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话,赵佶又有些疑惑。他之所以识得乔峰,那是因为托了后世天龙八部一波一波的翻拍热潮,却实在不知道这个周侗是什么来历,御拳馆又是怎么样的一个机构。

    梁师成又在一边解释道:“御拳馆乃是仁宗皇帝年间建立的,为的是优中择优从禁军当中遴选出最精猛的将士传授武功,充作各宗室亲王并朝中重臣的护卫。神宗时王安石王相公革新变法,将之给裁了。”

    乔峰也说道:“周侗周老师的确是武林中当之无愧的泰斗宗师,只是因了官面上的身份,在江湖上名声反而不甚响亮。不过我先师汪剑通曾经讲过,周老师拳剑双绝,若真要放低了身段在江湖扬名,能胜得过他的却也少之又少。”

    听到乔峰都对周侗推崇备至,赵佶便将这个名字牢记在心,暗道以后自己执掌大权后,一定要重用这个武功高强又肯为朝廷所用的宗师高手。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笼络住乔峰,别的事情都要先放到一边。

    赵佶虽然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个江湖存在,也有许多声名远播的侠客和隐遁不出的异人,但是地位所限,他并没有太多结交名人的癖好。之所以对乔峰另眼相看,除了对方丐帮帮主的身份之外,更主要的还是对乔峰这个人本身佩服和悲悯。

    任何熟悉天龙八部的人,最关注最佩服的人一定是乔峰。至于慕容复之流,除了放放嘴炮喊几句复国口号之外,实在是让人不大瞧得起,志大才疏就是这个人最好的标签,剥去那些落难公子之类人为脑补的光环之外,从头到尾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实在不配与乔峰并列。凭他那点伎俩手段,就算给他一百年折腾,能复得了国那才出鬼了。

    乔峰这个人,英雄第一,慷慨第一,悲剧同样是第一。他侠骨丹心,但却为人不容;纵有铁汉柔情,却错手杀妻;有慷慨之志,却因仁义之心而被两下相弃。虽然他这一生堪称悲壮,但在赵佶看来,却实在太无道理,这样一个英雄,不该如此悲剧收场。

    对于乔峰,赵佶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改造计划,正好趁着接下来一个多月的时间逐一施行。从私人角度而言,赵佶宁可看到乔峰能够识时务的活下来而不是慷慨赴死,从他的计划角度而言,有乔峰坐镇的丐帮才能发挥最大凝聚力而是不是一盘散沙。

    当然最稳妥的计划是能够彻底掩盖下乔峰身世这个定时炸弹,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未必需要事事寻根究底。诚然,这件事如果掩盖下来,乔峰一生也难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世,可是这样一来也能避免人生最大的悲剧。

    可是乔峰的身世牵连太广,凭赵佶当下这种无权无势的状态,实在很难做到。那么现在就先退而求其次,给乔峰打打预防针,让他有一个心理准备。同时也试着改变一下他的看法想法,不要事事都钻牛角尖。

    乔峰对于为赵佶疏通经络这件事很是上心,简单询问了几句赵佶感觉如何,得知没有什么不妥后便决定继续行功。

    因为有了昨天的经验,加上乔峰本身功力有了突破,所以今天的行功通脉用的时间要短一点,只不过两个多时辰就结束了。这一次赵佶也没有昏睡过去,虽然精神蔫蔫但总还保持着清醒。他见乔峰累得大汗淋漓,脸色都有些苍白,心中益发感激,越发坚定了要挽救乔峰悲剧人生的决心。抛去其他所有功利因素,单单只是为了让这个朋友不再重蹈悲剧的人生!

    梁师成一早备下滋补元气的汤药,赵佶在一边守着,看着乔峰服下汤药后打坐调息,呼吸渐渐趋于平稳。赵佶才放下心来,在仆人搀扶下沐浴停当后回房小憩。

    赵佶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下来。得知乔峰也已经调息完毕,赵佶便起身过去。

    这时候明月刚刚挂上城头,夜色清凉,只是围墙外街面上喧闹声依旧。千年之前的东京汴梁是个不夜城,入夜后繁华不减,反而比白天更热闹了几分。赵佶穿越千年而来,对这千年之前文明奇迹的繁华感触更加深了几分,益发觉得自己肩上责任重大,绝不容许这份繁华在几十年后毁于异族铁蹄之下。

    乔峰换了一身黑色的劲装武士袍,气质益发英挺。他正坐在庭前木阁下自饮自酌,见赵佶走过来便起身相迎。

    赵佶从远处走来,见乔峰已经恢复精神奕奕的模样,又见到阁中桌上杯盏,便笑道:“对月独酌太无聊了些,乔兄可有雅兴与我一起夜游东京?”

    听到这话后,乔峰也笑道:“我对汴梁城繁华夜市也心仪已久,便与赵公子同去。”

    赵佶示意梁师成在前方带路,接过仆人递上来的连帽大氅披在身上,便与乔峰一同往别院外行去。他不无好奇道:“听乔兄意思,莫非以往不曾来过汴梁城?”

