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眠的这一剑,直接砸落在金罗殿上。

    这身为天级灵器的金罗殿,如今都是被直接被砸破禁制。

    甚至是身处于其中的陆雀,都是被直接震伤。

    隔着天级灵器,都将陆雀重伤,陆雀感觉的到,要是这一剑没有金罗殿。

    现在的他,只怕都要陨落了,这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

    更令陆雀恐怖的是,这金罗殿,如今的禁制阵法,居然都在破碎,好像是在这一剑之下,金罗殿都要散架了。

    天级灵器,都要被轰碎,这种力量,居然是一名神力境武者做到的,这说出去,无人能信。

    陆雀疯狂的狂吼这,也是将一身的灵力,全然爆发出来,一股股的灵力,全部加持在金罗殿上,来帮助金罗殿,来对抗楚风眠这一剑的力量。

    一刹那的时间。

    在陆雀看来,却是如同无数年一样漫长。

    一直到这金罗殿上的禁制阵法,已经被破的七七八八的时候,楚风眠剑锋的力量,才终于变弱了一些。

    “挡下了!”

    陆雀脸色大喜,这一剑,只怕也是楚风眠的底牌。

    只要能够挡下,楚风眠也就再也伤及不到他了。

    但是陆雀的喜悦,还没有持续一秒钟,外面天空之上的楚风眠。

    他手中的祖龙至尊剑,已经是再次积蓄完成了力量。

    又是一道足有万米的剑气,突然从天而降,这剑锋,再一次的落在了金罗殿上。

    这一剑的力量,比起刚刚那一剑,丝毫不弱,甚至是比起刚刚那一剑,都还要强大几分。

    “怎么可能!他还有灵力?”

    陆雀看到这一幕,面色呆滞。

    他本以为,这样的攻击,以楚风眠的境界,能够强行催动一次,便是不易了。

    不止是陆雀,就算是在场无数武者,都想不到。

    楚风眠居然还可以再度打出一剑。

    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只见这一剑,落在金罗殿上,顿时这已经破碎的七七八八的金罗殿,居然是在一瞬之间,都被摧毁了,全部崩塌毁灭。

    这陆家的至宝之一,天级灵器金罗殿,如今就这样的在楚风眠的手中,被直接打碎了。

    金罗殿碎的一刻,无数人的眼珠子都要掉了下来。

    这可是天级灵器,打碎一件地级灵器,算不得什么本事,因为一件天级灵器的坚韧,只怕是比起一百件地级灵器加起来都要坚韧。

    生死境巅峰强者都做不到的事情,楚风眠居然做到了。

    “噗!”

    一道身影,从金罗殿碎片中,直接飞了出去。

    这人影,正是陆雀。

    金罗殿被破,其中的余波,都是直接将他打成重伤。

    陆雀的口中吐出无数鲜血,身上的灵力都失去的七七八八,简直是濒死状态。

    这还是金罗殿刚刚已经是消耗了楚风眠剑锋九成九的力量。

    其中的余波,都足以让陆雀重伤,再多一点力量,现在的陆雀,只怕已经是陨落了。

    “过来!”

    楚风眠大手一挥,这陆雀的身躯,被楚风眠直接握在手中。

    任由陆雀如何反抗,都无法脱离楚风眠的手心,这陆雀便是如同一只蝼蚁一样,被楚风眠捏在手中。

    生死台周围,鸦雀无声。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发生,简直还都在如梦如幻之中。

    尤其是陆雀,就这样被楚风眠捏在手中,这一副画面,简直是超出了众人的认知。

    “这,已经不是人了。”

    “天才,妖孽,这些词放在楚风眠的身上,都是一种侮辱了。”

    “我们……”

    一些种子弟子的内心,都是失落无比。

    他们的资质都是极高,能够成为种子弟子的,放在外面北域之中,都是绝世天才,可现在他们的骄傲,在楚风眠的面前都是被击的粉碎。

    天才?在楚风眠的面前,没有人敢配称为天才。

    就连寒月漓如今的目光,都是充满这震撼。

    她以为她先一步度过了生死大劫,在加上拥有玄寒之体,如今就可以比起楚风眠先走一步。

    但是现在看来,就算是楚风眠没有度过生死大劫,他的实力就已经不比寒月漓弱了。

    让寒月漓出手,这陆雀最惨的结果,也不过如此。

    “楚风眠,你速速放开我,再不放开我,就是你灭顶之灾的时候!”

    陆雀被楚风眠握在手中,简直是屈辱到了极点。

    他这样一尊大人物,北邙圣域的长老,现在像是一只小鸡一样被楚风眠捏在手中,被众人看着,这让他都无法接受。

    “死到临头,还敢来威胁我?”

    听到陆雀的话,楚风眠眉头一挑道。

    “敢来对付我的人,都要死,你也一样!”

    “手下留人!”

    长治长老听到楚风眠的话,脸色惊变,猛然的说道。

    “你要是杀了陆雀,就真的跟陆家撕破脸皮了,陆家的人在北邙学院中,可所谓是一手遮天,你不能杀他。”

    “是吗?不杀了他,陆家的人也会对付我,更何况,从来没有人可以威胁我!”

    楚风眠冷笑一声,根本便是无视这长治长老的话。

    今日放了陆雀跟陆画?

    以今日的仇怨,就算是放了他们二人,也不会善终,倒时候这二人,也一样会再度来杀楚风眠的。

    陆家也一样会追杀楚风眠。

    既然恩怨无法化解,那还在乎什么,能杀一个是一个。

    楚风眠还从来没有放过敌人的习惯。

    “死!”

    楚风眠冷喝一声,他手中的力量便是猛然用力。

    “雷神之矛!”

    就在这瞬间,一道雷霆,突然从天而降,向着楚风眠轰击过来,正是陆画。

    在楚风眠跟陆雀交手的时刻,这陆画一直在休养,积蓄力量,猛然之间,突然出手。

    这一根雷神之矛,便是将他的所有力量,都给融入其中,必杀一击。

    “就这手段,也想偷袭?”

    楚风眠瞥了一眼这陆画,大手一挥。

    这雷神之矛,直接是被他握在手中,随着手心一捏,居然像是纸糊的一样,直接捏碎了。

    “本来还打算让你多活一会,既然你想要赶着去死,那你就跟这陆雀一起死吧!也免得你们黄泉路上孤单!”

    楚风眠手心一动,这陆画也被楚风眠直接抓在手中。

    “一起死吧!”

章节目录

九域剑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邵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邵羽并收藏九域剑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