可以顺便去那无量山里瞧瞧能否找到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二来可以认识一下享誉武林的段皇爷一家,见识一下那一阳指乃至于六脉神剑,第三也是最重要一点,可以避开汴梁城当下暗潮涌动的气氛局面。

    回到王府中后,赵佶越想越觉得自己该趁这机会去一遭大理。若错过了这个机会,以后只怕也难再有良机。从汴梁到大理,数千里之遥,在这交通基本靠走的大宋,往来一遭只怕少不了一年半载的时间。就算皇帝允许赵佶离京,他也不可能在外奔波一整年都不回来。如果再等几年等到自己做主了,更不可能抛下所有事前往大理。这般一想,恐怕这次是自己唯一一次前往大理的机会了。

    虽然对赵佶而言,去或不去大理都算不得什么难以接受的损失,但如果有机会去上一次,那还是一定不能错过!

    可是,要如何争取到这个机会,还需要仔细筹划一下。首先毛遂自荐是绝对不行的,皇帝现在正处于一个心理极度敏感的时期,任何稍显跳脱的举动落在他眼中只怕都难以忍受。

    既然自己不能争取,那么又有什么法子让皇帝记起来派遣自己出使大理呢?

    这个问题似乎根本无解,于情于理,朝廷都没有必要派遣自己这样一个闲散亲王远赴番邦为使,尤其又是在这样一个敏感时期。

    不过既然已经动了念,赵佶也就不会轻易放弃,将自己锁在书房里,绞尽脑汁思考合用的法子。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大理国重新恢复朝贡这件事对皇帝和新党而言意义都是相当重大的。虽然太祖皇帝定下的基调是“不暇远略”,大宋立国以来关系不甚亲密,而且当下的形势里,大宋的邦交重心还是放在北边的辽国和西边的西夏。但这件事却是皇帝亲政同时恢复新法以来第一件影响和意义都相当重要的事情,他们不免要拿这件事来大做文章。

    赵佶想参与到这件事中来,皇帝的门路不能走,那么必然要从新党方面想法子了。可是自己与朝臣之间向来缺乏联系和默契,这么贸贸然上门去,目的能否达成暂且不说,只怕首先要被参上一本。

    但如果做主使的是蔡京,则又好像并非完全没有可能……

    蔡京这个人,跟苏轼可以说是截然相反,苏轼是两党都看着生厌的狠角色,而蔡京却与新旧两党关系都相当不错。他本身就是新党中人,王安石主持变法时就是一个得力助手,而旧党上台后又得到旧党元老司马光的赞许,是两党公认的宰相之才,可见此人不凡之处。

    赵佶想起这蔡京,心里却总有几分别样味道,倒不是因为蔡京那“六贼”之首的名头。赵佶自己也明白,蔡京是真正有大才的人,之所以在历史上担上恶名,大半原因还应该算在自己这前任和北宋末代益发混乱的朝政头上。他只是有感于那冥冥中似乎杳不可查的宿命,看来自己是避免不了与蔡京再续孽缘了。

    只不过,凭自己目下这状态,想要让蔡京高看一眼那也难得很。自己这里感慨孽缘重续,只怕还是剃头挑子一头热的一厢情愿。蔡京现在高居尚书之位,官家又鼎力支持一干新党人士,未必就肯屈尊来烧自己这冷灶。

    多想无益,既然眼前只得这一条路,无论如何,总要试上一试。赵佶将打着哈欠的梁师成唤进房中,沉吟问道:“蔡京蔡学士这个人,你熟不熟悉?”

