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峰只在汴梁城待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便又急匆匆的离开了,往西赶去秦凤路。那里的丐帮弟子又与人发生一些纠纷,据说是将西军一位将门后人打坏了。

    赵佶见乔峰片刻都不得闲,四处奔走仿佛一个救火队员,自己都觉得累。这件事牵扯到西军将门,他不好插手帮忙。不过丐帮向来跟西军关系不错,不只救过西军杨元帅,多次刺探到西夏**情并通知大宋的官府,甚至还得到过老种相公的嘉奖,所以倒也不需要赵佶帮腔,自己就能将事情处理好。

    送别乔峰之后,赵佶生活再次恢复古井无波。因为无意中听乔峰提起丐帮洛阳百花会的事情,赵佶不免向全冠清打听一番这大会的事情。

    这百花会传承悠久,甚至还在大宋开国之前的五代十国时期。丐帮人数虽然众多,但却分散天下各处,八大分舵各镇一方。这个年代又没有电话手机,彼此往来不便,因此也难通资讯。丐帮先贤确立这百花会,一来是凑在一起互相交流沟通讯息,便于调度管理整个帮派,二来也能加深丐帮成员们之间的情谊。因为时间选在了百花盛开的五月,所以将之命名为百花会。

    赵佶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乔峰的悲剧人生就是在这一场百花大会上埋下祸根。那么他自然不能错过这场大会,瞧瞧有没有机会解决掉那位马夫人康敏,为乔峰消除一个隐患。而且,他也想见一见丐帮那些领导群丐的长老们。

    洛阳在大宋又称西京,距离汴梁城在三四百里之间,彼此之间有直通的官路驿道,若要赶去,旬日之间就可到达。赵佶向全冠清打听清楚百花会的具体日子,还有四十多天的准备时间,应该来得及说动皇帝准自己前往。

    虽然已经得到了皇帝的许可可以离京,不过赵佶也不能拍拍屁股就走了,需要准备的事情还有很多。首先就是整理一下自己最近的修道心得,频频入宫去跟皇帝讲道,让皇帝明白自己是有真材实料的,可不是故作姿态。不过皇帝政务繁忙,赵佶进宫几次,大半时间都没有遇到皇帝,便去向太**中盘桓片刻,跟太后讲一些趣闻趣事。皇帝可是说了,到底准不准自己离京,太后也是有决定权的。

    对于赵佶的频繁拜见,太后自然是感到高兴的。宫中太过冷清,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而赵佶两世为人,脑海里上千年的故事,阅历堪称丰富,要给太后讲些故事解闷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讨了太后欢心的同时,赵佶也提起自己最近打算去洛阳的事情。太后听了之后自然不允,不过架不住赵佶隔三岔五软磨硬泡的央求,也终于松口点头答应下来,不过只给了赵佶半个月往返的时间。

    赵佶算算日期,来回就要将近十天的时间,那么自己在洛阳也待不了多久,因此虽然得到了准许,却也不急着动身,准备等到将近百花会日期的时候再走。

    心事已了,赵佶彻底变得悠闲下来。除了隔三岔五进宫给向太后讲讲故事解闷,然后就是待在王府里或是阅读道经,或是听全冠清最近收集查探到的资料。当然,丐帮这些人目前距离完全渗透进各个角落还差很远,收集到的资讯也都流于表面,并没有什么太深刻又或可值得深究的含义。但通过这些市井间的资料,赵佶却能够更好更全面的了解这个时代。

    日子虽然平淡乏甚波澜,赵佶却没有什么不满,反而很享受。他很清楚,再过些年之后,他再想享受这样的日子却不可能了。

    不过,一个访客的到来却打断了赵佶平静的生活。

    来访的客人是驸马都尉王诜,也就是水浒传中的小王都太尉。王诜年约四十,瞧着仪表堂堂,举止之间散发出这个时代第一等的士大夫气度。大宋的驸马不能担任什么实际官职,所以这位小王都太尉跟赵佶一样都是一个富贵闲人,也因此跟以前的赵佶关系极好,向来一起吃喝玩乐,是一对忘年交。

