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峰听到赵佶的话,先是下意识摇摇头,待见到赵佶面色不似作伪,才郑重其事的低头思忖起来。良久之后,他才叹息道:“我们丐帮别的长处没有,只是粗鄙汉子多得很,实在派不上什么官面用场。赵公子你是天家贵胄,要做什么营生,自有大把的良才可用。若跟丐帮纠缠起来,一者有损你的清誉,二者我们也实在帮不上什么忙。”

    赵佶却摇头摆手道:“什么清誉不清誉,我本就是一个闲散的无良王侯,这一生也只有奢靡享受的本分。若能因此帮上丐帮一把,反而是善莫大焉的一件大好事!乔兄你且稍等片刻,我去找几个府里熟悉市面经营的人来问一问,咱们再仔细商议。”

    一边说着,赵佶也不管乔峰的反应,大踏步走出房去。他的步履轻快敏捷,心情也愉悦的很,对自己这灵光一闪的想法很是自得。若只是跟乔峰一个人搞好关系,只要趣味相投,就能被乔峰引为至交。可若扩大到整个丐帮,那就需要拿出实实在在的干货了。所谓以德服人,不过是空口放嘴炮,须得让他们意识到跟着自己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好处,才能收尽人心。

    赵佶走到半途,正遇上施施然返回的梁师成,便吩咐他赶紧去找一些熟悉汴梁城百业营生以及各种生财之路的人。梁师成得知赵佶要跟丐帮合伙做些买卖,也没有感觉太奇怪,汴梁城工商繁荣,许多勋贵官宦家私底下都有经营买卖,否则怎么经得起花钱如水泼的富贵享乐。哪怕赵佶亲王之尊,想要搞一两项副业,那也不算什么稀奇事请。

    得令后,梁师成即刻便去找人。作为赵佶贴身的内侍总管,他本身对这些事情就不陌生,甚至自己名下就有几家店铺奉送的干股。这会儿要找起人来,自然熟门熟路的很。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梁师成便带着一行十几个人浩浩荡荡回到别院。这一行人当中有男有女,有耄耋老者,也有精壮汉子,甚至还有和尚和道士。一看到这阵势,赵佶愣了一愣,还未及开口,梁师成已经上前说道:“王爷,这些就是汴梁城里各个行当里的翘楚。您要打听什么,即管问吧。”

    赵佶本意只是想简单打听一下,不想梁师成却闹出这么大阵仗,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趁这机会深入了解一下这个时代汴梁城民生百态。他便对众人说道:“劳烦众位跑上一遭,小王这里先谢过。便请各位先自己介绍一下吧。”

    众人拱手作揖道不敢当谢,而后便依次做起了自我介绍,神态虽然恭敬,但却不拘谨。这个时代并不流行什么跪拜之礼,平民面对高官勋贵也能不卑不亢的应对,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态度。

    听众人各自介绍身份并从事的行当,赵佶才知这些人果然囊括了汴梁城各个阶级不同行业。那老者乃是老榜出身的官员,仕途没有太大前程,供个闲职领一份俸禄,自家则经营着一家颇有名气的字画店。道士则是梁门外道观里卖创药的于道士,至于和尚则更了不得,乃是大相国寺外院的执事僧,管着相国寺每个月的万姓交易大会。

    知道了这些人的来历后,赵佶便问道:“我一个朋友要在汴梁城里经营一些营生,要做什么却还没个主意,不知诸位可有以教我?”

    听到这话,众人一阵沉默,面上隐有难色。看到他们这种反应,赵佶有些奇怪,他只是简单问些问题,至于这样为难?

    气氛沉默了好一会儿,其中一个樊楼的管事才上前说道:“王爷的朋友要做什么营生,我们樊楼自然要鼎力相助,便奉上楼子里一成的干股,还望王爷笑纳。”

    赵佶听到这话后颇感惊讶,他只是要问些问题,这人怎么想到奉送干股上了?心生疑窦的同时,赵佶转头望向梁师成。

    梁师成上前一步,低声道:“王爷,一成干股已经不算少了。樊楼虽然号称东京城七十二家酒楼第一,但是瞅着的人也多,吴王、曹王、新兴郡王还有鲁国公家,也都只得一成干股,据说每年也有将近二十万贯的收益。”

    听到这话,赵佶禁不住抽了一口凉气,仅仅一成的干股,每年就能分到二十万贯,那这樊楼一年能有多大的进项?至于梁师成口中所说那几家权贵,赵佶仔细思忖片刻,才想起来。吴王和曹王都是他的叔父,神宗皇帝驾崩时曾有望继承大统。而新兴郡王则是已故高氏太皇太后的娘家,至于鲁国公家则是开国的功勋大将曹彬的后代。这么一数,汴梁城最顶尖的勋贵家几乎都沾惠樊楼,怪不得这樊楼能在汴梁城中屹立不倒。

    惊叹过后,赵佶才想起来他今天可不是要跟人强索干股的,便说道:“诸位可不要误会,小王今天请你们来,是真心讨教一些货殖商贾的学问,至于你们各家的营生,我分文不取!”

