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涛诚心试探他们,所以尽出损招,他说道:“你们一字排好,现在我告诉你们要做什么。”

    韩涛话音一顿,继续说道:“我要你们拿着手中的砖头使劲的砸自己的脑袋,狠狠的砸,砸出血为止,你们瞪我也没用老子就是个变态。”

    “韩涛,你别太过分了。”

    “韩涛,你欺人太甚,我们刚才觉得你可怜不忍心向你动手,没想到你恩将仇报。”

    “……”

    听到要用砖头砸自己的头,一帮人勃然大怒,骚动起来。

    “先说好,我没逼你们,想救孙武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不想砸自己的脑袋也可以,随时可以走,我倒要看看你们这帮人有几个讲义气的。”既然在演戏,那么就演好一点,韩涛的面目狰狞吓人,“是砸自己的脑袋,还是走,你们自己选择,我数到三,若你们还没决定,我不介意让孙武放点血,他长的这么壮,流点血应该死不了吧!”

    “韩涛,你王八蛋,我杀你全家,你有本事杀了我。”孙武嘶声大吼,又对着吴太利等人说道:“太利,赶快带兄弟们走,快走,别管我。”用砖头得砸多少下脑袋才能出血啊,还不得砸死人哪!孙武大声催促让吴太利等人走。

    此时十几个人对韩涛恨之入骨,恨不能把韩涛千刀万剐。

    “一……”韩涛冷冰冰的数了起来。

    众人犹豫不决,试问有几个人有勇气砸自己的脑袋?只有吴太利咬着牙全身因愤怒而颤抖,同时下定决心,他绝对不会弃下孙武不管的。

    “二……”

    当韩涛数到二的时候,吴太利猛的吼了一嗓子,“咱们和武哥是不是滴血盟誓的兄弟?你们有没有忘记咱们跪在一起发过的誓?平时武哥对咱们怎么样,你们有没有忘记?武哥把咱们当成他最好的兄弟,如今武哥有难咱们能不管吗?”

    吴太利的几句话,燃起了众人的热血,一个个憋红着脸的吼,“不能……”忍不住的想起,孙武为他们做过的一切,看着孙武热泪盈眶。

    突然,吴太利又吼了一嗓子,“王凯,李阳你们干什么去?”

    已经偷偷走出几步的两个青年,听到吴太利的喊声,两人头也不回的跑走了,他们实在没有勇气砸自己的脑袋,也没那么傻。在他们想来韩涛就是个变态,若把自己砸伤之后,鬼才知道韩涛会做出什么事,他们害怕,所以他们跑了。义气这两个字对他们来讲已经不再那么尊贵了。

    吴太利等人看着与自己滴血盟誓的兄弟吓的跑走了,众人无不愤怒,这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兄弟吗?对两人恨之入骨。

    “还有谁想走吗?现在就走……”吴太利痛心的喊了一嗓子。

    这一次,没人再走,都咬着牙,势必要与孙武共生死,他们不想违背自己的誓言,不想一辈子活在内疚之中,他们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傲骨。

    韩涛也被剩下的这帮重情重义的男人感动了,鼻子一酸,忍不住想落泪,生命中能有几个这样的兄弟还有什么可遗憾的。

    孙武这个莽汉,斗大的泪水早就布满脸庞,他就是个直肠子,别人对他好,他就还别人十倍的好,嘴唇急速的颤抖,说话都不利索了,“兄弟……们……你们赶快……走,别管我,谁不走,我以后就……不把他当兄弟,你们快走啊……”

    你们要不要别这么动人,怎么搞的跟生死离别似的,这戏老子不想演了,韩涛感动之余叫苦连连,他都快演不下去了,但还是冷冷的喊了“三……开始砸自己脑袋,都给我使劲砸,你们砸不血,我就让孙武替你们流血……”

    忽然间,韩涛感觉自己就是电影里演的那种头号恶人,应该挨千刀万剐,扔油锅,死后要下地狱的那种恶人。

    “砸……”

    “砸……”

    “砸……”

    “谁不咋谁是狗娘养的……”

    “啊……”

    “啊……”

    十几个人扯着嗓子大声叫喊,然后大脚一跺,扎出马步,双手握着砖头,伴随着大吼声,争先恐后的照着自己头部砸了过去。

    嘭……

    嘭……

    啪……

    啪……

    一通响声过后,孙武的哭声更大了,双腿一软就给那帮为救他不惜自己受伤害的兄弟们跪下了,张着大嘴巴,跟小孩子一样大哭着。

    韩涛已经放开了孙武,趁他们不注意,向前疾跑两步,身子一跃,双手一抓,三两下就爬到了三米来高的墙头上。

    韩涛不爬墙头不行啊!把人家整的那么惨,都哭着跪了,就算自己说出真相也难免对方会情绪失控,来找自己拼命咋办?自己固然不惧,但再次发生冲突就不是韩涛想要的结果了。

    吴太利双腿微分,身子前倾,脑袋微微下垂,紧紧的咬着牙,使劲喊了一声后,趁着气息外放的机会,双手猛的一挥,砖头砸上了脑袋。他没练过铁头功,却有砸脑袋的勇气,吴太利觉得自己就是个英雄,敢为兄弟赴汤蹈火的英雄,他这辈子都没这么勇敢过。

    砖头呼一下子砸中脑袋后,吴太利听到咔的一声脆响,察觉出手中的砖头碎了,不等他有反应,就觉得有东西顺着头顶,划过脖子,从衣领处灌进衣服里。

    吴太利咦了一声,砖头砸头怎么没有想象的那么疼啊!感觉只是被人拍了一下脑袋,疑惑片刻后,他好奇的摸了摸头,竟然在头顶上摸到了沙子,是沙子没错,吴太利又抖了抖身子,脚下一片沙子。

    怎么回事?砖头里怎么都是沙子,吴太利看向了其他人,其他人都跟他一般模样,都弄了一身的沙子,一个个也都是茫然的样子。

    吴太利捡起在头上摔碎的砖头,定眼一看,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这砖头是空心的,里面装的全是沙子,我说怎么砸头上不疼呢。

    其他人也都发现了这个小秘密,顿时面面相觑。

    这时,哭的浑像个泪人似的孙武,发现了吴太利等人的异常,抹了一把眼泪,不确定的问道:“太利,你们没事?”

    吴太利急忙跑到孙武面前,“武哥,我们都没事,这砖头里装的是沙子。”

    “啥?”孙武从地上爬了起来,跑过去一看,果然都是空心砖头,见自己的兄弟都安然无恙,他猛然大笑起来,“哈哈哈!这肯定是哪个黑心的窑厂老板为了偷工减料往砖头里塞了沙子,哈哈哈……真是太巧了,哈哈哈哈……你们都没受伤,我太高兴了。”

    刚才还张着大嘴哭的跟死了爹似的孙武,拍着自己的大腿笑个不停,他是在笑黑心的窑厂老板,简直是白痴,难道他不知道沙子要比胶泥贵啊!憨货,大憨货啊!

章节目录

万能神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菜花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菜花贼并收藏万能神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