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方腊几人离开庙宇,赵佶即刻转头问向乔峰:“乔兄,你与他们这一行当中两个人都有交手,觉得他们武功如何?”

    乔峰闻言后沉吟片刻,而后才说道:“那使大刀的汉子内功虽然差了些,但虎口结了重重的茧子,刀法定然不弱。那位方腊方教主,我只与他碰了一掌,着实摸不透他的深浅,若要分出胜负来,最起码也得百十招开外。至于那和尚与书生,步履健壮,气脉悠长,应该都是内外兼修的武功高手。”

    赵佶闻言后叹息道:“想不到他们武功竟然这么高明,若要动用开封府那些衙役,必然抓捕不到,还会徒伤人性命。可惜了,只能先放他们离开汴梁了。”

    乔峰闻言后脸色变了一变,张张口却没出声,似乎有些心事。赵佶见乔峰这般模样,便笑道:“乔兄可是觉得他们罪不至死?”

    乔峰沉默片刻后才开口道:“那姓石的大汉虽然粗俗无礼,冒犯了赵公子,可是也没有动太凶恶的心思。至于那位方教主想要出手为手下兄弟讨个说法,也是江湖上惯常的习惯……”

    赵佶笑着摇头道:“我的涵养虽然没有高到唾面自干的程度,却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对人生出杀意。之所以有这想法,还是因为那摩尼教。”

    “摩尼教又有什么问题?这个教派我也曾经听说过,据说他们入教之人无分贵贱,全都以兄弟相称,守望相助,很是帮助到一些贫苦民众对抗地方上的恶绅劣豪,所以在两浙地界很得民心。而且这些人虽然武功高强,在江湖上却无什么名号传出来,可见不是好斗之人。那石姓大汉虽然待人恶劣些,可是那书生也说要用教规惩戒他,可见这教规还是很森严的……”

    赵佶听到这话,眉头不禁一蹙,凝声道:“以乔兄你所见,这摩尼教在江南势头不小?”

    乔峰沉吟片刻后才点头道:“不错,这几年因为帮中事务我几次往江南去,看到不少人家都信奉摩尼教,十户人家里约莫就有一两户的信众。”

    顿了一顿后,他又补充道:“这些年,朝廷上新法时废时立,在民间很是给民众们增添了许多负担和烦扰。地方上不乏品性卑劣的胥吏也借这些机会上下其手,鱼肉乡里。江南一地虽然有富庶之名,但民众们受到的滋扰尤重,因此过活得也不比其他地方要好。这摩尼教宣扬的是守望相助,因此吸引了很多人去信奉,有的地方甚至一宗一族都是信众,以此来对抗那些盘剥乡里的豪绅恶吏。”

    赵佶闻言后益发沉默,乔峰所说的这些现象,他并不怀疑。自神宗朝任用王安石变法以来,朝堂上新旧两党便纷争不断。远的不说,前几年听政的高氏太皇太后便任用一干旧党臣子,将所有新法都废除。可是随着高氏太皇太后去世,当今官家开始亲政,则再次启用新党一干人,将新法逐一恢复。

    赵佶对历史没有多深刻的研究,也没有什么治理国家政事的经验,但却听说过治大国若烹小鲜,施政治民最忌朝令夕改。暂且不论新法是好是坏,朝堂上相公们争得热火朝天不亦乐乎,可是民众们却不堪其扰,整个大宋朝的元气也在这一次次纷争中被消耗掉,党争实在误国!

    乔峰见赵佶一直沉吟不语,斟酌了许久才又说道:“这摩尼教虽然信众众多,但却也没有多少恶迹。我曾听我们丐帮在江南的兄弟们讲起,说这些摩尼教众待人和气,逢旱涝灾年一些家境富裕的信众也有修渠施粥的善举。当然,或许跟官府有些冲突,也大多是那些贫苦人家实在不堪其扰……”

    赵佶转头对乔峰笑道:“听乔兄你讲这些摩尼教的这些善举,我倒想起史书上一个人可以拿来跟这位方教主相比较。”

    “哦?赵公子你说的是哪一位?”乔峰好奇问道,他讲摩尼教这么多善举和无奈,全都是自己见闻之事,也不添油加醋,主要目的还是不想让赵佶担上一个伤害义士的骂名。听赵佶说这方腊可跟历史上大人物相比较,心下有些宽慰。他虽然不是饱读诗书之辈,但却觉得能够青史留名的人物,必定不同凡响。赵佶这么说,应该是放弃了追究。

    赵佶迎着乔峰目光说道:“汉朝时的大贤良师张角。”

    乔峰闻言后先是愣了一愣,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待仔细思忖片刻才想起自己在茶楼里听人讲的三国故事,心下不禁悚然一惊,当下便闭口不言,心绪却转飘到自己丐帮身上来。

    赵佶见乔峰面显自危之色,便说道:“乔兄你也不必多想,我这么评价那摩尼教,那是因为它跟丐帮在根子上就是不同的。丐帮虽处江湖之远,但总还讲究天地君亲师的人伦纲常和安身立命的道义。可是那摩尼教却不讲这些,完全靠施惠于人来拉拢民众去信他们一套主张,若浸淫太久,久而久之,便对世道王法缺了敬畏,这才是真正的祸乱之源!”

