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难道朕提兵南来,就为了在析津府城内无所事事吗?”

    耶律延禧可真是郁闷了。大辽天子率兵亲征啊!十万天兵浩浩荡荡的南来,想想也可怕。怎么打都没打,就进退皆两难了呢?这事儿要是传到草原上和东北的老林子里面,阻卜人和女真人还不得揭竿而起啊!

    “陛下,”马人望也是一脸的为难,“如今界河拒马河水大,骑兵根本不可能涉渡。若是乘舟强渡,又容易被南朝水军所破。最好等到天气寒冷,界河拒马河封冻后再踏冰南下。沧州乃是一马平川之地,陛下的十万铁骑自可往来纵横,便是不能攻破界河坚城,也能扫荡沧州乡野。”

    “沧州乡野有什么?”耶律延禧眉头大皱。

    自己是大辽皇帝啊!不是燕山上的毛贼,现在带了十万大军来抢劫,怎么都得抢个大城市吧?怎么能在沧州乡下抢一把就走?这不是和燕山上的小毛贼一样了吗?

    而且沧州出了名的穷啊,宋人自己挖黄河玩儿,把沧州淹了好几,因此在宋国河北诸州中,以沧州最穷。现在虽然有了个界河商市,可这个商市和沧州乡下没有什么关系吧?

    马人望仿佛不知道耶律延禧爱面子,只是一五一十地答:“陛下有所不知,这几年宋国的沧州乡下可是富起来了,建了三千多个骑士庄园,每个都有一千五百亩地,而且多兼营定牧,还养出了大名鼎鼎的界河马。”

    界河马不仅在大宋赫赫有名,在辽国那边也是小有名气了。毕竟契丹马也是一种放养的草原马,和后来的蒙古马几乎就是一个品种,大多比较矮小,只有不到5%的契丹马较为高大,适合作为战马。而从界河商市流出的优质阉马通常都有四尺八的肩高,搁在辽国也算上品了。本来应该缺少良马的宋朝,现在居然可以向辽国出口良马,怎么不让人感到惊讶不已?

    马人望接着说道:“据查,界河马是由波斯马、天竺折耳马、青唐龙种马河曲马中的精品杂交而来。马种管理非常严格,每一匹种马、牧马和马驹,都在云台学宫的骑士学院登记,建有‘户册’。而且还有专门的种马场,负责改进马种,最好的种马肩高都达到四尺九了!”

    四尺九的肩高对于以高瘦著称的波斯马而言并不算什么,而波斯马又是界河马最主要的父系基因来源。

    而且因为安西之战和纪忆一下西洋,界河种马场现在又得到了不少优质的波斯马、阿拉伯马、安达卢西亚马和夏尔马,不仅有种马,还有可以用来生育的牡马。

    因此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界河马的质量还会继续提高!

    可是对于只有马匹数量优势,没有质量优势的契丹人而言,可也也是非常难得的好马了。

    “四尺九?”

    “真的吗?”

    “宋人怎么会养出这样的好马?”

    “都赶上波斯马了”

    “一定是从波斯抢来的!”

    “一定是抢来的!”

    “宋人太无耻了!”

    “真是强盗啊”

    听到有肩高四尺九的好马,耶律延禧手下一帮契丹将领个个都咬牙切齿起来了。

    那么好的马,他们都没有,宋人居然有了,能不去抢一把吗?而且这些马本来就是宋人从波斯抢来的,都是不义之马!必须得把它们都弄到大辽来。

    “马卿,”耶律延禧终于下了决心,“务必查清界河种马场的位置!等到天寒地冻之时,朕就亲率大军去取波斯良马!”

    “臣遵旨!”

    马人望行了揖拜之礼,心里面却是一阵苦笑。

    界河种马场的位置他当然知道了,这个马场其实就是在他侄子马植的帮助下建立起来的。最初的几匹波斯种马和鹘养马人,都是马植帮着搞来的。这个马场的位置,本来就在界河商市的河北部分,也就是在辽国的土地上。

    但是在耶律延禧驻跸析津府后,种马场就开始往耽罗岛迁移了辽兵估计是去不了那里的,除非是作为俘虏!

