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打了几个电话后,陈寸心和萱萱“杀”出了房门。

    这时,韩涛还在和陈永安下棋,王文霞坐在一旁,她不懂象棋,但她听见陈永安说韩涛赢了,很惊讶的跑过来。

    要知道陈永安是个象棋高手,一般人都不是对手,历来只有韩涛输的份,怎么会赢了呢?

    陈永安只当是自己大意了,直言下一局要杀的韩涛片甲不留。

    其实并不是陈永安轻敌大意了,而是韩涛的棋艺突飞猛进了,人的精神力与大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韩涛的精神力已达到300多,比普通人高了好几倍,头脑也变的灵活,思考问题的速度也飞速提升。

    如今韩涛的记忆力和思考能力已经今非昔比了,毫不夸张的说韩涛现在差不多已经有了过目不忘的本领,同时思考一个问题的话,韩涛的思维要远远高出普通人。

    第二局棋还没开始下,陈寸心就跑出来了。

    “妈,给我点钱。”

    陈寸心伸手就朝王文霞要钱。

    “你又要钱干什么?”王文霞瞪眼了。

    “买两件衣服去。”陈寸心撒谎是家常便饭。

    “前两天我不是刚给你买了新衣服吗?”王文霞又道。

    “那衣服的颜色和款式都土的要命,我不喜欢,你自己留着穿吧!”陈寸心翻白眼道:“快拿钱吧!”

    “给她给她,吵吵闹闹的。”

    陈永安不耐烦地道。

    “给她钱准乱花,买衣服这个理由已经骗我好几次了。”王文霞又对着陈寸心说道:“妈陪你去行不?这次你想买什么样的你做主。”

    “不要,不用你跟我去。”陈寸心要钱的目的又不是真的买衣服去,怎会答应王文霞的要求。

    “反正买衣服的钱不能给你,不然你又要乱花了。”王文霞表明了态度,她上当不是一次两次了。

    陈寸心气呼呼的坐了下来,“怨恨”的瞪着王文霞,睁着大眼使劲的瞪,瞪着瞪着眼圈就红了。

    随即韩涛便听到陈寸心呜呜的哭了起来,并且哭的很有节奏,也很痛。

    又来这招,韩涛叹了口气,心道:舅母马上就该妥协了。

    果然,王文霞看到女儿哭心疼了,安慰了几句也不管事,只能退让一步说道:“要不让你涛哥跟你一起去。”

    陈寸心的哭声戛然而止,看了韩涛一眼,觉得自己能“降住”于是点头说好。

    韩涛也不急着返回学校,欣然答应陪着陈寸心去买衣服。

    就这样,王文霞塞给了韩涛五百块钱,一再嘱咐,钱由韩涛保管,除了买衣服之外不能乱花。

    韩涛陪着两女出了门,来到楼下,陈寸心觉得已经脱离了王文霞的监视,哪还有刚才收委屈的样子,大大的眼睛眨巴了几下,对韩涛说道:“表哥,如果你忙就回学校吧!我和萱萱一起去买衣服就可以了。”

    “不忙,刚开学没安排课程。”韩涛就知道陈寸心会来这手。

    “你说,我们两个去买衣服,你跟着算哪门子的事,我们买**的时候你不嫌弃害臊啊!”陈寸心接着说道。

    “寸心,你就省点口水吧!舅妈的命令我不敢不从啊!舅妈给我的钱,我是不可能给你的。”韩涛最为了解自己这儿表妹,直接堵死了她后面的话。

    “表哥……”

    陈寸心拽着韩涛的衣袖开始撒娇,声音能把人麻倒,一旁的萱萱帮忙,“涛哥,寸心都这样求你了,你怎么好意思不答应呢?”

    韩涛微笑不语,径自向前走去。

    陈寸心气的跺脚,哼了一声,萱萱和她一起向韩涛甩个冷脸,意思是说,两个美女已经生气了。

    韩涛依旧无动于衷。

    “我渴了,要买水喝,拿钱。”

    出了小区,依旧不甘心的陈寸心说道。

    “我陪你去。”韩涛看了陈寸心一眼,清楚她打的什么主意。

    陈寸心刚想发飙,萱萱拉住了她,在耳边低语几句,陈寸心眼前一亮,两女相继狡诈一笑,韩涛心道坏事,两个丫头打什么鬼主意呢?

    眼看着陈寸心和萱萱进了一家超市,韩涛急忙追赶过去。

    等他进入超市的时候,两女手中各自拿了一瓶矿泉水,然后指着韩涛对着店老板说“他付账。”

    不就是买两瓶矿泉水吗?至于这么鬼鬼祟祟的吗?韩涛点头答应,决定自掏腰包。

    陈寸心和萱萱得意一笑,跑了出去。

    等韩涛结账的时候,店老板朝他要二百多,韩涛愣住了,经过店老板一说才明白,原来两个丫头片子已经把一条香烟揣进怀里了。

    韩涛有些生气了,责怪陈寸心太不懂事了。

    气呼呼的从超市出来,对着陈寸心说道:“寸心,你太过分了,舅妈不给你钱就是怕你学坏了,你今年才十八岁,还是个学生又是个女孩子,你怎么能学抽烟。大舅喝舅妈辛辛苦苦工作容易吗?大舅都不舍得抽这么好的烟,你倒好一下子买了十包,不是自己辛苦挣的钱,不心疼是吧!你已经长大了,体谅体谅他们两口子,他们容易吗……”

    韩涛动了气,但也不舍得冲表妹发太大的火,憋了一股气。

    “行了,思想工作你的别给我做了,实话告诉你吧!买这些烟不是我抽的,有别的用途?”陈寸心理所当然的说道,处于叛逆期的她,似乎还不懂得关心别人。

    有别的用途?韩涛疑惑,问道:“难道你想给你老师送礼让他多照顾你?”如果是这样的话,多少还可以原谅。

    陈寸心和萱萱听到韩涛“天真”的话,同时翻起了白眼。

    “拜托……我们在学校里可是出了名的学渣,你觉得给老师送礼管用吗?他能让我们的成绩从倒数第一变成第一么?”

    说话的是萱萱,别看小丫头外表文静乖巧,骨子里却也叛逆的很。

    “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去打群架,会见血的那种群架,对方已经约好了时间地点。你不用劝我,必须要去,如果不去以后就没脸在三十八中混了。我也警告你,如果你敢告诉我妈,别怪表妹我翻脸不认人。”

    陈寸心直接说出了实话,她觉得自己有言在先,韩涛不会打她的小报告。在她眼中,韩涛就是一个中规中矩的三好学生。用土话讲就是个老实的孩子,听父母的话,听老师的话,完全没有自己的主见。

    在陈寸心的印象中,韩涛就没做过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打心眼里就不喜欢这个胆小、懦弱的表哥,或许是她对懦弱一词的理解与别人不同。

    打群架?

    韩涛愣住了,这个表妹都不能让人省心。

    “怎么样,吓住了吧!快把剩下的钱给我,你回学校吧!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我已经喊人了。”

    陈寸心以为韩涛是被吓住了,略带讽刺的语气说道,她也从来没想过要带韩涛一起去,她觉得韩涛没那个胆子。

章节目录

万能神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菜花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菜花贼并收藏万能神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