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舅家距离江北大学并不是太远,做公交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如果开私家车绕近道时间会更短一些。

    韩涛来江北读大学已经一年多了,期间没少得到大舅陈永安的照顾,夫妇两人一直把韩涛当亲生儿子一般照料。刚来江北时,陈永安三天两头的去江北大学,又是给韩涛送衣服又是送好吃的。

    韩涛打心眼里感激陈永安,对他也无比的尊敬。

    在陈永安家的小区附近,韩涛寻到一个背影的地方,见四下无人,意念一动,一箱纯牛奶出现在他的手里,就跟变魔术一般格外的神奇。

    接着韩涛又“变”出了一箱饼干,一箱甜品。

    有了神笔,也省去了去超市买礼品的步骤,韩涛很满意的提起“变”出来的三箱食品和粉条、花生油很快来到陈永安家门口。

    韩涛按响了门铃,开门的是舅母王文霞,舅母看到韩涛之后红光满面,显得十分高兴,把韩涛让进屋。

    舅母是典型的贤妻良母,脾气随和,心地善良对韩涛这个乡下的外甥十分的待见。

    “老陈,小涛来了。”王文霞冲着厨房喊了一嗓子,系着大围裙的陈永安跑了出来,见韩涛手中拎着好几箱子礼品,顿时拉下了脸。

    “跟你说多少回了,来舅舅家不要买东西,在哪买的给我退回去。”陈永安板着脸责怪道,他清楚韩涛的家境,不想让他浪费钱。

    面对陈永安的责怪,韩涛讪讪一笑,转开话题道:“大舅,这是我妈让我给你带的粉条,还有自酿的花生油。”

    “还是我姐知道我爱吃什么。”陈永安顿时眉开眼笑。

    韩涛摇头一笑,舅舅这脾气他算是摸透了。

    “小涛,你随便坐啊!舅舅正给你做好吃的呢。”陈永安说完后就溜进了厨房。

    韩涛急忙跑到为他倒水的王文霞前,抢过水壶说:“舅妈,我自己来。”

    王文霞微笑的坐到了一旁,问起韩涛家里的情况,韩涛笑着回答,并且还不忘向王文霞询问近况,期间厨房不时的传来陈永安的声音。

    “昨天你打电话说今天要来,你大舅今一早就去买菜,并且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你看他现在高兴的。”王文霞说道。

    韩涛暖在心里,又聊了几句后,问道:“寸心呢?今天是礼拜天,她没在家吗?”

    提到自己的女儿,王文霞就叹了口气,“这孩子,不知道去哪疯了,都快高考了,也不在家复习,都快把我和你大舅气死了。”

    “舅妈,您就别操心了,寸心现在长大了做事有分寸。”韩涛忙劝说道。

    想起自己的表妹陈寸心,韩涛也是一阵头疼。

    怎么说呢?怎么比喻呢?调皮任性不好好学习不说还经常在学校跟人打架闹事,每次被点名批评的总少不了她,经常跟着学校的一帮男学生瞎混,抽烟喝酒把自己搞的跟女**似的。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陈寸心风尘仆仆的从外回来了,看到坐在客厅的韩涛后,小丫头歪着头嘻嘻一笑,“哈喽!帅哥好久不见。”

    打完招呼还不等韩涛回话,小丫头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韩涛只能把抬起的手臂放下来。

    跟陈寸心一起回来的是一个身材格外苗条的女孩,女孩长的很好看,长发飘飘齐眉刘海,大大的眼睛,鼻梁娇翘,从外表看倒像是个文静的女孩,她进屋后很有礼貌的向王文霞打了声招呼。

    “萱萱来啦!快进屋和寸心玩去吧!”王文霞站起身露出温和的笑容,回道。

    叫萱萱的女孩嗯了一声,就跑进了陈寸心的房间。

    陈永安做了一桌子好吃的菜,大多都是韩涛爱吃的。

    吃饭的时候,王文霞去喊陈寸心,那丫头说减肥不吃饭,是王文霞把她从房间里硬揪出来的,而外表文静的萱萱姑娘也在王文霞的劝让下坐上了饭桌。

    陈永安心情大好倒了两杯泡制的白酒,给韩涛了一杯,韩涛也不推辞,陈永安知道他会喝酒的,如果不陪着大舅喝两杯,大舅会不高兴的。

    “韩涛同志,你一来我们家我就失宠了,平时的菜都不放辣椒,今天却全是辣椒。”

    陈寸心噘着小嘴对韩涛说道。

    韩涛苦苦一笑,他知道陈寸心不吃辣,今天这些菜陈永安真的是为他做的,韩涛从小就爱吃辣椒而且还特能吃的那种。

    “那是你哥,什么韩涛同志没规矩。”陈永安瞪了陈寸心一眼,别看他凶巴巴的样子,在陈寸心面前却不好使。

    韩涛陪着陈永安喝了口酒,夹了几口菜直夸好吃,陈永安眉开眼笑。

    “你看看你,大姑娘家吃饭蹲在凳子上,像什么样子,快下来。”

    吃饭的时候陈寸心蹲在凳子上,惹来王文霞的不满,训斥道。

    陈寸心却强词夺理地道:“老妈,难道你不知道蹲着吃饭有助于消化吗?”

    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从小被娇惯,打又不舍得,王文霞拿陈寸心也是没办法,“把你惯坏了,你看看人家萱萱多文静多有礼貌,哪像你啊!成天疯疯癫癫的。”

    得到夸奖的萱萱甜甜一笑,心里美滋滋的看了陈寸心一眼。

    “得意什么啊!我在你家吃饭的时候,你妈还总这样夸我呢。”陈寸心狠狠的瞪了萱萱一眼。

    大家都了解陈寸心的性子,她的话也没人放在心上。

    吃完饭,陈永安拉着韩涛陪他下象棋,王文霞收拾碗筷,而陈寸心和萱萱早就跑房间里了,房间内时不时的传出两人的嬉闹声,也不知道她们在里面做什么。

    “你个死丫头,敢说我胸小,看我今天扒光你衣服,拍**发网上去,让大家都见识见识你的凶器。”陈寸心咬牙切齿,一副凶相,直接把萱萱按到了床上,上下其手脱她的衣服。

    萱萱属于娇柔型的,力气方面比不过陈寸心,在陈寸心的强势进攻下,被扒掉了上衣,动手的时候陈寸心难免碰到她的痒处,萱萱笑个不停,都没力气反抗了。

    萱萱双臂交错紧紧搂着自己的胸部,唯恐被攻破最后一道防线,“寸心,饶命啊!我不敢了……不敢了……”

    “不敢了?跪下唱征服……”陈寸心面上带着邪恶的笑容。

    就在这时,陈寸心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陈寸心对着萱萱哼了一声,说道:“这次让你一马,下次连裤子也给你扒掉。”

    说完后,骑挎在萱萱身上的陈寸心跳下床,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急切的问道:“蚂蚁,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接着陈寸心露出愤怒之色,然后对着手机说道:“好,我们马上就过去。”

    陈寸心挂掉电话,咬牙切齿的把手机扔到床上,狠狠的骂了一句“草他吗的臭**”。

    “寸心,怎么了?”已经穿好上衣的萱萱见陈寸心神色异常,急忙询问。

    “蚂蚁被周蓉蓉那**打了,现在周蓉蓉带人在河边等我们呢,快给小伟小正他们几个打电话,今天看我怎么收拾那**。”

    陈寸心愤恨的说道。

章节目录

万能神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菜花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菜花贼并收藏万能神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