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菜花新书开张,感谢大家的支持,祝大家看书愉快。正文……

    “烦哪!两个孙子整天围着我转,吵吵闹闹一分钟都落不得清静啊!。”

    “打住打住,老马,少得便宜卖乖了,你儿媳妇争气生了一对双胞胎,谁不知道你笑的大牙都掉两颗,还说烦,谁信?”

    “不过话又说回来,家里有小孩儿后就是热闹,全家人的宝啊!我小孙子也是贼聪明,现在才两岁就会唱儿歌,会伸手要钱买棒棒糖了。”

    “是啊!小家伙虽然爱哭闹,但你们别矫情,你们敢说看见自己的孙子不高兴?”

    “……”

    “老韩哪!我们哥几个都抱上孙子了,就剩你自己了,得抓紧哪!”

    “听说你家小涛已经交到女朋友了?要我说,等小涛毕业后,你赶紧把他的婚事给结了,这样你也省心了不是?来年就能抱上一个大孙子。”

    “现在的年轻人哪!性子都野,你若不催他们结婚,指不定会耗到什么时候呢。”

    “是啊!咱们都是过来人,不能由着他们性子,有了媳妇和孩子才能拴住他们的心。”

    “……”

    临屋的声音传进韩涛的耳里,守着一个煤球炉坐在窗边的韩涛,苦笑着摇了摇头。

    完了,晚上爹又要给自己做思想工作了。

    若被爹知道他的准儿媳妇早已经把他儿子一脚踹了,估计又要抡扫把了。

    韩涛的眼神中带着几丝难言的痛楚,穿透玻璃窗目光落到院子里那棵碗口粗的枣树上,昨天刚下过一场大雪,厚厚的积雪将干枯的树枝压的微微下坠,那雪像白砂糖一样亮晶晶的。

    北风吹来,在小院中一旋,卷动枝头上的积雪,白雪便像柳絮杨花一般,纷纷扬扬。

    韩涛双眼望着被风吹起零零散散的雪花,却早已神游物外。

    仿佛看到了,在大雪中为她戴上围巾的情景。

    仿佛听到了,和她相拥相依说过的悄悄话。

    仿佛闻到了,她爱吃的爆米花香味。

    仿佛想起了,他们一起呐喊一辈子不离不弃的海誓山盟。

    那是最纯洁的一段感情……

    如今他们分手了,韩涛也哭过痛过了,那颗依旧放不下的心,已经痛到麻木了。

    当她语气冷淡的说,我们分手吧!韩涛没问为什么,可能他不想知道太多,又或许他已经知道了很多。

    刚开始的确有恨,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恨不起来了。

    长大了,已经不再是那个无知爱冲动从不深刻思考问题的少年了。

    “小涛,你爹的几个战友来咱家做客,你咋还不去敬杯酒?”

    不知何时,韩涛的母亲陈贵琴推门而入,打断了韩涛的思绪。

    韩涛收回诸般情绪,对陈素琴说道:“我这就过去。”

    硬着头皮走出了房屋,韩涛想到待会又要面对几位叔叔的苦口婆心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来家里做客的都是父亲当兵时的战友,每年过完春节他们都会在一块聚一聚,唠唠家常,回想一下当年。

    用韩德修的话讲,和这几人都有着过命的交情,韩涛自然不敢怠慢,不然……爹的脾气并不好。

    在韩涛的家乡有个规矩,每凡家里来了客人,做晚辈的都要向长辈们敬酒,你可以不在酒桌上陪伴,但敬酒的规矩是不可破的。

    在场的人韩涛都认识,也不用韩德修一一介绍。

    韩涛进屋之后,已换了一张笑脸,热情的和几位叔叔打招呼,几位客人难免客套一番,少不了的是夸奖韩涛又长高了,变帅了,夸着夸着话题就转到女朋友上去了,韩涛怕的就是这个,急忙抓起酒瓶子敬酒。

    韩涛清楚这些人的酒量,能喝的就多倒一些,不能喝的意思意思也就行了,尽管韩德修在旁嚷着都多倒些酒,唯恐这帮战友喝不醉似的,但韩涛却下不去手。

    很快一圈人都敬完了,唯独剩下韩德修一个人,韩涛并不准备格外开恩,并且比别人多倒了一倍。

    “爹,我敬你一个。”韩涛端起近乎一满杯的白酒递到**修跟前。

    韩德修瞪了韩涛一眼,笑骂道:“你个臭小子,为什么给我这么多?他们为什么都那么点?”

    他心里极度的不平衡。

    “爹,几位叔叔来咱家做客,不能硬灌人家酒吧!再说了刚下完雪,道上滑,喝多了万一摔着碰着咋办。”韩涛理所当然地道。

    “你不怕我喝醉?”老韩同志狠狠的瞪着“不争气”的儿子。

    “爹你喝醉没事,躺下就能睡觉。”韩涛看着韩德修脸上的表情一连变幻,想笑不敢笑,爹啊!你若不喝醉了,等几个叔叔走了之后,您能保证不借着酒劲说娶媳妇的事不?

