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佶这一觉睡得很是酣畅,从午后一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醒过来。

    躺在床上伸一个懒腰,赵佶只觉得神清气爽,身体也无半分不适,不像前几天一样哪怕睡醒了精神也很萎靡,身体反而比睡前更加疲累,周身乏力。

    醒来后不久,赵佶很快就闻到一股难闻的酸腐味道,眉头不禁微蹙。他的卧房每天都有人打扫,衾被也都用宁神的香料熏了一日一换,怎么今天会有这种难闻的味道?

    他在床上做起来,才发现并不是下人疏忽忘了更换被褥,而是他自己睡梦中淌了一身黏糊糊的臭汗,周身皮肤都又潮又腻。而那上好的蜀锦被面上,则被自己的汗污浸透,留下一道道污痕。

    察觉这些后,赵佶禁不住老脸一红,同时也不免疑窦。穿越来之后,哪怕他自己不注意个人卫生,每天也有专职的仆人侍奉,根本不可能积攒这么多污秽。捧着脑袋思忖了半晌,赵佶才记起来,昨天乔峰用内力帮他疏通经脉,莫非这就是疏通经脉的后遗症?

    正在想着,赵佶突然感到腹中一阵绞痛,忙不迭下床疾奔去出恭。

    解决了生理问题后,赵佶整个人都轻松下来。虽然身体没有实质性的强健起来,但是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同了,就好像老迈机器重新上了机油,一举一动都变得灵活起来。

    回到房间后,赵佶发现那些脏被子已经被换掉,同时房间里也摆上了热气腾腾的浴桶。他挥挥手屏退了下人,自己褪掉脏污的衣衫钻进水里。一边清洗着身上的汗渍一边不乏感慨,他只以为武侠里那些伐骨洗髓的奇事只是人的幻想,不想自己竟然也有亲身感受的时候。像他今天表现种种,不正是那些小说里描写的特征?

    这时候,门外响起梁师成的声音:“王爷,膳食已经备好了,您洗浴之后就可以直接用膳了。”

    赵佶在房间里应了一声,又说道:“乔大爷现在怎么样?他这般用心帮我,损耗必然极大,我记得王府里有许多官家赏赐的灵材妙药,你且着人回府取来给乔大爷调养元气,千万不要吝啬。”

    梁师成应道:“小的自作主张,已经把这些事吩咐下去了。乔大爷服食了汤药,元气恢复得快,今早便已经起身,现在正在刻苦练功呢。”

    听到这话,赵佶非常满意。他虽然对武功之道并不精通,但也能猜到自己身体状况有了这么显著的好转,乔峰必然费了很大精力。他还担心府中下人没有自己的吩咐会怠慢了乔峰,不想梁师成已经早一步安排下去。如果察言观色,善解人意也算一门高深武功,那梁师成无疑已经达到了宗师境界。

    “做得不错。”赵佶洗浴完毕后,穿戴停当,然后走出房间对梁师成微笑着点点头。

    梁师成听到这话,眼眶霎时间都红了起来,声音不免哽咽道:“这是小的本份,当不得王爷夸赞……”

    赵佶见到梁师成这模样,不禁有些奇怪,他只是随口夸赞一句,至于这么大反应?

    赵佶却不知,梁师成察言观色,早就发现王爷在上次大病痊愈之后对自己态度有些疏远和厌恶。这令他大惑不解的同时又深感不安,根本不清楚自己因何恶了赵佶。他们这些阉宦,没有子嗣家眷,唯一能够仰仗的只有主人的赏识信赖。若失了这些,不吝于灭顶之灾。眼见赵佶对自己的态度总算有所好转,如何能不感激涕零。

    赵佶心下好奇,问起缘由来,梁师成情绪不免益发激动,虽然不敢将自己心中所思所感尽数讲出来,但也难免吐露一些委屈。得知详情之后,赵佶不免感慨。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虽然早知这太监未来会是一个什么脾性,但朝夕相处下来被伺候得无微不至,心中难免也会生出一些情分。按照现代人的说法,屁股决定思维,哪怕换了一个太监侍奉自己而不是梁师成,一旦到了那个位置,所思所想只怕也没有多大差别。究其原因,这是时代和制度所限,自己用日后的罪行来苛责现在的梁师成,对这个忠仆也着实有些不公平。

    他沉吟片刻,从尾指上褪下一枚玉戒子递给梁师成,说道:“你贴身照料我的饮食起居,主仆之间情分细说起来,比我与兄弟姐妹之间的情分还要深厚几分。只是世事沧海桑田,时过境迁后难有几个人做到不忘初心。我赏你这枚戒子你且收好,还要好好记住,这戒子本是戴在尾指上,若强要戴到另一根手指上,手指固然疼痛难当,这戒子也未必就能完好无损。这便是咱们主仆之间的初心,你且戴在手上吧,你不要忘,我也不要忘。”

