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人将自己比作庸才,赵佶还未说什么,身畔梁师成已经厉呼道:“大胆!”同时一直跟在后方的两名侍卫也踏步上前,将赵佶保护起来。

    那人瞥了赵佶一眼,冷笑道:“堂堂七尺男儿,行动却要人来保护,这还不是庸才?若真有本领,我人就在这里,使出你的本领来,打得我跪地求饶,你就是天下第一等的好汉!”

    听到这里,赵佶已经明白这人不过是一个胡搅蛮缠的莽汉子,跟这种人没有什么道理可讲。这时候他也败了观光的兴致,示意梁师成他们退下来,跟乔峰点点头就要转身离开。乔峰也不是喜欢多生事端的人,见赵佶不再追求,便也转身要走。

    那人却不依不饶,脚尖一挑,掉落的大刀又回到手上,而后顿足大喝一声,刀锋竟然直取乔峰后心而去。劲风凛冽,令人心悸。

    乔峰听到那人挥刀声响,抬起双臂往前平推,一股柔劲将赵佶他们推出数丈之外,然后翻掌一招神龙摆尾拍出。不过这人虽然纠缠不休令人生厌,因此乔峰这一掌拍出只用了五分力。

    “来得好!”

    那人大呼一声,刀身回转,两手钳住刀背迎向乔峰浑厚的掌力。这一次他有备而来,晓得乔峰是一个世所罕见的高手,便将毕身功力毕集双臂之间,要硬接下乔峰这威猛的一掌。

    乔峰肉掌拍在厚重的刀背上,整个刀身顿时发出沉闷的嗡嗡颤鸣声。那人脖颈上青筋毕露,咬紧牙关想顶住这一掌的浑厚力道。可是僵持了数息时间,终究还是没能撑住,双臂酸涩难当,刀身上掌力余波如浪潮一般拍打来,若再强撑下去,被这掌力伤到经脉是在所难免的。

    察觉到双方功力实在相差太远,那人也放弃抵抗,蹭蹭退了数步犹不止,随即更双腿一软跌坐在地,胸膛里气血翻腾,一口气行不畅,缓得片刻后挥起拳头重重擂在胸膛上,这才将一口浊气完整的吐出来。

    赵佶站在数丈之外,好整以暇瞧着这人一连串的反应。这次交锋更底细的内情他虽然瞧不明白,却也能看得出乔峰大占了上风,不免颇感与有荣焉。乔峰的武功之高,在整个武林中都罕逢敌手,这莽撞大汉悍不畏死,竟然斗胆敢撩拨乔峰,当真是无知者无惧。

    乔峰一掌逼退对手后,并没有急着抢攻,收掌而立,望着那大汉沉声道:“朋友,适可而止吧。若再纠缠下去,两下都难得便利。”

    那人一招落败后并不气馁,只是坐在地上摇头叹息道:“可惜,实在可惜!武功如此高强的一个好汉子,竟然自甘堕落做个庸才的应声虫,真是辜负了这一身好武功!”

    “习武练功,不过强身健体,自卫防身的小道而已。能够经世致用,解民倒悬的本领才算是真正大才。你这人本末倒置,实在愚不可及。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但若再出言侮辱我的挚友,那我只能不客气了!”

    乔峰能够统领丐帮上下成千上万的帮众,举止之间自然不乏威仪。现在沉下脸来出口告诫,那人一时间心神为之所慑,张张嘴竟也不敢再说什么。

    对于这人口口声声称自己为庸才,赵佶并不觉得如何生气,跟这种逻辑混乱的浑人本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不过听到乔峰出言回护自己,赵佶心里却颇为高兴,这将近一个月的感情投入总算没有白费,自己在乔峰眼中的形象已经塑造得相当不错了,连带着心情都好转起来。

    正在此时,拱门里又有脚步声响起。不旋踵,有三个人从拱门里走出来。左边一个疤脸的和尚,头顶虽然有戒疤,却生得一脸横肉,不似善类。右边则是一名儒生,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眼睛绕了一周,随即便将视线落在赵佶身上,充满审视的意味。在这一僧一儒当中,则是一个模样无甚出奇的中年人。这中年人只穿着朴素的青布袍,气度却极为不凡,顾盼之间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势。

    “我兄弟性子莽撞,嗜武成痴,冒犯了诸位,实在抱歉。”

    那中年人走上前伸手扶起坐在地上的大汉,然后走到乔峰面前,拱手道:“阁下不只武艺精湛,更难得见识不凡,方才教诲闻之令人受益匪浅。只是刚才站得有些远,听得不是很清楚,还望阁下不吝赐教。”

    乔峰凝望这人片刻,神态稍显凝重,然后转头对赵佶说道:“赵公子请先行一步,我稍后就赶上去。”

    赵佶先前听那中年人说话,还道总算来了一个通情理的正常人,待仔细咂摸片刻,才明白人家是要找回场子的。又听乔峰让自己先离开,他的心情不由得紧绷起来。莫非这中年人武功高到让乔峰都心存忌惮?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欺负了我家兄弟,没个说法谁都别想离开!”

