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之后,那灯烛啪一声爆出花火,旋即便燃尽熄灭下来,整个房间都变得幽暗。

    黑暗中响起如泣如诉呢喃声,不久后便又归于寂静。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马夫人那腻得如蜜糖一般的声音又响起来:“官人今晚比以往都威猛,妾身险些消受不住,今天可是遇到了什么喜事?”

    一阵窸窣摩擦声后,马大元悠悠道:“今天的确遇上了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见到一位了不起的少年俊彦,实在令人钦佩得很。”

    “哦?什么样的少年英雄值得官人这般夸赞,难道也是丐帮里的后起之秀?跟官人你往常赞不绝口的乔峰乔帮主相比又如何?”

    黑暗中马夫人下巴抵在马大元锁骨上,一双温软的小手则轻轻揉捏着马大元那略显僵硬的腰眼肾门。马大元舒畅的低吟一声,旋即将夫人紧拥在怀,两手下意识摩挲,只觉说不出的滑腻温软,然而思绪却飘向了旁处:“不一样的,咱们江湖人见识有限,眼界也短浅。乔帮主虽然名满江湖,不过身份地位都不同,也难跟我今天所见这位少年俊彦相提并论。”

    讲到这里,马大元叹息一声后说道:“其实何止是乔帮主,就连我自己虽然痴长几十年,但都觉得端王爷每每一句话都能发人深思。归根到底,眼界不一样,阅历也都不相同,像端王爷这种见识深刻又心胸豁达的少年俊彦,便是少林这种执武林牛耳的大门派,也绝难栽培出来……”

    讲到这里,马大元忽觉得怀中佳人身子蓦地一僵,便问道:“夫人可是不适?”

    “我没事,官人你说什么王爷,却把妾身听糊涂了。难道你今天竟然见到什么段王爷?我听说这天下只有一家王侯姓段,却是远在边陲大理,怎么会来到洛阳?又怎么会跟官人你遇上?”马夫人强自镇定,声音里却有着一丝颤抖。

    马大元话一出口,已经有几分后悔。他答应不向外宣扬赵佶的身份,可是眼下身心畅快难免心防大减,这一顺口就讲出来。不过听到夫人娇憨之语,不禁莞尔,转念又想自家夫人也不是什么外人,便笑道:“夫人你是误会了,我说的并非什么段王爷,而是端王爷。这位段王爷乃是咱们大宋正经的皇亲御弟,当今官家嫡亲的兄弟。至于你所说的那个段王爷,我在江湖上也有些耳闻,据说是一位潇洒**的人物。不过那大理番邦小国,依我看来,那位段王爷纵有些名气,只怕也比不上我今天所见这位端王爷的泱泱大度。”

    马夫人这会儿心绪渐渐平静下来,不过还是被马大元端王爷、段王爷这一番话讲得颇觉心惊肉跳。当下便强笑道:“既然那位端王爷乃是大宋的显贵亲王,该在那东京城宫苑里待着,官人你又怎么能见到呢?”

    “这正是我高兴的缘故。”

    马大元畅快笑道,旋即将自己与赵佶之间的事情讲述一遍,而后又叹息道:“日间我态度那般恶劣,不要说端王爷这般显贵身份,即便是寻常匹夫只怕也要心怀怨愤。可是今晚我去拜访道歉,端王爷他非但没有怪责,反倒反过来开解我,甚至愿意为我丐帮大事筹划。如此宽厚胸襟,实在令人钦佩!咱们大宋的王爷不只不骄横傲慢,反而礼贤下士,气度宽宏,这真是丐帮之福,天下之福!”

    听马大元感慨完后,那马夫人却幽幽道:“外面那些大事,妾身都不明白,只是听家中厨下吴妈讲过,若到菜市买菜,遇见了出奇便宜的货品,且先不要急着买卖,先要仔细查验货品。那是因为事出反常必有妖……”

    “妇人之见,休得胡说!”

    马大元闻言后顿时沉声喝道:“端王爷肯礼待我们丐帮,那是因为丐帮上上下下侠义为本,一番拳拳报国之心总算得到了回应。况且,丐帮不过是一群过活艰难的穷叫花子,又值得端王爷图谋什么?这种话,以后你不要再说!”

