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很多学生都察觉到了,按理说老校长拿出“西夏图”之后,下一个应该是“南秋图”,却把南秋图直接跳了过去,直接亮出了北冬图。

    还不等同学们发问,老校长就露底子了,直接说出四副图残缺一幅,为此他哀叹不已,深表痛心,觉得十分的遗憾。

    话说回来,原来的四幅话,应该是“南秋图”为首,很明显画者所在的大宅院是坐北朝南,大门就在南侧。

    其余三幅画几乎已经把宅院的景色完全呈现出来,唯独有大门的那一幅丢失了,总让人觉得别别扭扭的,就好像画龙没点眼睛,画孔雀没画羽毛一样,让人十分想看到宅院的大门是什么样子的,大门外的景色又是什么样子的。

    几百个学生在台下议论了会,都深表遗憾,但却有无可奈何,有点惋惜,这么好的一套画,怎么能缺少一幅呢?

    老校长是惜画如命之人,看不到那幅“南秋图”他比谁都难受,一连叹了几口气,方才说道:“同学们,现在你们已经知道少了一幅画,你们想象一下,这座宅院的大门是什么样子的,门外的景色又是什么样子的。”

    台下学生举手回答,有的说应该是大红色镶金钉,门口肯定蹲坐两只雄狮,外面应该是宽阔的街道,街道对面是别家的宅院。

    有的说,大门是黑色的,因为整个宅院都透着一股沧桑的气息,虽然画中的花草树木都生机勃勃,而整个宅院却给人死气沉沉的感觉,不应该是红色的大门。

    台下学生,众说纷纭,围绕着大门的颜色及形状,还有门外的景色议论起来。

    一时间,会堂嗡嗡嗡的全是讲话的声音,老校长也不打断,自暇的喝了一口水,随后看着面前的三幅画,摇头不已,有着莫名的哀怨,似在悲叹有生之年还能不能看到丢失的那幅“南秋图”,如果看不到的话,他觉得自己就算死也不瞑目。

    可惜啊!南秋图遗落多年,想要寻到谈何容易,是否还存留在世上,这个问题都无法确定。

    “同学们,你们是不是都十分想看到南秋图?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深感遗憾?”

    良久,老校长开口说话,台下顷刻停止了议论。

    众多学生纷纷点头。

    老校长接着说道:“我比你们惨哪!二十年前我就见到了这三幅画,从那以来,我无时不刻的都在想象着南秋图是什么样子的,我整整被折磨了二十多年哪!为此我画了不下一百幅画,按自己的想象画出南秋图,可惜完全画不出那种融入自然的味道,那种神韵。”

    说着,老校长又叹了口气,说道:“算是我恳求大家了,如果谁能有幸见到那幅南秋图,一定要告诉我,算是帮助老头子我完成一个心愿。”

    这些年,老校长一直搜寻着那幅南秋图,却一直无果,如今他已到古稀之年,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只能广撒渔网,哪怕有一点希望他也不想放弃,让学生们帮他寻找那幅画,才是他今天授课的真正目的。

    老校长难得求一次人,同学们纷纷痛快的答应,谁让他们自己都十分想看到剩下的那幅南秋图呢。

    台下有人问,“老校长,这四幅画究竟处于何人之手,是哪个朝代的画家?”

    老校长解开了同学们心中的疑问,“其实这位画家并没有什么名气,毕生之中就画了这四幅绝世之画,他是元朝初期的一位画家名叫何安泰,大家应该都不认识,古书上也没记载。”

    老校长没说出的是,这三幅画其实不归他所有,是一位忘年之交老友的画,并且他还知道作画之人就是那位老友的先祖。

    这三幅画是那位老友的传家之宝,世界上没有人比他那位老友更期望获得那幅南秋图,为了南秋图老友走遍了大江南北,气尽力竭,可惜的是完全没有获得南秋图的消息。

    对别人来说这三幅画只是好看罢了,而对于老友来说,把这三幅画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而寻找南秋图则是祖辈的遗愿,世世代代的寻求,只望有朝一日能找到南秋图,还先祖一个愿望。

    没过多久,老校长就离开了会堂,同学们各自散去,今日听了老校长的课,大多数同学都深受启发,受益匪浅,同时都对那幅南秋图上心起来,都盼着能寻找到那幅画,多有跟老校长亲近的机会。

    “老校长不愧是老校长,讲课果然深入人心,涛哥咱们赶快回去吧!我要按照老校长说的画一幅画,有些迫不及待啊!”

    站在韩涛身旁的王威威兴奋的说道。

    “威威,你说那宅院的大门是什么颜色的?”韩涛的心思还在刚才的三幅画上,他也是喜画之人,对好画自然情有独钟。

    “管他啥颜色的。”王威威正和韩涛说话,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急忙冲人家摆手,喊道:“喂,欢欢等我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涛哥,我先走了啊!欢欢昨天买了一瓶香水可好闻了,我去问她哪买的。”王威威说完不等韩涛答话,嗖一下子就跑远了。

    韩涛一阵无语,韩涛都懒得吐槽了,见会场的人走的差不多了,韩涛也准备离开了,就在这时,韩涛看到美术系教导主任冲他走了过来。

    “你是韩涛吧!”教导主任面带微笑的说道。

    韩涛点了点头,搞不懂教导主任找自己的目的。

    “你跟我来一下,有人找你。”教导主任轻轻的说道。

    韩涛满脑子的疑惑,谁要找我,边想着边和教导主任离开了会场。

    离开会场后,教导主任带着韩涛来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口,韩涛知道那是教导主任的办公室,不想他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站在办公室门口微笑的对韩涛说道:“你进去吧!我还有事要忙。”

    韩涛刚想张口问一句,教导主任抢先一步说道:“你进去不就知道了,放松点,看你紧张的,好像里面有吃人鬼似的。”

    韩涛呵呵一笑,挠了挠头。

    确实,由于这段时间在学校,先是惹到了方飘飘,接着又和杜云雷结下梁子,三天两头的有人找他麻烦,他小心惯了,所以才显出一副紧张的样子。

    敲门经过允许之后,韩涛推门而入,看到里面的人后,不由一愣。

章节目录

万能神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菜花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菜花贼并收藏万能神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