    梁师成听到这个问题,仔细思忖片刻,说道:“蔡学士如今可是章惇章相公面前炙手可热的红人,小的常听人说,若单比较对拗相公这新法的体悟和领会,章相公比起蔡学士来那还是差了一筹。”

    “这些都不必说,我想知道的是,蔡学士私下性格如何?有没有过彼此往来打交道的经验?”赵佶又继续问道。

    梁师成听到这问题便笑道:“这自然是有的,在年前高升之前,蔡学士一直坐镇开封府,是咱们汴梁城的父母官。去年里王爷您要帮丐帮在汴梁城里扎下根来,当中一些事情小的就是走了蔡学士的门路。蔡学士这个人,极好说话,一些不犯禁忌的事情,只要小的拜会过去,总能得到解决。年前腊月里蔡学士高升,因为王爷您闭门谢客,与外间断了往来,小的自作主张,准备了一份贺仪送过去。入了馆阁后蔡学士多了忌讳,虽然不曾回谢,但也着人传口讯来多谢王爷厚赐。”

    听到这话,赵佶顿时一喜,益发觉得梁师成为人处事面面俱到,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笑着说道:“做得好!以后如此类人情往来世故,若是我记不得,也都这样处理。”

    得到夸赞,梁师成不免沾沾自喜,说道:“这都是小的分内之事,王爷您不怪小的自作主张就好,实在当不得夸赞。”

    讲到这里,他顿了一顿又说道:“王爷您问这些事,莫非是想要结交一下蔡学士?若以往蔡学士知开封府的时候倒也没什么,可是他现在入了中枢……”

    “我明白,这件事还要从长计议。”

    赵佶点点头,听取了梁师成的建议。虽然双方之间已经有了一个良好基础,但现在蔡京身份毕竟不同,若贸贸然就上门去,也难有什么好结果,所以要怎么加深一下与蔡京的联系,实在还需要认真思量商榷。皇帝遣使前往大理国还只是一个意向,到朝堂决议然后最终成行,最快也得到三月才有一个结果。所以,他的时间还很充分。

    第二天一早,赵佶赶去别院见了见全冠清,吩咐他接下来让手下全力盯住蔡京,要将蔡京每天行踪还有做过什么,事无巨细全都查探清楚。

    全冠清自从经营起手上这一批人手,还是第一次在赵佶这里领到具体任务,心中也隐隐有些兴奋,言道定会成功完成任务!

    虽然全冠清手下这群帮闲无孔不入,但今次的任务终究不同于以往漫无目的在城中游荡。为了免于意外,赵佶还是叮嘱全冠清要谨慎一些,宁可多用点时间,也不能让蔡京有所察觉。最要紧是,不能让那群帮闲意识到他们在做什么,毕竟这些人节操负数,实在很难守口如瓶。

    全冠清做此类事情已经总结出一些套路法门,倒也不觉得有多难办,接令之后便将人手层层布置下去,倒也没有什么明确指示,只是安排在蔡京府邸附近的人手加倍。人多眼杂,哪怕没有刻意去查探,关于蔡京的各种信息情报也都源源不断汇集起来。

    这番牛刀小试,全冠清有意要在赵佶面前搏一个精彩表现,几乎一整天都埋首那汇总而来浩如烟海的的杂乱讯息中,将一条条有用的情报筛选整理出来,然后编理成册,送进王府当中。如此忙碌用心,只用了三天时间,蔡京每天的行踪还有一些日常习惯就被梳理出一个大概的脉络。

    见全冠清做事这样效率,赵佶着实欣喜无比,对其褒奖有加,同时也着手仔细研究拿到手里的这些资料,要将这些情报完全利用起来。

    蔡京的日常行踪举止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跟这个时代大多数士大夫一般从容优雅,每天去衙署工作半日,下班后或是在府中闲居,或是出门去潘楼街下书画店里游荡赏玩,或是参加某位同僚的宴会。遇到沐休之日,也会在家里宴请宾客。

    赵佶想要进一步接触蔡京,一些比较公开、引人注目的场合自然不可以,须得隐秘一些,气氛也不能太凝重,不能透露出太多刻意经营的味道。就这样等了大半个月,总算被他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

    继续求支持,求推荐票,谢谢大家。。。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