崤函帝宅,河洛王里。

    这是古人对洛阳的评价,盖因为洛阳四周群山环绕,雄关林立,山河拥戴,形势甲于天下,为九州腹地。因此,从上古三皇治世,洛阳便是华夏文明的中心地点。从上古到前唐五代,无数帝王建都于此,做出一番震铄古今的丰功伟业。就连本朝,太祖皇帝也曾数次筹划迁都于此,只是因为诸多因素而未能如愿,不过也将洛阳奉为西京,是天下最繁华的都会之一。

    虽然旧朝砖瓦已经跌落尘埃,碾碎成泥,可是流传下来的那些旧朝故事,思之念之,仍不免令人心旌摇曳。赵佶漫步在这千年雄城,心情颇不平静。虽然同样都是繁华都市,不过洛阳与汴梁相比还是有些不同,虽然繁华稍逊,但是细微处流露出来的那种历史积淀的厚重底蕴却是汴梁城比不了的。

    全冠清的确算是一个合格导游,引着赵佶在洛阳城大街小巷里穿梭,讲起一些传闻逸事也都绘声绘色,什么天津晓月、铜驼暮雨,总能给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解读,虽然与书文上记载大大相悖,但却充满了市井气息。尤其讲起一些野史趣闻,更是信手拈来,比如吕洞宾在哪座楼子上调-戏了白牡丹,光武皇帝从哪条街巷进了洛阳城,还有石崇的小妾从哪里跳下楼那地面至今红艳艳的……

    赵佶固然听得趣味盎然,却见梁师成与侍卫们则被全冠清唬得一愣一愣的,便笑道:“这些事情只当个故事听听罢了,洛阳城址几迁,纵使千年前魂灵归来,也难在如今的城中分辨真切。”

    听到这话,众人脸上皆露讪讪之色,他们可是真的把这些事情当作了真的。由此可见全冠清这导游功底深厚,若穿越到后世去,也不愁没有养活自己的门路。

    全冠清一番故弄玄虚的卖弄被赵佶说穿了也不觉尴尬,左右只是寻常消遣的故事。他眸子一转,又说道:“洛阳城里一处最大的勾栏丰都市,却是正经隋唐朝代传承下来的市集,比起汴梁城里那些繁荣勾栏也不遑多让,赵公子您要不要去瞧一瞧?”

    左右只是闲逛,赵佶闻言后便摆摆手道:“头前带路。”

    在全冠清带领下,一行人往城东北角行去。此时渐近午时,街面上繁华更甚,有沿街叫卖的小贩,当垆沽酒的胡姬,同样不乏大汉们围着摊子大声叫嚷着斗鸡关扑。

    渐近闹市,侍卫们各自站开,将赵佶簇拥在当中,全冠清则兴致盎然为赵佶讲解着市面上这些热闹场所。

    以前读水浒,赵佶总觉得宋朝人们生活得真悲苦,在城里要被贪官污吏、豪门恶少欺压,在城外却又要受到绿林好汉的盘剥劫掠,真是悲惨无比的世界。如今亲身来到这千年之前的大宋,才渐渐明白到,文人一支笔,好坏都由他,实在不必尽信。

    正行间,前方人群忽然生起骚动,旋即便听有人喊道:“李戏痴又登台了!”

    听到这喊声后,又有许多百姓加入到这骚动的队伍里,一起涌向不远处那彩旗招展的棚子里。那模样,仿佛后世路人遇上了巨星路演一般。

    赵佶正好奇之际,便听全冠清笑道:“赵公子,咱们今天有眼福了。百姓所喊的这位李戏痴,可是勾栏里一位奇人,唱戏的功底着实了得……”

    旁边的梁师成不屑道:“汴梁城里同样不乏名伶,未必就差那李戏痴什么。”

    “不一样的,这位李戏痴等得台上,却不需要旁人搭演,自己便能男男女女同唱了。尤其唱那霸王别姬、明皇贵妃,更是一绝。”全冠清陪笑着说道。

    左右只是闲逛,赵佶见全冠清极力推荐,便说道:“那就去瞧一瞧吧。”

    一行人随着涌动人流走进那彩棚里,还未坐定便听到了台上的吹打声。全冠清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又是虚张作势又是危言恐吓,在就近台下寻到一处席位,这才兴冲冲将赵佶迎接过去。

    赵佶落座后望着台上,只见一个打扮花哨的伶人已经在台上咿咿呀呀唱起来,唱的便是虞姬。其实饱受后世丰富娱乐项目的熏陶,赵佶对这个时代的戏文之类实在乏甚兴趣,不过既然坐下来,便也用心听去。戏曲之类,赵佶没有多少研究涉猎,也不知那伶人是哪一派的唱腔,只是听着唱词颇有韵味,婉转细腻,真好像一位佳人在耳边倾诉一般,虽不见得有多么令人着迷,但在情真意切这一项上却是做得十足。

