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佶只是想起了方腊之事随口吩咐一声,却不想这全冠清反应如此剧烈,反倒被他一惊一乍吓得不轻。不过听到全冠清如此热情洋溢的表态,赵佶还是感到比较高兴。

    这全冠清本就是个利欲熏心之辈,遇上了赵佶,便好像瓦窑老婊见到了多金郎君,不需要暗示提点,也不需要作态勾搭,直接就奋不顾身贴上来。赵佶原本还因为丐帮派这人过来而有些不满,如今看来,再没有比这全冠清更合适的人选了。看这人表现,赵佶也绝不担心他会有什么反复,只要还想在大宋混日子,赵佶永远都是他能选择依靠的绝佳大树,完全可以放心去用。

    既然这全冠清已经表态,赵佶也不吝给他画张大饼暂且充饥。跟这种人说话也不需要怎样遮遮掩掩,大可以直白一些,因此赵佶便直接说道:“全舵主你在江湖上虽然有些名望,诚然江湖上快意恩仇过得爽快,但生而为人,谋取一个出身才算真正光宗耀祖。往后你就在我府下安心听用,我自会记得你的功劳苦劳。你虽然没有功名在身,也难做馆阁相公,但只要勤力做事,日后未必不能位列横班。”

    全冠清听到这话,即刻便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眼圈都红了,哽咽道:“士为知己者死,从今后,全冠清这条命便是王爷的,王爷要我三更死,我绝不敢拖到五更亡!”

    他江湖名号虽然是“十全秀才”,但终究出身江湖,这番忠心剖白讲得太直白肉麻,不如读书人讲起来情真意切又不失风度,便连旁边的梁师成都露出不屑之色。

    不过赵佶却不在意这些细节,起身扶起全冠清,笑道:“我不要你的命,只用你的才。你也好好爱惜自己这一身,为我做事,为朝廷做事,往后还有泼天的富贵等着你享用不尽。”

    虽然这番话自己说来都感觉肉麻无比,然而全冠清听在耳中却受用至极,只恨自己少读了几本书,这会儿已经完全想不起来要说什么来表忠心,嘴角翕动着已经完全说不出什么了。

    送走了全冠清之后,赵佶回到房中摇头叹息,这叫什么事啊?后世被人讴歌赞颂的起义英雄,自己要杀之而后快,而一些权奸小人之流,却要示好拉拢委以重任。莫非自己穿越来就是为了做一个大号的反派?

    管他什么君子小人,只要不违背自己的愿望,能做事,那就用吧!

    偶然转头看到梁师成眼中的不屑意味,赵佶禁不住奇道:“想些什么呢?”

    梁师成叹息一声后说道:“小的以前瞧不起那些江湖草莽,觉得尽是一些粗鄙不文之辈。可是跟乔大爷相处这段时日,却有些改观,乔大爷重恩义、肯担当,品性豪迈,对我们这些残余之人也能真诚的对待不是作伪。可是这全冠清却比乔大爷差了太多,半点气度涵养都欠奉,一副利欲熏心的嘴脸,便连我们这些阉人都不如!”

    赵佶闻言后不禁感慨,想不到全冠清这坏人当得连梁师成都瞧不上眼,委实也太失败了些。沉吟片刻后他笑道:“人往高处爬,这总是不错的,只是手段不同而已。朝廷养士,总需要一些有才能之人,纵使品行低劣些,但只要能做事,也比尸位素餐、碌碌无为之辈要强得多。他若有相匹配的才能,我便举荐他一个出身也不是什么大事,最多用得小心些,看得牢靠一点。”

    梁师成闻言后说道:“王爷度量大,肯包涵,小的一定盯死了这人,不让他有机会施展什么鬼祟伎俩。”

    赵佶心道自己还愁以后怎么盯死你这个太监,你反倒要盯起别人来了。当然这话他不会说出口,最起码现在梁师成还是赤心忠仆,这话讲出来太寒人心。

    随着全冠清到达汴梁,丐帮其他人也都陆续到达,约莫有两百多人,全都是孔武有力的精壮汉子。如果在汴梁城没有个人接应,单单要把人安置下来就不容易。按照全冠清的说法,这两百多人不过是打个前站,如果汴梁城堂口发展得好,往后还会陆续派人过来。

    不过赵佶却不打算将汴梁城变成丐帮的大本营,他本意只是想在汴梁城建立一个与丐帮联系的据点,有这两百多人过来,已经不错了。如果真的上前丐帮弟子涌进汴梁城来,实在太扎眼。所以,赵佶授意全冠清不要再让丐帮派人过来,直接在汴梁城里吸收一些新血就可以了。

