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大概明白了马大元心结所在,赵佶却没有太好的法子说通他,难不成要跟马大元说自己早知道乔峰契丹人的身份,并且不在意?这未免太过惊悚。

    思忖良久,赵佶才开口说道:“是否在汴梁开设堂口,本是丐帮自己家务事,我这个外人,本也没有置喙的权利。只是由头到尾看下来,全冠清全舵主并先一批到达汴梁的诸位好汉们为此事都殚精竭虑,全心全力为丐帮开辟财源,如今刚刚打开一些局面,收获便已经不菲。此事只见其利,却无害处,若就此作罢,不只辜负了这群义士的苦心孤诣,便是丐帮其他人,也难安抚下去吧?”

    马大元闻言后不禁默然,这正是他为难的地方。若是汴梁堂口还不见成效,说撤也就撤了,毕竟以前丐帮也有类似失败的尝试。可是现在全冠清却带回这样惊人的收益,若再想废止此事,且不说其他人怎么想,就连马大元自己都觉得可惜得很。

    丐帮素有江湖第一大帮之称,可是在这偌大名声背后,也背负着山岳一般沉重的负担。上上下下千万弟子,加上各自的家眷,各个都要吃饭。若连饭都吃不饱,又有哪个肯安心凑在一起跟你谈江湖侠义?过往丐帮每年也都是拆东墙补西墙的维持着,偶有经营一些买卖,往往盈亏各半,所谓一本万利的营生更是不曾有过。而汴梁这个堂口不过刚刚经营月余,就已经有了千贯收益,若日后上了轨道再做大起来,每年最少也能得到万贯利钱吧?若每年都能有这样一笔庞大进项,对丐帮而言,意义实在太重要了!

    马大元越想越觉得为难,这件事已经不是他能够一言以决的事情了,就算要废止,也难说服丐帮上上下下这么多人。难道真要告诉他们自己心里的苦衷?告诉他们乔帮主乃是契丹人?

    如果真的这样做了,自己不只辜负了汪帮主临终托付,也毁了乔峰这个丐帮不可多得的好帮主……但如果不说,单单此事只怕就要闹得丐帮内讧不止。

    赵佶见马大元脸上满是挣扎之色,心知他现在已经矛盾至极,便又说道:“我不知马副帮主你出于什么样的考量而不同意此事,或许一些小节上不称你的心意。我这里有个折衷之法,不知马副帮主你愿不愿听一听?”

    “衙内有何指教,但讲无妨。”马大元实在已经一筹莫展,听到赵佶有法子,也不及细想,当下便疾声说道。

    赵佶笑了笑,续道:“马副帮主若不放心将此事交给旁人打理,依我看,你大可以亲赴汴梁,打理这件事情。有你这样一位老成持重的丐帮元老坐镇,纵使底下人有什么行差踏错,也可以及时纠正过来。”

    听到这话,马大元眸子顿时一亮。仔细想想,这个折衷的法子的确不错。自己前往汴梁坐镇,一来可以更加专心经营这项营生,二来也能避免乔峰与赵佶接触太多。纵使日后乔峰身世真的曝光出来,自己在汴梁城里极力周转,力图将后续的恶劣影响消弭到最低,竭尽所能保全丐帮,保全乔峰。而且最关键的是,自己那些苦衷都是未雨绸缪、杞人忧天的隐忧,若仅仅因此就放弃掉对丐帮而言意义重大的一条财源,实在是有些因噎废食了。

    沉吟了好久,马大元脸上渐渐流露出开朗之色,他再次起身对赵佶长揖道:“日间我冒犯衙内太甚,衙内非但没有介怀,反而仍肯以德报怨愿意为我丐帮出谋划策。如此仁义之举,实在令我羞愧得无地自容。”

    赵佶又起身扶起马大元,笑道:“我虽然只是一个富贵闲人,也盼自己能做一些合乎道义的好事情。丐帮为国出力不少,这些事情虽然邸报不传,朝廷也没有明文嘉奖,但总有人会瞧在眼中。我肯帮助丐帮,也是有感于诸位为国为民的侠义之举,不能寒了义士们拳拳报国之心。”

    听到这话,马大元表情益发激荡,大抵内心里也翻起如乔峰听到这话时的波澜。解决了心中横亘的难题,加上又听到赵佶对丐帮义举的认同嘉许,马大元心绪大大好转。又连连致歉,才再次落座,转而问起赵佶的身份。

    对此赵佶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便直接道出了自己的身份,只是请马大元不要对外宣扬。这事就算赵佶不说,马大元也自然不会对外讲起,只是想到自己竟然有幸与一位亲王殿下坐而论交,总觉得有些虚幻不真实。这时候他可还不知道自己早跟一位亲王做了很多年的连襟,虽然只是边陲大理小国,但那爵位却是实实在在的。

