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总有那么一类人,哪怕没有标新立异的打扮又或浮夸古怪的言行,但只要站在人群里,自身就透出一股卓尔不群的气质,一眼就能被辨认出来。

    乔峰比赵佶更早注意到这个年轻人,倒不是因为赵佶有多么卓尔不群的气质,而是这样一个锦袍贵公子站在码头上一群劳力挑夫当中实在有点扎眼,不由得多看了两眼。不过等他从渡船跳下码头后,就不再去看那贵公子,而是走向赶来迎接他的一名七袋弟子,说道:“我接到你们信报,即刻从洛阳总舵赶过来。张全祥,你跟我仔细讲一遍,你们方舵主因何惹上了皇城司?”

    那几名赶来码头迎接帮主的丐帮弟子面有苦色,听到乔峰的问题,其中一名七袋弟子上前说道:“帮主,方舵主这遭真是受了无妄之灾……”

    乔峰一边听着,眉头却紧紧蹙起,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丐帮虽是江湖第一大帮,可是这戒条也不能免。若帮中人只是惹上江湖上的麻烦,哪怕是那武林第一大派的少林寺,他也不惧出头争辩一番,救出方舵主。可是现在事情竟然牵涉到官府,一切就变得复杂起来。他武功虽然高强,江湖阅历丰富,却也没有多少与官府往来的经验。

    正沉吟之际,乔峰看到那贵公子竟向自己走来,而且眼神中不乏热情,似乎认识自己一般。可是他印象中却不记得与这等官宦子弟有交情,心中不免泛起疑窦。

    赵佶强自按捺住心跳,遥遥拱手道:“阁下可是丐帮乔帮主?”

    乔峰愣了一愣,旋即抱拳还礼:“衙内有礼,在下正是丐帮乔峰。不知衙内因何识得乔某?”

    听到这话,赵佶才吁了一口气,他真怕自己的猜测出错。看来自己穿越来的这个大宋并非单纯历史上记载的那个世界,竟然有乔峰这种武侠世界里的人物存在,整个世界在他心中陡然变得活泼起来。他笑逐颜开拱手道:“果然是乔帮主,我没有认错!乔帮主虽然不认得我,我却对你心仰已久。我家中有一侍女,曾言年幼时受过乔帮主恩惠,并跟我讲起乔帮主英姿。因此我对乔帮主你早已熟记于心,可惜一直无缘得见。不想今日在东京城终于见到乔帮主你,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是江湖上第一等的豪杰!”

    乔峰闻言,不免益发疑惑。这年轻人语焉不详,讲出的理由太模糊,以至于他脑海中根本没有印象。虽然被认出了身份,却不愿冒领不属于自己的善行,便说道:“未知衙内家中那侍女长相如何,籍贯何处?乔某行走江湖,偶有出手帮助一些贫苦民众,却实在记不起衙内口中这一桩事。”

    赵佶见乔峰大有寻根究底的架势,不免犯难,他只随口找一个借口跟乔峰搭话,哪想那么多理由去。大家嘻嘻哈哈寒暄几句,攀上一些交情就好了,何苦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他脸上笑容不变,转口道:“这些事先不提,方才我无意听到乔帮主与贵属一些谈话,乔帮主你似乎有些难事。我家在汴梁也有些门路,我这人最爱结交江湖上的豪杰,若能帮上乔帮主一些,实在乐意至极。”

    听到这话,乔峰有些意动。他见这年轻人言语虽然有些古怪,但举止气度分明是官宦人家的做派,若肯帮忙寻些门路解决方舵主的麻烦,自然最好。可是他与这年轻人不过初见,却难开口,一时间有些踟躇。

    赵佶见状,又朗笑一声道:“这些都是小事,分讲清楚后,不过一张帖子就能解决。我见乔帮主你刚从船上登岸,肯让我一尽地主之谊,请乔帮主你品一品东京城的美酒佳酿?”

    虽然觉得这年轻人热情的古怪,不过总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盛情相邀,自己却断然拒绝,不免有些不近人情。沉吟少许后,才拱手道:“衙内相邀,乔某受之有愧。”

    听到乔峰应允下来,赵佶益发高兴,便转身吩咐梁师成道:“梁、管事,你去寻一家成名气的老店,全都包下来,我要宴请乔帮主并丐帮诸位英雄。”

    梁师成见赵佶亲王之尊竟然折节与这群下九流的叫花子攀谈,已经倍感吃惊,待听到吩咐,先是错愕片刻,待见赵佶眸子转冷,忙不迭应声道:“是,少爷,我这就去准备。赶巧河沿有一家李家老店,酿得闻香醉最是香醇,整个东京城都首屈一指……”他心思活泛,听赵佶没有透露家世的打算,便直接少爷相称,一边说着一边小跑去订酒席,却也没忘了给侍卫打个手势保护好王爷。

    身边有这么一个晓得察言观色的仆从也不错,赵佶对梁师成的表现比较满意,见他一路跑上街去,才转头对乔峰笑道:“乔帮主便与贵属跟我一起过去吧。还有,乔帮主莫在唤我衙内,我姓赵,家中排行十一,乔帮主可唤我十一郎,我便高攀叫你乔兄,可好?”

