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他们都那样欺负你了,你不想打他们么?这可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啊!”韩涛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

    “想,我怎会不想,我天天想扒了他们的皮。”鸡毛咬着牙说道,手却打起了哆嗦,他感觉这个拖延的主意简直是烂透了,虽然他们总说我丁丁小,讽刺我,嘲笑我,但他们一样把我当兄弟啊!有事的时候他们也会义不容辞的罩着我。

    把他们团殴了,先不说能不能下去手,鸡毛实在害怕的是他们秋后算账啊!

    鸡毛握着发抖的拳头,向倒在地上的几人走去,每走到一个人身前,那人就狠狠的瞪他,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然后再换人结果还是一样,鸡毛快哭了,你们都这么凶,好像我打了你们就要杀我全家似的,我怎样把戏演下去啊!你们懂不懂配合啊!

    “下不去手吗?来给你这个。”

    鸡毛看着韩涛递来的钢管,吓的一哆嗦,忙说不用不用,笑话,把自家兄弟砸出个好歹,他会被活埋的。

    鸡毛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韩涛一定会起疑心的,突然之间,毛一咬牙,脸色变寒,冲着身边那个正瞪着他的青年,一脚就踹了过去。

    “你他吗的瞪什么瞪,以为老子不敢打你吗?”

    嘭……

    嘭……

    嘭……

    接连的冲着那人踹了三脚,绝对不馋任何水分的打法,直踢的那人啊啊直叫,可愣是不敢还手,刚才马雨已经传递给他们眼神了,谁也不能露了馅,要配合鸡毛。

    “我让你瞪,你他吗的瞪我啊!我草你大爷,瞪我就不敢打你么?”

    鸡毛一连在那家伙身上重重的踢了好几脚,然后身板一挺,大声说道:“他吗的谁再敢瞪我试试……”

    这一次,剩下的几个家伙,谁都不敢再瞪鸡毛了,一个个咬牙切齿的低了下头。

    鸡毛松了口气,这才对嘛!你们要懂得配合,同时心中喊道:“各位兄弟,你们要体谅我的苦衷啊!你们不能怪我,不能记仇啊!改天我请你们喝酒中不?”

    鸡毛边想边打着,直打的几人嗷嗷乱叫,挨个都踢了几脚甩了几巴掌,他唯独不敢打马雨,开玩笑么?我若打了马哥,我的下半身就只能在轮椅上渡过了。”

    “鸡毛,你他吗的在干什么……”

    这时,两度掉进河里的青年再次爬了上来,看到鸡毛正对着自己兄弟拳打脚踢,“你个叛……”

    草……

    徒字还没骂出口,就看到一块砖头冲他飞了过来,悲催的他被砸中了,身子猛的后躺,再次掉进了河里。

    投砖头的人当然是鸡毛,他忐忑不安的看了韩涛一眼,见韩涛依旧神色平静,并未起疑心,心里一松,真是个猪啊!这都猜不出来,要是我早就知道我们是一伙人了。

    “大哥,这人我也打了,气也出了,真是太爽了,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能不能留下个联系方式,改天我请你喝酒。”鸡毛跑到韩涛身边摆出一副非常感谢的样子,完全把韩涛当成了大恩人。

    韩涛微微一笑,指着马雨说道:“你应该狠狠的揍他,他是这帮人的头头。”

    “啊……还打啊!我的手都疼了。”鸡毛哭丧着脸说道。

    “你不一次性打怕他们,下次他们还会找你报仇的。”韩涛说道。

    在韩涛鼓励的眼神下,鸡毛硬着头皮走向了马雨,他背对着韩涛,冲着马雨的脸色比死了爹还难看,他的心里快崩溃了,这戏我他吗的不想演了,浩哥,你们怎么还不来啊!

    马雨也知道自己难逃大劫了,对韩涛这个罪魁祸首绝对是恨之入骨,他忍,老子忍还不……

    啪……

    鸡毛一巴掌抽在马雨脸上,打下去之后,他的小心肝猛的一抽,平时在马雨面前大声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今天居然打了……

    鸡毛我草你吗,不能等老子准备好啊!马雨恶狠狠的瞪了鸡毛一眼。

    “我他吗的已经说了,别瞪我,谁瞪我揍谁……”

    突然,鸡毛发飙了,啪啪啪一连抽了马雨几耳光,然后又是一通拳打脚踢。

    鸡毛同志已经想通了,打一下也是打,打两下也是打,自己铁定要倒霉了,还不如多打一下赚一下呢,他觉得这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勇敢的事,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勇气。

    原来做个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的真爷们的感觉竟然是这么爽。

    这时,这条在深夜罕见行人的道路上,一下子涌进来七八辆汽车。打头的是一辆黑色的越野车,越野车带着嚣张霸道的气焰,呼啸而来。

    越野车后面几辆小轿车的行速都十分的快,跑在年久未修的公路上,速度丝毫不减,一阵阵剧烈的颠簸。

    正动手打着马雨的鸡毛,突然看到了不远处的十多束汽车灯光,这家伙哈哈哈哈大笑出声,兴奋的跳了起来,“是浩哥来啦!”

    然后鸡毛噗通一声,跪在了马雨面上,现成的眼泪哗的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哭叫着说道:“马哥,刚才我是迫不得已啊!各位哥哥,你们可不能跟我记仇啊!”

    鸡毛哭着求饶着,样子十分的可怜,祈求诸位大哥的原谅。

    马雨等人先前被韩涛打,接着又被鸡毛梅开二度,可谓是受伤不轻,如今看到救兵来了,一个个激动的不得了,歪歪扭扭的都从地上站了起来。

    如今,该是风水轮流转的时候了,他们想放声大笑,可不敢笑,一笑就全身疼。

    几个人握着拳头,目光都凶狠狠的盯在韩涛身上,如同瞧死物一般,刚才所受的屈辱他们要加倍讨回来。

    这个时候,几人没有心思搭理跪在地上的鸡毛,毕竟罪魁祸首是韩涛,鸡毛打他们的账改天再算也不迟。

    几辆汽车越来越近,灯光越来越刺眼,韩涛却依旧浑像个没事人一样,只见他皱了皱眉,对着鸡毛说道:“原来,你是骗我的,你们是一伙的?”

    鸡毛从地上跳了起来,冲到韩涛身前,用食指点指着韩涛的鼻子说道:“你个**,你个**,你真是他吗的猪啊!大笨猪,到现在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你有没有上过学,你有几个心眼啊你,我他吗的从小到大都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人,刚才我演戏是故意拖延时间好不好?我在等救兵懂不懂?”

    “你说完了?”韩涛歪着脑袋说道。

    “说完了。”鸡毛愣了一下,回道。

    “那你就别说话了。”韩涛毫不客气的照着鸡毛的嘴打了三拳,鸡毛的牙齿被打掉两颗,嘴唇快速的胀起,想说完都说不出来了。

    这时,几辆汽车已赶到,呼呼啦啦从车上跳下四五十号人。

章节目录

万能神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菜花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菜花贼并收藏万能神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