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内力帮旁人疏通阻塞的经络,讲起来虽然简单,施行起来却也相当不容易。

    首先这个施术者须得有深厚的内功基础,其次自身功力须得达到如臂使指的境界,才能约束住内力不使伤害被施术者的脉络身体。

    前一项对乔峰而言不是问题,他如今年岁虽然未到三十,但自幼便得名师教授上乘武学,本身又极有天赋,比起一些成名已久的江湖名宿虽然尚有一些差距,但也是武林中有数的高手。

    至于这第二项,对乔峰而言还是有些困难的。他所学武功路数向来以刚猛为主,若说一掌拍出断碑裂石,那也是很简单的事情,但要将内力逼得气若游丝、如臂使指,对他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尤其赵佶本身没有武功在身,且身体比一般人还要差上许多,对乔峰来说难度又上了一个档次。如果稍有不慎,使力大了一些,或就要伤害到赵佶体内的经络,留下难以调养的隐伤。

    乔峰虽然想通过此事来补偿赵佶对丐帮的援手之谊,但这当中的隐患也不隐瞒,与赵佶一一分讲清楚,让他自己拿主意是否接受。

    那梁师成本就对丐帮这些乞丐有些瞧不起,听乔峰讲起这些后果,越发不相信他的本领,便在一边劝道:“王爷,这个莽……这位乔大爷或许真的本领高,可是您乃千金之躯,还是不要冒险的好。况且,王府里和禁中就有全天下医术最高明的大夫……”

    “废话什么,一边待着不要出声。我信得过乔兄,乔兄你即管放手施为,我这身子本来就差,纵使出了什么疏漏岔子,那也怪不得你。”

    赵佶喝止了梁师成,转而对乔峰说道。

    乔峰闻言后,对赵佶的评价不免又提高一些。江湖上但凡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若放开了防守任旁人内力灌入自己体内,那就是将自己的性命交到旁人手中,因此若非至亲挚友,这种事情一般不可能答应。而自己与赵佶只是昨日初交,他竟然就肯这样相信自己,全不设防,这份胆气豪情,放在江湖上也罕见得很。

    既然赵佶这么信得过自己,自己也一定要对得起这份信任才好。乔峰便请赵佶除了外袍,只着中单端坐静室中。自己则坐在赵佶身后,调息片刻将功力运转调息到最鼎盛的状态,然后才伸出手掌平贴住赵佶后背,功力徐徐渡入。

    赵佶感到乔峰的手掌温热和煦,而后便有一股醇厚暖流涌入身体后心处,那暖流好似一道甘泉流淌进干涸的土地中,逐寸逐分的滋养,胸膛处堆积许久的气闷为之一畅。

    乔峰神态凝重,化掌为指逐渐在赵佶后心经络穴道处缓缓移动,借以调控涌入赵佶体内经络中的内力。他知赵佶身体羸弱已久,阻塞良久的经络须得徐徐疏通,不能急于求成,因此这节奏也拿捏的平稳缓慢。这功夫就好像使惯了丈八长矛的猛将,要用绣花针在丝帛上绣出栩栩如生的花鸟虫蛇,功力的要求还在其次,心力消耗却是莫大。

    赵佶只觉得那股暖流在自己身体里如清泉般缓缓流淌,身体的许多隐痛不适都被缓缓消除,不旋踵便通体舒泰。这感觉跟他前世坐在桑拿房里感觉有些相似,但精妙之处却又大不相同。他有心要记住这逐寸逐分的变化,只是一股慵懒却渐渐涌起来,眼皮也越来越沉,不知不觉竟酣然睡去。

    梁师成先前被赵佶训斥,这会儿束手静立不敢出声,可是眼见到闭眼沉睡,心弦禁不住绷紧起来。接着又看到赵佶脸上身上不断有汗水涌出来,捏住丝帕就像上前为赵佶擦汗。可是他刚刚靠近过去,却看到那同样满头大汗的乔峰锐利视线向自己射来,分明是在阻止他。

    梁师成本来对这大汉并不放在心上,可是骤然接触到乔峰那凛冽目光,心绪却禁不住猛然一跳,只觉得这眼光似乎锐利地要戳透他的心口,冷汗不旋踵就涌出来,身体僵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待乔峰收回目光,才觉得那山岳般近乎实质的压力渐渐消褪。

    他心有余悸,不敢再擅动,悄然退回原位,只是心头不时掠过乔峰那可怕眼神,不敢再对这大汉心有不敬。

    因为乔峰要力求平稳,所以这一通梳理一直持续了将近三个时辰,内力才在赵佶身体主要的经络里游走一周。这个过程中,内力的消耗还在其次,心神的损耗却特别大。以乔峰的本领之高,当徐徐撤回探入赵佶体内的内力时,都周身大汗淋漓,甚至比与人浴血奋战二三十场还要疲累。

    他强打起精神,对梁师成招招手,声音沙哑道:“就这样把赵公子送回寝室,准备好培元固本的汤饭,等赵公子醒来了便要进食。”

    梁师成连忙颔首应是,不敢再对乔峰有半丝不恭。他唤来几个奴仆轻手轻脚将熟睡中的赵佶搬回卧室安顿好,转身又回到静室,眼见乔峰还在闭目调息,只是眉宇之间疲态尽显。他心中一动,着令厨下取用了宫中赏赐的大补之物调配成精致的药羹汤饭,亲自给乔峰端了过来。

    乔峰这时候已经打坐完毕,这番全神贯注的施为,功力损耗还在其次,主要是心力的消耗,累得实在懒得动。他看到梁师成奉上热腾腾的汤饭,腹中正好饥饿难当,也不多客气,谢过之后便用起饭来,一边吃着饭一边问道:“赵公子现在可有什么不适?”

