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王高峰后,韩涛的目光又阴沉了几分,他以前虽然是和王高峰是同班同学,但关系并不友好。身份与地位的悬殊颇大,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读高中时,王高峰嚣张跋扈,仗势欺人,身为同班同学,韩涛天生硬骨头,又不愿意屈服于他,王高峰看韩涛自然不爽,三番五次的找韩涛的麻烦。

    韩涛永远不会忘记,王高峰带人把他堵进死胡同抽他两耳光的那件事,从小到大那是韩涛第一次被人抽耳光,那耻辱刻骨铭心,对王高峰自然是恨之入骨。

    韩涛和王高峰之间的恩怨已经无法化解,与他对话无半分客气,“想要解释,问他们两个。”

    冷冷的眼神与王高峰相对,这次韩涛毫不退缩,如今他不怕和王志高杠上,以前他可以忍气吞声,现在确实不行……抛去神笔带来的自信不说,单纯的因为刚才两个家伙对自己母亲动手,就触犯到了韩涛的逆鳞。

    王高峰有些惊讶,以前的韩涛心中虽然不服自己,但至少表面上不敢耍横,没想到今天韩涛居然敢怒容满面的叫板,王高峰大感意外,同时心中升起一团怒火,一向高高在上的他,享受惯了别人阿谀奉迎的嘴脸,凡是不屈服者,都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王高峰也觉得自己是贱骨头,就喜欢有人挑衅他的威严,不然他会感觉高手寂寞,他更喜欢的是骑到那些挑衅人的脖子撒尿的感觉。

    王高峰所乘的黑色轿车与韩涛的电动车横在马路上,十字路口很快出现了堵车现象,看热闹的人围了好几圈,汽车鸣笛声不断响起。

    有两个身穿制服的交警,本想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当他们看到王高峰后,一溜烟的就不见了。

    王高峰“深情”的看了韩涛一眼,并没有让愤怒冲昏头脑,转头对自己的两个同伴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听完事情缘由后,王高峰皱了皱眉,眼中露出犹豫之色,随后他轻笑着摇了摇头,嘴角划过一抹冷笑,对韩涛说道:“看来是一场误会,我两个兄弟刚才确实冲动了,你呢,也打了他们,这事是不是就让它过去?”

    王高峰心中似有顾忌。

    韩涛料定王高峰不敢把事情闹大,就算他老子是交通局副局长,也远没到一手遮天的地步。

    王高峰向陈贵琴走了过去,意外的眯眼一笑,用很和气的口吻对着陈贵琴说道:“你就是韩涛母亲吧!”

    陈贵琴谨慎的看着王高峰点了点头,韩涛见王高峰那么客气的和母亲说话,疑惑的皱起的眉头。

    “哦!我和韩涛打高中就是同班同学,而且考进了同一所大学,刚才的事,我两个兄弟是不对,至于韩涛打人我也没计较,谁让我们是同学呢,我知道他因为女朋友和他分手的事情受了刺激,我只是想和你说回去好好劝劝他,女朋友没了,可以再找,可千万不要再做出跳楼那样的傻事,若不是有人发现的早,韩涛说不定现在……”

    “王高峰你给我闭嘴……”

    韩涛一听慌了,他没想到王高峰把韩涛最不想让陈贵琴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急忙打断,显然已经晚了。

    只见陈贵琴的脸色越来越白,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王高峰目的已达成,对着韩涛微微一笑,笑容中含满了幸灾乐祸,他知道韩涛不会把这件事透露给家人的,那么他不介意做一次“善人”,免得韩涛家人还蒙在鼓里。

    韩涛对王高峰恨之入骨,恨不得冲上去打烂他的嘴,但看到陈贵琴脸色苍白,他停下了脚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高峰乘坐黑色轿车离去。

    “跳楼,跳楼,跳楼……”陈贵琴仿佛失去魂魄一般,目光涣散的喃喃自语。

    “娘,你别听他胡说,我这同学他就爱开玩笑。”韩涛紧张坏了,挤出一副笑脸说道。

    突然,陈贵琴一般抓住韩涛的手腕,眼中含着泪花对着韩涛问道:“小涛,你跟娘说实话,到底有没有。”