    赵佶这一番话,半是在警醒梁师成,半是在提醒自己。他并不认为自己思路会比古代那么多帝皇还要清晰,每个人都知道宦官干政是国乱之源,但历朝历代却仍不能禁免。讲到底,太监的权势来自帝皇的权势,是皇帝制衡百官的手段之一,只是这柄剑伤人伤己,太容易失控了。

    梁师成对赵佶这番话一知半解,但能猜到当中应该会有深意,因此便郑重点头,表示自己会铭记于心。而后他小心翼翼将玉戒子套在自己手指上,似乎将之看得比自己性命还要紧,眼眶里泪水却止不住滚落下来。

    赵佶见梁师成这感恩模样,心中不禁叹息,这些阉宦如果不是万般无奈,又怎肯净身入宫,为奴一生?他们是好是坏,其实由不得自己拿主意,主人的眷顾便是唯一安身立命的所在。如果说一开始就立志要祸国殃民,那也实在不可能。太监里面同样不乏好人,却完全要看所侍奉的君主是否英明。赵佶穿越而来,心中常存一份警醒,或许也能改变梁师成的命运,使之成为一位名垂青史的义宦也未可知。

    吃过饭后,赵佶精神益发旺盛,便来到别院中一座小亭里。亭子外有一片青石铺成的广场,原本是留作给道士们开坛做法的,这会儿乔峰正在上面练拳,旁边则有几名侍卫在观看。

    赵佶对武功之类一窍不通,站在一边看去,只觉得乔峰这拳路虎虎生风,着实威猛,旁的玄奇之处却瞧不出来。

    见到赵佶走过来,乔峰收起拳路,走上前问道:“赵公子感觉如何了?”

    赵佶拱手道谢:“多得乔兄耗费心力为我伐骨洗髓,现在我身体爽朗许多,力气都似乎涨了几分,再不是羸弱的病秧子。这般大恩,如同再造……”

    乔峰却摆手道:“我只是用内功疏通赵公子你体内的经络,距离那伐骨洗髓却还远得多。恕我直言,赵公子你的身体较之寻常人要更差了几分,这是因为进补过度了。那些调养元气的药材诚然可贵,进补一时就能见效,可是还有更多的药力发挥不出来,积攒在身体经络里,久而久之反而成了阻塞经络的缘由,继而血气不畅,隐患频频。想要全都疏通开,还需要往后月余每天用内力化解。而且以后赵公子进补也要得宜有度,须知是药三分毒,若寻常茶饭就能保持元气充沛,那些滋补之物还是能免则免。”

    赵佶听到这话,才算是明白自己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差。他这前身浪荡惯了,本身底子就差,全靠滋补的药材补充着元气,日积月累下来,自然是越补越虚。明白这一节后,赵佶连忙说道:“乔兄教诲,我定会铭记于心。只是需要一个多月,这会不会损害乔兄你本身的功力?”

    乔峰闻言后笑道:“这个不妨,我的功力非但没有受损,反而因此又有些精进。其实话说回来,赵公子你要想身体康健,习练一些武功强健体魄才是根本之法。虽然疲累一些,但却比依靠外物滋养要有效用的多。”

    好不容易结识到一个大高手,赵佶自然也想学两手武功,就算不用来杀敌制胜,寻常卖弄卖弄也是不错的。不过他心中对无量山里那北冥神功还有些奢望念想,虽然不清楚北冥神功的修炼限制,但他知道段誉半点武功都无,得到这秘籍之后很快就成为一流高手,可见保持身体纯净是比较重要的。

    因此他只是笑道:“我这一生也难学乔兄一般行走江湖,武功之类,学来也无多大用处。”

    乔峰只当赵佶贵公子懒散脾性,便也不再多劝。

    顿了一顿,赵佶又问道:“我见乔兄刚才耍那一路拳法,虎虎生风,实在威猛得很,不知是什么拳路?”

    不待乔峰答话,梁师成已经在一边低声道:“王爷,这乃是太祖长拳的拳路啊。”

    听到这话,赵佶老脸一红,没想到连自家祖宗的招牌武功都认不出来,实在是有些丢人。虽然他属太宗一脉,但这天下都是太祖传承下来的,太祖自然也是自家的祖宗。为了掩饰自己尴尬,他转头对旁边的侍卫们说道:“这太祖长拳,乃是禁军操练的技艺。今天有乔兄这样的武道高手在场,你们怎么不请教一番?”

    王府的侍卫们都是出身禁军,听到赵佶的话,也开口表示道:“乔大爷这一路太祖长拳当真威猛得很,比起禁军当中的拳脚教头都要强得多。若要相比,也只有京都御拳馆天字教习周侗周老师有这般威风。”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