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帮众人向来只知副帮主马大元有一位如花似玉的**,真正见过的却少,这会儿见到马夫人惊艳亮相,几乎所有人心跳都禁不住加快,视线一时间也难挪开。

    赵佶看到正站在自己身旁端着酒杯的执法长老白世镜双唇微启,一双眼睛直勾勾望着堂下,杯中酒水倾斜大半都浑然不觉。见状后赵佶心中不禁微哂,暗道这白世镜平日道貌岸然,实则心里却**得很。他不想再看这副丑态,低咳一声,然后说道:“白长老,请。”

    听到这话,白世镜才如梦初醒,忙不迭转身向赵佶举杯,神色生出一丝慌乱,却发现杯中酒早空了,旋即便冷哼一声道:“一群妇人到这外堂上来,成何体统!”

    一边的马大元脸色也有些阴沉,对夫人这擅自做主大出风头的举动倍感不满。

    虽然厅中泰半眼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马夫人却不见局促,从容不迫垂首趋行到堂下,双手捧着酒杯盈盈端起,站在众位长老坐席前娇声道:“帮主与众位长老用心至诚,领导丐帮上下越发兴旺,奴家等一群妇孺才能安享一方清净天地。我们一群小女子为丐帮做不得什么大功勋,只能在这百花盛会上请水酒一杯,犒慰帮中诸位侠士英雄!”

    听马夫人这番话说得得体大方,丐帮众人一晃神后才纷纷为自己刚才的不敬目光和念头羞惭不已。堂上一位隐居多年的徐长老笑着对马大元说道:“马副帮主你这位夫人庄重不失江湖儿女的豪迈,实在是一位奇女子。”

    马大元这会儿面色已经转霁,心道夫人原来是率着一干女眷们来犒劳帮中这些劳苦功高的兄弟们。及至听到徐长老的赞许,马大元心情越发欢愉,便对夫人在众人面前风头大出也没了什么不满,眉眼之间尽是笑意。

    赵佶瞧着马大元的神情变化,不禁暗叹一声,人心里一旦有了既定的某个印象,真的很难再客观的去看某些事某些人。瞧马大元对夫人的钟爱,实在是伉俪情深至极。如果这会儿有人说马夫人这行为稍显不检点,只怕马大元即刻就要翻脸。

    因为马夫人是敬在座所有人,所以众人心里虽然早已经按捺不住,但也不好单独起身应和,惟将目光望向乔峰。可是乔峰这会儿却仍在皱眉沉吟,越想越觉得赵佶那番话甚有道理,一时间竟没有察觉到气氛的变化。

    赵佶在一边瞧着暗自焦急,便在桌面下用脚踢了踢乔峰,乔峰这才醒转过来,见大家全望着他,便举杯道:“大家同饮。”说罢,便仰起脸来一饮而尽,由始至终都没瞧见眼前丈余外的马夫人。

    有了乔峰开这个头,众人也全都端杯饮酒,气氛再次热烈起来。只是赵佶却难高兴,绞尽脑汁想要提醒乔峰正眼瞧瞧堂下那位马夫人,只是要怎么提醒,却委实没个主意,难不成要跟乔峰说你不瞧瞧这妇人,她往后会记恨你良久?

    正沉吟之际,赵佶又听那马夫人说道:“这第二杯酒却是单独要敬赵公子,早先我夫君一时孟浪冒犯了赵公子,赵公子非但不以为意,反而仍肯折节相交。如此雅量,赵公子虽然不是江湖中人,却比许多江湖才俊胸襟都要宽广得多。我家官人提起此事,便心怀歉疚,并盛赞赵公子真乃是世间罕见的俊杰。小女子斗胆,请赵公子满饮此杯。”

    说罢,她不待赵佶有所反应,便先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旋即撩起丝帕擦掉嘴角酒渍,两腮酡红,一双眸子媚得几乎要滴出水来,就这么直勾勾望着赵佶。

    丐帮众人见这位马夫人虽然是个女子,但言谈举止竟比男人还要大气洒脱,不禁轰然叫好。而马大元听到夫人主动代自己向赵佶致歉,心中益发感激。这番话若由自己对赵佶讲,便显得有些谄媚。但是夫人讲出来却没这问题,反而更增加了一些诚意。他也举起杯来对赵佶说道:“拙荆所说,正是马某肺腑之言。还请赵公子满饮此杯,前嫌不计,往后公子但有所情,两肋插刀,决不推辞!”