    就在马人望因为应付耶律延禧而头疼的时候,武好古也快遇上麻烦事和人了。他已经和纪忆这个时候已经抵达了大宋的北京大名府,这座位于黄河岸边的河北雄城素来是河北的统治中心。因此便是河北路都转运使司和河北东路转运使司河北有时候会设立两个转运使司的当然驻地,同时也是大名府路安抚使司的驻地。

    如果不是武好古将界河商市当成了自己的老巢,他的河北宣抚使司,多半也应该驻扎在大名府。

    因为河北宣抚司并不是常设机构,而河北又有四到五个安抚使路算上海路制置司就是五路,同时河北又经历了长达百年的“紧张和平”,使得河北都转运使或是河北东、西两路转运使在国防事务上的权限不断上升,成了事实上的河边诸路最高统帅。

    首先,河北转运使可以负责管辖河北的水路布防不是海路,而是负责依托河北的河流树林进行防御设施建设。

    其次,河北转运使负责修城筑寨、督造器具衣被这项权力是宋仁宗授予时任河北转运使欧阳修的,之后就成了惯例。

    再次,河北转运使负责供给军粮和军储这是河北转运使的本职工作。

    第四,河北转运使可以参与边事决策!这项权力是宋朝其他地方的转运使所没有的。但是河北转运使却拥有“按察沿边将吏和与闻边事”的大权。由于宋朝以文御武的惯例,拥有这项大权的河北转运使就成为了河北五路事实上的最高统帅。

    第五,河北转运使还可以在边臣职位空缺时,权摄安抚使事务。而和河北或河北东、西两路转运使对应的安抚使有四个不包括海路帅司,常常会有个把空缺,因此河北转运使和河北东西两路转运使权摄安抚使的机会就非常多。久而久之,河北的转运使就被当成了边帅看待。

    另外,河北转运使还拥有同契丹开展移牒外交之权武好古控制的海路帅司也有移牒外交之权,但是外交对象必须是“海外”之国,契丹并不包括在内。

    而武好古这个河北宣抚使,名号虽然很大,但是实权却小的很。

    因为这个职位不是常设的,所以有多少权利都得由赵佶颁布的谕旨决定,而且还得在谕旨的基础上再打个折扣。

    毕竟河北几个安抚使以及大部分的州府官都是科举出身的文官,武好古一个武官想要号令他们是非常困难的。何况他还没有按察沿边将吏之权,只能在战阵上行使军法,而文官又不会上战场,根本不怕武好古。

    根据赵佶的谕旨,武好古的权限大致上就是编练六将新军,整饬河北缘边防务、督师抗御契丹和权摄沿海路帅司。

    现在契丹还没有犯边南下,所有“督师抗御”只是一个期权。武好古实际掌握的权限就是编练六将新军和整饬缘边防务,而且六将新军的军费也在纪忆这个河北转运使的口袋里装着。至于整饬缘边防务之权,不仅和河北转运使的权限重叠,而且也和真定府路、定州路、高阳关路和大名府路这四个沿边安抚使路的权限重叠。

    而且这四个安抚使路的安抚使又都是堂堂的文官,还分别兼任知大名府、知真定府、知定州和知河间府的差遣。在河北地方上的权力比武好古还大!他们根本就不鸟武好古这个吏商武官。

    所以武好古上任之后,都没有办法召集一次河北诸路安抚使的会议。

    不过这些文臣多少还是要给纪忆一点面子的,毕竟河北都转运使掌握着四个安抚路的粮饷不包括沿海路,而且还有按察地方之权。

    托了纪忆的福,武好古终于在判大名府事的衙署之内,见到了四位安抚老爷。他们分别是判大名府事兼知大名府路安抚使许将,知定州事兼定州路安抚使梁子美,知河间府事兼高阳关路安抚使叶祖洽,以及知真定府事兼真定府路安抚使王旉。

    呵呵,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其中许将是嘉佑年的状元,当过尚左丞,中侍郎,门下侍郎的宰执级人物,官拜特进最大的问官。

    梁子美则是水浒传里面梁中的原型,开国文臣梁通、梁文度之后,虽然是荫补出身,但是为官四十五年,历任四朝,也算是元老级别的重臣。

    叶祖洽熙宁三年的状元,新党元老曾布的心腹,也是新党干将,和武好古的恩师苏轼关系恶劣。所以在二苏掌权后,一直被压制住地方上,不得入朝大用。

    而王旉则是王安石的侄子,反对变法的王安礼的儿子。因为王安礼曾经搭救过因乌台诗案而落魄的苏轼,所以王旉也就成为了新旧两党之间都吃得开的人物,虽然以荫补入仕,但还是做到了知真定府兼真定路安抚使的位子。

    这四位“大神”别说武好古这个武官,就是纪忆这个科举正途出身的文臣都转运使,也都是指挥不动的。

    请记住本域名:。手机版阅读书包网.bookbao2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