    不过赵佶虽然继承了前任的记忆,但是打心里不想跟以前那些酒肉朋友有所交集,也一直没有什么联系。虽然心中有些不耐烦,但客人已经登门,赵佶也只能出面应酬一下。

    在会客厅两下坐定之后,王诜啜一口香茗,而后便饶有兴致打量着赵佶,笑道:“日前公主进宫从太后娘娘那里得知王爷你近来在家修身养性,修习道法,回家讲起来我还有些不信。今日一见,王爷你气定神闲,清光透顶,该是已经大得道家清静自在的意趣了。”

    “都尉见笑了,我眼下这点道行,实在还浅薄得很,当不得夸赞。”

    赵佶笑着摆摆手,然后又问道:“都尉此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王诜闻言后笑吟吟道:“闲人一个,能有什么事情。只是想起许久不见王爷,便过府来探往一下。日前听说小御街上一家女儿堪堪养成,生得清新雅致,正想请王爷前往一观。”

    听到这话,赵佶嘴角不禁一咧,瞧瞧外面大白日头,这个时间就商量着出门狎-妓,这样好么?他摇头道:“倒要让都尉失望了,小王近来研习道典,又得官家耳提面命。酒色财气之类,却是能免则免了。”

    听到赵佶拒绝,王诜禁不住略感诧异。往常这位小爷听到此类事情,那是比谁都要积极,莫非真的得道了不成?而且他也觉得自己这次登门,赵佶的态度冷淡许多,不过倒也并未多想,只当他真的修道有成,性子变得淡漠下来。

    沉默片刻后,王诜蓦地叹息一声,说道:“王爷从道经里得了清静,实在令人羡慕。”

    赵佶随口问道:“都尉兴致不高,可是有琐事萦怀?”

    听到赵佶问话,王诜益发长吁短叹起来:“难清净啊,近来朝堂上又不甚安宁,我有多位老友都被谪贬出京。这段日子,单是送别的宴席就去了不下五六遭,实在身心俱疲。”

    听到这话,赵佶不禁默然。朝堂上的事情,他就算担心也无计可施,可是听王诜提起,仍不免忧心忡忡,只盼这党争莫再越演越烈。

    王诜又叹息道:“最无辜就是小苏学士,他已久不在中枢,这番却又受到牵扯,由岭南更贬到儋州。”

    赵佶听到这里,心念一动,出口问道:“都尉所说的小苏学士是?”

    “便是苏轼苏东坡,他本已在岭南惠州为官,这番更要渡洋远赴儋州那荒凉苦寒之地。这实在跟置他于死地无甚区别,这一生也不知还能否有相见之期。”

    王诜神情黯淡道:“政事堂那位章惇章相公,心性也忒狠了些,竟然半点昔年情谊也不念,要将老友置于死地而后快!”

    果然是苏轼!

    赵佶听完王诜的话,益发沉默。穿越而来后,如果要选一个他最想见到的朝廷官员,那必然是苏轼无疑。但凡是一个中国人,没有听到这个名字还不动容的。前段时间他也向梁师成打听过苏轼的情况,得知此公正宦游在外,不在汴京,心下还失望了许久。又仔细打听了一番,赵佶才知苏轼的境况相当不妙。

    如今朝堂上争执不断,群臣皆党同伐异,然而唯独苏轼是个例外。他本属旧党,因在神宗朝针砭新法弊病而被贬斥出京。好不容易等到哲宗即位时旧党当势被召回京启用,却又因不满旧党打压异己的举动而获罪于旧党。如此一来,新旧两党全都被苏轼得罪了个遍,因此这些年过得很不顺当,这次竟又要被贬到儋州!

    儋州远在海南,在这年代还是不曾完全开化的荒蛮之地。大宋祖训不杀士大夫,将人谪贬到海南已经是最严重的处罚了,跟死没有太大差别。

    赵佶不清楚苏轼到底犯了什么大罪,竟然遭到这样严重的责罚,不过他却想帮一帮苏轼。不只是因为自小朗诵此公的诗词长大,更因为如今朝廷中,苏轼几乎已经是硕果仅存不以党政为己任而是能够真正就事论事的明白人。

    做了决定后,赵佶送走王诜,旋即便准备进宫在皇帝面前为苏轼求情。

    赵佶进宫的时候已经到了黄昏时分,皇帝还在处理政事,他便被内侍暂时安排在一间偏殿中,这一等就等到了将近三更。处理完政事后,皇帝在御书房里接见了赵佶,笑道:“十一哥这么晚来见我,可是有什么要紧事情?”

    ___________________

    新的一周,求多多支持。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