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百花会下午就要开始了,所以丐帮这总舵今天异常热闹。整个偌大庄园里处处洋溢着欢声笑语,人声鼎沸。唯一尚算得清静的,大概只有赵佶独居的这座跨院。或许是早得了吩咐的缘故,丐帮弟子们刻意避开了这所院子,没人来打扰赵佶的清静。不过也有一些弟子心中好奇汴梁来的贵客是个什么样子,纷纷踮着脚在门外观望,不过没多久就会被人斥责驱赶。

    外间丐帮众人联谊,赵佶也不去凑那热闹,就在院子里待着,顺便想想如何提防那马夫人惑乱丐帮。

    过了不久,全冠清过来了,他怕赵佶待在这里无聊,草草问候过几位长老后,就转到这里来。因为刚才听到乔峰在众位长老面前提起要晋升自己为九袋长老,而诸位长老包括全冠清最担心的马大元都没有表示反对,所以全冠清心情相当不错。虽然他眼前已经有了一个更远大的前程,但自幼在江湖中耳濡目染,全冠清明白自己这般年纪就能成为丐帮这第一大帮的长老,委实难得,总算对前半生的努力有了一个交待。所以,他的心情还是相当不错的。

    等到全冠清过来后,丐帮其他几位长老也都次第来访,正式邀请赵佶参加稍后的百花宴。虽然这都是应有之意,但必要的礼数还是要保持的。除了在位的这些长老之外,其他一些早已经金盆洗手退出江湖的长老们也都前来拜会赵佶。因为这些人已经不在江湖上厮混,同时在地方上都置办起许多家业,益发明白到官面人脉的重要性,得知赵佶是来自汴梁的贵人后,态度不禁益发热情。且先攀起了交情,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有求于人。

    当马大元过来的时候,赵佶郑重向他道谢夫人送汤之惠。不管马大元知不知道他夫人过来,这件事一定要跟马大元说上一声。马大元听说此事后,不禁微微错愕,昨夜听夫人话音似乎对端王爷有些不以为然,没想到今天竟会亲自来拜访。他心中不禁略感欣慰,暗道自家夫人虽然有些妇道人家的短见薄识,但总还算识大体,知道端王爷是丐帮贵宾,替自己来向端王爷致歉。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这般一想,马大元益发感念于自己委实娶了一位天下罕有的贤妻。

    到了下午,筹备良久的百花会终于开始。丐帮里虽然尽是一群乞丐,但对这百花会却看重得很,大抵在他们看来这宴会并非吃吃喝喝那么简单,而是多了一些庄重意义。整个庄园被盛开的繁花妆点得美轮美奂,又有巧手妙工用彩帛扎成花灯被高高挑起,与那渐渐西垂的夕阳交映成辉,美不胜收。

    乔峰满面笑容请赵佶赴前厅参加宴会,赵佶一路上看到这浓郁的节庆气氛,被那马夫人败坏的心情也渐渐好转起来。眼看着往过丐帮弟子们脸上皆洋溢着欢快笑容,赵佶对乔峰笑道:“丐帮在乔兄打理下蒸蒸日上,乔兄你该是倍感欣慰了。”

    乔峰闻言后叹息一声道:“我得恩师看重,将丐帮这担子传承下来,每天都战战兢兢,唯恐辜负了恩师他老人家的厚望。不瞒赵公子你说,有时候我自己都觉这担子委实太沉重了些,偶尔疲累得只想诸事皆休,再不理会这纷纷扰扰。只是这担子既然挑在了肩膀上,也只能勉力为之。如今丐帮兴旺起来,那是亏了先贤遗泽和帮中上下兄弟们同心戮力,我却不敢居功。”

    赵佶向来都觉得乔峰是个顶天立地、永不言疲的英雄好汉,结识以来也都是见他精神奕奕的模样,如今却是第一次看到他疲累软弱的一面。虽只一放即收,但却让赵佶意识到乔峰也是一具血肉之躯,也会感觉到累。从早春到现在,除了在王府中那一个月来,乔峰大多时间都在四处奔波,几乎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如此劳心劳力,大概也就乔峰才能支撑下来了。

    想到这里,赵佶又不禁想到,丐帮日后没落,也未必就没有传承不得其人的关系。像那位丐帮史上最雪白干净的洪帮主,名气虽然不小,但跟乔峰一比,也只能算是尸位素餐,正事不干了。

    一念及此,赵佶便又说道:“乔兄谨记尊师教诲,事必亲躬,固然是好,不过有时候也要取舍有度,一张一弛方能长久。那诸葛武侯大才天下绝伦,只是事无巨细皆要把关过问,最后都生生累死。所以,依我看来,乔兄你大可不必如此奔波劳累。须知五步之内,必有贤才,有的事情,交给合用的人才做反而更好。”

