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乔峰这番话,丐帮那位传功长老项长老说道:“若全心全意为本帮做事都算是错事,那我们倒情愿乔帮主你再错一些。这数年来,丐帮在帮主你的带领下益发兴旺,名满江湖,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若你这都算做错了,那我们这群碌碌无为的老家伙更加无地自容了。”

    其余人也都纷纷点头,同意项长老这一番话。只有那位马夫人,若有所思的瞧瞧乔峰,又瞧瞧赵佶,旋即便低头沉吟起来。

    乔峰这番剖白乃是发自真心,并非惺惺作态,因此听到长老们的安慰并未宽慰太多,仍是说道:“无论如何,丐帮都不能再这样经营下去。从今以后,我会将处理事情的权利下放给各分舵堂口,让你们自己处理更多事务,实在解决不了的难题,再上报到总舵来,交由我与众位长老们决议。希望众位兄弟能以全长老为楷模,为咱们丐帮建立奇功,帮中对你们自然不会亏待,定有重赏!”

    听到乔峰这话,堂上长老们一脸忧色,而底下的舵主堂主们则喜形于色。这意味着他们以后将有更多权力和独当一面的机会,可以施展自己的才学和抱负,异日未必不能像全冠清一样为帮派建立功勋,功成名就。

    看到底下年轻弟子们跃跃欲试的表情,长老们纵使心里反对乔峰这决定,也不好当面反驳,只在心里决定稍后一定要劝一劝乔峰。丐帮人数众多,事情也都繁杂无比,若将大权完全下放,未必每一个舵主堂主都是老成持重之人,能够将所有事务都处理得井井有条。

    赵佶也没想到乔峰会放权放的这么彻底,不过在他看来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看得出乔峰虽然愿意放权,长老们却未必人人赞同,双方一放一收之间,不需要赵佶去教,凭全冠清最擅钻营的本领,也能够在当中谋取到莫大好处。如此一来,他对丐帮的掌控更加有力,而又不会对乔峰产生什么坏的影响,也算得上两全其美了。

    因为乔峰这出人意料的决定,接下来众人也都没了宴饮的兴致,除了那些兴致依旧高昂的普通弟子们,其余长老舵主之类也都早早退席。

    乔峰兴致依然有些不高,当长老们离席后,他也拒绝了弟子们的邀请,有些寂寥的走出厅堂。赵佶见状,便也尾随乔峰走了出来。

    此时夜已经深了,天上一轮残月,几点寒星,庄园中却彩灯招展,繁华无比,颇有几分人定胜天的味道。

    在这月夜下站了许久,乔峰突然转头问向赵佶:“赵公子,你觉得人这一世做什么事情才算有滋味?”

    赵佶没想到乔峰有此一问,沉吟了片刻才说道:“旁人我不敢猜度,只是我自己觉得,北复燕云,全我金瓯,要这大宋繁华世代永固,要黎民百姓安居乐业,才算不负我这一生。”

    乔峰定定望着赵佶,良久之后才叹息一声道:“这才是大丈夫应该要创建的功业,心系天下苍生。与赵公子这大宏愿相比,武林薄名,江湖纷争又算得什么。我又有什么舍不得……”

    听到乔峰这莫名其妙的话,赵佶心跳不由得加快几分,禁不住皱眉思忖,乔峰为什么要讲这些?还未等到他想出什么头绪,辩友听乔峰说道:“全长老这个人,审时度势,确实灵活,只是我却有些不喜欢,这一生只怕都难成为交心朋友。”

    听到这里,赵佶哪怕再迟钝,也明白乔峰该是已经猜到了自己的用意,不禁羞愧沉默下来。乔峰虽然粗狂豪迈,但既然能将偌大丐帮打理的井井有条,自然也有心思细腻之处。赵佶也没打算自己所有算计能够全都瞒过乔峰,但被这么当面直接点出来,还是觉得有些难以面对乔峰。

    然而接下来乔峰的话益发令赵佶感到心惊肉跳:“赵公子你用心良苦,请我去那蕃人巷游览,这当中的深意,我也是咂摸了许久,才想透一二。”

    听到这话,赵佶险些惊呼出声,强自按捺住心中的惊骇,只是声音略有苦涩:“乔兄你想到了什么?”

    “像那金日磾、李光弼这些名臣虎将,虽是胡人,但觉不拘泥于族种之分,心怀苍生,建功立业。而我丐帮上下,虽是汉种,却多数时候都汲汲于江湖争勇,对这天下做出的贡献甚至连那些胡将都不如,实在令人惭愧!”

    乔峰说道:“我见识短浅,只能想到这些。至于赵公子另外的深意,我却难揣摩出来了。”

    听到这里,赵佶高悬着的一颗心才渐渐落下来,便低头道:“乔兄你待我以赤诚,而我往时言语却有诸多遮掩不实之处,实在惭愧。只是我向你保证,若我有一点对丐帮不利、对乔兄你不利的想法,便让天降神雷,将我劈得神魂俱灭!”

