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崇政殿上,赵佶一个人在发脾气,下面一帮重臣,却是个个都三缄其口。

    因为他们都看过武好古的奏章了。一万万缗也许要多了,但是也不算过分,毕竟这次要对付的是耶律延禧亲率的大辽兵啊!

    武好古多要一点,打个保险,也没啥不对的,万一因为钱不够打败了,岂不是坏了大事?

    更要紧的,在这个节骨眼上,有资格走一趟河北的重臣,谁都不想去替武好古扛雷,哪怕赵佶给他们一万万,他们也不想去。

    现在有资格去当河北宣帅的,也就是高俅、章援、童贯和武好古这“四名帅”之一了。别人去了,多半是要兵败身死的。

    而且,河北防务百年来烂成什么模样,在台上的文官谁还不知道?没有这一万万的投资,那就是四处漏风的筛子,守备都不行,何况击败耶律延禧?

    赵佶的脸色一点点的阴沉了下去,宰执们的沉默让他觉得有点骑虎难下了。他本来没想要真打更不用说花掉一万万军费了!他本来以为武好古那么机灵,一定会和耶律延禧私下达成协议的,给个两三百万买个平安就行了。

    可没想到武好古一方面丢出个价值一万万的抗辽计划,一方面还把耶律延禧索要300万岁币的事情露章上奏了!

    三百万事小,成吉思皇帝的面子事大啊!

    现在谁敢建议赵佶花钱免灾?人家还要去封泰山,观沧海呢!花三百万买平安了,还有什么脸面去搞这些?

    要知道,脸皮厚如真宗皇帝,也不过给了辽人30万岁币,还是在辽人打到黄河边上后再给的。

    现在耶律延禧人还没到析津府呢,赵佶就拿出三百万了,还不得贻笑天下?

    所以武好古这一次,真的有点不上路了。

    而朝中那么多正直的大臣,平时有事儿没事儿的都喜欢给武好古上个弹章,今天需要他们挺身而出的时候,却没有一个言语的,真是让赵佶太失望了。

    “望道,咱们是不是该进去”

    崇政殿外,纪忆已经向值守的一个閤门宣赞打听清楚状况了。原来是武好古这厮吃了熊心豹子胆,要宰赵佶这个官家一刀。

    一刀就是一万万!可比纪忆狠多了。纪忆也来不及佩服,就拉着有点发呆的武好文发问了。

    “进去做甚?”

    武好文脑子里面嗡嗡直叫,他本来以为自己的哥哥最善溜须拍马,没想到今天居然要掏空官家的封桩库,这不是发疯吗?官家会不会不宠幸自家兄弟二人了?

    这个武好文现在已经被“宠坏了”,一朝要是真的没了恩宠,恐怕都不会做官了!

    所以武好文一时居然没有想到应对之策,还是纪忆这个旁观者明白。

    “进去犯颜直谏,替你大哥说话啊!”

    “啊”武好文脑袋上冷汗直冒。

    最是无情帝王家啊!虽然武好文和赵佶关系足够铁,但是真要得罪了赵佶,也没好日子过的。

    “你怕什么?”纪忆压低声音,“官家不是小气之君,现在只是一时糊涂,没有想清楚关键。咱们只要和他言明了,一定会有所收获的。”

    “言明?怎么言明?”

    “你应该这么说说完了官家一定对你刮目相看!”

    “真的吗?”

    “什么?武好文和纪忆来了”

    一个御药院的小黄门将武好文、纪忆到达崇政殿门外的消息告诉了赵佶赵佶下过旨意,凡是武好文请见,立即通禀。

    “宣!”

    赵佶想了想,还是决定召见武好文。

    武好文是忠臣啊,虽然武好古最近有点得意忘形,但武好文还是好的!而且武好文是海路帅司,是河北宣抚司下的五帅司之一。河北的事情,他应该是清楚的,得让他好好说说,怎么就得花上一万万缗?

    “禀陛下”胖乎乎的,在赵佶看来是又可爱又忠厚的武好文看了武好古的奏章,装模作样想了一会儿,然后才斟酌着开口。

    “臣是文人,不通军务,因此不敢妄下断言,说这一万万是该花还是不该花。但是臣知道,陛下和大宋,是万万输不起的!一万万花出去了,将来要赚来不难。可仗要打输了,等到耶律延禧兵临城下之时,陛下就是有几个一万万放在库房内,都于事无补了!

    所以臣觉得,只要能确保打败契丹,这一万万就应该要花,哪怕花多了,也是值得的”

    这话说得有点过头了。御史中臣石公弼连忙大声打断道:“武好文所言不谨,当治其罪!”