    “比如全冠清全舵主打理汴梁堂口,展露出经世致用的才学,就算乔兄你亲自坐镇指挥,成果只怕也不会好上太多吧。”

    乔峰听到这话后,面色一凝,旋即便陷入沉思当中。良久之后,他才蓦地叹息道:“赵公子你这番规劝话语,当人令我如闻春雷!我自继任帮主以来,只觉得大小事务全都自己处理妥当才算不辜负恩师的托付,却忘记了我自己本领实在有限,做起事来未必就比旁人要好。汴梁这堂口若我亲自经营,不要说比全舵主做得好,甚至做到眼下这成绩都很为难。果然术业有专攻,现在回想起来,我以前实在太执着,许多事明明交给别的兄弟做更合适,我却自己抢了来做,却没能做到十足的好……”

    一边说着,乔峰一脸自责懊恼,显是深悔自己以前的执迷不悟。

    赵佶只是想劝告乔峰适当放权,却不想引起他深深的自责,便又劝道:“乔兄你也不必太苛责自己,这些年你对丐帮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哪个也难挑出错处来。只是也要时常停下来想一想,若每天只是汲汲于枝节,对全局的把握反倒不清晰,如此一来,反倒是弊大于利了。”

    乔峰深有同感道:“赵公子你旁观者清,一席话解开了我心中困扰多年的难题。这些年我不可谓不尽力,可是帮中琐碎事情仍旧层出不穷。原来是因为我只做成了一些微末小事,全局上却失了把控,可笑自己做了舍本逐末的傻事却还每每沾沾自喜,实在惭愧!”

    “所以,乔兄你要试着放松自己,一些偶有发生的小纠纷,大胆交给下面人去处理。一方面自己能够抽身出来总揽全局,另一方面也能为丐帮发掘出更多可用人才。一人计短,两人计长,群策群力,丐帮自然会越发兴旺。”

    赵佶见乔峰侧耳听得专注无比,心中不禁暗道惭愧。他兜这么大一个圈子,还是希望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在丐帮里把乔峰架空,避免日后丐帮因为乔峰而遭受到太大波及。虽然手段是有欠光明了一些,但这对乔峰对丐帮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君子可欺之以方,如果是全冠清做这丐帮帮主,听到这些话,首先要想到的肯定是自己手里的权柄。可是乔峰却实在对赵佶信之不疑,只道他的确全心全意为自己考量。

    心中隐隐愧疚的同时,赵佶也下决心不让乔峰再重蹈覆辙,无论用尽什么手段也一定要让这个对他满怀信任的朋友有个平静安宁的余生!

    乔峰一路消化着赵佶的一番规劝,两人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宴会的前厅。

    赵佶还未走进厅中,便觉一股热闹气氛扑面而来,站在门口望去,只见一座偌大厅堂里,密密麻麻坐满了丐帮弟子。上首长老们独居一席,下方弟子们则就完全不讲究,人叠人的席地而坐,且已经忍不住杯筹交错,气氛热络无比。

    当赵佶和乔峰走到门前时,厅中喧闹声渐渐平息下来,众人全都起身拱手道:“帮主,赵公子……”

    乔峰尚在沉吟中,也没有多么热切的反应,只是简单的拱拱手,便引着赵佶往上首席位上行去。以往几届百花会,乔峰更乐意跟堂下弟子们混在一起却不会坐在上首,不过这次因为要作陪赵佶,便也在堂上坐了下来。

    宴会最主要的项目,自然就是吃吃喝喝,至于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却要等到气氛再热烈一些才会处理。所以,赵佶刚刚坐下来,便有数名丐帮长老端起酒碗请酒。虽然昨天的酒劲刚刚消散,不过眼下却不好冷落这些长老们的面子,便也端起酒杯回应。

    热饮正酣之际,门外忽然传来悦耳女声:“女眷们来敬酒啦!”

    这声音一直响了两次,才被厅中众人听见。众人心中不禁好奇,以往百花会可是没有这项目的,今次是怎么了?当下便都齐刷刷转头望向门外,这一转头,众人心绪全都忍不住一颤,却是再也收不回目光来了。

    只见厅外一群莺莺燕燕的女人轻盈盈走进来,当先领头最耀眼的一个便是马夫人。这会儿她却不是赵佶早先所见荆钗布裙,而是穿着缀着华彩的丝裙,眉间一点腊梅花钿,淡妆轻施,举动之间风情流转,不胜惊艳。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