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贵琴的目光顺着老板娘手指的地方看去,当看到价码上的数字时,惊呼出声,“呀!这衣服咋那么贵,1200啊!”

    老板娘冷着脸没说话,似觉得和陈贵琴多说一句都是浪费口舌。

    陈贵琴看着韩涛,神色变的有些不自然,这家店的衣服价位已经远远超出了她能接受的范围,但已经承诺给儿子买贵点衣服,不买的话怕韩涛心里不高兴。

    “娘,走吧!这些衣服卖的都是牌子质量并不好。”韩涛轻轻的说道,他看着母亲的样子心里酸酸的。

    老板娘听了韩涛的话后,不屑的哼了一声,也没与韩涛争执,似怕浪费口水。

    听到儿子的话,陈贵琴的心里敞亮多了,点了点头。尽管老板娘对她一直冷冰冰的,善良淳朴的她,临走的时候还是冲老板娘笑了笑,那老板娘则甩了一个冰冷的脸色。

    韩涛从老板娘身边走过,“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似想记住她的模样。

    “那老婆子手脏的跟一个月没洗似的,在衣服上摸来摸去,都不怕弄脏衣服,哼……”

    等韩涛两人走出门后,妖艳的老板娘冷气的说道。

    从始至终都没离开柜台一直玩电脑的男子说道:“你跟两个土包子生什么气。”

    “看见这种跟捡破烂似的人来咱们店里,就恶心,明明买不起,还来逛逛,当咱店公共场所啊!”老板娘又道。

    “难道你们的店铺不是公共场所吗?门口有写着禁止入内吗?你家店铺敞开着门,上面还写着欢迎光临,我们进你家店怎么了,难道还犯法了不成?我们都已经走了,你还唧唧歪歪个屁啊!”

    韩涛再次出现在了店铺里,目光冰冷,语气十分逼人的说道。刚才他对老板娘的态度就十分不满,但是陈贵琴老实了一辈子,肯定不想看到自己与人发生冲突,若是那样母亲一定会担心死的,故此韩涛强忍着没发作,社会就是这个样子,穷人总是被人看不起,他已经不止一两次的体会到。

    可没想到自己都忍气吞声的走了,两人还在背后论长论短,说的话那么的刺耳,韩涛听力较强,听的一清二楚,他能忍受别人侮辱他,但不能损污他的母亲。

    店老板和老板娘见韩涛突然回来,一下子愣住了,背后说人坏话多少有些心虚。

    “人的脸生下来就是让人看的,你家店从开张那一天起就是迎接顾客的,顾客不买东西怎么了,证明你家东西令顾客不满意,难道你他马的让进来的顾客都必须买东西才能走吗?我们穿的破旧,我们是土包子,但老子不欠你的,没喝过你家一口水,不欠你一分钱。要说恶心,就你这张狗眼看人低的嘴脸是最招惹恶心的,即便你化再厚的妆,喷再名贵的香水,依旧是臭气熏天。”

    韩涛言辞犀利的说完之后,大感痛快,而店老板夫妇两人憋的脸色通红,他们想不明白,他们说的话怎么被听到了,按理说不应该啊!但现在两人已经无暇思考那个问题,本能的怒火冲天。

    店老板个头很高,身材也很壮实,他怒瞪着双眼,怒喝一声,“你他马的再说一遍……”店老板凶狠的样子格外的吓人。

    韩涛冷冷一笑,现在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任人揉捏的韩涛了,如果拥有神笔之后还活的那么窝囊,的确愧对老天爷的恩赐了,从此以后韩涛不再忍气吞声,势必要活出一番姿态。

    “你是**啊!我刚才骂的那么难听,你还要我重复一遍。”韩涛面无表情地道。

    “老子宰了你……”店老板彻底被韩涛激起了火,气的他全身发抖,直接从柜台后面冲了出来。

    韩涛轻哼一声,面色一变,双目中寒气密布,盯到店老板如射去两把锋利的尖刀,犹似实质。

    这二十来天,韩涛一直憋在家里,苦研脑海里的神笔空间,神笔空间是韩涛自己起的名字。

    经过反复的研究,韩涛已略知一二,空间内的七个光球正是代表自己的七情,人有七情六欲都是由精神所控。

    这些天在空间内虽然饱受折磨的做任务,韩涛的精神力已经整整的翻了一倍,现在他的七情精神力总和毅然达到了173,各项精神力都远超常人。

    不管是人或是动物,他们的喜怒哀乐都是由精神力催发的,也就是说任何生灵七情六欲的根源都是精神力,当一个人高兴的时候,体内的喜悦精神力就会被激活,经过心脏传递给大脑,由大脑把人的喜怒哀乐在传递而出。

    精神力只是一个笼统的概括,他可以分为愤怒精神力,喜悦精神力,忧伤精神力,恐惧精神力,色~欲精神力等等。

    有些人生来就胆子大,就证明体内的愤怒精神力充足,证实脾气大的人胆子就大的说法,还有些人爱多愁伤感,有些人生性乐观爱喜爱闹。

    女人体内的忧伤精神力大多偏高,这也是爱哭的原因,而男人则色~欲精神力较高,至于那些凶残的野兽都是因为愤怒精神力和残恶精神力的原因。

    而每个人体中的七情精神力各不相同,喜悦精神力多者爱笑是最突出的表现,残恶精神力多着多数是那种无恶不作的坏人,忧伤精神力多者就是多愁善感的人……

    精神力是一种虚无渺茫,看不见摸不着的奇妙神识……人类始终摸不透它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有很多科学家用毕生的心血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

    精神的世界有几个人能走进去?能破解其中的奥妙?