    安排丐帮这些人,有梁师成出面就可以了,加上全冠清这样一名干将,实在不需要赵佶再操心什么,只要安坐在府中等着他们做出成果就可以了。不过赵佶也难得清闲,趁着这段时间学一学道,读读道经,也去别院附近的道观里请教一下那些老道士,虽然不打算真的去做道士,最起码皇帝问起来也要能糊弄过去。

    这全冠清做事的确得力,只用了小半个月就让丐帮这些外来者成功融入码头的营生中。梁师成每天白天都过去盯着,晚上则回来跟赵佶汇报全冠清这一天里又做了什么。从梁师成的描述看来,这全冠清手段灵活识得变通,不只很快就与几家货栈达成合作关系,跟南来北往的货船商家关系也都不错。当然这和赵佶的大力支持有很大关系,但却也不是随便哪个人做事都能这么有效率的。

    最让赵佶感到满意的,是全冠清完全领会了赵佶的意图,不只在扬州水门一处安插人手,其余各个城门也都分派了人手观察活动。虽然事情才刚刚起步,成效也不大,但摊子已经铺下来,只要假以时日,虽然做不到掌控全城,但最起码有什么扎眼人物出入汴梁城不会再懵然不知。

    做得好就该值得褒奖,像全冠清这种五毒俱全的家伙,想要满足他的要求那也简单得很,赵佶直接赏给他位于城南惠民河畔的一所三进宅子。虽然名义上算作丐帮在汴梁堂口的总部,但丐帮这些人早被安排在水门附近,这所宅子便完全归了全冠清所有。之所以用这个名目,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全冠清与他之间的牵连。

    不独如此,赵佶还打算帮全冠清物色一个老婆。如此一来,应该能避免全冠清再被马夫人那小妖精诱拐过去,做出对乔峰对丐帮不利的举动。同时全冠清家业安在汴梁城里,对赵佶而言无疑能将此人控制得更加牢靠,将他老婆还有将来的孩子都捏在自己手里,便不怕他整出什么幺蛾子。

    不过这些打算赵佶都只记在心里,并没有流露出来,像全冠清这种人,须得时时给他鞭策和**,不能一开始就把胃口给养刁了。

    过了大约一个多月,乔峰处理完丐帮在巩义县的事情,又返回汴梁城。他人还未进内城,全冠清信报已经先一步送进了端王府里。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不过赵佶却明白这是全冠清在跟自己表明态度,从此后只效忠赵佶一人,就连乔峰这个帮主都要靠后一些。

    赵佶接到信后,赶去码头迎接乔峰。月余不见,乔峰脸上带些风霜之色,但精神却还不错,看来与那聚贤庄的纠纷解决的不错。全冠清亲自向乔峰汇报这段时间丐帮这些人在汴梁城里做出的成绩,表情亲切又诚挚,丝毫看不出不久前还借乔峰给赵佶纳了一次投名状。

    赵佶见状后,对这全冠清的无底线又有了一个更深刻的了解,也觉得派梁师成盯住此人很有必要。他倒不怕全冠清背叛自己,毕竟全天下也难找个比自己更值得投靠的恩主。只是担心全冠清这人会公器私用,狐假虎威,借自己的名头仗势欺人做什么坏事。

    乔峰听全冠清汇报的这些情况,得知丐帮已经成功融入了汴河水道上,并且在这个月里扣除此地弟子们衣食花销之外,还有了两百多贯的盈余。乔峰不禁大喜过望,又听全冠清保证半年后这收成还能翻上一番,益发笑逐颜开,拍着全冠清的肩膀感慨道:“全舵主你勤力做事,在汴梁城为咱们开辟财源,实在是居功甚伟!再过一个多月,便要到咱们丐帮三年一度的洛阳百花会。到那时,我便在会上提出来提升全舵主你为丐帮九袋长老,你有大功于本帮,想必长老们也都不会反对。”

    若是在投靠端王爷之前听到这话,全冠清必然欣喜若狂,可是现在他已经有了更为远大的追求,对于所谓丐帮九袋长老之类江湖地位已经不甚看重了。不过该有的姿态却需要摆出来,全冠清偷眼见赵佶并没有流露出不满或是反对的神色,才一脸欣喜装对乔峰说道:“这番之所以取得如此喜人的成果,全赖端王爷出手相助,属下做的事情实在有限。况且为丐帮出力,乃是属下分内之事,实在当不得帮主您这样夸赞。”

    乔峰也感慨道:“是啊,若非赵公子鼎力相助,咱们丐帮哪有这么容易进入汴梁城!”

    而此时,赵佶的思绪却沉浸在乔峰刚才所说的话中。三年一度的洛阳百花会?到时候一定要去瞧一瞧!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