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秦月房中退出来,韩涛去了厨房。

    挽起袖子开始打扫起来,尽管韩涛的工作只是辅导秦贝贝画画,但秦月从来没把他当成外人,每次来之后又是给韩涛泡茶拿水果的,韩涛对秦月一直都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帮她打扫一下厨房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把厨房收拾干净后,韩涛见秦贝贝从秦月房间走出来,上前问道:“贝贝,你妈妈换好衣服了吗?”

    “嗯!是我帮妈妈换的,刚才妈妈还夸我有能耐呢,嘻嘻!”秦贝贝一笑,腮边就会浮现两个小酒窝,样子甚是可爱。

    韩涛以前也辅导过几个小朋友,那几个小家伙一个比一个调皮,不是少爷脾气,就是公主架势,都是任性调皮的小祖宗,韩涛教他们画画可是费了不少心思,相比之下秦贝贝就可爱温顺了许多,并且小丫头还聪明伶俐嘴巧话甜,打心眼里招人喜欢。

    韩涛蹲下身摸着秦贝贝的小脸,笑着说道:“你妈妈没说错,我家贝贝最能干了,别的小朋友都没有贝贝乖。”

    “贝贝,现在叔叔去跟你妈说几句话,你回屋按我教你的,画幅画好不好。”

    秦贝贝爽快的答应说好,接着又说:“你去告诉妈妈,我现在去画画,等我画好之后她的脚就不疼了。”

    韩涛爽声应好,然后小丫头欢快的跑回房,韩涛来到秦月的门前,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敲响了她的房门。

    “进来吧!”秦月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韩涛推门而入,进去后,把房门敞开,目光转向床上的秦月。

    此时秦月靠着床头,半躺半坐在床上,上身换了一件宽松的白色t恤,一头乌发被擦了大半干,斜斜的搭在右边的肩头上,可能还没来的及梳理,稍微凌乱,有好几缕还沾在脸上。

    坐在床头的她神色有些憔悴,神情不经意间透出几分慵懒,平白无故的让她身上多了几分妩媚,更有着说不尽的柔弱感,让人忍不住的怜惜她,想呵护她。

    看着秦月那娇嫩动人的样子,韩涛微微发愣,张口先说话的是秦月,“韩涛,刚才谢谢你了。”

    韩涛回神,轻轻一笑,“月姐见外了,现在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秦月微微颌首。

    “你脚上的伤口很深,估计一两天也好不了,你现在行动不便怎样照顾自己啊!还有贝贝上学需要接送,不如把大哥叫回来吧!”

    韩涛口中的大哥自然是指秦月的丈夫。

    听到韩涛的话,秦月用纤细如翠竹一般的手指,抚弄了一下盖住眼睛的发丝,眉眼低垂,眼中划过一丝黯然,过了一会才说道:“不用了,我能行的。”

    韩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来秦月家任教已经五个多月了,从未见过秦月的丈夫,而秦月也从来没有提起过关于丈夫的任何事情,就连房子里也没有一件属于男人用的东西。

    她不提起,韩涛也从未问过,倒是秦贝贝有一次问韩涛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她说,韩涛叔叔,我爸爸长什么样子,是不是跟你一样帅啊!

    难道秦贝贝的记忆中对她的父亲没有一点印象?又或者说她已经好久没见过她父亲了。

    韩涛搞不懂也猜不透,只觉得那个男人好狠心,扔下她们母女两人不管不问,到底去做什么了?韩涛没往深处想,也不愿意多想,毕竟那都是别人的家事,他一个外人无法干涉。

    “那亲戚朋友呢?找人来照顾你们吧!”韩涛又说道。

    这次,秦月的神色很平静,说道:“我在江北没有朋友。”

    虽然秦月在微笑,但韩涛看着她莫名的心疼,于是说道:“既然这样,明天我过来送贝贝上学,这几天正好我上午没课,下午也来得及接贝贝回家。”

    出乎韩涛意料,秦月并没有拒绝,清澈迷人的眼中带有感激之色,柔声说道:“谢谢。”

    韩涛走出去关上房门之后,秦月那白净的俏脸,微微上扬,望着房顶好久没动,谁也不知道她在看什么,其实她仰着头只是不想让眼泪流出来罢了。

    …………

    夜色越来越深,坐落在大江北侧这个繁华的城市,喧哗了一天,似困了,似累的,渐渐沉睡下去。

    街上的车辆行人渐少,商铺酒家、楼宅住户都相继灭了灯光,只有那漫天的繁星不知疲惫的闪烁着晶莹的光亮,那轮弯月也没有消沉没失的迹象。

    没有璀璨灯火的辉映,道路两旁的路灯显得有些昏黄,晕晕的黄光朦胧中似飘荡着一层白色的雾气,给人有种虚虚幻幻的感觉,能看清事物,却看不真切。

    路灯下,一个二十**岁的青年,三寸头,高鼻梁,上身穿黑色长袖,脖子上挂着一条粗链子,下身是一条紧身牛仔裤,脚上套着一双高筒皮靴,坐在一款造型独特,彰显野性的摩托车上,一只脚撑着地面,另只脚高高的翘在摩托车把上,身子半躺着,嘴里叼着烟,一只手摸着下巴,一副拽拽的样子。

    在他的身旁停放着**辆摩托车,车上都坐着人,姿势各异,但都有着同一个特点,他们数十个人都显得十分嚣张,目空一切。

    “马哥,那小子怎么还不来呢,咱们都等了大半个小时了。”一个留着鸡冠头的青年从摩托车上跳下,身子一晃一晃的来到马哥身边。

    马哥的名字叫马雨,是这帮人的头头。

    “鸡毛,我说你小子着个屁急啊!能不能耐心点,就你这驴急性子以后能不能干大事。”马雨用夹烟的手点指着鸡毛说道。

    鸡毛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嬉皮笑脸地说道:“我一想到待会咱们可以去夜总会潇洒,就憋不住啊!那里面的妞一个个细皮嫩肉,摸着就是爽的,想想让她们给我跪~舔的感觉,我现在就全身发麻,迫不及待啊!”

    鸡毛说完后,摆出一副很骚的样子来,惹来其余几个青年哈哈大笑。

    “鸡毛,就你那指甲盖大肉虫还好意思去找妞啊!给你个处~女,你也弄不破啊!”

    “哈哈……你们都别笑人家鸡毛了,人家下面的那块酥肉都长到头上了,咱们的谁有他大啊!”

    “是啊!人家下边不管用,上面行啊!头扎进去,不把人搞的嗷嗷叫啊!”

    “……”

    在场的青年,想到干完这一单生意就可以去**一夜,一个个兴奋的都不得了,同时感激马哥有这么好的事没把自己忘掉。

    鸡毛被众人七嘴八舌的挖苦,也不见他动怒,个头没人高,身板也没人强壮,他才不自讨没趣呢,只单单冲那几个青年竖起小拇指,“别说我,你们的不知道有没有我的小指头粗呢。”

    ………………

    ps:推荐票有木有啊!有木有推荐票啊!菜花给兄弟们请安了,赏赐一张推荐票吧!

章节目录

万能神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菜花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菜花贼并收藏万能神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