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回来了?”

    方飘飘看着走进来的中年人,眉头轻瞥一下,望着他身后的男子扬了扬下巴问道:“他是谁啊!”

    中年人气色和蔼的说道:“他是我给你请的保镖,“天镖堂”培养出来的职业保镖,精通机械,精通网络侦破等等,超级厉害的,一个能打二十个。”

    “天镖堂?”方飘飘露出疑惑。

    “就是国家一级保镖组织。”中年人方杰明解说道。

    “哦!知道了,他从哪里的让他回哪去吧!我不需要保镖。”方飘飘直接说道。

    “飘飘啊!爸也是为你的安危着想啊!上次你汽车系统出故障爸怀疑是有人做了手脚,爸是商人,在商场难免会得罪人,万一他们对你下手怎么办哪!”方杰明苦心劝解着。

    “老方同志,你想多了,若真有人做手脚想害我,那他直接在汽车里装颗炸弹炸死我不完了,显然只是普通的故障。”方飘飘拍着方杰明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只怕万一啊!”方杰明苦着脸哀求,他就这么一个心肝宝贝真的害怕发生意外,平时捧在手心都怕化了,有了上次的事后,这几天他夜夜难眠,好不容易睡着就会被噩梦惊醒。

    因为太在乎所以才紧张,方飘飘的母亲在产下方飘飘后就不幸而终,方飘飘从小就缺少母爱,方杰明有对妻子的愧疚把所有的爱都持加在方飘飘身上,对她百般的惯宠,方飘飘虽然任性叛逆但方杰明从来都不舍得打她一下,甚至骂一句。

    方杰明是白手起家,一步一个脚印才有了今天的财富与地位,如今成为金字塔顶端的人物,他对金钱、权力、地位看的都不那么重要,只有宝贝女儿才是他心中最亮的珍珠。

    他一直期盼着方飘飘快点长大成人,然后结婚成家,让自己抱一个白白胖胖的外孙,那样的话他这一生也算幸福美满了,也无憾了,就可以安心的去另一个世界陪他那命苦的结发之妻了。

    在他心里一万座金山都抵不过一个方飘飘,甚至觉得女儿的一根头发都比黄金贵重,如果方飘飘发生什么意外,让他从哪里获得活下去的勇气啊!死后都无法面对至今深爱的妻子。

    “不行,说什么也不行,看他的样子那么凶,我若带他去学校,谁还敢惹我啊!我找谁的麻烦去啊!那样上学还有什么意思啊!”

    方飘飘不容情地说道。

    方杰明额头上的汗都流出来了,如果方飘飘死活不肯,他当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珠子一转说道:“要不,我把你奶奶请来劝劝你?”

    “请谁来都不……好吧!我答应你……”方飘飘使劲的瞪着方杰明,似在说,把你妈都搬出来了,你有点出息吗你?

    方飘飘不答应不行啊!她天不怕地不怕,不怕神不怕鬼,唯独怕她奶奶,那不是一般的能唠叨,都能把人唠叨成神经病,就算唐僧来了都自愧不如。

    奶奶最可怕的不是唠叨,而且有心脏病,两年前因为方飘飘和奶奶顶了两句嘴,***心脏病就犯了差点一命呜呼,没把方飘飘给吓死,奶奶康复之后,方飘飘在奶奶面前就成了乖孩子。

    李明海无视方飘飘鄙夷的眼神,心中总算一宽,然后对着一直站在门口片言未发的男子客气的说道:“飘飘的安危以后就拜托你了。”

    男子微微点头,“方总放心,只要我活着任何人都无法伤害小姐的一根头发。”不但人长的冷,说话的声音也透着冷气,毫无感情波动,跟机器一样。

    “你叫什么?”方飘飘走到男子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

    “小姐,我叫……”男子刚想说话就被方飘飘打断了,方飘飘说道:“停,我不管你以前叫什么,以后我就叫你木头,谁让你看着呆不拉几的。”

    男子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点头说好,他的职责就是无条件的顺从佣主的话。

    “老方,我可是让步了,但是我有个要求,这根木头不能跟我进学校,只能呆在校外,学校里的生活需要自由,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奶奶来了也不给面子了。”

    方飘飘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

    方杰明想了一下,觉得有杜苍在学校保护着方飘飘不会发生意外,只好咬牙答应。

    接着方飘飘在佣人的服侍下穿上大红色至膝外套,带上特大号墨镜,红红火火的走出了别墅,一身黑色西服,面酷如冰的木头紧随其后。

    方飘飘离开别墅后,方杰明松了口气,坐到沙发上擦拭掉额头上的汗珠,对下人说道:“快给我拿杯水来。”

    ………………

    天一亮,韩涛就起床出去跑步,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一个好习惯,现在跑步对韩涛来说有着双重好处,不但能锻炼身体,而且还能增长精神力,尽管增长的不多,但少胜于无嘛!

    锻炼完身体回到宿舍,李明海和王威威两个家伙还在呼呼大睡,打开宿舍的音响把声音放到最大,这方法很有效果,不单针对这两个家伙,临近宿舍的那些学生,似乎也都习惯了韩涛的这种方式,每天早上音乐响起他们就起床,都省得人定闹钟了。

    有了上次的事后,韩涛不好意思再吸李明海的精神力,看来这家伙昨晚没做**,睡的够踏实,起床后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他是学音乐的,总爱吼嗓子,随着宿舍内劲爆的音乐,拿起墙角的扫把又“弹”又唱,活力十足。

    韩涛看着犯二的李明海笑了笑。

    王威威也陪着李明海疯了一会,过后,音响关闭宿舍恢复了平静,李明海和王威威扎进了洗手间。

    韩涛躺到床上准备小小休息一会儿,就听见李明海嚷道:“王威威是不是你把我的牙刷扔垃圾桶了。”

    王威威说道:“哦!昨天涛哥上厕所的时候把你牙刷碰地上,我不小心踩上去了,咱们是哥们我不能黑你啊!不能让你用我踩过的牙刷啊!所以就给你扔了。”

    我真是躺着也中枪啊!韩涛无语,明明是王威威找不到鞋刷子,拿李明海的牙刷刷鞋了。

    “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我现在要刷牙啊!”李明海又吼了一嗓子。

    “你嘴好臭,能别冲我说话吗?”王威威像是捂着嘴巴说的话。

    “被你气死了。”

    随后韩涛就见李明海郁闷的从洗手间跑出来,随便穿两件衣服跑下去买牙刷了。

    这时,王威威探出头对韩涛说道:“涛哥,你可不能告诉他,我拿他牙刷刷鞋了啊!”

    “下次再坑我,我也不放过你。”韩涛扬了扬拳头说道,王威威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哐当……

    宿舍门是被撞开了,只见李明海跟坐火箭似的闯了进来,对着韩涛大喊,“涛子,不好啦!不好啦!”

章节目录

万能神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菜花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菜花贼并收藏万能神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