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宣德门外山呼万岁的声音起来的时候,在千里之外的大辽国奉圣州鸳鸯泺,大辽皇帝耶律延禧正在大帐之中大发雷霆。

    原来是他派去界河商市和武好古秘密见面的萧保先灰溜溜的来了。

    钱没有要到,而且还带了宋国已经背盟的噩耗。

    澶渊之盟,已经被言而无信的宋国正式毁弃了。今年的岁币多半不给了,而且宋国正在界河拒马河以南构筑城池。这可是明目张胆在违背澶渊之盟了!同时也把耶律延禧逼到了不得不战斗的悬崖边上了。

    作为大辽国的天子,他必须,也只能是一个能带着全体契丹人抢到东西,收到保护费的强盗头子。而且还得是天下第一大贼头!

    因为他统治的草原之民,除了为数不多的契丹核心部众,其他人都是墙头草。谁能带着他们去抢,他们就拥护谁当老大。如果赵佶是个更好的强盗头子,那么大家伙就认个成吉思汗又能怎么样?

    唐朝那会儿,大家不就认李世民当登利可汗了?

    虽然赵佶打仗的本事多半不如李世民,但是他抢钱的本事可比李世民厉害啊!

    这边刚刚派人去海外抢了一千多万,那边又有赵家人准备去天竺抢劫了。

    原来身在大宋,心里还有点向着大辽的赵乾顺就让人送来了奏章,说是赵忠顺和萧合达在波斯国东部其实是阿富汗如入无人之境,在去年冬天还占领了一个富得流油的城市名叫迦兹尼是迦兹尼王朝的故都,抢到了很多财宝!而且据传在迦兹尼东边两千多里,还有更加富庶的拉哈尔城,那里位于一片和中原差不多富饶的大平原上,绝对是可以作为帝王家的宝地。

    所以赵乾顺决定将苦哈哈的河西走廊还给大宋,自己马上带领部众也要去天竺抢钱抢地盘了

    真是个败家子啊!耶律延禧那个气啊,天竺能有多富?连河西走廊都不要了河西走廊多好的地方,也就比大辽国的南京道差一点。赵乾顺这个败家子居然要把那里还给大宋!

    要给也给大辽国啊,怎么能给大宋!?

    难不成赵乾顺这个小子现在真的要给赵佶当孝子了?不就是分了半个天竺给他去抢嘛!至于这样连祖宗百战而得到的土地都送给赵佶吗?

    不过这事儿再好好想想,耶律延禧也感到危机了。赵乾顺对赵佶看来是真心的这说明,赵乾顺和整个河西军的上层,真的跟着赵佶尝到了甜头,在那个什么迦兹尼城抢到了几辈子都不敢想象的财富。

    所以现在的赵佶,对赵乾顺而言,真是比亲爹还亲了。

    而赵乾顺会是最后一个爱上赵佶爸爸的人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耶律延禧咆哮着命令道,“传朕的旨意,大军明日开拔南下,朕要踏平界河商市!朕倒要看看赵佶这个成吉思皇帝敢不敢真的御驾亲征!”

    “什么?踏平界河商市?”

    耶律延禧御帐内的大辽忠臣们听到这话心都在抽筋啊!

    大宋那么老大的一个国,哪儿不能去踏平?为什么非得是界河商市呢?大家都在界河商市有投资啊,踏平了岂不是要血本无归?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北枢密院使萧奉先。在如今的大辽朝中,就数这位仁兄最得天子信用了。

    而且他在界河商市的产业也颇有规模啊!

    “陛下,臣以为踏平界河商市是大可不必的”萧奉先斟酌着用词,他其实也知道,踏平界河商市是根本不可能的。

    萧保先早就和他说了现在的界河商市是怎么一个情况了。不说是固若金汤,至少也是难攻不克的坚城。况且,界河商市的主体是在界河以南的。大辽兵在陆地上兴许还有点实力,到了水面上恐怕是打不过“拥有四海”的宋军的。

    不过这话是不能和耶律延禧说的。这位大辽天子可不大喜欢别人唱反调,特别是说大辽军队有点渣之类的逆耳忠言。

    萧奉先笑着说:“界河商市可是只会下金蛋的母鸡,而且还是一只会跑的母鸡”

    “会跑?”耶律延禧不解道,“商市要怎么逃跑?”

    萧奉先看来萧保先一眼,萧保先马上插话道:“陛下有所不知,界河商市的根基是海,是云台学宫,是工匠,是商人,是金银财帛,并不是土地房舍。只要将这些东西装上船,顺风南下,只要找个可以停泊海船的良港,就可以再开一个商市了。”

    他对界河商市还真是够了解的!

