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海中忽然涌出的这个问题,令赵佶心绪益发生出几丝烦乱。

    如果要勉强解释的话,也不是没有说法。这位马夫人看起来弱质纤纤,但是前后交往的对象都是武林中有些名气的对象,若说学到一些收敛声息的法门武功,也不是说不通。

    只是赵佶总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这位马夫人也着实不简单。看来真的很有必要让马大元将家业都迁到汴梁城,在眼皮底下将这位马夫人守得死死的,赵佶心里才会感到一些踏实。想到这里,他不禁感觉有些气闷,单单一位妇人就让他吃不消看不透,看来自己想要扭转整个天下的局面,也绝非轻而易举一蹴而就的事情。

    百花会后,为了消弭乔峰在会上那番话所造成的影响,长老们展开了一系列的补救措施。下放的权力自然不好再出尔反尔全收回来,不过却可以从另一方面做出一些限制,比如收回各分舵堂口的财权和人事权。在全冠清的建议下,丐帮里正式成立一个长老堂,各个分舵每年的收益开支都要汇总到长老堂里进行商讨决议,同时各堂口副堂主以上的职位还有五袋弟子以上的晋升,也都需要长老堂点头同意。

    而长老堂的成员,则是丐帮当中除了传功执法两位长老之外的其余九袋长老。如此一来,原本那些在帮中职务有些模糊的长老们各自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同时也能防止权力一放会被底下没有经验的年轻人将局面搞得一塌糊涂。因此,这条提议很快就得到了全票通过。

    在赵佶的提点下,全冠清又搞出了一个帮主一票否决权,意思是在非常时期的非常方法,帮主有权力直接否定长老堂的决议。这一条也没有得到众人反对,毕竟以前丐帮里可都是帮主乾纲独断,现在做出了巨大让步,众人已经极为满意了,也根本没有野心完全架空帮主。

    看到丐帮如此重要一项改制在短短数天之内完成,且还上下其乐融融没有爆发太多口舌之争,赵佶也实在不知该评价为儿戏还是要羡慕不已。如果朝堂上新法也能推行这么顺利,那么大宋也不需要陷入长达几十年鸡毛鸭血的纷乱党争,虚耗国力。

    不过这想法也只是在脑海里过一遍而已,赵佶也明白,朝堂上的纷争断无可能解决的这般清楚明白。究其根本,在于缺乏信任。朝堂上众位相公各个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也都愿意相信自己的主张抱负才是真正安国良策,却绝不会信别人会比自己要做的出色。如此这般,能不争不乱,那才真正出奇了。

    丐帮这番改制很快尘埃落定,赵佶也将要踏上归途。这次他回汴梁,除了全冠清随行之外,马大元也一起赶过去。可就在临行前一晚,马夫人那里却又出意外。

    “马副帮主,夫人不愿与你同赴汴梁,这却是为何?”赵佶按捺住心里的不悦,神色平静问道。

    马大元叹息一声道:“多半是妇道人家故土难离,拙荆自嫁入我马家来,便一直留在信阳老家。这番来洛阳参加百花会,已经是仅有的一次出门远行。妇道人家,总有些肤浅见解,许是听到这次要远离故土去往人地生疏的汴梁,心里生出了彷徨。不过,无论拙荆去或不去,我都一定会去汴梁,帮中事情紧要,可不容耽搁。”

    赵佶心道正要你们夫妇两个都赶去汴梁,自己心里才会踏实,若马夫人不去,自己这番来洛阳可说是一半的目的落了空。沉吟片刻后,赵佶又说道:“马副帮主为丐帮不惜小家,这份情操着实令人佩服。我虽是个局外人,也不忍见贤伉俪两地分离,夫人一人在家中无依无靠。不如我陪马副帮主你再去劝劝夫人,瞧瞧夫人到底有什么顾虑,若能一并解决了说通夫人同去,那自然最好不过。”

    听到这话,马大元脸上禁不住一喜,说实话,对于抛下夫人独自前往汴梁,他自己心里也踟躇得很。以往为了居近照顾夫人,他连丐帮总舵都不时常坐镇,这次若远赴汴梁留夫人一个人在家中,他心中实在难安。

    这般一想,马大元便转身入内请夫人进堂中来谈话。

    赵佶也在思忖马夫人为什么不肯前往汴梁,按理说这样一位不安于室的妇人,自然乐意前往汴梁那花花世界,莫非这妇人在信阳老家还有交好的姘头?

    这般泛着恶趣念头,当马大元与夫人返回来时,赵佶又恢复正襟危坐的态度,开口问道:“我听马副帮主说夫人不肯同去汴梁,不知是何缘故?”