    乔峰听到这番话,心下略定,转眼又想到刚才那叫石宝的汉子叫嚣赵官家都管不到他的头上,对赵佶这番话不免加深了理解。同时他心中也暗自警醒,一定要告诫江南的帮众不要接近这些目无王法的摩尼教徒。

    与乔峰交谈一番后,赵佶脸色一沉,对身后梁师成说道:“去唤这庙中管事的来,我有事情要仔细盘问他们!”

    与此同时,方腊带领众人离开祆庙上了大街后,径直向城南的水门码头行去。

    那大汉石宝有些不满的忿忿道:“教主,咱们真要受那混账小子的威胁连夜离开汴梁城?我瞧他半点本事也没有,满嘴胡吹大气,正该好好教训一番。这么灰溜溜的离开,实在太丧志气了!”

    那疤脸的宝光和尚也瓮声道:“不错,那小子说什么汴梁城八十万禁军,好像那些军士他都能指使得动。若不是顾忌他身边那汉子武艺高强,我即刻就要打掉他半条性命,瞧他还敢大放阙词!”

    方腊身后那儒生却幽幽说道:“你们两个闲话少说吧,那年轻人虽然没有武功在身,但气势却不凡,不是普通人。他身边那奴仆面白无须,气脉阴柔,好像是个内宦太监,两名护卫也都有行伍之色。若我猜得不差,这年轻人该是一个宗室勋贵,或真能指使得动禁军来为难咱们也未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这汴梁城里,若真招惹到一位达官勋贵,对咱们而言,也是一桩不好应对的麻烦。”

    方腊点头道:“七佛观察的仔细,许多细节连我都不曾瞧到。那年轻人能一口叫出我的名字,实在让我感到讶异。老实说,我不是没有动念擒下他问个究竟,可是跟那汉子对了一掌,其实是我落在了下风。若非用乾坤大挪移神功暗中牵引分化了他一部分的掌力,我实在很难跟他维持一个平分秋色的局面。当然,若真舍命相搏,我也不会惧了他。只是咱们这遭来汴梁城,本就不是来跟人斗狠。既如此,索性避他一避又何妨。”

    听到这话,方腊身边三人脸色俱是蓦地一变,那石宝更是禁不住惊呼道:“教主你乾坤大挪移神功已经练到第三层,便是江湖上那些成名已久的宗师高手,也难匹敌。那汉子不过三十多岁的模样,怎么可能练出这般高强的内功!”

    方腊摇头苦笑道:“天下之大,什么样的奇人异士都有,汴梁又是天下最繁华的所在,咱们在这里撞见一个,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请。况且我平日专注传教,打理教务,也难心无旁骛的习武练功,本就不奢望武功能天下无敌。”

    宝光和尚沉吟道:“那汉子武功如此高强,应该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他既然姓乔,莫非是江湖上盛传的北乔峰?”

    他话音未落,那儒生方七佛便摇头道:“这不可能,乔峰乃是江湖第一大帮的丐帮帮主,而那年轻人则是汴梁城的宗室勋贵。两者之间根本不搭界,乔峰又怎么可能贴身保护那年轻人!依我看来,这人应该是朝廷大内培养的高手,数年前不是说京都御拳馆裁撤了?现在看来,非但没有裁撤,反而培养出许多了不得的高手!教主,以后咱们传教可得收敛一些,尽量避免跟官府硬碰啊。若真有这一批高手南下,对咱们明教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方腊听到这话后,面色也不禁一肃,沉吟片刻后说道:“这事情须得记住,你们以后也要注意,尤其是石宝你,收敛一下你的性子,不要再在人前显摆武功,与人争勇!”

    被点名训斥,那大汉石宝面色羞赧,转而问道:“是了,教主你跟那波斯和尚谈的如何了?”

    提起这话,方腊面色稍霁,笑道:“咱们明教虽然另成格局,但与这波斯拜火教却份属同源。我这番来汴梁城取经,受益匪浅,补足了咱们教义当中许多疏漏之处,等赶回青溪后,再仔细整理出来,保留在教中,世代传承下去,对咱们明教传承发展裨益甚大!”

    一行人说着话,赶到码头登上客船,连夜离开汴梁,往南行去。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