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涛看着拉住自己手的方飘飘,又看她笑的跟花儿一样,顿时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个疯子又要耍什么花招?

    韩涛不得不提高了警惕,四下张望,也没看到周围有拍照的人啊!

    “你干什么?”

    方飘飘的笑容真的太甜了,韩涛有那么一刹那竟然看的入神,不由赞道好美,但还是无情的扯开了手,打死他也不相信方飘飘拉自己的手没目的。

    顿时,韩涛想到了,对着方飘飘翻了一道白眼说道:“你少无事献殷勤,我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放心,我才懒得让你跪下唱征服呢,就你那嗓子唱歌还不得把人恶心死。”

    方飘飘刚才的确说了,韩涛说把木头打败她就会跪在韩涛面前唱征服。

    方飘飘气恼了,她觉得自己是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上,凭什么啊!你知道有多少男人想拉我手吗,啊……

    见韩涛一脸不屑的样子,方飘飘的倔脾气又上来了,嚷道:“谁说我不敢唱了,谁说我唱的难听啦!我现在就唱,就恶心你……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的退路……”

    方飘飘跟神经病的扯着嗓子吼唱了起来,“我的心情是坚固,我的决定是糊涂。”

    “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

    “我的剧情已落幕,我的爱恨已入土。”

    “就这样……”

    若不认识方飘飘的真的会以为她是神经病的。

    方飘飘唱着唱着,韩涛越走越远,方飘飘气的捡起一颗石头冲韩涛扔了过去,“王八蛋,你等等我……你越不让我唱,我越唱,我要唱一辈子,恶心你一辈子。”

    犯二的女人,真心伤不起……

    韩涛带着方飘飘来到医院。

    方飘飘心中无愧,坦然的和韩涛走进了病房。

    病房内,王威威和黄小山看到了韩涛以及他身后的方飘飘,两人露出惊讶之色,没想到韩涛真的把房飘飘带来了。

    李明海也吃着疼撑起身子,看了看韩涛又看了看房飘飘,愣了好久都没说出话。

    “哈哈哈……你看你眼睛被打的跟熊猫似了,一个青一个紫,这打人的技术也太高了。”

    方飘飘看到被打的满脸花的王威威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捂着肚子一副很好笑的样子。

    李明海三人皱紧了眉头,有些恼恨的看着方飘飘。

    韩涛当场发作,吼了一嗓子,“方飘飘,你给我闭嘴。”

    韩涛这一嗓子吼的格外响亮,震的方飘飘都快耳鸣了,她使劲的瞪了韩涛一眼,不甘示弱的吼道:“我又不聋,讲话不能小声点啊!”

    “你耳朵是不聋,但是你的良心却是聋子,你让人把他们打成这样你还有脸笑,你的心肠到底有多歹毒啊!”

    韩涛不看到李明海三人还好,至少还没那么恨方飘飘,而现在韩涛的眼神都快把方飘飘吞了。

    韩涛越想越气,眼睛直凌凌的瞪着方飘飘,“你凭什么打他们,他们招你了惹你了,我跟你有过节是我们之间的事,冤有头债有主,你想出气找我啊,他们可是无辜的啊!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你说话啊,你说啊……”

    韩涛的情绪有点不稳定,他们和李明海三人同在一个屋檐下一年多,一直交情很好,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如今因为自己让他们受了伤,被打的不成人样,在愤怒的同时,韩涛无比的自责,恨透了方飘飘。

    情绪失控下,韩涛一把握住方飘飘的手腕,使劲的握,使劲的晃,似乎方飘飘不接他的话,他无法继续发作。

    此时韩涛瞪着方飘飘的眼神很可怕,方飘飘怯意滋生,手腕被韩涛握的紧紧的,很疼很疼,她身子不由自主的顺势倾斜,疼的她咧着嘴,倒吸了几口凉气,终于说出了一句话,“韩涛,你弄疼我了,快撒手啊!”

    “疼?”韩涛哼了一声,“你也知道疼啊!你把叫人把他们打成这样,难道他们不疼吗?难道他们就不是骨肉连心吗?”

    “你是千斤小姐就应该骑人脖子上拉屎撒尿吗?你凭什么?你是爹妈生的我们也是爹妈生的,你娇生惯养在温室里长大,我们这些穷人在家里也是宝儿,也是有人疼有人爱的。”

    李明海三人看着韩涛对方飘飘大发脾气,三人的心都跳到嗓子眼里了。

    韩涛却是怒了,是啊!谁在家里不是被父母捧在手心的宝啊!有钱人凭什么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可以随便的欺负别人。

    只见,韩涛猛的扬起手臂,他真想一巴掌抽死方飘飘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可是……他从来没打过女人,真下不去手,最后使劲了抽打了一下空气。

    李明海三人见韩涛要打方飘飘,同时惊呼出声,“涛子,别冲动啊……”

    三人吓的大惊失色,若真把方飘飘给打了,就把事情彻底的闹大了。

    情急之下,李明海带着伤从床上跳了下来,最后吃痛坐到地上,看到韩涛没打到方飘飘,他闭上眼睛使劲的出了口大气。

    没打到方飘飘的身上,韩涛心中的火发不出来啊!愤怒之下,一把抱住病床旁边盛放东西的柜子,高高举起来,猛的朝地上一砸。

    咣当……

    生塑料做的柜子,一下被韩涛摔烂了。

    恰在这时,查房的护士走了进来,她亲眼看到韩涛把柜子摔到了地上,顿时小脸一寒,“干什么干什么,造反哪!”

    女护士气势逼人的指着韩涛说道:“你干什么,谁让你摔柜子的。”

    女护士的脾气也不是很好,望着韩涛怒相毕露。

    “护士姐姐,你别发火,柜子砸坏了我们赔,原价赔偿。”

    身材较瘦皮肤发黑的黄小山,急忙说道。

    “赔?就你们这帮穷光蛋,你们赔的起吗?一个柜子两千,现在拿钱啊!快点……”

    女护士可是清楚的知道,刚才给李明海交医院费的时候,是他们三个人搜光了口袋才凑出的钱,一看就是一帮穷学生,眼中早已有了几分鄙夷之色。

    她身为大医院的护士,觉得自己的身份远远高出眼前的几个穷学生,所以一直都没把几人放在眼中,露着戳戳逼人的姿态。

    这……

    李明海三人尴尬了,刚才的医药费已经花光了他们的钱,这主要还是黄小山刚从家里回来带的钱多,不然医药费都付不起,更别说赔人家的柜子钱。

    “你嚷什么?你特吗的嚷什么,你是疯狗啊!砸坏你们柜子怎么,姑奶奶今天还就来脾气了。”

    方飘飘发火了,刚才韩涛对她一顿吼骂,她窝火着呢,这个时候,有人在她耳边吼来吼去的,她怎能不气,现在她不敢冲韩涛发脾气了,还不敢冲你一个**发脾气吗?

    一间病房有三张病床,另外两张病床的病人今天刚刚出院,床位是空着的。

    怒火攻心的方飘飘正愁没地方发泄呢,火气汹汹的跑到一张病床前,一下子就把病床掀翻了,然后她从床上卸下一条腿,把病房里另外两个柜子都砸的稀巴烂。

    方飘飘跟疯子似的,终于露出她野蛮霸道的一面,没一会儿功夫,病房被方飘飘砸的乱七八糟。

章节目录

万能神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菜花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菜花贼并收藏万能神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