    乔峰听到赵佶这么说,面色悚然一变,连忙说道:“赵公子你又何必发此毒誓,若我不信你,又怎么会听你劝告,放低对丐帮的把持?或许我的脾性实在不适合赵公子你的筹划,但既然信得过你,我就不会怀疑你会对丐帮做什么不利的事情。”

    “从汴梁初识之日开始,我就觉得赵公子你不是一个只知享乐的勋贵。因为你瞧得起丐帮,瞧得见这天下最苦困的一群人。赵公子你说过,对这天下而言,丐帮是越弱越好。我是真心希望看到丐帮能够在你手里消亡,看到这天下再无衣衫褴褛,再无流离失所,人人安居乐业,老有所依,幼有所养。若真有那一日,我还做个什么丐帮帮主,直接退出江湖,回到嵩山脚下的故乡,几亩良田,奉养双亲。”

    赵佶听到乔峰这番真心剖白,益发觉得惭愧。他深吸一口气,郑重对乔峰说道:“乔兄你既然信得过我,那就千万不要弃我而去!咱们齐心携手,彻底让这丐帮在世间消亡!若真有那一日功成身退,便去嵩山脚下结庐而居,与乔兄你做个邻居。还要向你请教如何播种收割,打理田地。”

    “真到了那么一天,我劝赵公子你还是打消这念头。否则你这田亩颗粒无收,只怕自己要成为新丐帮的开山鼻祖。”乔峰朗笑道。

    没想到乔峰这样一个方正严谨的人也会开玩笑打趣别人,看来是没有心结了,赵佶便也放心下来。他委实担心乔峰会因此事生出芥蒂,不肯再与自己做交心朋友。

    两人在这夜色下又谈了片刻,乔峰忽又问道:“我当真好奇得很,那天在码头上,赵公子你怎么就能一眼认得出我?还有在那汴梁城祆庙里,你也是一口叫破了摩尼教那位方教主的身份。”

    听乔峰重提此事,赵佶沉吟片刻后故弄玄虚道:“不瞒乔兄你,我自幼便有异能,瞧得见许多别人瞧不见的事情,我能瞧出人心里的鬼。大凡世人,皆有诡念随身,乔兄你却是我生平仅见光明磊落,内心干净无暇的人。所以,无论如何,我一定要交你这位朋友!”

    乔峰听到这话后,错愕片刻竟点头道:“不凡之人有不凡之处,赵公子你身怀异术,想来定能识人善用,建成不世功勋!”

    见乔峰一本正经的模样,赵佶不禁感到意外,他只随口一说,似乎乔峰真当真了。

    又过了片刻,乔峰兴致来了,又要返回去与丐帮弟子们痛饮。赵佶知道乔峰海量,这次却不做陪了,目送乔峰离开后便欲转身回房歇息,这一转头却看到那花灯阴影下站着一个黑影,心中不禁一凛,呼道:“什么人?”

    那人影盈盈走到花灯下,却是一早就随马大元离开的马夫人。赵佶看到马夫人出现在这里,不禁有些意外,随口道:“这么晚了,夫人还没有歇息么?”

    马夫人慢步走到赵佶面前,一副娇羞怯弱模样,盈盈一拜而后娇声道:“妇道人家,总有一些悲秋伤春的无聊思绪,身边也没人倾诉,越到了夜里,越难入眠。出门来散一散心,不想在这里见到了王爷,真是有缘分。只是不知道这缘分是好呢,还是坏呢?”

    “善缘恶缘,在乎一心,夫人这个问题,我实在不好回答。”赵佶不动声色拉开些许距离,淡淡说道。

    “王爷学识渊博,讲出一句话来都带着禅机,让奴家心里止不住的乱想。”马夫人盛装未褪,在这满园花灯映照下更显娇媚。她继续上前一步,又说道:“王爷瞧得见人心里的鬼,不知瞧不瞧得见奴家心里藏着什么?”

    一边说着,她一边微微挺胸,那胸前丰隆益发高挺,水色胸围上那抹白腻令人目眩。

    “一时戏言罢了,夫人莫要当真。”

    赵佶又退一步,拱手道:“夜凉风寒,夫人还是早早回去休息吧。若着了凉,马副帮主该会心疼了。”

    马夫人听到这话,眸子暗了一暗,便欠身对赵佶说道:“那奴家就先告退了,王爷也早些回去歇着吧。”

    目送马夫人离开,赵佶心中忽然涌出一个问题,听马夫人的话,她该是一早就过来了。自己没有武功在身,听不到还情有可原,可是乔峰武功精湛,耳聪目明,为什么他也没有察觉?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