    乔峰一边走着一边说道:“我出身嵩山脚下农户下,幼时家境贫寒,也难出游。后来加入丐帮后,一边学武练功,一边在四方奔走。倒是有几次路过汴梁城,只是过城而不入。这次若不是帮中兄弟遇上麻烦,我也难有机会进城。”

    “丐帮的事务很繁忙么?”赵佶不免好奇问道,他对这个时代江湖帮派的日常运作实在了解不多。

    乔峰笑着摆手道:“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情,只是巡查帮中弟子经营的一些产业,处理跟地方上豪强发生的纠纷,还有就是走访各地招收一些贫苦无依的新帮众。”

    “丐帮也有产业?”

    脱口问出这话后,赵佶便觉得有些不妥,还没来得及再解释一下,乔峰已经笑着说道:“丐帮之名,寻常人望文生义,便以为帮中都是一些乞丐,这说法其实也算不上错,只是有失偏颇。”

    “我丐帮始于唐末,那时天下兵荒马乱,百姓流离失所,行乞谋生者十之七八。丐帮先代前辈便从那时聚起一群人来,人多了谋生容易些,也能对抗那些暴虐无道的官军胥吏。人一多起来,单靠乞讨也难养活,帮中一些有识之士便经营起一些产业,来贴补帮中用度,便不需要完全依靠旁人施舍、不劳而获的过活。后来也有一些帮中弟子自己发奋,挣下一份家业。”

    乔峰顿了一顿,又说道:“现在丐帮弟子主要营生一是给一些富贵家看家护院,又或帮忙运送商货赚取一份酬劳,一是过往帮中弟子经营出家业后再馈赠回帮中一些财货。之所以始终以丐帮为名,一来是不忘立帮之初的祖训,二来帮中招收弟子主要就是那些品性纯良但却生活艰难的乞丐。”

    赵佶一边听着一边微微颔首,对丐帮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也有了一个更清晰的了解。他看重丐帮,一来固然是因为丐帮人数众多加上乔峰的缘故,二来则是因为在众多江湖帮派中,丐帮绝对是卓尔不群的一个存在。

    别的江湖帮派创建的目的,或是为了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好勇斗狠,或是为了在地方上欺行霸市、争名逐利,真正于国于民有利,本质好的少之又少。而丐帮却是立足于整个社会的最底层,成员们也都是流离失所的乞丐,立帮的主旨是为了生存,本质上与朝廷法度没有冲突。如果要比较的话,性质上跟后世的工会差不多。

    乔峰又叹息道:“虽然帮中事务只是一些繁琐小事,但我得先师汪帮主看重,将丐帮重任交给我,自然也要竭尽所能,将我丐帮发扬光大。”

    听到这话,赵佶笑道:“我倒是希望丐帮越来越弱才好,天下百姓生活越来越富足,流离失所、沿街行乞的乞丐越来越少,这才是真正的大治之世啊。”

    乔峰闻言后不禁一滞,而后才说道:“赵公子说的正是,却是乔某拘泥于一帮一派。这世间百姓过得越好,破家行乞也越少。这般看来,我们丐帮的确是越来越弱才好。不过只要丐帮存在一日,我须得用心打理,才不负先师所托,不负丐帮上下的信任。”

    赵佶则又笑道:“乔兄你敢于任事,不惧重任,实在令人钦佩。只是要天下大治,乞丐绝迹,却也难得很。我大宋虽施仁政,但再好的政令,也难面面俱到、人人受惠,世间总有一些悲苦不平事。便如旱涝天灾,便是人力难避免的灾祸。朝廷虽然设着广惠仓,逢灾害也有赈济政令,却难免还有疏漏。这时节,正需要丐帮这样的义士招揽收容难民乞丐,一者让他们有生机过活下去,一者施以仁义教化,不让难民聚众为祸。这般说来,丐帮虽处江湖之末,但却实在有功于社稷,正合了范仲淹范相公所言‘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补足了朝廷政令的疏漏,实在善莫大焉!”

    听到赵佶这番嘉许,乔峰心情不免激动。大凡人心中有什么抱负,要做什么事,会获得什么回报还在其次,最需要的还是别人的认同。赵佶这番话恰恰点出了丐帮立帮之本,令乔峰大生知己之感。

    赵佶旋即又笑道:“所以说,乔兄你与我之间的交情,大可不必拘泥于这世间俗见。你带领着丐帮处于江湖为天下拾遗补漏,虽然没有功名在身,但委实可以称得上江湖上的政事堂相公,白身中的一品。我虽然出身天家,但不过一个富贵闲王,享乐则可,与这天下却半分无加。我腆颜与你结交,实在是我高攀太多!”

    ————————————————————

    最近一周内每天暂时一更,等到正式签约有了推荐后就双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关于情节方面有好的建议也可以书评区留言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