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全都被全冠清所说的一千贯财货吸引了注意力,待听到这话,才留意到全冠清身边的赵佶一行人。

    行走江湖,眼色最重要。众人只观察了片刻,便察觉到赵佶他们迥然不同于江湖人的那股气质。这当中,赵佶面相虽然有些稚嫩,不过十六七的模样,但瞧着丰神俊朗,清秀儒雅,虽不作声,站在那里自有一股气度慑人。而梁师成与一干侍卫们虽然都是下人打扮,但眉目间却隐隐透出一股淡淡的高傲,十足官府中人的味道和做派。

    沉默了半晌,一名七袋弟子拉了拉全冠清的袖子,到一旁低声道:“全舵主,咱们丐帮百花大会向来只是帮中自己兄弟凑起来热闹,并不接待外人。您将这位衙内请过来,只怕有些不妥吧?”

    全冠清闻言后不悦道:“这位赵公子身份非同凡响,咱们丐帮这次能够成功打进汴梁城并且有如此丰厚收成,多得赵公子援手帮助,是咱们丐帮的大恩人,算是什么外人?这种闲话不要再说,你只管去禀告帮主,帮主与赵公子乃是至交的朋友,必然不会见责。”

    那七袋弟子听到这话,望向赵佶的目光又有不同。他们这些人虽然不曾被挑选去汴梁,但大概的事情也知道一些,晓得乔帮主在汴梁城结识到一位贵人,愿意帮助丐帮在汴梁城开辟财源,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人。虽然赵佶看着年轻,但他却不敢有半分轻视,能够在汴梁城里疏通门路,想想也知道人家背景了得。而且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全冠清就带回千贯财货,更令这些丐帮弟子们对赵佶心存敬畏之余不乏感激。

    沉吟了片刻,那七袋弟子仍是有些为难道:“乔帮主他还没有返回总舵,不过马副帮主却过来了。他对咱们私自决定前往汴梁有些不满,全舵主您这么回来,只怕要遭到诘问……”

    全冠清听到这话,眉头不禁一蹙。如今丐帮当中,乔峰虽然是掌管上下的帮主,但是马副帮主马大元也是德高望重的元老,很有一番影响力。可是最要命的是,这两位帮主彼此之间关系并不甚友好,经常因为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而起争执。这番听到马大元反对在汴梁开设堂口,全冠清心下便有些发怵。他倒不担心自己会受到诘问,却怕马大元对赵佶恶语相向,引得这位爷心生恼怒。

    沉吟半晌后,全冠清皱眉道:“马副帮主为什么反对?这事不是帮主一个人决定的,也不是我自己擅自主张,乃是传功执法两位长老并帮中众多元老们一起商讨决定下来的事情。况且如今已经大见成效,他还有什么反对的道理?”

    那位七袋弟子嘴角一撇道:“这当中原因,咱们兄弟就不晓得了。只是知道前天马副帮主过来后,听白长老讲起这件事便大吵大闹着不同意,根本不跟人讲道理的模样。不过全舵主您既然回来了,仔细跟马副帮主讲一讲汴梁堂口的好处,兴许马副帮主会改变主意也未定。”

    全冠清闻言后点点头,心下却不以为然。他对这位马副帮主并没有多深的敬重,心道不管此人什么理由反对在汴梁开设堂口,哗啦啦水淌一般的铜钱却不是假的。如果说不通此老,了不起自己退出丐帮,不吃江湖这碗饭,说什么也不能将堂口撤下来松开赵佶这条大腿。

    不过如此一来,全冠清不管不顾将赵佶直接带来丐帮总舵却是莽撞,心下变得有些为难,不知如何安置他们。他不惧与马大元吵闹一场,却怕因此而冲撞到赵佶,正左右为难之际,忽听人喊道:“马副帮主过来啦!”

    听到这喊声,赵佶转头望去。他对天龙世界里的这个绿帽王着实有些好奇,用略带戏谑的心情望向马大元。

    走过来一行四五个中年乞丐,身上钉的布袋都较旁人要多,密密麻麻跟补丁叠加在一起,根本数不清楚。头前一人身材不高,但却非常壮硕,满面红光,一副威严之相,走过的地方不断有丐帮弟子肃然行礼,他只是微微颔首,一路不停径直走到赵佶一行人面前。

    就近仔细看,赵佶发现这马大元可不是武大郎那种丑角,除了个子有些矮之外,称得上仪表堂堂,颇有一番不怒自威的气度。这也正常,若非生得一表人才,纵使是丐帮的副帮主,只怕也难令康敏那妖精嫁给他。至于这位马夫人后来口味变得驳杂些,大抵人这第一步最难迈出去,将就得一步,那以后也就破罐子破摔了。