    马夫人垂首一脸凄怨道:“奴家一个妇道人家,身若浮萍,既然嫁得官人,又哪里还需要自己拿主意,一切但凭官人作主。只是奴家生性笨拙,自幼困居信阳一地,也没有什么见识。纵使去了汴梁,也难帮上官人什么,不过添个麻烦罢了。奴家早听说那汴梁花花世界,是男人享乐天堂,却未必就是我们妇人安居之所。奴家只待在信阳老家,为官人守住一份祖业,只盼官人在那汴梁大邑莫忘了家中尚有糟糠之妻。”

    马夫人这番话说得凄怨婉转,令人闻之不忍,马大元更是呼吸都为之一浊,几乎便要喊出自己不去汴梁就在家中与夫人长相厮守。

    赵佶见状,怕这妇人再讲下去益发动摇马大元的决定,连忙说道:“夫人委实过虑了,汴梁是咱们大宋都城,是天下首善之地,不论男女老幼,皆能在此城中安居乐业,欢度一生。况且,马副帮主为人光明磊落,这番前往汴梁也是全为了丐帮公事,想来绝对不会冷落夫人。夫人你同去汴梁,哪怕甚事不做,却解了马副帮主后顾之忧,已经是做了好事了。”

    “若夫人觉得汴梁久居不易,那也实在不必忧虑。我在城里还有几所闲置宅邸,可请夫人自去挑选合心意的居所,算是我恭祝你们乔迁之喜。至于各项用度及仆从差遣,府中也都一应俱全,完全不必夫人烦心。”

    马大元听到这话,连忙摆手拒绝道:“怎敢承受王爷这般厚赐,全冠清长老早已经做了妥善安排。”

    然而马夫人却收起悲戚,美眸凝望着赵佶:“这么说,王爷您也是希望奴家同去汴梁的?”

    赵佶心中苦笑一声,继而说道:“这是自然,马副帮主肯为帮务暂舍小家,我却不忍见他后虑重重。与我而言,只是举手之劳的小惠,若能因此成人之美,令得贤伉俪合家团聚,其乐融融,那也实在善莫大焉。”

    听到这话,马大元抱拳道:“王爷大义,马大元铭感五内,日后必有回报!”说罢,他又转头望向夫人。

    马夫人也盈盈起身,弯腰说道:“奴家不是不识好歹之人,王爷既然这样说了,那汴梁城纵是龙潭虎穴,奴家也够胆量去闯上一闯!”

    听到马夫人总算松口答应下来,马大元固然笑逐颜开,赵佶心绪也松了一松,当下便说道:“既然如此,那我暂且告辞,早早确定归期,便与马副帮主和夫人同回汴梁。”

    待赵佶离去不久,马大元便也出门去做安排。待房间中只剩下马夫人一个人,她脸上才露出一丝得意笑容,男人都是一般货色,嘴上讲得道貌岸然,心里什么龌龊念头,又实在不足为外人道。

    她临窗而坐,凝望着铜镜中眼角隐现的皱纹,心里突然泛起一团烦躁,银牙一咬将铜镜重重摔在了地上。过了片刻,俏脸上涌出一丝决绝,她已经错过一个机会,这次一定不能再错过!

    所有事情都理顺了之后,第二天上午,赵佶一行人终于动身返回汴梁。同行的全冠清和马大元夫妇,还有丐帮又挑选出来一批精干弟子,将近百余人浩浩荡荡的队伍。至于乔峰则留在了总舵,权力交接虽然定下了章程,但却还有许多首尾要跟,一时是抽不出时间再去汴梁了。

    队伍从洛阳东城门而出,走出不到一里地,旁边忽然传来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莫走莫走,停一停,等等我!”

    赵佶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人飞奔而来,还当是丐帮落下的帮众,待那人奔到近前,才发现竟然是那位戏痴李傀儡。他打量李傀儡一番,禁不住笑问道:“李先生可是遭了什么劫难,怎么一副这般落魄的模样?”

    那李傀儡悲声道:“自分别后,我每天都在这城外游荡等待衙内,饭也吃不上,觉也睡不上,只怕错过了衙内。天可怜见,终于让我等到了你!”

    赵佶见这李傀儡一副摇摇欲坠的虚弱模样,声调竟比那马夫人还要悲戚,心下暗道惭愧,这几天他只留意丐帮之事,的确将这李傀儡抛到脑后。瞧李傀儡这副模样,若自己就这样离开,只怕他要被那半篇戏文折磨的心力都耗尽。不过赵佶也有些好奇:“李先生如何得知我要从这个城门出城?”

    “衙内一副汴京官话,若要离开,自然是往汴京去。”李傀儡一边说着一边攥住赵佶衣摆,疾声道:“下篇在哪里?下篇在哪里……”

    ————————————————

    一周结束,多谢大家支持。前期铺垫到这里也告一段落,接下来应该要接轨天龙主剧情了,主角的武功问题也该提上日程。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新书还是有些稚嫩,需要大数据支持,点击收藏推荐,还有好的建议。提前预定凌晨12点的推荐票,希望大家帮帮忙,椰子也尽量写出满意的情节回报大家。

    带我装x带我飞,靠你们了。。。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