    那疤面和尚冷笑一声,横步一跨,噌噌几步冲出数丈,呼吸间就拦住了赵佶等人的去路,双眼盯死了赵佶。

    “宝光和尚你莫乱讲,凭我怎么可能被人随便欺负!”

    那大汉不满的哼了一声,而后转头对中年人说道:“教主,这事你不要管。我与这好汉切磋武艺,输赢都光明正大,你要是出手的话,咱们不是成了以多欺少的小人?”

    “石宝你退回来,教主要做什么自有主张!”

    那名儒生对大汉说道:“不过少照看了你一会儿,就惹回一桩麻烦,你先顾好你自己吧!待会儿我用教规处置你,你可莫怪我罚得太重!”

    那大汉石宝对儒生很是忌惮,闻言后缩缩脖子,闻言后退到一旁不敢再开腔。

    现在场上的局面是那中年人与乔峰对峙,而疤面和尚则阻住了赵佶等人的去路。梁师成有些慌张,生怕那面目凶狠的疤面和尚会对王爷不利,跨步上前摆出一副忠心护主的架势,接着就待要喊出赵佶的身份让这些人知难而退,可是却被赵佶拍拍肩膀给制止了。

    “乔兄你即管放手施为,我虽然本领不济,观战的胆量还是有的,便在这里为你掠阵助威。他们要讨个说法,待比试过后我自然会给他们一个说法!”

    赵佶气定神闲站在原地,脸上非但没有惧色,反而还饶有兴致盯着那中年人打量。

    乔峰听到这话,便也不再多说。他之所以请赵佶先行离开,并非怕了这中年人,只是担心待会儿较量酣战起来或会波及到赵佶,但见赵佶毫无惧色,自然也就无所顾忌了,当下便对中年人抱拳道:“请。”

    中年人闻言后朗笑一声,袍袖一震并指成刀直切向乔峰胸口。乔峰挥掌迎上,两掌一触即分,旋即各自退开数步,表情显得有些凝重,显是彼此都将对方视作了劲敌。

    “宝光和尚你瞪大眼瞧瞧,这好汉与教主他都能平分秋色!我输给了这样一位高手,能算得上被欺负?”那大汉石宝看到两人互相试探后各自变得谨慎起来,当下便笑逐颜开,没心没肺的拍掌笑起来。

    “住口吧你!”

    那宝光和尚与儒生闻言后异口同声呵斥道,他们都知自家教主武功高强,虽然不曾在江湖上扬名,但在武林中却罕逢对手,却没想到这年轻人看着比教主要年纪许多,武功却能与教主平分秋色,心中之惊诧溢于言表。

    就在双方对峙等待出手时机的时候,赵佶忽然朗笑道:“摩尼教的方腊方教主,我兄长的武艺如何,你也领教过。这番较量,就此作罢如何?”

    听到赵佶的话,对方几人脸色蓦地一变,那中年人更是忍不住望向赵佶问道:“敢问阁下如何得知方腊名讳?我们可曾见过?”

    赵佶踱步走到乔峰身边,脸上挂着淡定笑意摇头道:“见或不见,都不是什么善缘。你那兄弟蛮横无理,恶语伤人,该当受到教训。你想为他讨个说法,那你就听好了。”

    讲到这里,赵佶话音顿了一顿,旋即脸色转冷凝声道:“奉劝各位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如果明天还让我在汴梁城里见到你们,那就永远留下来吧!诸位武功虽然不错,但汴梁城左近八十万禁军驻扎,想要留下几个人来,那也简单得很。识相些就即刻离开,否则勿谓言之不预!”

    听到这般不客气的话语,对方自方腊以下所有人脸色都变得阴郁起来,那大汉石宝怒道:“你这小子好生霸道,我不过是把你往庙门外赶,你却想将我们赶出汴梁城!哈,要真有那本领才好!凭你这弱不禁风的模样,我一根手指头就戳倒你!”

    “石宝,住口!”

    那儒生顿喝一声,然后走到方腊身边低声道:“教主……”

    方腊凝望赵佶片刻,而后视线又落在乔峰身上:“朋友年纪不大,武功却高强,在武林中应该不是籍籍无名之辈,敢问尊姓大名?”

    乔峰这会儿正因为赵佶一口点破方腊身份而有些诧异,闻言后不禁望向赵佶。赵佶张口代替乔峰答道:“相见无期,互通名号也无用处。若方教主对我先前的话有所怀疑,大可以在汴梁城里待到明天,自然有人来为你解惑。”

    方腊闻言后朗笑一声,对赵佶拱手道:“汴梁多人杰,这番总算见识到了。诚如衙内所言,再见无期。如此,那便告辞了!”

    说罢,他对身后几人招招手,当下便举步往庙外行去。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