    赵佶闻言后只得暂且抛下心头愁绪,举杯起身应和,一饮而尽后将杯底向马夫人亮了亮,然后才对马大元说道:“马副帮主和夫人言重了,过誉太多,实在愧不敢当。”

    他正盼那马夫人敬过酒后便退出去,却听旁边白世镜说道:“马夫人也是咱们丐帮的巾帼英雄,今次帮中盛会,该有一处席位,快请上座。”瞧他那热切模样,该是已经想通妇人上堂是个什么体统了。

    听到邀请,马夫人也不推辞,只是转头望向马大元。马大元这会儿对夫人一番谈吐已经满意到了极点,又想到若让夫人早早退下去,独处房中未免孤寂了些,便将身子挪了挪,给夫人腾出一个位置来。

    赵佶见马夫人坐在隔邻席上,视线还在频频飘向此处,心中不禁暗暗叫苦,便推了推乔峰,说道:“乔兄,一些烦心事情不妨待会儿再想,眼下可是丐帮数年才得一次的盛会,冷落了人可就不好了。”

    乔峰闻言后也察觉到自己这会儿神思不属有些不妥,便对赵佶说道:“赵公子你且在此安坐,我去敬帮中众位兄弟一杯。”说罢,竟然直接提着酒瓮下了堂去。

    赵佶阻拦不及,倍感受挫,转头望向马夫人那里,只盼这妇人不要注意到乔峰对她的视而不见。还好那马夫人现在正笑着回应几位长老的敬酒寒暄,应该是无暇顾及此处的。不过当赵佶望过去的时候,那马夫人却如有感应般飞眸此处,旋即便娇羞垂首。这迷人姿态被几位长老瞧在眼中,呼吸又不禁一滞,更有甚者已经流露出神魂颠倒的迷醉之色。果然若要男人不**,就与女人不记仇一般,都是极为稀罕的存在。

    赵佶坐在自己的席位上,颇有一种割肉饲鹰的悲壮,当那马夫人视线流转过来的时候,便将视线迎上去,进行一番眉眼接触,务必要让马夫人察觉不到乔峰的离席。只是他也难保证在这马夫人心里,迷倒了自己能否跟博得乔峰的关注相提并论,又或者反倒凸显出乔峰对她的漠不关心。总之,这宴席赵佶委实如坐针毡食不甘味,身心俱疲,只盼能早早结束。

    在赵佶的哀叹中,宴会终于进行到了中期,也就是对在过去三年里为丐帮做出突出贡献的帮众进行嘉奖。乔峰也终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主持这个三年一度的嘉奖会。虽然事不关己,赵佶却也听得津津有味,从这些丐帮帮众得到嘉许的事迹中大抵可以推断出江湖中对什么样的事情比较看重和在意。

    所有这些得到嘉奖的帮众,或是为丐帮做出实实在在的贡献,或是因为某些事情引起江湖轰动为丐帮扬名。这当中最耀眼的无疑是全冠清,所有长老们一致决定将他晋升为九袋长老,一举从中层干部跻身于丐帮最高层的领导人当中,乃是丐帮这几十年来最年轻的九袋长老。一时间全冠清志得意满,风光无两。众人虽然羡慕无比,但也知全冠清得到如此嘉许尊荣乃是实至名归,全都热情道喜。

    “众位兄弟稍安勿躁,且听我一言。”

    待嘉奖完毕后,乔峰又沉声道:“我自担任咱们丐帮帮主,几年来有一桩事一直做得不对却懵然不知,今天在这百花会上,须得对众位兄弟做出检讨。”

    听到这话,众人轰然议论起来:“乔帮主重情重义,对咱们丐帮尽心尽力,大家都看在眼中,怎么会做错事?”

    堂上几位长老也都说道:“乔帮主,你这话实在是让我们感到莫名其妙。若你这几年来一直做错什么事,我们怎么会察觉不到?莫不是有什么闲话传到你耳中,让你生出了误会?”

    那说闲话的赵佶坐在自己位置上,眼观鼻鼻观心,只当多嘴的那个人并不是他。

    乔峰摆手道:“众位长老和兄弟们稍安勿躁,且听我仔细讲来。我乔峰虽然不是什么高风亮节的贤士,但有错就认,没错那也不会往自己身上泼污水。”

    “这数年来,我总记着不能辜负汪帮主他老人家的托付和丐帮众位兄弟的信任,帮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亲自过问。可是人力毕竟有穷,我自不量力将所有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却难事事都做到尽善尽美。如此这般,不但耽误了丐帮的发展,也让许多有真本领的帮中兄弟没有用武之地。就比如全舵主、全长老这番去汴梁经营堂口,全长老委实是个经营此道的人才,这番有了用武之地,即刻就展露出非凡的才能。我相信咱们帮中必然还有更多的良才,只是因为我这不才帮主阻路,才一直埋没下来。这件事的确是我做岔了!”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