    “我……”触碰到母亲带有奢求的眼前,韩涛已经没有继续撒谎的勇气,“娘,不是你想的那样,女朋友和我分手了不假,但我真的没想要跳楼,只是去楼顶一个人喝闷酒了,别人都误会了。”

    其实,韩涛说的是实话,当女朋友提出分手之后,韩涛确实心痛难忍,一个人如同行尸走肉在街上转悠了一天,晚上回到学校,爬到了教学楼顶,坐到楼顶边沿,他只是想借酒消愁,压根就没想过自寻短见,他觉得那个女人还不值得让他去死,更不会以死换回她的几分内疚。

    当时韩涛心里堵的慌,坐在楼顶使劲的吼了几嗓子,发泄掉心中的不快。

    没想到的是他的喊声惊动了在校园树荫下偷偷约会的一对小情侣,隔了一会功夫,韩涛就听到楼下有人大喊,“有人要跳楼啦!快出来救命啊!”那是晚上十点多,声音格外的响亮,没多久,宿舍楼的灯光一个挨一个的亮了,整个校园沸腾了……

    当时韩涛还疑惑呢,谁比自己更惨要跳楼啊!

    咦!不对,他们怎么朝我这个方向来的,不会认为我要跳楼吧!韩涛猜对了,顿时欲哭无泪,这玩笑开大了。

    片刻功夫,学校操场上围了好多的学生,他们纷纷抬头望着楼顶上的韩涛,韩涛也是头一次享受到万人瞩目的感觉。

    已有好心的学生和老师来到楼底下仰着头冲韩涛劝解着,隐约韩涛还听到有人把心理学教授都请来了。

    韩涛真的要哭了,有一百个嘴也解释不清了,索性将计就计,心道:我都要跳楼了,看你会不会出现,是否还关心着我。

    结局很失望,韩涛期待的人并没有出现,自嘲道:她已经狠心把自己抛弃,自己还奢望什么呢?或许我在她心里就是一个没有勇气跳楼的窝囊废吧!

    最后韩涛被学校老师“安全解救”,经过这一事,韩涛得愿以偿成为学校的知名人物,只不过,这名气来的太丢人了。

    现在韩涛已经成为大多学生嘲笑的对象,在学校已经抬不起头了。

    …………

    黑色轿车中。

    “峰哥,你不会真的准备放过那小子吧!”负责开车的青年,刚才被韩涛一拳打中了鼻子,现在鼻孔里还塞了一团卫生纸,想起韩涛就一脸愤恨的模样。

    “大伟,跟了峰哥这么长时间,你还不了解峰哥的脾气,峰哥什么时候让自己的弟兄吃过亏,哪一次不帮咱们找回面子。”

    另一个青年不露痕迹的拍了王高峰一记马屁。

    王高峰坐在后座叉着腿,嘴角一邪,说道:“今天的确不宜把事情闹大,咱们是酒后驾驶又是闯红灯,那么多人都看见了。”

    “有王叔在咱们怕啥,这还不是小事?”开车青年说道,

    “小个屁,你以为我爸是通天大王啊!如果今天的事情闹大,肯定会惊动公安局,到时候我爸虽然能保咱们没事,但也得舍面子给公安局的人说好话。再说了,现在通讯这么发达,万一有人用手机拍下视频,发到网上,惊动了上头大人物,不但我爸受牵累,咱们都跑不了。跟你说多少次了,做事动动脑子。”王高峰吹胡子瞪眼道。

    那青年呵呵一笑一副知错的样子,道:“还是峰哥想的周全哪!”

    王高峰不再理会两人,半躺在座椅上,眼睛一眯自言自语地道:“韩涛,咱们来日方长,后天就要开学了,到了学校我会好好“伺候”你的,不把你伺候爽了,我跟你姓。”

    想起韩涛今天对他的态度,王高峰也是恨的牙痒痒。

章节目录

万能神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菜花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菜花贼并收藏万能神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