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杯茶水,倒是不用了,冰漓长老,老夫这番前来,所为的事,想必冰漓长老也应该清楚。”

    司空景胜看着冰漓长老,缓缓的开口道。

    “我这孙儿,司空弘,一直是对冰漓长老的弟子爱慕已久,如今老夫这次前来,也正是为了我这孙儿提亲。”

    “我司空家,虽然不是什么庞大大物,却也是北域的武道家族,我这孙儿也算得上是年少有成,如今已经度过生死大劫,在北域百绝榜上也排的上号,如今来提亲,也不算埋没了令徒吧。”

    “提亲的事,我这徒儿,早已拒绝过了吧。”

    冰漓长老平淡的开口道。

    “如今劳烦司空兄亲自跑一趟,不过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是吗?那还请冰漓长老给个理由吧。”

    司空景胜冷冷的开口道。

    “我司空家,虽然不如北邙学院,但是也有着几分薄面,如此拒绝,至少也要给一个信服的理由吧。”

    “理由,还要什么理由?寒月漓是我的妻子,你居然敢向她来提亲?”

    没等冰漓长老开口,楚风眠突然出声说道。

    “我不过在外闯荡了一会,居然就有人不知天高地厚的敢来提亲,还不滚,在不滚,你们都别想活着离开!”

    楚风眠的这一番,简直是狂妄到了极点,在面对着司空家的老祖司空景胜的时候,都敢如此开口。

    “小辈,你……”

    听到楚风眠的话,那冰漓长老都是脸色猛然一变。

    本来她还想要找个理由,将这恩怨化解,没想到楚风眠居然直接开口,这话语中,丝毫不给任何面子。

    司空家,可是极为庞大的武道家族,眼前这司空景胜更是司空家的老祖宗,只差一步都要踏上生死台阶的人物。

    一个小辈,敢跟司空景胜如此开口,简直是狂妄到了极点的行为。

    “小子,放肆!这里不是你口出狂言的地方!”

    司空景胜的脸色猛然一边。

    以他的身份,什么时候被这样一个小辈呵斥,如今若不是因为冰漓长老就在面前,他刚刚在楚风眠开口的一刻,心中都已经是要恨不得直接轰杀了楚风眠。

    “冰漓长老?这小子就是寒月漓的夫君?我看他简直就是一个疯子,狂妄至极,这样的人,留在北邙学院之中,也是一个祸害。”

    司空景胜冷冷的开口道。

    “今天,我就教训教训他,面对他扰乱我们司空家跟北邙学院的关系!”

    这司空景胜开口之际,一身的灵力,已经是猛然爆发出来。

    “你敢!”

    站在楚风眠身边的寒月漓,看到司空景胜出手,脸色顿时冰冷无比。

    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寒意,猛然之间,已经是向着司空景胜席卷过去。

    如今寒月漓的全力之下,一身的实力,居然是隐约之间,已经是不在司空景胜之下。

    两股力量,就在空中抗衡僵持这。

    “小子,你就是寒月漓的夫君?怎么?难道你就只会躲在一个女人的背后吗?”

    僵持之际,那司空弘,突然开口了。

    “小子,你敢不敢来跟我一战?只要你输了,你就永远离开寒月漓,永远不能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跟你一战?”

    楚风眠瞥了一眼司空弘,冷笑一声道。

    “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这司空弘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也最多就是跟陆家的陆雀实力差不多。

    陆雀在楚风眠的面前,都丝毫没有还手之力,这司空弘,也是一样如此。

    “没有这个资格?”

    司空弘听到楚风眠的话,不怒反笑起来,脸上露出了几分讥讽道。

    “小子,怕了就直说,一个就连战都不敢的废物,也有资格当寒月漓的夫君?”

    楚风眠的话,在司空弘听起来,却是似乎楚风眠是害怕了,不敢跟他一战。

    司空弘本来就是一代天才,有着足以跨越境界战斗的能力,在同境界对抗中,几乎是无敌的人物,鲜有败绩。

    而如今他的境界,已经是达到生死境二重,度过了生死大劫,而楚风眠的境界,不过还是神力境极限罢了,就连生死大劫都没有度过。

    这样的境界差距,根本不可能是足以跨越的。

    现在司空弘便是打算,要约战楚风眠,当着寒月漓的面,让楚风眠惨败,倒时候以寒月漓的骄傲,也决不能看上一个废物。

    生怕楚风眠不答应,司空弘激道。

    “小子,你要还是一个男人,就站出来,跟我一战,只要是你赢了我,我的命,任你宰割如何?”

    “不敢?怕了?”

    楚风眠脸上露出几分冷笑,他楚风眠,还从来没有怕过什么。

    尤其是听到司空弘的最后一句话,楚风眠的嘴角,都是露出了几分诡异的冷笑。

    “任我宰割?你的命,楚某还不屑于要,不过一会你输了,你就跪在这山峰上,跪上七天七夜吧,也算是让那些废物来看看。”

    “大言不惭,一个小小的种子弟子,就连北域百绝榜上都排不上号的小子,也赶来挑战我?我今日就教训教训你,也让你离开寒月漓,免得招惹更多的麻烦!给我死!”

    司空弘听见楚风眠的话,脸上瞬间暴怒起来,如同一只发狂的狮子。

    他长啸一声,司空弘手中的剑锋,便是动了。

    司空家,那是修炼剑道的武道世家,这司空弘,也是一尊剑修。

    他身上的剑意,仿佛便是跟他的怒火,融为一体,化为了愤怒的一剑,猛然之间,向着楚风眠轰杀过来。

    这一剑,便是绝杀的一剑,司空弘便是毫无留手,直接动用全力。

    这,虽然是一场赌斗,但是在司空弘看来,与其击败楚风眠,倒不如直接斩杀楚风眠更好,以除后患。

    所以他的这一剑,便是蕴含无尽杀意,直接是必杀一剑。

    司空弘的剑,同境界的武者中,几乎无人可以接下。

    司空家,那是武道世家,这司空弘的剑术,天生便是强人一等,剑光闪过。

    这一剑的玄妙,已经不再许多剑道老祖之下了。

章节目录

九域剑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邵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邵羽并收藏九域剑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