    至于场中其他人,则是一副完全入迷的模样。就连刚才有些不屑的梁师成,这会儿也微张着嘴巴,望着台上定定出神。一时间,整个彩棚里除了台上的唱戏声便是观众们压抑到了极点的喘息声。

    忽然台上那伶人撕掉外面的彩裙,却露出里面的劲袍,唱词也从先前婉转低吟的虞姬一转成为豪迈至极的霸王。这一转换,虽然突兀但却流畅无比,顿时引起轰然喝彩之声。这当中,便数梁师成那尖锐的嗓音辨识度最高。

    陡然听到这样突兀的转变,赵佶也禁不住拍掌喝彩。

    众人都沉浸在这绘声绘色的唱词中,浑然不觉已经曲终。直到察觉戏台上已经没了声响,再定睛望去,只见那伶人早已经不在了。众人意犹未尽,纷纷高呼道:“再来一曲,再来一曲!”

    趁这间隙,全冠清对赵佶笑道:“说这李戏痴怪,他唱功出神入化还在其次,最奇的是他要登台唱戏全看自己的兴致,若兴致尽了,哪怕堆了千贯银钱在他面前,他也绝不启齿,当真是视钱财如粪土。早先西京一户官宦人家做寿,要花大价钱请他登台助兴,却被他想也不想就给拒绝了。”

    赵佶一脸沉思状,片刻后才问全冠清:“可知道这戏痴叫什么名字?”

    全冠清思忖了好一会儿,又转身往戏台后方走去打探一番才回来说道:“据说是叫李傀儡,公子您可是打算把这伶人带回府上去唱戏解闷?”

    李傀儡?

    赵佶笑了笑,说道:“这个待会儿再说,若人还没走,先带我去瞧上一瞧。”

    全冠清带着赵佶往后台去,心下却有些为难,以前洛阳城里一些权贵人家不是没有动念要将这李傀儡招揽到府上唱戏助兴,只是全都没有如愿,想来当中应该有些玄机。眼下赵佶似乎也有这样的念头,却是有些难办。不过无论如何,既然王爷有这样的兴致,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把事情做妥当了。

    这戏馆的后台里堆着许多杂货,一路走进去磕磕绊绊,有许多杂役们看到赵佶这一行,前呼后拥的模样煞是势大,想来应该又是因为李傀儡生出的一桩麻烦。只是这些人脸上没有多少惊惧,反倒一副看热闹的模样站在廊间。

    全冠清打听好了那李傀儡所在,到了房门前敲敲房门说道:“李先生在么?我家公子听了阁下方才唱的戏码,甚是喜欢,特来见你一见。”

    片刻后,房间里响起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我累了,不想见客,衙内还是请回吧。”

    全冠清不想人还没见到就被拒之门外,当下有些不悦,两手力道一运,推上房门登时便崩开那门栓。他还不曾迈步走进去,便觉一道劲风袭面而来,心下顿时一凛,刚要抽身而退,却想起赵佶还在自己身后,当下便将牙一咬,力运双臂,一对手掌如门板一般向前推去。

    不旋踵,一条灌满力道的绸布撞上了全冠清的双手,整个手面都火辣辣的疼痛。不过全冠清既然能够成为丐帮舵主,武功也算不凡,一掌便将绸布拍得粉碎,彩蝶一般飘落下来。

    “咦?原来是位高手!”

    那李傀儡本来安坐在椅子上,随手抛出绸布却没能将人逼退,神色不禁一凛,心知这遭遇上了扎手的硬点子。当下便站起身来,双目凝神望向全冠清。虽然面临强敌,但他举动之间仍如戏台上的忸怩动作,一个男人动起来却比女人还要温婉,却偏偏不给人生出违和之感,实在奇妙。

    见两人对峙起来,赵佶在门外笑道:“李先生见谅,我只是仰慕阁下你的才艺,想来拜会一番,实在没有恶意。你又何必这般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那李傀儡凝声道:“你们若要看戏,自去台前等着便是。我这人只爱唱戏,却不喜应酬,请回吧。”

    “李先生曲艺精湛,爱戏成痴,实在令人佩服。只不过,你所唱的这些戏文,全都是前人牙慧,却难别开生面,却又让人惋惜。我这里却有一出新戏,不知李先生愿不愿意瞧一瞧唱一唱?”赵佶继续在门外笑道。

    那李傀儡本来一脸不耐之色,听到这话后脸色却不禁一变,疾声道:“是什么戏码?”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