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听到这话,面上不禁有些为难道:“十一哥你虔诚修道,且能有所成就,做兄长的本不该阻挠。可是咱们大宋这祖传的戒令,你若是旗帜鲜明穿州过府,未免给地方上增添迎来送往的困扰。但若轻车简从,白龙鱼服,这安全上又难保障。这事还需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赵佶见皇帝虽然拒绝,但态度也并不坚决,连忙又说道:“臣弟若是出京,直往那些仙山古观去拜访隐修之士,完全不必要地方上迎送接待。况且如今天下海晏河清,我又不闯龙潭虎穴,身边只带一二听用小厮,天下都可去得。”

    说实话,皇帝对赵佶的请求并没有特别强烈的不满和反对的念头,相反还隐隐有些宽慰。神宗皇帝驾崩时,他才只有九岁,而当时两位叔父正当壮年,全都有继承大统的希望。若非高氏太皇太后力推他继承皇位,如今打理天下的还不知道是哪个。也因此,皇帝对自己的兄弟们不无提防,只盼望这些兄弟们能够安享分属自己的富贵,不要妄生别的念头。

    如今听到赵佶想要避世修道,皇帝心里是很高兴的。就算放赵佶离京他也不担心会有什么事发生,如今天下咸宁,一个亲王纵使在地方上行走,也难翻起风浪。之所以有些犹豫,还是为兄弟的安全考虑。可是看到赵佶态度恳切,还有其他小兄弟眼中隐隐的期待,他沉吟许久后才点头道:“如此,我便封十一哥你一个五岳采风使的虚衔,准你离京访道。这官职不是什么常职,只是给你一些便利,你也不要传到外廷去,免得又引起一番笔墨官司,只咱们兄弟之间心了。”

    赵佶闻言后,大喜过望,连忙起身大礼谢恩。而其他兄弟们见赵佶得了一个自由的机会,全都露出艳羡之色,汴梁城虽然繁华无双,但待得久了总会生腻。

    “兄弟之间,客气什么。”

    皇帝微笑着扶起赵佶,转而又正色道:“我虽然准你离京,不过你也不能常年混迹在外不回家,每次离京前须得交代一个地点和行程。若我没有时间理会,也要得到娘娘允许才准动身。回来后,你进宫来给咱们兄弟讲讲路程见闻,讲讲道经道义。如果不能有进益,我可要撤了你这官职,你也不要有怨言。”

    赵佶得到渴望已久的自由机会,心中已经欢喜无比,对于皇帝提的要求,全都点头答应下来。

    一场家宴,尽欢而散,收获最大的无疑是赵佶。几个小兄弟全都腆着脸凑上来给他出主意这第一站要去哪里,还有托他带些地方上特产,一路谈论着出了宫。

    赵佶一路神采飞扬,心情甚佳。因为夜已经深了,便也没有再返回别院,而是直接在王府住下来。

    虽然得到皇帝允许可以出京,可是赵佶对自己这第一站要去哪里还着实没有什么头绪。他现在最想去的还是大理无量山去寻找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可是路途如此遥远,这一去就算顺利,一来一回说不定也要小半年光景。这么长的时间,皇帝未必会同意。而且就算同意了,他想安全到达也困难得很,除非有乔峰贴身保护,可是也要乔峰的时间能够配合才好。

    要不要先去一趟山东把宋江晁盖他们统统干掉?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后,旋即就被赵佶自己否决了。凭他现在的本领去山东,一旦遇上强人,完全就是送上门的菜,要被人问是吃板刀面还是馄饨面的材料。

    一晚上脑海里层出不穷冒出新念头,赵佶兴奋的完全没有合眼,最终还是决定先安分一些的好。而且听皇帝的意思是,以后还要考校自己的修道成就。这可有点不太妙,现在赵佶继承的记忆大半还是吃喝玩乐吟诗作画,关于修道方面却不多。眼下最好还是突击补习一下这方面的知识,不要等到皇帝一发问自己露了怯,浪费掉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经过乔峰尽心尽力疏通经络,赵佶的身体素质已经相当好,哪怕一夜无眠,早上起来的时候精神也没有太萎靡。吃过早饭后,下人来报说有访客到,找到别院没见到人,被别院的仆人给带来了王府。

    猜想到来人可能是丐帮的人,赵佶精神不禁一振,便吩咐将人引到会客厅去。

    赵佶迈着阔步走进客厅,在门口便看到一个丐帮服饰打扮,背上钉着一排小布袋的人影站在厅中。他有些好奇丐帮会派谁来打理汴梁这一桩生意,当下便在门口笑道:“贵客远来,小王却不能亲迎,实在失礼失礼。不知这位丐帮义士应该如何称呼?”