    听到这话,众人半信半疑,纷纷转头望向梁师成,想要从他这里得些提示。梁师成听到赵佶的表态,也是低头思忖了片刻,才算明白赵佶的意思,便对众人说道:“我们王爷心怀仁义,不会强索你们的营生收益。只是你们自家怎样经营产业,全都要跟王爷仔细讲上一讲。”

    听到这话后,众人才舒了一口气,各自落座后便纷纷开口讲起了自己的生意经。虽然他们各自操持的营生不同,但说穿了其实也就是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贵我贱这些法门,再添一些各自独到的心得窍门,搞些引人瞩目的噱头。他们也不担心讲出自己的生意窍门会给自己树立什么强劲的竞争对手,毕竟赵佶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如果真铁了心放低身段要跟他们抢食,说或不说,那也没什么区别。

    赵佶由头到尾听得非常仔细,对汴梁城商业之繁荣又有了新的体会,可是一时间却难将这些人的生意经原本拿过来给丐帮用。见众人也没了新说辞,赵佶摆摆手,让梁师成将这些人各自都给送走,自己则往乔峰房间走去。

    与此同时,乔峰的房间里,那方舵主还有两名丐帮弟子吃过饭后又返回来,从乔峰口中得知赵佶愿意跟丐帮搭伙做些营生,全都喜形于色。方舵主喜道:“帮主,这可是个好机会啊!过往咱们丐帮也有打算在东京城里开设一两堂口,只是因为这当中牵绊太多,稍有不慎就要招惹到权贵人家,因此一直不能遂愿。难得端王爷肯援手,如果真能在汴梁城里开辟出一二财路,那对咱们丐帮而言帮助实在太大了!”

    乔峰叹息道:“可是咱们丐帮终究出身江湖,若跟赵公子纠缠太深,难免会损害到他的名誉。而且,帮中这些兄弟虽然大多勇武,但讲到百工手艺,却实在稀疏得很。在别的州府,帮中这些弟子还可以帮人看家护院,押运财货,可是这汴梁城周边就屯守着八十万禁军,又有哪家肯请咱们丐帮做事?若只是不管不顾将堂口开过来,难道真要所有弟子全都上街乞食维生?”

    听完乔峰这番话,方舵主沉吟片刻后才又说道:“帮主,咱们丐帮想进汴梁城,的确需要仰仗端王爷这样一个强硬的门路。但如果真的搭伙经营起什么营生,端王爷也能因此受惠。就算端王爷他自己瞧不上这些蝇头小利,但这些营生代代相传下去,他的子孙也能因此而受惠。说句大不敬的话,这天下气运流转,改朝换代也在顷刻之间。咱们丐帮若能把这些营生长久维持下去,百十年后或许还能帮上端王爷的子孙一把……”

    “至于咱们在汴梁城能经营什么产业,眼下虽然没有什么眉目,但这汴梁城大好世道,四肢健全的一个身子顶着脑袋,只要能进得城来,难道还能被饿死?咱们丐帮上下都瞪大眼仔细打量观望,早晚能找到好门路好营生!”

    乔峰何尝不知若将堂口开到汴梁城来,对丐帮的意义之重大,退一大步讲,哪怕仅仅只是沿街行乞,以汴梁城天下繁华魁首之地,收成也要比旁的地界高出一大截。只是在他看来,这般完全借势于人,实在不甚符合江湖道义。

    乔峰正沉吟两难之际,赵佶笑吟吟走进房间中来。他在半途中灵光一闪将事情考虑清楚,自己想要跟丐帮做生意,只是寻个借口加深彼此之间的联系,也不是一定要日进斗金。就算真的给丐帮找不到好的生财之路,大不了自己贴补他们一些就是了。赵佶已经详细跟梁师成打听过王府的各种进项,自己的封地食邑、爵位和几个虚衔俸禄,加上历年来皇家赏赐的产业,林林总总加起来,每年的进项高达三十多万贯。虽然不如那日进斗金的樊楼,但也是一笔庞大到令人咂舌的财富。

    这么多钱,赵佶戒了以往挥金如土的坏习惯后,根本就花不了。就算每年拿出一半来贴补丐帮,在赵佶看来也是物超所值。如此一想,赵佶的思路反而灵活起来,很快就想到一个适合丐帮这些人从事的买卖。

    走进房间中坐定后,赵佶对乔峰笑道:“乔兄你可还记得咱们相遇的那个码头?”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