    得知赵佶的身份后,马大元半是惊喜半是惶恐。一方面因为有这样一个靠山支持丐帮在汴梁发展而感到高兴,一方面又对自己日间恶劣态度而懊悔得很。待心绪略定后,不免又言辞恳切邀请赵佶返回丐帮总舵去居住。

    不过赵佶却拒绝了马大元的邀请,一方面夜已经深了,他已经在客栈里安顿下来,也不想再深夜奔波折腾。另一方面却是自己心里总还有些脾气,白天被不留情面的赶出来,到了晚上自己再巴巴的赶过去,他没有那么好的涵养。哪怕只是为了做给别人看,也要让这个马大元来回邀请折腾几次,他才肯再次踏足丐帮总舵。反正事情已经有了个定论,解决了马大元心里的纠结,那剩下的就是他来求自己了。

    送走了马大元后,赵佶自回房安寝,躺在床上开始发散思维。诚然马大元到了汴梁城,他不好再毫无顾忌的指示全冠清,但这事交给全冠清去处置就好。全冠清现在可是一门心思把自己当作端王府门客,自然不会因为小小阻碍就断了联系。除此之外,把马大元拉到汴梁城来,却是好处多多。

    一方面马大元本身在丐帮中的话柄就比全冠清要高许多,借助此人,自己能够更加牢靠的掌握住丐帮。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乔峰了,赵佶想要试着跟马大元频繁交往的过程中套套话,最好能将那封带头大哥的信给讨过来。至不济,也不能让马大元不明不白的死在外面,从而让局势完全失控。最好马大元连家眷也一起带到汴梁城来,赵佶自然不会对那蛇蝎心肠的马夫人动什么念头,他本身对人-妻就无爱。但把这样一个祸根留在汴梁城给盯死了,能省掉许多麻烦。

    却说马大元解决了横亘在心中的大难题,心情出奇的轻松,一路步履矫健回到了丐帮总舵。待进了庄园后看到许多弟子们聚集在厅堂里,正听全冠清讲汴梁城的繁华种种。

    众人本来听得兴致盎然,待察觉到马大元走过来,表情都有些尴尬,纷纷起身退到一边。全冠清一看到马大元便气不打一处来,沉着脸说道:“这么晚了,副帮主有什么吩咐么?”

    见这全冠清对自己半点恭敬也无,马大元心下微恼,不过转念一想此事错在自己,当下便和颜悦色对全冠清说道:“日间我态度差了些,全舵主你莫放在心上。方才我去拜访那位赵公子,听到他口中对你诸多嘉许。不错,以后用心做事,帮里是不会亏待你们这些有功年轻人的。”

    听到马大元态度大转,全冠清心里先是一喜,转而又想到马大元竟跟赵佶谈了这么久,心中不禁生出一丝危机感。待反应过来,马大元早已经离开了。众多弟子再围上来请全冠清继续讲汴梁风光,全冠清却没了兴致,心里暗暗决定明天一早就要赶去拜会赵佶,一定不能让马大元这老匹夫夺取王爷的关注。

    到了自己的小院里,马大元看到房间中烛光闪烁,心下不禁一暖。他这一生最自得成就还不是成为丐帮副帮主,名满江湖,而是娶了一位貌美如花又端庄无比的夫人。眼见窗纸上投下的剪影,马大元心中倍感歉意,悄然上前轻叩门板,然后小心翼翼推门走进房间中,便看见一道倩影独坐窗下,定定得瞧着面前的烛影。

    马大元捏起木架上一袭披风走到窗前轻轻围在夫人肩膀上,温声笑道:“夜冷风寒,娘子何苦一定要等为夫回来,便先自己安歇吧。”

    那倩影一转,白皙素手握住肩上马大元那满是老茧的大手,盈盈转过头来,虽只荆钗布裙,不施粉黛,却自有一股娇媚从眉梢嘴角间溢出。她嗔忘马大元一眼,娇声道:“官人在外奔波,为的是千万人福祉的大事。妾身一个小女人,帮不得官人太多,能做的只是给官人留住门户,盼官人平安归来……”

    或许是因了心情大好的关系,马大元瞧着平素便美艳至极的夫人今晚在烛光下别样的娇媚,心中一动便有热血涌上来,大臂一揽将个娇小身躯团团抱在怀中,而后大踏步往床榻方向走去。

    马夫人不堪娇羞,埋首在马大元怀中,却怯怯道:“灯还亮着……”

    “让它亮着……”马大元低吼一声,旋即便扑到床上。

    话音未落,便是被翻波涛,软语嘤咛夹着气喘吁吁,久久不止。

    那灯烛独燃窗下,烛泪泛光,却又透出喧哗中的一股萧条冷漠。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