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丐帮总舵后,赵佶等人在洛阳城里随便寻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梁师成依然忿忿不已,按照他的想法,丐帮态度既然这么恶劣,不如干脆返回汴梁城。至于丐帮在汴梁城的生意,也再不过问,瞧他们能在藏龙卧虎的汴梁城里撑上几天。不过瞧着赵佶神色尚算平静,他便也不好讲出自己想法,免得又令王爷心烦。

    赵佶心情自然不像表面这样平静,自己兴致高昂来到洛阳,却被人堵着门口赶出来,如此恶劣的待遇,但凡有些血性都难忍受。就像全冠清所说的,就算自己没有帮丐帮什么,哪怕只是一个普通访客,马大元这种态度也大大的有问题。赵佶自然没有唾面自干那样的涵养,之所以心情又转好没有拂袖而去,那是因为赵佶想起这马大元悲惨人生,心里顿时安慰许多,些许不快也就当然无存。

    所以,大凡心理阴暗的人,但凡有些不愉快,就多想想别人的凄惨,这样一来,不须别人安慰,自己也就能想开了。

    不过话说回来,马大元这种态度实在令赵佶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莫非是此人眼力高明到看得出自己出手帮助丐帮是另有所图?应该不至于吧,如果这马大元真有那么好的眼力,也不会绿帽子带了一层又一层仍旧浑然不知,最后懵懂而死。况且,自己这点算计也不怕跟马大元明说,归根到底,他只是想把丐帮拉拢过来为自己所用,也没有触及到什么原则性大是大非的问题。而且,丐帮本身就并不排斥为朝廷做事。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马大元如此敌视自己?

    想着这个问题,赵佶百思不得其解。看来,想要完全拉拢住丐帮,还需要解决马大元这个障碍麻烦。不过好像就算自己不出手,不久之后也会有人代劳,不过那却不是赵佶想要的结果。马大元这个人,赵佶了解不多,但想来应该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自己连全冠清这样利欲熏心的小人都能忍受,也没道理坐视这样一个还不算坏的人被阴谋干掉。而且此人活着才能看好老婆,让乔峰身世曝光的机会减少。

    至于此人对自己莫名其妙的恶感,搞清楚原因,慢慢谈就是了。赵佶明白,自己这身份想结交江湖人士,本身就非助力而是障碍。当然,像全冠清此类的并不在内。

    经过这一番周折,安顿下来后暮色已经渐深,用过晚饭后,赵佶沐浴洗去满身风尘。连日赶路,虽然身体不甚疲累,精神却困乏得很,他正待要休息下来,却听侍卫来报有客人来访。

    梁师成出门转了一遭回来后,表情有些古怪,对赵佶说道:“王爷,竟是那个马大元来拜访您了。许是过后越想越悔恨自己不该这般做,连夜赶来道歉来了。这种人,先倨后恭,嘿,实在让人瞧不起。您若是不想见他,我即刻就把人赶出去。”

    赵佶这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闻言后沉吟片刻,便吩咐梁师成道:“且让他稍后片刻,我随后就到。”

    “王爷,您是千金之躯,何苦要在这些草莽汉子面前委曲求全?若您结交的是乔大爷那种好汉子,小的没话说。可是像马大元这样粗俗无礼,小的看见您委屈自己,心里实在不顺得很……”梁师成见赵佶又起身穿衣,忍不住低声道。

    赵佶听到这话,只是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对于丐帮,他势在必得,况且这也是他目前唯一有希望能掌握的势力。他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不让自己再走回老路,不让大宋再走回老路。或许单凭江湖上这些微末力量难扭转天下大势,可是在大变来临之前,能掌握越多的力量自然越好。他没有为万世开太平的雄心,但既然能有一个机会保住大宋这前所未见的繁华不至于转眼成云烟,毁于异族铁蹄之下,小小委屈算得什么。

    出门在外不比在家里那样随意,为了保证赵佶的安全和清静,梁师成包下了整座客栈。所以如今的客栈里,只有赵佶他们这一行住客,显得有些静谧冷清。

    马大元坐在厅堂里,轻抿着端在手中的茶汤,面色有些沉凝,一副沉吟模样,至于这茶汤口味如何,实在半点也感觉不到。

    厅堂正门外有两个精壮汉子一脸不善的瞧着马大元,这让他心中越发烦躁。对于自己白天的态度举动,他或多或少有一些懊悔,但却又有不得不为之的苦衷,心里实在矛盾得很。这番漏夜来访,他并不奢望能够获得汴梁城这位少年贵人的原谅,只是希望不要因为自己的举动而让别人以为丐帮乃是恩将仇报之辈。

    当赵佶走进厅堂的时候,马大元精神不禁一振,他本来已经做好打算在这里枯坐一宿了。毕竟自己那番态度,换了哪个人也接受不了。

    未等到赵佶开口,马大元已经起身,长揖到地,对赵佶说道:“日间对衙内多有冒犯,马大元特来致歉请罪,不敢奢求衙内谅解,只希望能有一个机会与衙内开诚布公谈上一谈。”

