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被这李傀儡给拦下来,但赵佶他们这么多人既定的行程自然不可能因为这一个人而更改。可是看李傀儡那架势,分明是不得到完整的戏文不肯罢休。赵佶想了想,便问向李傀儡道:“李先生,在这路途上我也实在不方便写出什么戏文来,你若是方便的话,不如便与我一同返回汴梁,总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方便方便,我也没家室拖累,也没琐事缠身。便追到天涯海角去,也一定要追回完整的戏文来!”李傀儡听到这话后,忙不迭点头表态道,嘴巴一张还待要说些什么,却突然一头栽倒在赵佶脚边,倒地不省人事。

    赵佶见状一惊,连忙唤人来看,才发现这人竟是生生饿晕过去了。如此痴迷执着,也当真不愧戏痴之名。赵佶一边感慨,一边着人将李傀儡安置在队伍里给他准备一些流食喂下去,然后便继续上路。

    一行人继续上路,因为队伍庞大,加上又是一群乞丐与贵公子的配搭,在这行人往来不断的官道上,很是引人注目。马大元又不许丐帮众人易装赶路,为了免得太过扎眼,在过了一所驿站后,只得两下分开。赵佶等一行人先行一步,马大元等人则徐徐跟上,至于马夫人,却是留在了赵佶那一队中。不过既然上了路,赵佶便也不必再与这马夫人虚与委蛇,将梁师成这内宦派过去,半是监视半是照顾,一路倒也相安无事。

    这番前往洛阳,赵佶收获还是蛮大的,加深了与丐帮的联系,同时将马大元夫妇请来汴梁,这样就可以不必再被动等待坏事发生,未雨绸缪,添了许多便利。还有就是一个添头,仍在车厢中昏睡的李傀儡,这人是正经的逍遥派传人。彼此保持着一些交情,必要时可以搭上无崖子那条线,毕竟在这个天龙的世界里,如果不能学到一两手逍遥派的武功,委实是件憾事。

    路途上那李傀儡稀粥下腹后醒过来,恢复了些许精力,便在车马上高歌起来。他唱功高超,男女唱腔都惟妙惟肖,会的戏码又多,在这枯燥路途上听一听实在是难得的消遣,当下便有许多侍卫听着高声喝彩起来。这李傀儡也不在乎别人的赞誉,只自顾自的唱,兴致尽了便歇下来。

    赵佶在旁看到李傀儡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暗道这人虽然逍遥派的武功学得稀疏,但“逍遥”两字这真谛,却是得到了精髓。无牵无挂,说跟自己往汴梁去即刻便上路,也不纠结不拖延。这姿态,跟后世那些文青们放嘴炮“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比起来,实在是做到了十足。不汲汲于名利,不热衷于争勇斗狠,悠然自得其乐,的确可算是一种难得的逍遥境界。只可惜门派不靖,出了丁春秋这种忤逆之人,这真逍遥也就成了假自在。

    就这么一路行,数天后的黄昏,一行人终于回到了汴梁城。

    入城后,赵佶没有耽搁太多时间,即刻进宫去拜见皇帝和太后,吩咐梁师成负责安置好众人。进了宫后,赵佶照例只见到了向太后,讲起此行所见种种趣事,又令向太后笑逐颜开。

    向太后本身对赵佶白龙鱼服离京游荡还有些疑虑,见赵佶完好无损返回来,且心情气象都非常不错,如此才放下了悬着的心。待听赵佶讲起李傀儡这个戏痴,自是不胜好奇,不免多问了几句,盖因为还未见过对某桩事如此痴迷的人。

    过不多久,皇帝也赶来太**中请安,不过大概是考校赵佶的意味居多。赵佶早做了准备,拉着皇帝与他讲起道经道理,一通讲述将皇帝绕得七荤八素,却也欣慰于赵佶学道有成,龙颜大悦,便勉励了几句。

    见皇帝和太后对自己这次出门的态度都很不错,赵佶暗暗松了一口气,有了这么一个好的开始,他以后再想出门应该不会太艰难了。

    在宫里用过饭,赵佶出宫回府的时候已经到了亥时,喧闹了一整天的汴梁城也渐渐冷清下来。

    回到王府后,赵佶召来了梁师成,详细问了问马大元一家被安置在哪里。得知马夫人选了一处位于城南惠民河畔宜男桥附近的宅邸,这地段不像北城权贵云集,也不像东南城区那般喧闹,倒是汴梁城里极难得一处幽静地段,而且距离他位于太学附近的别院也近。如此也好,少了许多来来往往的纷扰,能够更好的将马夫人监视起来。