    听到这话,乔峰面色不禁一肃。赵姓乃是国姓,眼下又在东京汴梁,这年轻人看去贵气十足,莫非是那赵官家宗室子弟?不过他旋即又想到,若真是龙子龙孙,又怎么肯与自己这些江湖草莽结交。脑海中泛过许多念头,他才笑道:“原来是赵公子,赵公子言重了,应是乔某高攀了。”

    赵佶先转身,示意乔峰和那些丐帮弟子跟上自己,心中不免庆幸今天上了街才恰好遇上乔峰。若非在这鱼龙混杂的汴河码头,只怕自己一生也难发现这世界还有一个真正的江湖存在。同时他又不免发散思维,若乔峰在这个世界存在,那么天龙其他人呢?段誉在大理无量山奇遇的北冥神功呢?这种不劳而获堪称作弊器的功法,实在太合他这种穿越者的需求了。

    一行人走下码头,锦衣公子与褴褛乞丐同行,着实吸引了不少目光。赵佶见乔峰身后那几名丐帮成员被瞧得有些窘迫,心念一转,扯下自己锦袍露出里面中单,随手甩掉,笑道:“若这行头碍着我结交江湖上真正英雄,便内外坦荡又如何!”

    这举动做作至极,可是却令丐帮那几人分外感激。乔峰则屈指一收,落在地上的锦袍径直落进他手中,只是沾染了一些泥污灰尘,一时间倒不好再递给赵佶,有些尴尬道:“赵公子性情中人,我丐帮也非拘泥之辈。今番来汴梁结交到赵公子这样出众朋友,是我丐帮众人荣幸,不必介怀世俗眼光。”

    这时候,梁师成已经办妥了事情,从一家酒铺里走出来,见赵佶衣衫单薄的模样,忙不迭走上来,从乔峰手上接过锦袍掸掉灰尘,泥污却褪不掉,转头吩咐一名侍卫去成衣铺子再购置一身回来。

    这酒铺有内外隔间,坐席虽然不多,但安排下丐帮这些人绰绰有余了。看到一群叫花子走进店来,掌柜的不免有些不悦,不过一想到刚才那恶客亮出的牌子,也不敢说什么,只苦着脸招呼浑家上酒布菜。

    东京城酒铺里菜式极为丰富,单单主菜前的果盘就有二三十种,现炒的白果、栗子、梨干、樱桃煎、胶枣、核桃、河阴石榴、河阳楂、回马葡萄、西川乳糖,龙眼、荔枝、甘蔗、虾具等等,不胜枚举。又有穿堂叫卖的各种蜜饯,林林总总摆起来,整个桌面完全看不到木色。菜上到最后,反而赵佶比乔峰等丐帮人还要惊诧,这样的水准只是街边一家小店而已,若真上了樊楼等汴梁城第一等的酒楼,又会是怎样的景象?

    人富三代,才能学会饮食,大宋之富足,可见一斑。

    酒水端上来之后,泥封一拍,醇香扑鼻,酒色清可鉴人,就连乔峰这酒国豪杰都禁不住食指大动,赞叹道:“好酒!”

    掌柜的在一边愁眉暗道:能不好么?以往一兑五的闻香醉已经引得客似云来,现在原浆端上来,自然更是好的出奇。

    赵佶落座后,抛开掌柜摆上的小酒杯,抓起一只大碗推到乔峰面前,说道:“这样喝酒,才是喝酒的模样。”

    一番做作下来,丐帮众人对赵佶已经很有好感,见状后纷纷喝采道:“好汉子!”

    乔峰也拿起酒坛,满满斟了两碗酒,而后端起一碗来道:“先干为敬!”

    赵佶受了穿越小说影响,对这世界低度酒完全不放在心上,不过咕嘟一口下腹后,却有醇厚酒气透上来,只得换了一种斯文喝法,长鲸吸水般一饮而尽。

    他有意要跟乔峰结交,讲起话来都选投其脾性,推杯换盏之间,宾主尽欢。同时赵佶也从乔峰并众人口中打听出一些江湖逸事,晓得江湖上现在已经有了北乔峰南慕容的叫法。南慕容么?既然已经被自己知道了,再敢蹦跶,那真是和尚头上跳蚤爬,不作死不刺激。

    虽然这酒度数不高,却架不住量大,赵佶一路喝下来,酒气上涌,不免迷离。再看丐帮其余人等,有几个酒量浅的已经趴在桌上鼾声如雷。反观乔峰,却双眼透亮,就好像他喝下去的是水一般。

    赵佶没有段誉那种逼酒神技,不敢再贪杯,保持着些许理智,唤过梁师成来,让他安排众人去太学附近龙津桥南别院休息。乔峰虽然没醉,可是看到帮中兄弟们都已经不省人事,便也一起住进了别院里。

    ——————————————————————

    新书上传,亟需支持。。。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