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赵佶起身后感觉很不好,昨天喝了太多酒,加上一夜劳神睡眠欠佳,从早上起来就感觉头重脚轻,身体轻飘飘的。

    赵佶感觉自己这幅身体健康状况实在太差了,这或许也有遗传因素在里面。神宗皇帝本身英年早逝,子嗣虽然不少,但大半没有长成就夭折了。赵佶虽然排行十一,可是现在上面还健在的兄长只有两个,一个是老六哲宗皇帝,本身体弱多病,活到二十六就死了。一个是老九吴王赵佖,却患有眼疾不能视物。这么算起来,赵佶四肢健全耳聪目明还能活到这么大,也实在是运气。自己那前身崇仙慕道,大概也有这方面的因素吧。只是年纪虽然活得不小,脑筋却烧晕了。

    看来,还是有必要学一些内功强身健体。

    赵佶这么算计着,还想请乔峰他们一起过来用早餐,可是乔峰等人已经先一步过来了。赵佶起身将他们迎进来,乔峰却说道:“一夜叨扰,多谢赵公子款待,又仗义援手,乔某感激不尽。只是草莽之人不通礼教,若再叨扰下去,难免冒犯。所以乔某今天来向公子道别……”

    “什么?你们要走?”

    赵佶听到这话,不免大急,他昨天算计了一晚上要怎么跟乔峰加深交情,没想到人家根本不给他机会,转眼就来告辞。他有些气恼的望向梁师成:“可是你们怠慢了乔帮主并其贵属?”

    乔峰连忙说道:“赵公子误会了,梁管事照顾得无微不至,着实让我们宾至如归。只是我等江湖草莽,身如浮萍,浪迹江湖惯了。若再叨扰下去,两下不便,不如请辞。”

    一边说着,乔峰一边从袖中掏出一柄折扇,双手托到赵佶面前,说道:“粗鄙之人,难附风雅。赵公子富贵**人物,乔某临别无所馈赠,只这一柄折扇,乃是恩师所赠,向来珍视,如今转送公子,还望公子不要嫌弃。日后公子若有为难之事,只须着人将折扇送往洛阳丐帮总舵,但有所请,赴汤蹈火,乔某在所不辞!”

    这一柄折扇只是寻常物件,也非名家手笔,赵佶书房里随便拎出一柄就比之珍贵许多倍。可是赵佶却明白这折扇对乔峰的意义,见他转送自己,看来对自己的友情还是很重视的,同时也真的是去意已决。

    他上前双手接过折扇,还未待开口,双眼却蓦地一黑,整个身躯都软下来。乔峰眼疾手快,连忙伸手搀住赵佶,疾声道:“赵公子,你怎么了?”

    “王爷!”门边的梁师成也脸色大变,急冲上前一把推开乔峰,自己将赵佶搀回座位上。

    双手扶额喘息了好一会儿,赵佶眩晕感才渐渐消褪,却仍然全身乏力。他从梁师成手中接过参盅轻啜两口,一股暖流蔓延全身,才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抬头见乔峰等人一脸拘谨站在原地,强笑一声道:“实不相瞒,小王乃是神宗皇帝十一子,当今官家的嫡亲兄弟,受封端王。我心里敬重乔兄与丐帮诸位英雄侠义,有心要结交,只是担心自己这身份会让你们疏远,先前才没有据实相告。”

    乔峰等人肃立当场,不知如何作答。虽然他们早猜到这位赵公子身份不同凡响,可亲耳听到后心里又是另一种滋味。堂堂御弟亲王之尊,竟然与他们这些江湖草莽坐而论交,实在出乎他们的想象,不过心里也越发拘谨。无论这赵公子对他们态度如何,身份总在那里摆着,令人不得不心生敬畏。

    丐帮其他人垂首而立,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他们各自在江湖上虽然都有一些名声,可是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对帝王家的敬畏深入到骨子里,却和武功高低没有什么干系。乔峰的心思单纯一些,他天生性情豪迈,并没有因为赵佶的身份而对他太过改观,他见赵佶这般模样,便问道:“赵、王爷可是有病在身?”