    这时几个战友插话了,“是啊!老韩,你在自己家里还怕喝醉啊!”

    “老韩,快喝了吧!我们可都喝完了啊!”

    “……”

    你一言,我一语,他们都帮着韩涛“大义灭亲”,说的韩德修老脸一红,刚才他可是发过话了,韩涛倒酒的时候,谁也不能推辞,倒多少就要喝多少,军人嘛!做事要痛痛快快的。

    他说这些话的目的还不是想让韩涛多灌几人酒,谁知道儿子不但不领会自己的意图,并且还这么缺心眼,哪有不向着自家人的事啊!

    “我可真是你亲爹啊!”韩德修黑着一张脸,气的他牙痒痒,最后还是把酒喝了,十分的郁闷。

    韩涛知道再不走,就要挨骂了,向众人道别一声,不等韩德修说话就灰溜溜的逃走了出去。

    走出门,冷风迎面扑来,寒气逼人,韩涛自然的把手插进口袋,跺着小碎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韩涛家的小院,坐北朝南,有五间正房,西面的两间是属于韩涛的,由于韩涛在市里读大学很少回家,房间内没几件家具,冷清清,空荡荡。

    交往一年多的女朋友,说分手就分手了,连个解释都没有,韩涛多希望是一场梦。

    说好的春节放假和他一起回家见父母的,兴奋去车站接她,迎接韩涛的却是一句“咱们分手吧!”那句话简直是杀人的刀,无情地刺进了韩涛的心脏。

    事后,韩涛想明白了许多,可却是他用青春才换来的领悟,多么沉重的代价啊!

    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还是会想起她,心会酸,会痛。

    韩涛自小就爱画画在大学里学的是美术专业,房间里有个临时搭建的画台,韩涛坐了下来。

    把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拿到近前,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卷画。

    把画台上的纸笔收拾干净,小心翼翼的打开那卷画,一幅彩色的山水画舒展而现。

    山,重峦叠嶂、绵延悠远;水,波光粼粼,倒映出绿树青山,山水相连,花木结伴,美不胜收。

    这幅《山水琉明图》不是韩涛画的,但不知为何他总感觉就是自己画的,每次看到这幅画就会有种无比熟悉,血脉相连的错觉,就好像画中的每一笔画每一点色墨都是出于自己之手,那感觉莫名其妙。

    画明明是买的,韩涛万分确定不是自己画的,为什么会有那种错觉,曾经一度觉得自己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一眼就能看出《山水琉明图》是近代之作,因为画中的色彩以及绘画的手法都充斥着现代艺术,并不是什么古字名画,韩涛买它时,花的钱并不多。

    韩涛一直感觉这幅画很神奇,因为他每次看到这幅画,就会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好像走进了画中,置身于一片新的天地,天空蔚蓝,白云纤尘不染,仿佛能听到流水的声音、鸟儿的鸣叫,看的到葱郁的林间欢快奔跑的小动物,如身临其境,闻的到浓郁的花香,吹得着怡然的清风。

    景美、花香、水清、风柔真如远离世尘的世外桃源一般。

    韩涛轻轻合上双眼,手指在画上缓缓移动,画中的一草一木都已经深深的印刻在脑海之中,他的意念顺着手指移动的方向,在画中缓缓前行,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踩着那松软的草地,他的心一片空静,似脱离了世俗。

    “嘶……哎哟……”

    突然,一阵刺疼从手指抵达内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韩涛触电一般的抬起手臂,定眼一看,右手食指被划了一道口子,殷红的鲜血冒了出来,韩涛大为疑惑,手指摸的是光滑的画卷怎么被划破了。

    不由的看向了那幅画,顿时心中一慌,因为手指流出的鲜血已经滴在了画上,韩涛急忙起身寻来一块干净的搌布,这是他最喜欢的一幅画,可不能在上面留下污点啊!

    韩涛紧张坏了,可当他拿来搌布想要擦掉画上的那滴鲜血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亲眼看到画上的滴血,越来越小,颜色越来越淡,眨眼间的功夫就不见了,就好像浸入了海绵之中。

    韩涛呆立当场,搞不明白怎么回事,身上起了鸡皮疙瘩,这不科学啊!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只能用诡异两字形容,他看的一清二楚,明明白白,是的,画里“长”出了东西。

    看着画中越长越高,如是雨后春笋的毛笔,韩涛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哆嗦,眼中露出浓浓的恐慌,阵阵心悸。

章节目录

万能神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月下菜花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菜花贼并收藏万能神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