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要去打群架?”

    韩涛眉头轻皱,随即问道。

    “废话,我陈寸心何曾说过假话?”陈寸心傲然地道。

    你没说过谎话?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没有拍良心啊!韩涛翻了一道白眼。

    “恩怨真的已经到了无法化解的地步?”韩涛又问。

    “你死我活。”

    陈存心和萱萱异口同声地道。

    “看来我就算说破嘴皮也劝说不了你?”韩涛摸了摸下巴说道,韩涛了解陈寸心的性子,若自己阻拦她的话,非闹翻天不可。

    “算你有自知自明。”陈寸心双手环胸,神情自得。

    “既然是去打群架,为什么不带我一个,好歹表哥我学过搏击术、跆拳道,收拾两个普通人还是没问题的。”韩涛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不害怕,不怕被打死打残了?还是算了吧!万一你出了事,我怎么向老姑交代……”陈寸心摆手说道,一副老成且还很为难的样子,根本不想带韩涛玩……

    难道我都不怕你出事无法向大舅交代啊!韩涛接着说:“放心好了,我有自保能力,打不过大不了跑呗!”

    陈寸心见韩涛是认真的,略感惊讶,咗着嘴想了一下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一切要听我的,

    韩涛“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

    “今天的事,不准告诉我妈,你地明白?”

    “自然。”

    “咱们拉钩。”陈寸心有些不放心,伸出了纤细的手指。

    拉钩后,结盟达成。

    随后韩涛随着陈寸心向约定地点行去。

    其实韩涛跟着陈寸心去打群架,也是没办法的事。陈寸心这个年龄段正值叛逆,处于这个时期的少年少女都认死理,脑子都是一根筋,坚决认为自己是对的,越是阻拦他们想做的越会起到反效果,变本加厉的跟你对着干就是表现叛逆的最普通的方式之一。

    如果韩涛真的给大舅陈永安打电话,他一定能阻止陈寸心,可……下次呢?陈寸心又不会一直在大舅眼皮底子下活动,她要上学读书,将来还要接触社会、工作,谁能管她一辈子啊!

    韩涛心中想的是,如果跟去的话,凭自己现在的身手至少能安保陈寸心无事,于是便准备随她去疯一次。还有另层目的便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换得陈寸心的信任,消除两人之间的代沟,以后谈话就容易多了。

    再说了,一向不敢惹事怕给父母惹来麻烦的韩涛根本没有打过群架,更别说女人打群架了,想想都有点激动有点期待。

    出租车上,陈寸心对着韩涛说道:“表哥,听说你女朋友把你踹了?”

    哪壶不提你提哪壶,韩涛无心的嗯了一声。

    “别太伤心哦!”陈寸心拍了拍韩涛的肩膀一本正经的安慰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你那女朋友我见过,外表清纯骨子里骚的很,跟萱萱差不多装清纯。”

    萱萱姓任,穿着打扮总给人温文尔雅的感觉,极像个邻家女孩,可是能和陈寸心打成一团的有几个是好女孩,只是陈寸心疯在表面,而任萱萱是由内向外。

    任萱萱躺着中枪,自然不乐意反驳道:“谁骚啦!人家本来就很清纯嘛!”

    “不知谁整天想着让男人**……”陈寸心怪腔怪调哼了一声,

    韩涛,“……”

    出租车司机忍不住扭头看了任萱萱一眼。

    接着陈寸心又傲慢的说道:“在江北大学没人欺负你吧!如果有的话,就告诉我一声,我喊人帮你出气,叫去百十号人根本都不是事。”

    几年前哭起来还流着两筒黄鼻涕的小姑娘,现在这么能吹了?韩涛露出“崇拜”的眼神。

    陈寸心很受用的扬起了尖尖的小下巴,眯眼一笑。

    出租车在三十八中附近停下。

    三十八中是陈寸心和任萱萱在读的学校。

    来的路上,陈寸心已经告诉韩涛事情的起因,原来是因为抢男人,很老土很狗血的桥段。

    抢男人的并不是陈寸心,而是她一个好姐妹“蚂蚁”,跟蚂蚁抢男人的叫周蓉蓉,同样是个问题学生。

    陈寸心一派向来和周蓉蓉一方水火不容,在学校小摩擦不断,约战打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都成家常便饭了。

    陈寸心在墙角下找到了蚂蚁。

    蚂蚁的真名叫马伊,外号是名字的谐音。

    马伊看到陈寸心之后,迎上前来。

    韩涛以前在陈寸心家中见到过马伊,很漂亮的一个姑娘,只是现在却一点也看不出她漂亮、

    裤子上鞋上都沾满了泥土,本来柔顺披肩的秀发已经乱遭遭的上面粘着许多杂草,左脸颊肿的老高像嘴里含了一颗糖,嘴角还残留着已被风干的血迹,整个人狼狈至极。

    好好的一个姑娘被打成这样,何苦呢?好好上学不好吗?韩涛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陈寸心和任萱萱看到马伊的样子,一阵心疼,任萱萱都流出了泪,而陈寸心咬牙切齿的喝了一声,“干他老母,今天老娘非扒她一层皮……”

    没过一会,陈寸心打电话喊的人火急火燎的赶来了,看到马伊时,大家象征性的关心了一下,纷纷露出愤怒的神色。

    来的人,八个男生,两个女生,加上韩涛和陈寸心等人,一共九个男生,五个女生,十四人……

    陈寸心把买好的烟分给了九个男人,看来请人打架是要给报酬的,陈寸心放言干完这票,请大家吃好的庆祝一番,韩涛吓的急忙捂紧了口袋里的钱。

    韩涛看着这些十七八岁的小青年,想起了自己的高中时代,热血被点燃,跃跃欲试。

    “走……”

    陈寸心脱掉外套,披在马伊的身上,带着一帮人浩浩荡荡的向约定地点杀了过去。

    距离三十八中不远处有一条河,由北贯南,在河的对岸是旷大的一片荒野,据说这片空地已经被某个开发商买下,很快就要建楼房了,只是现在还没有动工。

    荒地上杂草横生,垃圾纸屑到处可见,走进去就有一股股的酸臭气味灌进鼻子。

    一条蜿蜒的羊肠小道通向深处,越往里走杂草越高,都高过了韩涛的头顶,据陈寸心说这里是三十八中的学生打架斗殴、了结恩怨的专用场地。

    韩涛不由的赞道,真是一个杀人抛尸的好地方。

    韩涛远远的看到了前方的一群人,那群人看到陈寸心之后纷纷站了起来,一道道尖锐的目光铺天盖地的射了过来。

    对方也是有男有女大概十几个人,带头的是一个漂染黄色头发,身材格外丰满诱人的女孩,是那种典型的看到她身材就会忽略她长相,她长的不算好看,只是身材太火爆了,不知这样的身材得让多少个男人流口水。

    双方的距离渐渐接近,周围的气温随之下降。

    按照韩涛的想法,双方人马肯定会先骂一阵子,各自放下狠话才会开打。

    可没想到,陈寸心根本不按套路出牌,接近对方之后,猛的向前冲去,在周蓉蓉措不及防的情况下就揪住了她的头发,然后啪……一巴掌就抽在了周蓉蓉的脸上。

    周蓉蓉也没想到陈寸心二话不说就动手,先是愣住了,然后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展开了反击。

章节目录

万能神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菜花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菜花贼并收藏万能神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