    听到人语声,那人背影颤了颤,旋即便转过身来,瞧着面相不失俊朗,只是表情有些局促,似乎有些紧张。他前行几步冲到赵佶面前不远,而后竟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大礼参拜下来。

    赵佶见状,忙不迭上前要搀扶这人。大宋朝的礼法远不及后世几个朝代那样严谨严厉,这种私会性质的场合,哪怕是觐见皇帝,也完全不需要大礼参拜。

    赵佶还未碰到那人,便听他说道:“小人全冠清,忝为丐帮八袋舵主,掌管丐帮大智分舵,江湖匪号‘十全秀才’,叩见端王爷。”

    听到这人道出身份,赵佶先是愣了愣,片刻后才虚扶一下,自己则走到主位坐下来,说道:“原来是丐帮全舵主,你且起身落座,咱们再作详谈。”

    全冠清战战兢兢起身,举动间说不出的拘束,虽然落座,但却保持着随时都准备起身的模样。

    赵佶抿一口茶,咂咂嘴巴,保持了一整晚的好心情变得有些恶劣。他本来对丐帮派来的人选还隐隐有些期待,如果是那个倒霉的副帮主马大元,赵佶还打算旁敲侧击提醒他一下要提防后院起火、红杏出墙,却没想到来的竟然是全冠清这个小人。这让赵佶感觉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说不出,莫非自己命里就注定会招惹到许许多多的小人?

    全冠清局促的坐着,偷眼观察赵佶神色沉凝,额头上禁不住冒出细密冷汗,心中暗自埋怨传讯的方舵主语焉不详,只说搭到汴梁城一位大人物的门路可以帮助丐帮在汴梁城开设堂口,却没有说明白这位大人物竟然是一位亲王殿下!自己贪恋汴梁城富庶繁华,抢着接下这任务,心里却没有半点准备。只盼望能够得体应对,千万不要恶了这位端王爷。

    无论这全冠清品性如何,终究是丐帮派来的人选,看在乔峰的面子上,也不能太冷落了。赵佶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全舵主一路远来,舟车劳顿,需不需要先休息一段时间,咱们再商讨其他?”

    全冠清背脊一挺,忙不迭说道:“小人被委派重任而来,对帮中不敢轻慢,些许劳顿算不得什么。一切全凭端王爷您作主,但有吩咐,一定竭尽所能!”

    赵佶听全冠清前半段慷慨振奋,本来还略有改观,但听到后半段话谄意流露,心下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当下他便问道:“我跟贵帮乔帮主和方舵主商议的事情,想必全舵主你也已经清楚。你这次是从水门进城?不知道对这项营生有什么自己的见解?”

    “那小人就斗胆试言一下,若有谬误之处,还望端王爷能够不吝教诲。”

    全冠清沉吟片刻后才说道:“小人在城内沿汴河一线草草一观,发现这码头上搬货劳力也都各有范围地盘,不能随意揽活儿。要在这里立住脚跟,单单一把蛮力是不成的,其一要跟外来的舟船搭上线来,其次跟岸上的货栈也得搞好关系。当然,有端王爷您的名头在,这些事情也都不成问题。但这些琐事也不须搬出端王爷您的大名。小人跟几家货栈管事谈了一谈,讲好了揽货之后各项抽成事宜,比别家劳力帮团都要便宜些。只是唯有一点麻烦,这些帮团跟汴梁城里一些衙署和贵人家或多或少都有些牵扯。若营生被我们丐帮顶替了,难免会有心气不顺的情况……”

    赵佶没想到全冠清不过刚来汴梁城,便将这行当里的情况摸清不少,果然是蛇有蛇道,鼠有鼠道。丐帮派了这样一个心思通透的人过来,也算是人尽其才,知人善用。一时间,他心中因为此人品性差而泛起的恶感也消除一些。左右身边已经有梁师成这未来的权奸,也不差全冠清一个小人。只要能做出成绩来,那就是有用的人。

    这般一想,赵佶便对全冠清说道:“这些事情不必你来管,我自让梁管事去打理。你只全心安置好赶来汴梁的丐帮帮众,把这项营生给经营起来。要注意手段莫太激烈,在码头上谋生的也都是贫苦人家卖力气换吃食,不要把人逼到绝路上。那些品性纯良的,也可以收进你们丐帮的堂口里,给人一份活计。至于其他的,全由你自己斟酌。”

    全冠清连忙起身肃然道:“端王爷的吩咐,小人铭记于心,绝不敢借着王爷威名欺行霸市,把事情做成坏局面。”

    对于全冠清的识趣,赵佶感觉比较满意。转念一想,他又吩咐道:“码头上客货往来频繁,你注意一下若有什么身怀武功之人或者瞧着不似善类的出入城池,全都来王府里汇报知会一声。稍后梁管事给你一份进出王府的腰牌,你自己要收好了。”

    听到这话后,全冠清再次抢跪于地,颤声道:“小人不过一介江湖草莽,却得王爷如此礼遇赏识,敢不为王爷效犬马之力!从今以后,丐帮汴梁所部俱是王爷耳目,这码头进出人等,无论王爷要查哪个,小人都竭尽所能,一查到底!”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