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手吧。

    这句话,在楚风眠的口中说出,几乎如同一把刀子一般,割在五长老的心中。

    他身为长辈,手中更是拿着林府的镇府之器,昊风枪,这样的威势之下。

    楚风眠居然开口说,五长老的实力,还不足以让楚风眠拔剑。

    这种态度,简直就是对五长老的一种蔑视。

    “好!狂妄的小子!老夫看你一会还能不能狂妄的起来!”

    五长老怒吼一声,手中昊风枪便是动了。

    这昊风枪一招舞动,周围漫天狂风便是掀起。

    “紫气东来!”

    五长老枪风一转,便是冲着楚风眠猛地刺了过去。

    这昊风枪的威力,可是极为惊人,一枪之下,配合五长老的力量,只怕是锻体境五重的武者,都抵挡不住。

    漫天狂风席卷下去,许多狂风都凝聚成一把把缩小版的长枪,冲着楚风眠纷纷刺去。

    瞬息之间,无数枪影便是冲着楚风眠刺了过去。

    “这等枪术,不堪一击!”

    楚风眠眼神瞥了一眼那五长老,眼神之中充满不屑之意。

    这一枪,在楚风眠看来,简直是破绽百出,这把昊风枪,落入五长老的手中,根本就是在暴遣天物!

    “给我拿来吧!”

    楚风眠一声怒喝,只见楚风眠的身形动了。

    楚风眠的身上,肌肉高高隆起,仿佛是化为了一尊野兽一般的凶猛。

    如今楚风眠的身上已经凝聚出了第一滴远古战龙精血,他的身体,已经不单单是人类了,在全力之时,更是带有着几分龙威。

    “好强大的威势!”

    “楚风眠的境界不过刚刚踏入锻体境,他那里来的如此可怕的威势!”

    武者对战之中,威势也是极为重要,一旦是威势弱了,接下来的战斗中便是也会失去先机。

    看着楚风眠的威势,就连五长老一时之间都有些慌了神,他手中的昊风枪,都操控不过来,迟疑了一下。

    “糟了。”

    五长老心中也突然明白,这一下分神,令他本来该出手的一枪,没有刺出。

    而楚风眠,又如何可能在给五长老第二次机会。

    “给我破!”

    楚风眠右手握拳,猛地对着五长老砸了过去。

    这一拳,轰然打破了五长老身边围绕的狂风,更是一拳砸碎了他身上的灵力化铠,砸中了他的胸口。

    顿时五长老的身形,便是一下子被砸落在了地上。

    他手中的昊风枪,吃力之下,飞了出去。

    “拿来吧!”

    楚风眠看着飞出去的昊风枪,嘴角露出一份笑容,手一动,便是对着昊风枪抓了过去。

    “住手!”

    “这把昊风枪不能落到那小杂种手中!”

    看到这一幕,看台之上的不少林府弟子皆是极为激动。

    这昊风枪可是林府的镇府之器,如今要是真的落入到了楚风眠的手中,那他们林府可就丢尽了人了。

    “小杂种!滚开!”

    一道庞大身躯,轰然飞入到生死台上去,来到了楚风眠的前面,想要敢在楚风眠的前面,抢夺昊风枪。

    突然冲上台上的,正是四长老,看到楚风眠,他一掌便是对着楚风眠轰了过去。

    “小杂种,给我滚开!”

    “四长老?楚某还没有对付你呢,你倒是自己送上生死台上来了,这倒好,也该给你几分教训了!”

    楚风眠看着四长老出手,眼神之中露出几分阴冷。

    这四长老,五长老,都是一直以来处处针对楚风眠之人,尤其是如今四长老主动上生死台上来,楚风眠也正好要教训一下他。

    “让我滚!该滚下来的人是你把!”

    四长老眼看着就要抓住那把昊风枪的一刻,他的身形突然停滞,被一股巨大力量所抓住。

    只见楚风眠一只手便是抓住了四长老的衣衫,在他回头的一刻,猛地对着地上砸了过去。

    “轰!”

    四长老巨大的身躯,被楚风眠一手用力,直接砸在了生死台上。

    这一砸,令地上无数石砖都给破碎,四长老的实力,其实比起五长老还要强上几分,淬骨境五重的境界。

    可是他也没有料到楚风眠的力量会如此之大,一下子被砸在地上,他的口中都是一大口鲜血吐了出去。

    随后那把昊风枪,也是落入到了楚风眠的手中。

    “既然你敢上生死台,也就代表着签下了生死约,那倒好,今日你们两人谁也别想要活下去了!”

    楚风眠眼神阴冷。

    上一次这四长老,五长老便是想要联合起来,将楚风眠的身份剥夺,废除楚风眠的修为,让楚风眠去矿上当做奴仆。

    虽然未成功,可是那也是楚风眠主动挑起三月之约,如今抓到机会,楚风眠自然不可能会选择放过这两人。

    “楚风眠,住手!”

    执法长老在一旁,急忙出声道。

    要是真的让楚风眠将四长老,五长老都斩杀了,林府可就彻底乱了。

    “他们二人可是你的长辈,林府规矩,以下犯上可是死罪,今日你退下,我们便是不追究你打伤二位长老的责任!”

    执法长老冷声说道,言语之中的意思几乎是在命令。

    以他看来,以他的身份对楚风眠说话,便就是至高无上的命令,楚风眠必须要乖乖听从才对,可是他却是有些忘记了。

    现在的楚风眠,早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唯唯诺诺的楚风眠。

    “规矩?他们二人既然敢上生死台,就是敌人,不死不休的敌人,何谈什么长辈,难道说林府千年以来生死台的规矩,要改了吗?”

    楚风眠眼神一撇,看向执法长老,冷声说道。

    “身份林府的执法长老,刚刚四长老干涉生死台的时候,你未出声,如今你倒是反而来这说规矩!”

    要是刚刚执法长老制止了四长老的举动,也许楚风眠也会敬重一下这执法长老,可是刚刚四长老出手的时候。

    这执法长老非但是没有制止,甚至是都没有一点要制止的意思。

    他自己都不去遵守规矩,又怎么可能让楚风眠来遵守。

    “老夫做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小辈评价!”

    执法长老冷声说道。

    “退下,叫昊风枪交出来,这次的事就算是过去了。”

章节目录

九域剑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邵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邵羽并收藏九域剑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