    韩涛却能。

    他对精神力有着超凡的领悟,除了他之外估计没有第二个人会了解的这么透彻。

    此刻,韩涛利用自己的神识把体内的愤怒精神力引导出来,现在韩涛控制精神力还达不到得心应手的地步,不能完全的把愤怒精神力释放出来,尽管如此,他发出的怒气似浪涛滚滚,汹涌澎湃,又如化身成恶魔,带着强悍无匹的冲击力量。

    一般人愤怒的时候,只能把愤怒精神力施放出一二,现在韩涛的愤怒精神力本身就高于常人,再加上他能施放出多半,对比起来店老板的愤怒在韩涛面前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打个比方,同样是10点愤怒精神力,普通人一般情况下只能施放出2点到3点,极为愤怒之时也不过5、6点,而韩涛则能随心所欲的施放,结果显而易见。

    当冲出柜台,想要对韩涛动手的店老板触碰到韩涛的怒光时,心中不由的一虚,那目光好可怕,冷冽的毫无温度,似寒冰一般,锐刺刺的像刀子,让人不敢直视。

    在韩涛的愤怒精神逼压下,店老板眼中露出了浓浓的恐惧,扬起的拳头停在半空中,双腿突然发软,后背袭来了阵阵寒意,如凌冽的北风吹来,如坠冰窟。

    浓妆艳抹的老板娘,前一刻还劈头盖耳的骂着韩涛,被韩涛瞪了一眼之后,骂声戛然而止。

    韩涛在两人注视的目光下,轻轻的拉开了上衣的拉链,里面穿着带格子的保暖**鼓鼓的像是藏了什么东西。

    韩涛有意的向前挺了挺身子,让藏在里面的东西把保暖**撑的更加明显。

    刀……这家伙腰里斜插了一把砍刀,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店老板也能辨认出藏在衣服里面的是什么。

    谁没年少轻狂过,砍刀这种凶器,对大多数男人来说并不陌生。

    店老板吓得蹭蹭退后两步,满脸的惊恐,额头上冒出了汗珠,老板娘也吓的花容失色,藏在丈夫身后,身体不争气的哆嗦起来。

    夫妇二人阵阵后怕,最近新闻上报纸上,不常常报道么,有好几起杀人案例都是因为农民工被人看不起,脑子受到刺激,然后羞恼成怒杀人,

    “你们不是很厉害吗?不是想打我吗?来啊!”

    韩涛冷冷的说着,右手伸进了衣服里,让人误以为他握住了刀柄,随后都可以把刀抽出来,一通乱砍。

    韩涛的衣服里藏的确实是把钢刀,那把刀当然是神识在神笔空间画的,被他召唤了出来。

    之所以不掏出来,是因为店里面有摄像头,若拿着刀耍来耍去,事后对方报警,他也不好收局,又不能真的杀人灭口,韩涛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们就行了,可没想着真要砍人,两人虽然可恨了点,但也罪不至死。

    “兄弟,兄弟……刚才是我们不错,我们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店老板真的害怕韩涛抽出刀对他一通乱砍,冒着冷汗慌张的对韩涛说道,虽然这是法制社会,对方砍了自己也逃不过法律的制裁,但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命冒险,如果自己真被砍死了,就算警察破案神速把对方捉拿归案,那破不破案还有个屁用啊!跟对方玩命不值得,店老板觉得他的命更值钱。

    而老板娘害怕的嘴唇发抖,说不出话来,惊恐的看着韩涛,似是想伺机逃跑。

    韩涛重重的哼了一声,又在两人身上扫了一眼,冷冷地道:“你们两个垃圾,连配给我道歉的资格都没有,哼……”

    韩涛顺势抓起柜前前面的一本杂志书,胳膊高高扬起,然后重力摔下,啪的一声杂志书摔在地上,意外的是,一张彩色照片从书本内嗖的一下子滑了出来。

    三人同时看到了地上的照片,韩涛饶有兴趣的笑了,轻轻地说道:“看来,你们还有私事,我就不打扰了。”

    韩涛说完,面带微笑的离开了,他刚走出店门,里面就传出来一声咆哮,那咆哮声是店老板发出来的,却是对妖艳的老板娘吼的,比刚才对韩涛嚷叫的声音响亮多了。

章节目录

万能神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菜花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菜花贼并收藏万能神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