    “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病患,只是身子弱了些,自幼调养也不见大起色,时不时总有些微恙在身。”

    赵佶一边说着,一边在梁师成搀扶下起身道:“既然乔兄与丐帮众位英雄去意已决,我也不再强留诸位。只可惜囿于世俗的眼见,咱们相识却难相知。临别之际我也没什么可赠送,只奉上一些黄白俗物给诸位充作程仪。日后或难再见,只盼诸位记着汴梁城有小王这一位朋友,往后到了汴梁城不吝来访。”

    丐帮众人连忙拱手道:“承蒙王爷款待并仗义援手,我等不胜感激,不敢再受馈赠。”

    乔峰沉默半晌,开口说道:“乔某虽然不通医理,但却学过一些强身健魄的功夫。赵公子若信得过我,我便再留在府上叨扰一段时日,为赵公子调理体魄,虽不至于百病不生,但身子总能强健一些。”

    赵佶闻言,不禁大喜:“乔兄若肯留下来,那是最好。你是我真心想要结交的朋友,怎么会是叨扰!只不过,这会否耽误乔兄你的行程?”

    乔峰说道:“江湖之人,漂泊流离,又哪有什么固定的行程。公子你身体抱恙,且先歇着。我自己先送帮众兄弟离开,稍后便回来。”

    赵佶要在丐帮众人心中竖起一个礼贤下士的形象,哪肯安坐室中,极力要梁师成搀扶着他,一路将丐帮众人送出府去。他心中不免感慨,一样的人,旁人只要吃喝上一场,就能跟乔峰结伴做兄弟,可自己却要费尽心思才能将人留下来,这身份有时候是便利,有时候却也是障碍。

    丐帮众人一再请赵佶留步,他才在门庭前收住脚步,给他们留下一点说话的空间。

    乔峰将众人送到街上,方舵主叹息一声道:“帮主,我们都知你重情谊,想留下来用内功帮端王爷调理身骨。诚然这位端王爷性情豪爽,礼贤下士,与旁的官宦勋贵都不相同,并不因为我们出身粗鄙而就另眼相待,是一位天下罕见的少年俊彦。可是他终究千金之躯,与咱们江湖中人是云泥之别……”

    乔峰抬手一摆,打断方舵主的话,说道:“端王爷他不以世俗之见待我,那我也只当他是一位交心朋友。若只因为他身份尊崇,我就对这一位热心仗义的朋友敬而远之,实在大违江湖道义。况且端王爷他富贵至极,想来日后也没什么有求于咱们丐帮。我不怕世人冷眼,只怕有恩难报。这一遭端王爷帮了咱们一个大忙,我便帮他用内功调理贯通经脉,算是偿还这份恩情。”

    讲到这里,他顿了一顿后又续道:“你们回到洛阳总舵后,将此间事情与传功执法两位长老讲上一讲,就说我十天半月后就回去,只是端王爷的身份就不要再提了。”

    众人见乔峰心意已决,便也不再多劝,殷殷叮嘱几句后,拱手作别。

    乔峰将众人送走后,转头一看赵佶仍然站在门廊下,心中不禁一暖。虽然这位端王爷肯折节结交自己这样的江湖人士,令乔峰大感不解。可是他也实在想不出这位王爷会有什么别样的图谋,因此只将赵佶当作天生侠骨的义士,不再多想。

    他心中甚至隐隐有些宽慰,丐帮虽然只是江湖帮派,但向来以侠义自律,同样有一番拳拳报国之心,很是做出一些保家卫国的义举。如今端王爷对他们这般礼遇,无异于另一种形式的肯定褒奖。虽然丐帮做事但求俯仰无愧,并不奢望能够得到朝廷的明令嘉许,但能够得到皇家人的认同,同样是一种殊为难得的鼓励。

    赵佶自然不知乔峰心中所想,见丐帮众人已经离开,便邀请乔峰一起返回别院,同时吩咐梁师成自己闭门谢客,无论什么人来拜访都一并拦下来。以前端王也不认识什么正经人,而那些正经的朝廷命官又顾忌重重不会与他有什么交集。所以,实在没有什么够份量的访客值得赵佶出面接待。

    回到别院后,乔峰没有耽搁太多时间,当下便准备摸清楚赵佶的健康状况。他虽然不通医理,但也没打算用医疗的手段,而是用习武之人摸骨探脉的法子,将自己醇厚的内力逼成一线输往赵佶的周身气血交融的要穴之处,却发现赵佶的身体状况之差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

    首先是血气亏损的很厉害,如果是普通人家,这样单薄的身板一定会灾病连连命不久矣,也亏得赵佶身份尊崇,府中常备最好的调气养血的药材,才一直维持着没有一病不起。其次则就是气行不畅,周身经络有许多地方都阻塞不同,气血不畅则百病丛生。

    乔峰要做的,就是用自己醇厚的内力将赵佶阻塞的经络舒化畅通,至于补充亏损气血的事情,自有王府中的大夫帮忙调养。

    ————————————————————————

    大家有票投给这本幼苗吧,多谢支持,新书很快就会肥起来的。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