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对方的拳头结结实实的打在韩涛的胸膛之上。

    这一次,韩涛把身子拉成弓型,做好了防御的准备,被打了一拳,身子纹丝未动。

    而打人青年则被震退一步,他傻傻的看着韩涛,打人的手跟抽风似的不停的哆嗦,接着眼睛越睁越大,嘴唇也随着快节奏的颤抖,有种想说话却说不出来的意思。

    韩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很想问一句,疼不疼?

    疼,很疼……青年整张脸憋的通红通红,一连红到了脖子里,就跟狂饮了一瓶二锅头一样,接着脸上挂起哭相,一副要哭的样子。

    终于……啊……青年扯着嗓子大叫了起来,疼的他使劲的跳,使劲的叫……

    啊啊啊……

    两个相继在韩涛手下吃亏的青年,叫声一个比一个响亮,让人觉得两人是在比谁的音嗓高。

    周围的人都傻眼了,介不科学啊!

    韩涛不再给张凯等人反应的机会了,带着豪放的气焰杀了过去。

    张凯等人缕见古怪,已经没有胆识再跟韩涛单打独斗了,张凯大手一挥,几人一拥而上。

    钢甲攻中有防,防中有攻,无论是别人打到韩涛或是韩涛击中别人,受伤的总会是对方。

    张凯几人看来是经常配合,打架很有一套从四个不同的方位向韩涛展开了攻击,而韩涛还真是双拳挡不住四手,但有宝甲护体,他也不怕挨打,只要护住头部,身体别的部位就让他们打去吧!

    这样一来,违反常理的一幕发生了,张凯几人攻击极为凶猛,拳拳脚脚都能打到韩涛身上,已然做到了例不虚发的地步,可是谁能想到,挨打的韩涛安然无恙,而打人的一个个则是痛叫连连。就好像韩涛是只大刺猬,满身是刺。

    就一会功夫,韩涛身上挨了十拳七脚,却一点事也没有,而张凯几人不是手肿了就是脚肿了,没一个完好的。

    真应了那句话打人打的手都疼了。

    一旁的陈寸心三人本来担心的要死,看到这一幕后,三人面面相觑,纷纷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而周蓉蓉也是一副变傻了的模样,被打了一顿的王小林带着一身尘土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这场面后,直摇脑袋,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打傻了。

    在韩涛防御与攻击之间,张凯带来的五个手下,已经有四个倒在地上失去战斗的能力,场中只剩下张凯两人和韩涛对视,畏畏缩缩的不敢再冲上前,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张凯的眉头皱的极紧,面色更加的阴沉,刚才他打了韩涛一拳,现在手还疼的哆嗦,他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他又不是傻子这个时候再看不出来韩涛的衣服里藏了东西那他就白混了。

    张凯退后一步和韩涛拉开距离,噌的一下子从腰里拔出一把小刀,“吗的,臭小子,看你能不能抗住我的刀子,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衣服里有东西。”

    手中握着刀,张凯又增添了几分自信,阴冷的说道。

    见张凯拔出了刀,剩下的青年也跑到摩托车旁从后座下抽出一把一尺长的砍刀来,用刀指着韩涛,愤声骂道:“老子今天砍了你,

    看到两人亮出刀,陈寸心惊呼一声,“表哥,小心哪!”

    “涛哥,小心……”任萱萱也跟着喊。

    她们现在把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韩涛身上,捏了一把冷汗。

    韩涛冲陈寸心点了点头,告诫她没事,然后转头对着张凯露出不屑的眼神,说道:“你们明明打不过我,放狠话有屁用啊!”

    “老子,现在有刀。”张凯胸膛一挺,愤声道。

    “按你说的有刀就变厉害了是吧!”韩涛说道。

    “废话,总比你赤手空拳厉害。”张凯哼道。

    “你真有意思,说的我好像就没刀似的。”

    韩涛冷冷一笑,接着他的手伸进了裤腰里,缓缓地,缓缓地从裤筒里拔出一把一米长的大刀来。

    韩涛拔出刀后,双手环握刀柄,高高的举了起来,刀身光亮异常,在阳光的照射下刺人眼目……

    这……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一个个嘴巴张的能塞下一颗鸡蛋,谁会想到韩涛的裤管里藏了那么大的一把刀,简直是匪夷所思。

    张凯看了看韩涛手中的大刀,再看自己的小匕首,顿时想哭了,这太欺负人了。他比谁都清楚一寸长一寸强的道理。

    “来吧!你有刀,我也有刀,咱们战三百回合……”韩涛双手抡动大刀,带着横扫千秋的气势朝着张凯砍了过去,反射着太阳光芒的大刀,在空中划出一个半月,气贯如虹,虎虎生风。

    张凯如惊弓之鸟,吓的连连后退,急促之间被一块砖头绊住了脚,噗通一声蹲坐在地上,放大的瞳孔满是恐惧。

    势大力沉的一刀劈在张凯双腿之间,吓的张凯魂飞魄散,后背冒出一股股的冷汗,这一刀若是劈中他,还不把他劈成两瓣啊!

    韩涛一击未中,大刀又起,张凯在地上狼狈的滚爬,惊险连连的躲过韩涛一刀又一刀的攻击,连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一会功夫全身就沾满了泥土,浑像个泥人。

    此时韩涛咬紧牙关,呲着嘴,样子十分凶狠,一刀连着一刀的劈下去,好像是真的想把张凯劈成两段,“敢欺负我表妹,老子今天把你剁成肉酱,包成人肉馅饺子。”

    韩涛看似已经失去了理智,其实呢,都是装出来的,他下手有分寸,如果真把人劈死,自己就麻烦。纯属是在吓唬张凯。

    张凯心里真的崩溃了,一边躲一边带着哭强喊,“兄弟,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你把我砍死了,你也得坐牢,你千万别激动啊,兄弟……”

    别看张凯平时跟牛逼哄哄跟天王老子似的,他在这一带确实小有名气,但名气不是靠自己杀出来的,而是仗着他表哥的势,若不是他表哥混的好,他连个屁都不是。以往都是仗着人多欺负人才显出他牛逼,当大局已去时他就成怂逼了。

    韩涛大刀一横,架在张凯的脖子上,对着他那五个手下,嚷了一嗓子,“今天惹我的是他,你们都给老子滚,如果不想走的话,我不介意手下多出一条人命。”

    喊完话后,见几人犹豫不决,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韩涛举着大刀冲了过去,一通乱砍,五人直接钻进一人高的草丛,惊慌而逃,远远的韩涛还能听到,“凯哥,我们去喊人,你要坚持住啊!”

    面对韩涛这个“刀枪不入”又手持利器的**,他们已经失去了战斗的勇气。

章节目录

万能神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菜花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菜花贼并收藏万能神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