    接下来赵佶又吩咐梁师成选择一些乖巧伶俐的仆从送过去,同时将马家周遭的住户清理出来,包括店铺民居,全都安插上信得过的人手,最要紧不要被马夫人察觉到。幸而惠民河畔那所庄园附近住户不多,要形成合围之势也不须劳师动众。况且赵佶并不缺钱,若少少钱财能将这隐患盖过去,实在再好不过。

    接下来又有一桩麻烦,那李傀儡不想被安顿在别院,已经随着梁师成来到王府。梁师成不知赵佶态度如何,便也不便严令驱赶,留着赵佶回来再决定。

    赵佶听到这话,眉头不禁一蹙,他结交这些武林人士,却不想将他们带进王府中来,一来王府里少不得人盯着,二来他也不想在那些人面前毫无保留。这当中,也唯有乔峰是个例外。

    赵佶去厢房里见了李傀儡,不待他开口,那李傀儡已经笑逐颜开道:“衙内现在、不对,衙内居然是一位王爷,真像戏文里唱的一般……王爷现在终于有空要写出下篇戏文了么?”

    赵佶见李傀儡即使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也浑然不放在心上,只全心意的牵挂着那半篇戏文,看来要从这人情世故上说通他,也实在有些困难。正斟酌说辞之际,却又听李傀儡说道:“王爷觉得我呆在府里会有不便利?我只是想尽早看到戏文,只在府里要一个容身之处,有瓦遮头就可以了。若王爷不管饭,我自去外间觅食,半点也不麻烦。”

    “还有若是因为府中有女眷,故而不便。王爷也不必担心,我天生隐宫之人,完全没有男女之事的念想。”

    隐宫?赵佶听到这词,不禁疑惑,却听梁师成在耳边低声道:“便是天生像小的这般的男人,也就是天阉。”

    赵佶听到这里,连忙道:“我实在不知李先生有此隐疾,当真抱歉……”

    “没什么,这事对别人而言或许难启齿,不过对我来说,也算不得什么坏事。清心寡欲,更能心无旁骛。”李傀儡无所谓道,旋即有瞪大眼瞧着赵佶:“如此,王爷可答应我留在府中了吧?”

    “快给李先生安排住处。”话说到这一步,赵佶也实在难拒绝,当下便转头吩咐道。同时他心里也冒出一个想法,今天进宫时看得出太后对这戏痴颇感兴趣,既然李傀儡是这种人,自己虽然不可随意带人进宫,但却能请太后来王府上瞧瞧李傀儡举世无双的唱戏本领。

    回到汴梁后,忙碌布置了几天,手头上的事情也总算梳理出一个眉目来。因为有了马大元照应丐帮在码头上的生意,全冠清便抽身出来,按照赵佶的指示,以丐帮的名头另起炉灶,招揽了一大批汴梁城市井间的帮闲破落户,对整个汴梁城的渗透更加有力度的多。这些帮闲的浪子们虽然品性大多油滑不堪造就,远不及丐帮弟子淳朴,但自幼生长于斯,方方面面的门路又比外来的丐帮弟子们要通透得多。而将这些人纠结起来,在全冠清威逼利诱的统摄下,汴梁城市井风气都为之一肃。

    当大半年后全冠清一份信报摆在赵佶案头时,赵佶终于找到了一丝幕后大boss的快感和阴谋氛围。这信报上只记载了一桩小事,一位妇人二更时分从家里出来在街角小店喝了一碗羹汤,跟一个年轻男子面谈了半个时辰。可重点是,这位妇人乃是政事堂章惇章相公新纳三个月的小妾!

    对于这些花边新闻,赵佶自然没有兴趣,他所看重的乃是这些闲汉们打探消息的门路和力度,无孔不入,竟然连宰相门庭都能查到!

    有了如此喜人的成效,赵佶自然不吝赏赐,直接拨给全冠清两万贯现钞赏钱。他要的就是这种事无巨细尽收眼底的效果,而且在不动用任何官面门路,没有引起半点波澜的情况下做到的!现在是汴梁,以后是整个大宋,乃至于整个天下,最好是连辽国皇帝每晚起夜几次都能探听到!当然这些必然都少不了丐帮的支持。

    与此同时,赵佶也注意逐渐与汴梁的丐帮成员逐渐划清界限。双方联系本来就不太深,再经过一番七折八转的运作,最起码表面上他与丐帮几乎没有了多少牵连,就连赠送的住宅,也都明明白白一连串的户籍变更。那满朝相公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位修身养性的闲散王爷已经在冷眼旁观汴梁城众生百态。

    又是一年开春,汴梁城里发生一桩事,却让赵佶心绪有些乱了。这其实是一件朝堂上的事情,自熙宁九年以来,久不朝贡的大理国在新年开春竟然遣使来贡。

    ——————————————————————

    多谢大家的支持,继续求推荐票,需要大数据支持新书啊。。。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