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韩涛真的是被惹急了,居然傻到要和周昌决斗,真有皮痒找揍的人哪!

    决斗不同于比赛,没有时间限制,没有裁判叫停,并且不能戴护具,实打实的肉身近搏。

    决斗是跆拳道社团潜在的解决私人恩怨的方式,练武的嘛!有几个不是心高气傲、好强爱斗的?

    刚开始社团也极力反对这种容易受伤的方式,但很快发现那些矛盾热化不动拳头化解不了恩怨的学员,私下免不了聚众斗殴,一度将矛盾恶化,最后越闹越大。

    后来社团决定,凡是在社团内冒出矛盾的都可以用决斗的方式来解决个人恩怨,前提是决斗的双方要向社团申请,决斗时必须至少要有一位副社长督战,怕的是闹出人命,副社长能有效的阻止双方。

    话又说回来,大家都是有些小矛盾,有几个人决斗时敢把人往死里打的,让他们登台打一场各自泄泄气,恩怨就算是一笔勾销了。

    但凡,决斗后还有人私下还没完没了的,让社团知道后,被驱逐社团事小,还要被人人唾之,人人追打……

    对于社团的人来说决斗是解决私人恩怨的最佳方式,也是学员们最爱看的热闹,每次决斗都能吸引来好多人围观,这可比普通比赛刺激多了,而今天社团的大部分成员都在场,再加上被挑战的人是副社长,一个个兴奋的不得了,纷纷擦亮眼睛,期待的不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战斗,而是想看到韩涛最终的下场,会不会被虐的屁眼里都冒血。

    没有人认为周昌会手下留情,从他铁青的脸色,愤怒的眼神中就可以看的出来,韩涛这孩子要倒霉了。

    “哥们,我没听错吧!韩涛要和昌哥决斗?”

    “我倒希望是听错了,那样的话韩涛就不会白挨顿走了,现在看着怪可怜的,如果被打出个好歹来,我一定会给他捐献医药费的。”

    “要不要咱们帮忙先把120喊来啊!”

    “哈哈哈……”

    “你说韩涛能在昌哥手下坚挺几分钟?”

    “同志啊!你问话的方式不对,你应该说几秒。”

    “……”

    台下议论的声音久久不息。

    周昌确实笑了,他能不笑么?刚才追着韩涛打的时候,他要背负着以大欺小的罪名,受人鄙视的眼光,如今韩涛要挑明与他决斗,不但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他踩在脚下,而且打伤了他也不用出医药费的嘛!

    “你真要跟我决斗?”周昌像是在问,又怕韩涛会反悔似的,直接说道:“好,我答应你,是你挑战我的,可不是我倚强凌弱啊!”

    “你少臭美,你觉得你很强吗?狗屁倚强凌弱,少往自己脸上贴金。”都这个时候了,韩涛还跟他客气个屁啊!

    趁此说话间,韩涛意念一动,把精神之眼召唤出来……

    周昌刚想动怒,但想到很快就能打的韩涛满地找牙,冷冷一笑指着韩涛说道:“待会我先打你的嘴。”

    “真怕你没机会出手。”韩涛一边吸取着周昌的精神力,一边似笑非笑的说道,昨晚吸收李明海的精神力已经转化完成了,现在韩涛可以再吸收别人的精神力。

    神笔好比一个熔炉,只有把先前吸收的精神力转化完毕后才能再次吸收别人的精神力,不然的话韩涛是无法吸收的。

    周昌看着韩涛,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这次他没有再放狠话,转身朝着杜云雷所在的方向说道:“雷哥,是这小子要找我决斗的,我跟他打,没有违法社团的规矩吧!”

    杜云雷背负双手,说了一句,“一个蓝带学员都敢向你挑战,我看你这个副社长当的很失败。”

    杜云雷的话令周昌面上一黑,心中更加的憎恨韩涛,黑着脸说道:“雷哥,你放心好了,我要让这不知死活的家伙长记性的。”

    周昌这句话是大声喊出来的,喊完之后觉得头脑一晕,就跟缺氧似的,他使劲的晃动了晃头,突然间觉得全身酸软无力。

    怎么回事?突然这么累这么困呢?

    “现在可以开始打了吗?”韩涛看着周昌,见他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精神气,一副疲乏之相,心中偷笑。

    周昌一共才100多点精神力,却直接被韩涛吸走了80了,不困才怪,若韩涛再多吸收几点,估计剩下的精神力就无法支撑周昌的身体,说不定就会当场晕倒。

    “既然你这么想死,老子成全你。”

    周昌这一吼,头脑又是一晕,并且精神有些恍惚,他想冲过来一脚把韩涛踹翻,可抬起腿后,就有种轻飘飘的感觉,好像腿不是自己的了,有些站不稳了,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他使劲的撑着又酸又疼的眼皮,神色变的呆滞。

    周昌眯缝着眼,又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哈欠,现在他只想睡觉,他感觉是这辈子最最最困的一次。

    可是,韩涛是不允许他睡着的,时机已经成熟,韩涛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咦!他冲我跑过来干什么?”周昌感觉两双眼皮有千斤重,他的反应已经比之前慢了好几拍,大脑已经不听使唤了,“哦!对了,他要跟我决斗的。”

    “嘭……”

    韩涛的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周昌的鼻子上,台下的学员都不可思议的惊呼出声,而这时周昌才感觉到鼻子疼,鼻子又酸又疼,眼泪儿都出来了。

    周昌疼的想大叫,可张开嘴后,却打了一个哈欠,那疼痛多多少少令他精神了几分。

    可是精神有什么用,韩涛的拳头又打来了,这次韩涛用的是一套专门打脸的组合拳。

    如果按照跆拳道的比赛,双方都不能用拳的,可现在是决斗没有规限不能用拳,而韩涛拳上的功夫是从小练的,用起来比脚腿熟练,威力也大了许多。

    咚咚咚……

    韩涛的拳打在周昌脸上,跟敲鼓似的,也不用瞄准乱打一通,总之能打到周昌脸上就行了。

    周昌被打的连连后退,韩涛挪步跟进,他的拳头跟下冰雹似的砸在周昌的脸上,可怜的周昌鼻涕都被打出来了。

    周昌练跆拳道多年,比赛的时候鼻梁骨早被踢断了,即使使劲打他鼻子也鲜有流鼻血的时候。

    整整打了九加九,十八拳……韩涛猛然刹住脚步,喝了一口大气,朗声喊道:“大龙摆尾……”

    身体猛的旋转,后退高高摆起,这一招正是周昌刚才教大家的那招后高摆腿。

    刚才周昌踢的十分漂亮,可是没能踢到韩涛,而韩涛用这招虽没周昌那么干净利落漂亮潇洒,但踢的贼准。

    啪……噗通……

    高摆腿踢中周昌头部,他应声而倒,发出两种不同的声响。

章节目录

万能神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菜花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菜花贼并收藏万能神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