    马大元走光来,双眼不客气的打量赵佶一番,视线又在梁师成等人身上绕了一周,引得梁师成不悦冷哼一声。梁师成虽然只是一个太监,但身为端王府的总管,开封府正经东华门游街的进士推官也要对他以礼相待,怎么会受得了这乞丐头子的无礼观望。

    不过马大元没给别人开口的机会,旋即将目光落在全冠清身上,见到全冠清一身周正衣着打扮,顿时冷哼一声道:“逛了一遭汴梁城,心都野了?瞧瞧自己是个什么模样,还把不把丐帮的祖训放在眼中?”

    多年积威下,全冠清听到马大元严厉斥责,心下先是一慌,待瞥见赵佶背影,才又生出一股底气,当下便不卑不亢道:“副帮主您误会了,属下受帮主与诸位长老指派前往汴梁城为咱们丐帮开辟财源,一时权宜才这番打扮。这世道向来都是先敬罗衫后敬人,属下这副模样全是为咱们丐帮考虑,否则也难在短短时间内给帮里带回一千贯的财货。至于帮中祖训,属下须臾也不敢忘,稍后便将这身衣衫换下来。”

    “一千贯?”

    听到这数字,马大元脸色也变了一变。他从执法长老白世镜口中得知全冠清等人不过去了汴梁一个多月,想来也不能开辟出什么局面,因此出言反对。听到这个数字后,心下不禁有些迟疑。

    全冠清将马大元犹豫之色瞧在眼中,心下不禁微哂,暗道此老自己金屋藏娇,美妻在怀,却连旁人衣着都要限制,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纵使跟帮主闹纠纷反对帮中决策也好,自己真金白银拿出来,想来也能震慑住他一二。

    马大元沉吟了片刻后,冷声道:“汴梁堂口之事,等帮主回来还要再议。这些事先不必再提,赶紧去把衣服换下来。咱们是丐帮,却不是什么商贾集会!”

    说罢,马大元又转头望向赵佶,说道:“贵客远来,本该善待,只是咱们丐帮这总舵只是一个叫花子的脏乱巢穴,实在不敢请贵客入内。我这便吩咐人送衙内一行往洛阳城里最顶尖的客栈,且先住下来。怠慢之处,丐帮众人稍后自会负荆请罪。”

    听到马大元连赵佶的身份都不问一声,张口就把人往外推,全冠清当即便拉下脸来,不悦道:“副帮主这话没有道理!且不说赵公子帮了咱们丐帮这么大一个忙,就算是寻常客人,岂有过门不请却把人往外推的说法!若传扬出去……”

    “哈,你这么有主意,不如你来做我这副帮主?”

    马大元同样脸色一沉,不客气的盯住全冠清。

    全冠清生怕赵佶发怒,心中一急还待要开口,却被赵佶摆摆手制止了。

    “既然丐帮这总舵不便留客,我也不是听不得人劝的恶客,便自己去洛阳城里且先住下来,倒也不须劳烦马副帮主并贵属。”赵佶虽然不明白这马大元为何对自己等人为何态度这般恶劣,不过也不想就在这里闹起来。若真闹僵了,稍后的百花大会却是不好参加了。

    说罢,赵佶摆摆手,便引着梁师成等人复往来路上竹林行去。

    全冠清面沉如水横了马大元一眼,然后忙不迭追上赵佶一行人。走进竹林后,全冠清才一脸忐忑对赵佶说道:“王爷息怒,小人做事不利,让马大元这莽夫冲撞到您……”

    梁师成在一边阴阳怪气道:“我家王爷在东京城里不论登哪一家的门,主人们无不倒履相迎。这番我真涨了见识,区区一个叫花子窝,门槛却比皇宫大内还要高得多。咱们是闲酸了骨头来这里瞧人脸色,全舵主你这便回去吧,莫再连累我们被人说不知礼数,高攀不起。”

    听到这话后,全冠清脸色青白不定,变幻片刻后,蓦地扯下头上襆头,恶狠狠说道:“小人委实想不到,这马大元竟然如此蛮横无礼!小人一定要为王爷讨回一个说法,若不然,我在这丐帮待着也无趣,就此割袍断义,自逐出帮!”

    赵佶听到这话,脚步一顿,正色对全冠清说道:“你在丐帮待着,好好待着。这事不须你来理会,等乔帮主回来再计较吧。”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