    这个商市刚开张的时候是以宋辽商贸为本的,但是将近十年发展下来,依托着辽国的廉价原材料主要是木头、粮食、羊毛和毛皮和云台学宫,界河商市的手工业发展很快。现在已经变成了以造船、冶金、酿造、纺织、建材、木器、皮具、造纸、印刷等手工业为主的工商业大城市了。

    也就是说,界河商市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是可以进行迁移的!

    而且因为海路市舶制置司掌控了强大的海上力量,也的确有能力将界河商市的精华从界河边上挪走。

    不过契丹人恐怕当不了界河商市的拆迁队,他们没有这个实力了。

    “那就让他们逃跑吧!”耶律延禧自信满满,“他们从海上逃走,朕的确没有办法,但是界河以南的宋土,就任凭我大辽勇士践踏了。”

    “可是陛下,沧州荒芜,哪里比得上界河商市之万一啊!”

    萧保先又在忽悠耶律延禧了。现在的沧州可一点也不荒凉,到处都是骑士的庄园和城堡。如果辽军要去一个个打下来,只怕契丹人要死伤惨重了。

    “那朕该怎么办?”耶律延禧瞪了眼自己的小舅子,“总不能这样放过宋人吧?”

    “陛下可以驻扎析津府,再以重兵压迫界河商市,让武好古拿出300万缗消灾。”

    “萧枢密萧保先是同知南院枢密院事此议甚善!”和萧保先同掌南枢密院的耶律俨立即开口附和,“若能有300万岁币,我朝的财用将可大大宽裕,编练宿卫新军的花销也有了着落。

    如果让界河商市跑了,咱们向谁要钱啊?总不能和统和二十二年那一样吧?如今执掌大宋的,可是成吉思皇帝啊!”

    统和二十二年的宋辽战争的结果就是澶渊之盟!在那场战争中,大辽军队的表现其实不怎么好,最后由于宋真宗的软弱才给了三十万一年的岁币。

    可现在的大宋官家可是一代雄主赵佶,号称成吉思皇帝,是和李世民一样的牛人

    耶律延禧哼了一声:“那就点齐十万大军,驻兵析津府城!

    南京道留守马人望筹措大军粮草,勿使供应有缺。”

    耶律延禧将要亲自统领十万大军进驻析津府城的消息,在三天后就传到了界河商市。

    这个消息是辽国的南京道警巡使张觉其中给武好古送来的。张觉这几年一直负责和界河商市打交道,官职也升到了南京道警巡使。而且他和武好古的关系很不错,在界河商市上也置办了宅子,也常到共和坊的武家大宅串门。

    “怎么事儿?”张觉显得非常紧张,在界河商市城内的武家宅邸房中连声发问,“你们大宋真的要北伐燕云了?”

    “北伐?”武好古笑着问,“听谁说的?”

    张觉跺跺脚,“这不是明摆着嘛!你们停了岁币,大宋官家又称劳什子成吉思皇帝接下去难道不是发兵燕云了?”

    武好古笑着点点头,“那么燕云豪强准备起兵响应大宋北伐了吗?按照五代的划分,燕云之地有十五个州吧?这可就是十五个节度使啊!怎么样?张院使也来一个吗?”

    张觉被武好古的话吓了一跳:“那么快?那么快就要北伐了?咱们可都没准备好啊!”

    武好古笑了笑,他知道现在除了马植在认真准备,其他的燕云豪强都在忙着捞钱,没谁真的相信大宋马上就要北伐了。

    毕竟宋弱辽强已经一百多年了,哪儿能说逆转就逆转了?

    “呵呵,的确没有那么快。”武好古笑着,“放心好了这一次大宋是不会北上燕京的。”

    “那就好,那就好”张觉嘴上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却无比凝重,顿了顿,又道,“那么你们最多可以拿出多少钱?”

    “钱?是平州张家要用钱?”武好古笑问道。

    “什么呀,是你们能拿出多少给大辽皇帝!”张觉道,“现在大辽皇帝开价300万!”

    “不给,不给,”武好古连连摇头,“一文钱都不给的!”

    “不给那界河商市可就要陷于战火了!”张觉看着武好古,“就算你们能守得住,也得花不少钱,耽误不少买卖吧?”

    武好古苦苦一笑:“这事儿也不由我啊!官家是雄主圣君,自然不甘心一直给契丹岁币了。所以就要趁着上尊号为成吉思皇帝的气势压一压辽国,说什么也要把岁币给停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