    赵佶却一挥手,阻止了御史当庭弹劾。皱着眉头思索了半晌,问:“耶律延禧能打到开封府城下?”

    “臣不知,”武好文道,“臣只知道陛下绝不能冒这个险,哪怕有万一的可能,也是不行的。”

    这话在理啊!

    钱没有了还可以去搜刮,去海外抢劫。要是江山没有了,那可就全完了。

    赵佶又看了看群臣,似乎想要征求意见,纪忆看到机会来了,抢着发言道:“陛下,臣以为此战关系我大宋与契丹之国运,是万万不能有失的。

    所以臣建议陛下御驾亲征,迎战耶律延禧!”

    啊!御驾亲征!?

    赵佶愣了愣,脑门上汗珠子都冒出来了,看着进言的纪忆,嘴巴半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纪忆,天子乃国家根本,岂能轻易离京?”右相张商英大声斥责。

    虽然张商英一直以来都很维护纪忆,可是在天子亲征这个原则性问题上,他可是半点也不含糊的。

    “相公,”纪忆道,“耶律延禧已经亲征了这可是大宋天子打败大辽皇帝的最佳机会啊!只要耶律延禧无功而返,陛下就能威震北国!如阻卜、女真、渤海,以及燕云汉儿等等,都会南望陛下之王师!来日北伐之时,他们就会纷纷起兵响应我大宋王师了。

    所以此战得胜,辽亡宋兴之势,就将不可阻挡。

    而且陛下亲征也无需亲临战阵啊,在大名府统率全军,也算是亲征啊。”

    好像,好像有点道理啊!

    赵佶和殿中的群臣都盘算起来了。

    耶律延禧亲征而来,其实也是赌上了大辽天子的威望。如果不能从大宋这里讹到钱,又没有办法攻破什么名郡大城好饱掠一番,最后灰溜溜的败退,那就大损威信了。

    而官家如果趁机打出亲征的招牌,也不用亲临界河,驻跸大名府摆个姿态,就算是御驾亲征了。

    如果取胜,那可就是威震北国了

    “陛下,”蔡京已经想清楚了其中的关节,而且还多想了几层,当下就上奏道,“臣以为纪忆所奏可取,陛下或可等到辽兵锋芒丧尽后再御驾亲征,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他的意思是要等到耶律延禧打来打去打不下河北州郡后,再大摇大摆的亲征,白捞一个大大的威名。

    果然是老成持重!

    赵佶点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了笑颜,“那就准了武好古所请?”

    蔡京道:“陛下,老臣以为可以准其所请。不过得有一个善于理财的臣子去当河北转运大使,才能保证这万万缗的军费都花在刀刃上了。”

    把这一万万缗直接交给河北宣抚司是不可能的。即便赵佶同样了武好古的计划,也是由河北转运使司管着这笔钱。武好古的宣抚司只能一笔一笔的去向河北转运使司报销。

    所以这河北转运使司就是个肥缺了!

    纪忆早就等着这个机会呢,马上上奏道:“陛下,臣善于理财,愿意为陛下管好这笔军费!”

    蔡京和张商英都是一愣,他们都没想到纪忆会跳出来自告奋勇这么个肥缺,他们可都有自己人可以推荐的!

    “对,对,”赵佶已经笑了起来,“纪卿最善理财,河北转运大使非卿莫属了。”

    这事儿没有异议了,纪忆去西洋转了一圈拉一千多万,还有谁比他能理财的?

    纪忆行了揖拜之礼,“陛下,臣必不辱命。

    另外,臣还有一计献上。”

    “说吧。”赵佶笑吟吟道。

    “跟随臣从罗马城而来的红衣大方丈维吉尔愿意替陛下联络阻卜克烈部。”

    “阻卜克烈部?”赵佶问,“他一个罗马的方丈,怎么就能联络上阻卜人?”

    “陛下有所不知,”纪忆道,“阻卜克烈部所信奉的景教,其实就是罗马的基督教。而基督教的首领,则是罗马城大法王。大法王麾下,则以红衣大方丈为尊。所以这个罗马的红衣大方丈的确能管到阻卜的景教,由他出面,一定能把阻卜克烈部拉拢到咱们一边的。”

    “原来如此,”赵佶点头道,“倒不妨一试。此事可以交给章援负责,他不日就要从海州返,到时候再安排吧。”

    章援去海州是奔丧的,不过他现在是一方镇帅,当然要夺情的。在章惇的坟前哭上一场之后,就会返开封府领受河西安抚制置使一职了。河西正好靠近西阻卜,所以由章援安排维吉尔大方丈去联络阻卜克烈部,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