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蛟龙,如同一个巨大无比的宝藏。

    如今就已经是死在了他们二人的面前,不管是风河岳还是那名风神宗弟子,都是一样激动无比。

    不过就在这时,在蛟龙的尸体之上,一道黑气便是从中浮现出来,一分二位,落入到那风河岳跟风神宗弟子的身上。

    “这是什么?”

    一旁寒月漓看到这一幕,有些奇怪的询问道。

    “诅咒,来自龙族血脉中的诅咒。”

    楚风眠开口道。

    “龙族,乃是上天眷顾的一族,其中血脉尊贵无比,一旦是斩杀龙族的人,便是会被下了这诅咒。”

    “这诅咒,其实并未有着太大影响,但是一直存在于武者的身躯其中,很有可能会化为心魔,等到武者突破的时候发作。”

    “不过这诅咒,最多也就对一些心智不坚定的武者有着作用,对这种有着一颗向武之心的武者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

    楚风眠出声说道。

    “诅咒……这种秘密,应该在整个武胜国度中都不一定知道吧。”

    听完楚风眠的皆是,寒月漓突然出声询问道。

    好像是对于一切,楚风眠都知道一样,就连这种诅咒的事,楚风眠都知道的清楚无比。

    这个世间之中,难道还有楚风眠不知道的吗?

    寒月漓都快认为楚风眠是全知全能的了,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事。

    “我也只是以前古籍读的多一些罢了,从一些古籍中看到过的。”

    楚风眠不愿意过多解释,他前世活了数百年,无法修炼,看的最多的便是各种杂书,研究各种奇奇怪怪的。

    虽然楚风眠研究的最多的,便是如何要化解天绝之体的影响,让他可以修炼。

    但是在研究的时候,楚风眠也看了许多古籍,所以如今才拥有如此渊博的学识。

    “不过虽然承受了这诅咒,但是这条蛟龙,只怕这风河岳还是无福消受了。“

    楚风眠心中暗自想到。

    那两道隐藏在周围的气息,显然也是因为这诅咒的原因,不愿意承受诅咒。

    所以才故意将那条蛟龙击伤,故意放走,好让这风河岳跟风神宗弟子出手,斩杀了那条蛟龙。

    然后让诅咒,施加在他们的身上。

    如今这诅咒既然已经消除,那两道身影,应该也快要出手了。

    楚风眠可不相信,那两道人影,不是冲着这条蛟龙而来的。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倒是一个好计谋,既不需要承受诅咒,也可以得到龙丹。

    这风河岳,终究只是为他人做嫁衣。

    “你还不准备出手吗?这风河岳如今实力被消耗大半,趁着这个时候出手,很有可能便是将龙丹夺过来。”

    寒月漓看着那龙丹,眼神中露出几分渴望之色。

    一枚龙丹,还是御风境蛟龙的龙丹,就算是对一些圣者,都有着极大的诱惑力,更何况是对寒月漓来说。

    就算是得到这龙丹的十分之一,也足以支撑她突破到御风境了。

    “等等,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候。”

    楚风眠出声,阻止了寒月漓想要出手的想法。

    “看看吧,还有人会出手的。”

    “还有人?”

    寒月漓疑惑一句,还未再次开口。

    两股庞大的灵力,已经是爆发出来,同时有着两道身影,在周围的丛林中一跃出来,出手便是对着那条蛟龙抓了过去。

    “什么人!”

    风河岳转头,怒吼一声,他身上的灵力刚刚调转出来,便是被这其中一道身影,一挥手便是给打倒在地。

    而另一名风神宗弟子,已经是在一招之下,口中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倒在了地上。

    一招便是将那风神宗弟子,轰杀殆尽。

    “程天空,楚狞?居然是武胜学院这两尊核心弟子!”

    看到两尊身影出现,寒月漓一瞬间便是认出了这其中两人。

    两尊御风境五重的武者,在这圣地之中的,一共不超过五人,自然很快便是可以认出来。

    “程天空,楚狞,居然是他们两人!”

    这两个名字,楚风眠可是知道的。

    之前楚风眠还想到过这两人,将他们两人当做是楚风眠最大的威胁之一,如今他们两人居然就出现了。

    两尊御风境五重的武者,联手之下,的确是足以将这条蛟龙,打成重伤。

    “难道说,从一开始楚风眠就发现了他们两人的存在?”

    寒月漓看着楚风眠,不可置信的想到。

    一想到之前楚风眠的反常,好像正是早就发现了还有其他人一样。

    这两人,可都是御风境五重的强者,隐蔽气息,那风河岳都丝毫没有察觉到,楚风眠居然早就发现了。

    这到底是多么恐怖的人。

    寒月漓还在思索之际,两道身影,已经是彻底出现在了天空之上,俯视着地上的风河岳。

    程天空现身出来,大笑着说道。

    “楚兄,你的计划果然不错,真的有废物来帮助我们,化解那诅咒。”

    “哈哈哈,这诅咒虽然算不上什么,但是终究是一个麻烦,有人能够帮助我们二人抗下,自然不用我们亲自抗下。”

    一旁的楚狞,也是大笑一声说道,看向风河岳的眼神中,尽是嘲笑。

    他们两人布下的陷阱,倒是有人上钩了。

    “程天空,楚狞,居然是你们两人偷袭,难道说你们两人想要抢夺这条蛟龙?”

    风河岳怒声质问道。

    “敢出手抢我们风神宗的东西,难道你们两个人不怕被我们风神宗追杀吗?”

    “风神宗算是什么东西,我们两人今日斩杀了你,这蛟龙,本就是我们两人故意放走的,不然你们以为你们有这等运气,遇到一尊受到的蛟龙?”

    程天空不屑的说了一句道。

    “风河岳,还是不用抵抗了,就算是你在全力之下,都不是我们二人三招之内的对手,更何况你现在灵力消耗殆尽。”

    “要是今日你愿意跪下,自废修为,当做我们两人的奴仆,今日倒是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楚狞也是露出几分狰狞笑容,大笑起来。

    “该死!”

    世道如今,风河岳也突然明白了,这一切都是这两人的算计,风河岳所做的一切,都称为了他人的嫁衣。

章节目录

九域剑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邵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邵羽并收藏九域剑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