    被一番严厉斥责,马夫人心中虽然委屈,却不再开口。房间中气氛顿时变得沉闷下来,过了不久,便响起马大元均匀的鼾声。马夫人轻轻推了推夫君,见没有回应,而后便盈盈起床,系上水色肚兜遮住胸前丰盈羊脂腻膏,轻纱裹紧了玉体。她悄无声息下了床,到了外间后用银钗挑起灯芯,又点燃了灯火,而后便手托香腮,痴痴望着火光,陷入了深深的怅惘思索中。

    过了好一会儿,内间忽然响起马大元声调有些高的梦呓。马夫人双肩一颤,思绪已被打断,有些厌恶地对着内间床榻轻啐一口,旋即便支起铜镜,用木梳轻轻梳着有些散乱的鬓发,眸中透出说不出的温柔妩媚,片刻后忽然意味莫名幽然道:“汴梁来的王爷……”

    她轻轻打开桌上的首饰盒子,细心挑选出一片美丽的火红花钿,抚平了轻轻贴在额间,然后调匀了胭脂抹在腮上,凝望着镜中如花美颜,一脸自信的笑容:“同样不过一个臭男人而已……”

    第二天天还未亮,全冠清便早早来到赵佶落脚的客栈,只是没能进得门,被侍卫们阻拦在门外。他自知理亏,也不敢面露不满,只是讪讪央求侍卫们高抬贵手,放他入内去给王爷请安。侍卫们也不敢真的替赵佶作主拒客,为难了全冠清半晌后,才将他放进去。

    赵佶正在吃早餐,全冠清一路疾行进来,先是没头没脸一番道歉请罪,然后才说道:“那马大元当真糊涂,白天里将王爷您拒之门外,到了晚上也不顾忌王爷一路奔波,反而还来打扰,实在无礼至极。以往我在帮中还觉得这人虽然严厉些,总归还算一个仁义长者,如今才瞧清他的嘴脸,实在是……”

    “得了,这些闲话你也不必再说了。汴梁堂口的事情,我跟那位马副帮主都讲清楚了,他不会再反对,而且肯亲自到汴梁去坐镇。”赵佶轻啜一口热汤,摆摆手阻止了全冠清的絮叨。

    全冠清听到这话后顿时傻了眼,暗道自己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他已经将汴梁堂口视作了自己的禁脔,怎么愿意让马大元去摘桃子!

    全冠清正待要出言劝阻,赵佶却又开口说道:“你担心什么,我都清楚。那马大元去汴梁,我是不反对的,毕竟这人也算是丐帮的元老,为帮派出力,旁人也难说什么。你也不必担心他挤了你的位置,反倒可以从丐帮的事务里抽身出来,更专心去做我交待给你的事情。你且放宽心吧,既然做了我的门客,亲疏有别内外有间,这点分别我还是明白的。”

    他见全冠清还是难以释怀,便又说道:“有件事情先跟你说下吧,离开汴梁前我已经着令梁管家留意一些正经人家的女儿,准备为你做一次媒,让全舵主你能真正在汴梁城里成家立业。虽然未必是多美貌的女子,但是娶妻求贤淑,只要是正经人家好女儿,既肯为你家传宗接代,又能安下心来相夫教子,夫唱妇随,几代下去,未必不能经营起一户诗书传承的官宦人家。”

    听到这话后,全冠清脸上顿时涌现出激动之色,成家立业,光宗耀祖,是一个男子生而为人推不掉的责任。全冠清虽然出身江湖,但对这些男人毕生功业同样充满向往。尤其赵佶随口描述出的前景,更是令他心旌摇曳。以往他平生最大夙愿,不过是在丐帮里得到重用,然后成为执掌财权的长老,置办一些产业等到年迈后便金盆洗手,安心做个土豪乡绅,从没有想过自己能够经营起一个官宦世家来。可是听赵佶这样一说,一切似乎变得异常简单起来。

    有那么一瞬,全冠清真想回乡祭祖瞧瞧祖坟上是否长出了青蒿。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脸感激道:“王爷提携赏识之恩,全冠清永世不忘,惟愿子子孙孙都为王爷差遣,以报王爷泼天大恩!”

    “你有这份忠心,那是最好。马大元的事情,也就不必再提了。我正想游游洛阳城,身边缺一个向导,你若无事,那就跟着来吧。”

    赵佶吃完了饭,净手完毕后又对全冠清说道。

    全冠清正满心感激,要为赵佶效犬马之劳,这点小事自然不会拒绝,当下便说道:“小人自幼生长此地,对洛阳城那是熟悉得很,一定引着王爷饱览这雄城风光。”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