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月漓所说的地魔门尊者,便是之前利用水镜之术,推算曾经的那尊力量指数为十的地魔门尊者。

    现在的寒月漓,虽然仅仅只是神力境七重的境界。

    但是她可是有着玄寒之体,实力要远超同境界武者。

    起码楚风眠一行所遇到的那蓝衣女子,给现在的寒月漓,便是足以轻易击败。

    灭杀寻常的巅峰圣者,都不成问题。

    “你的玄寒之力,还没有彻底掌控,我只能引出你的力量来,却无法教你如何掌控,若是你如今的力量彻底掌控,击败那地魔门的尊者,不成问题。”

    楚风眠看着寒月漓,笑着开口道。

    拥有先天神体,跨越一个大境界战斗,其实也并非难事,现在的寒月漓,资质还未彻底开发出来。

    若是等到她在北邙学院中,得到资源,在修炼一段时间,只怕是实力进展,将会更加惊人。

    “轰!”

    两人还在交谈之际,突然之间,在这空间通道之中,一声巨响,却是猛然响起。

    同时楚风眠便是眉头一皱,他察觉到,这周围的空间,却是被人直接打破。

    有着几股气息,便是直接从外面,进入到了这空间通道之中来。

    一眼望去,便是可以望见几道黑袍身影,正缓缓的走入到其中来,正在张望着四周,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是地魔门的人!”

    拓跋鼎看到这黑袍身影,猛地说道。

    “那其中为首一人,号称夺花尊者,是地魔门中一尊赫赫有名的天才,资质极高,以神力境七重的境界,力量指数已经达到十一,踏入了生死境的力量层次。”

    “这夺花尊者,手段极为狠辣,臭名昭著,尝尝掠夺许多大宗门的女性圣者,抓走淫掠,练就魔功,我们还是速速离开,不要跟他们交手为好。”

    这夺花尊者,可以说在北邙学院中都是一尊臭名昭著的强者,无恶不作,尤其喜欢***女。

    在北邙学院中的不少弟子,都是被他抓走,死在了他的手中,虽然有着通缉令。

    但是这夺花尊者,在地魔门中地位极高,更何况他本身实力便是极为强大。

    绝对是最难对付的人,没想到如今居然遇到了。

    “现在想走,迟了,这些人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楚风眠平静的说道。

    在他看到那些地魔门弟子的一刻,这些地魔门弟子,也都是察觉到了楚风眠一行人的存在。

    一个个的眼神中,发出光芒来,显得极为兴奋。

    “果然有人!”

    “又有不怕死的人,前来横渡虚空了!”

    “两尊圣者,一尊御风境巅峰武者,这御风境巅峰武者无所谓,杀了就是。”

    “这两尊圣者却是实力不错,一看就是出身自大势力的,我们杀了他们,吞噬了他们的精血,实力还能再进一步!”

    “还有着一尊女的,正好献给夺花尊者去,这女的长得真是俏丽,我都没见过如此美人。”

    那些地魔门弟子,望了过来,看着楚风眠这边,一个个便是都显得极为兴奋。

    他们的眼神中,尽是血光,看着楚风眠,好像如同看着一个个宝藏一样。

    他们练就魔功,便是以吸食武者精血修炼,圣者精血,可都是对他们来说的大补之物。

    “上!杀了他们!”

    “那两个男的,直接杀了!抽了他们的精血!至于那女的,将她擒下来,镇压,随后送给夺花尊者去!”

    一共八尊地魔门的黑袍圣者,纷纷出手。

    一道道武技,便是直接向着这边轰杀过来。

    不过这群人的实力,最强的两尊,也不过是神力境九重的境界,力量指数都不到一点,完全令楚风眠提不起兴趣来。

    “你去,杀了这些人。”

    楚风眠对着拓跋鼎,开口道。

    “是!”

    拓跋鼎看着那八尊黑袍圣者,冷笑一声,大步上前,直接出手。

    这些人背后的夺花尊者,他的确是极为惧怕,无法对抗,但是这些黑袍圣者,不过都是些地魔门中的小喽喽。

    他好歹也是一尊北邙学院的内门弟子,力量指数达到二,对付这些人,还是轻而易举。

    “五轮秘法!”

    拓跋鼎一身灵力爆发,他最为拿手我五轮秘法,顿时尽出。

    五道秘术,顿时向着其中五尊黑袍圣者轰击了过去,一下子便是将那五尊黑袍圣者,直接轰杀。

    一招之下,五尊黑袍圣者,直接被灭杀。

    其中那两尊神力境九重的圣者,都是一样,逃不开被拓跋鼎轰杀的命运。

    拓跋鼎在楚风眠的面前,虽然只是蝼蚁,但是在无数国度,都是绝世无双的天才。

    在北邙学院,能够晋升内门弟子,他的实力也绝对不弱。

    看着拓跋鼎如此轻易的轰杀了五尊黑袍圣者。

    这让剩下的那三人,也都是一愣,随后急忙退后,不敢在上前。

    其中一人,急忙跑回去,对着那夺花尊者喊道。

    “尊者,这群人实力很强,我们不是对手。”

    “怎么,两个神力境七重的圣者,在加上一个才御风境的蝼蚁,你们都不是对手?”

    一个声音,突然传来过来。

    这声音极为清澈,听起来便是一个少年的声音,但是听人听见,却是有些不寒而栗,仿佛蕴含着一股古怪寒意。

    “本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残杀我们地魔门的弟子,好大的胆子!”

    这夺花尊者的身影,突然出现。

    他的身上,却并非是一袭黑衣,而是血红的衣衫。

    但是仔细一看,便是可以发现,这血红衣衫的样子,跟那一袭黑衣,完全一样。

    只是其中,却是被以鲜血,凝固化为了血红色。

    不知道是杀了多少人,浸泡了多少鲜血,才会出现如此样子。

    “哦?的确是神力境七重,不过实力倒是都不错,这应该是北邙学院的一尊内门弟子吧,我看这一身秘术,却都是来自与北邙学院的。”

    夺花尊者,看了一眼拓跋鼎,便是一眼看了出来,拓跋鼎的来历。

    “而另一个……”

    夺花尊者的眼神,突然看向那寒月漓,突然他的脸色,露出了狂喜之色。

章节目录

九域剑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邵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邵羽并收藏九域剑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