    赵佶闻言后心中愈发好奇,伸手扶起马大元,两下坐定后笑道:“马副帮主言重了,我不请自来,给主人家添麻烦,也实在不妥当得很。两下相抵,也莫再说什么谅不谅解。你要跟我谈什么,我洗耳恭听。”

    马大元见赵佶态度谦和平静,并没有寻常贵人傲慢姿态,心下略定。不过接下来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几番张口,沉吟良久之后才说道:“我想请问衙内如何与我们乔帮主结识?若衙内方便告知,这过程自然越详尽越好。”

    赵佶听到马大元这个问题,脑海中灵光一闪,大概已经猜到马大元心里一些念头了。思忖片刻后,他将自己与乔峰结识的过程详细讲述了一遍,并说道:“我只不过随手帮忙把贵帮方舵主从开封府里捞出来,举手之劳罢了,乔兄却不辞辛苦,为我运功疏脉,有为我续命的大恩惠。每每念起,我心里都感动至极。像乔兄这种重恩义的好汉子,只怕天下间没人不乐意与他结交。”

    马大元仔细听完后,严肃的表情有了一丝松动,待听到赵佶对乔峰的评价,脸上也出现一丝笑容:“是啊,正是因为乔帮主慷慨义气,知恩图报,我们已故汪帮主才肯将丐帮托付给他。乔帮主他也果然不负众望,担任帮主这六七年里,丐帮越发兴旺,江湖上名号也越发响亮起来。”

    赵佶听马大元言语中对乔峰也是欣赏得很,看来此老也不是个冥顽不灵的固执之人,他便又说道:“我有一事不明,还希望马副帮主能为我解惑。丐帮在汴梁城开设堂口之事,应该是有益无害,而且短短时间已经卓有成效。我知道你们丐帮有大批的贫苦弟子们要接济,正需要财货周转,自己也愿意帮丐帮这个忙,可是马副帮主你为何要反对呢?”

    听到这番话后,马大元本来已经有些松动的表情又沉下来,表情复杂至极。过了好一会儿,他望着赵佶说道:“恕我冒昧,衙内您该不是汴梁城里寻常勋贵吧?过往我们丐帮也试过要在汴梁城里开设堂口,可是方方面面的牵扯实在难疏通过来,就连西军老种相公的门路也都试过,却仍是很难维持下来……”

    “还有您的贵属,若我瞧得不差,该是一位、呃……”顿了一顿,马大元才又说道:“虽然乔帮主并方舵主他们并没有道出衙内您的身份,可是种种迹象,马某也大概能猜得出,衙内您该是一位宗亲吧?”

    赵佶对马大元能猜出他的身份并不感到意外,闻言后只是点点头道:“不过一个富贵闲人而已。”

    马大元叹息一声后,似乎下了极大决断,对赵佶拱手道:“衙内对丐帮诸多善意援手,我丐帮上下铭感五内,若有机会,定当报还。只是这汴梁堂口,实在不可再维持下去。当中缘由,我也难跟衙内分讲清楚。只是辜负了衙内一番苦心,若衙内心有怨愤,一切全是马某的不是,但有责罚,甘愿一力承担。”

    赵佶仔细观察马大元的神情变化,发现他似乎真有不得已的苦衷。顺着这条线想下去,对马大元心中所想也渐渐明朗起来。此老该是担心丐帮与自己这位宗亲纠葛太深,一旦乔峰身世曝光,或会给丐帮酿成大祸。如此一来,宁肯不要汴梁城这份财源,也不愿丐帮承担这样的风险。如此一想,这马大元反对在汴梁城开设堂口,也是全心为了丐帮考虑,而且在已有成效的情况下还能毅然决定抽身。如此谨慎,也怪不得那位汪帮主将照看乔峰的责任交给他。

    赵佶对马大元的心思猜度其实还浅了一层,马大元反对在汴梁开设堂口,一来是为了丐帮的安危考虑。乔峰的身世若仅只在江湖传扬开,那不过是丐帮名誉有损。但若让官面上人物知道丐帮帮主竟是一个契丹人,对丐帮而言不吝灭顶之灾。

    至于这第二,却是为赵佶考虑,虽然乔峰担任帮主以来一直尽心尽力,但民间向来盛传契丹人虎狼之性,谁也不敢保证他会不会突然狂性大发,所以马大元对乔峰的审视始终不敢放松。若这位宗亲与乔峰来往频繁,保不准就会被害到。

    这第三,马大元自己也说不清是对是错。他可以说是看着乔峰长大的,哪怕明知对方是汉人世仇的契丹人,心里总有了一些情分。就算有一天乔峰的身世难以隐瞒下来,他也希望乔峰能离开大宋继续活下去。但若让一位宗亲贵人知道乔峰的身份,若一意追究下来,此事已经不能止于江湖,那乔峰的未来无疑更能增添许多凶险。

    如此诸多考量,哪怕明知此番丐帮进入汴梁城是百年难得的好机遇,可是马大元还是决定放弃。哪怕要承受帮中上上下下误解,他也决定一意孤行,绝不答应这件隐患重重的事情!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