    梁师成侍立一边,为乔峰调羹布菜,闻言后开口道:“王爷睡梦正酣,我着府中大夫来看一看,说是王爷脉象平稳,气息也沉着有度,很是不错。”

    听到这话,乔峰才松了一口气。赵佶身体羸弱要比他想象的还要差一些,想要将经络中阻塞之处尽数打通,最起码还得将近一个月的努力。其实对普通人而言,只要身体里这十二正经贯通起来,寻常灾病就不会染上身。不过乔峰做事总是力求完美,受了一分的恩惠便想还报十分,便想着将赵佶周身经络尽数梳理一遍。

    若周身脉络贯通,不单单寻常病痛会少许多,学起武功来都会事半功倍,是个良材。只是这种法子对心神和功力的损耗都很大,江湖上一些武道宗师哪怕对亲厚的门人弟子都不会花这么大的心力去栽培。不过乔峰是个重情谊之人,既然决定以此来报答赵佶,就不会打半分折扣。

    沉默了少许,梁师成又说道:“乔大爷,小的不是一个好赖不分的人。早先对您多有冒犯,现在晓得您是真心对王爷好,在这里跟您道歉,还望您不要见怪。小的请教过府里大夫,知道您这般做对身子的负累也是极大的,王府里向来备着上品的参芝药材,您需要什么调养身子,即管开声,小的一定为您准备妥当。”

    乔峰闻言后笑道:“梁管事言重了,赵公子待我以赤诚,我自当赤诚以报之,这件事会有始有终的做完。至于那些增补元气的药材,常备着也好。”他虽然性情豪爽不拘小节,但也不是一个愚鲁之人,听得出梁师成弦外之音是怕他半途而废,因此便这般作答。同时他也不免慨叹,赵氏官家仁厚治国,因此才有这般全心为主的忠仆。

    梁师成听到这话,才算松了一口气,连忙又说道:“我已经命人烧了热汤水,乔大爷用过饭后便可以去沐浴更衣,然后再歇息。”

    乔峰谢过梁师成的妥善安排,片刻后却又听梁师成问道:“乔大爷可需要侍婢来侍寝?”

    乔峰闻言后大窘,忙不迭摆手拒绝。

    王府的大夫造诣不错,加上所用的药材也都是上品,因此调配出的药羹效果相当不错。乔峰沐浴过后回房调息,不久之后消耗的内力已经尽数补足,不独如此,陷入瓶颈而进境缓慢的修为和功力甚至又有了一丝精进的趋势。

    这意外之喜让乔峰大感振奋,习武者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遇到一些瓶颈,并非勤加苦练就能有所突破,还要看各自的禀赋和造化。有的人运数不佳,哪怕修炼最上乘的功法,本身也是第一等的禀赋,但却困在某一瓶颈时日太久,日后纵使侥幸突破,却也错过了功力增长的最佳时间,这一生都很难进望第一流的境界。

    乔峰习武禀赋得天独厚,自幼练功一路高歌猛进,几乎没有遇到什么瓶颈障碍,二十出头已经晋身江湖一流高手境地,这种情况在整个江湖都属罕见。许多人同样苦练不缀,可是终此一生都很难达到乔峰目下的境界。或许是因为以前练功太过顺畅,当他遇到瓶颈的时候,却比旁人更难突破。哪怕是他的师傅,丐帮上代帮主汪剑通对此都一筹莫展。

    乔峰之前修为之所以进入瓶颈,正合了易经乾卦中的“亢龙有悔”,他所学的武功向来以刚猛为主,讲究一往无前、刚猛无俦的气势,在修为低的时候自然可以保持勇猛精进的势态。可到达乔峰当前这个状态,其实已经满盈,再向前冲余路不多,所以修为进益便缓慢下来。

    可是这次他帮赵佶调理身体,对内力的控制不再是张扬恣意的宣泄,而需要谨小慎微的调节,恰恰合了阳极阴生的武道至理,反而因此进望到连他授业恩师都没能体悟到的境界。如此则避开了充盈则溢、盛极而衰的前途,否极泰来、别开生面,因此修为再次增长,也就顺理成章。

    如果用言语描述起来,乔峰目下所进入到的武学境界应该是阴阳交汇,融会贯通。虽然仅仅只是八个字,但是武林中绝大多数人终此一生都难窥望到这个境界!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