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石博士!”

    “誓死相随!”

    “存天理,灭邪魔”

    当桑贾尔的使臣布哈里听见新碎叶城广场上传来的欢呼声音,他就很心虚的头看了一眼身后长长一溜四轮马车车上都是金银财宝!不,更确切说都是金财宝,没有银的。折算成铜钱至少上百万缗!比大辽国每年从大宋朝收取的岁币还多一倍。

    不过布哈里还是觉得礼物太少了听一听契丹人的古拉姆战士如雷霆般的欢呼声,他就觉得钱带少了。

    那么大的声响,看来契丹人真的派来了一万个古拉姆战士!在到达石头城前,他已经和死里逃生的喀喇汗朝的战士们打听过了。知道守卫八剌沙衮的波斯人是被上万个装甲骑兵给冲垮的。

    当时布哈里是不相信的,因为他知道喀喇汗朝的波斯兵都是废物,他自己也西喀喇汗朝的人。哦,也就是个下桃花石人,就是个中国人。他的“布哈里”的名字就来源于西喀喇汗国的首都布哈拉。

    所以他很清楚这些波斯佣兵的战斗力,他们怎么可能被上万个契丹装甲骑兵冲垮?如果真有那么多甲骑,用不着冲,摆出来给那帮废物看一看就能把他们都吓跑了。

    因此布哈里根本不相信契丹人真的拿出了那么多的“古拉姆”,可是现在他可是亲耳所闻,亲眼所见了。那么多嗷嗷叫的异教徒战士,但是这种高昂的士气,还有他们在大广场上摆出的队列,就不是普通的游牧骑兵能够拥有的。

    可是上万的契丹古拉姆聚集在八剌沙衮新碎叶城的大广场上,还那么嗷嗷乱叫是要干什么呢?一定是契丹人的佛教和尚在进行战争动员啊!这可不得了啦,上万个契丹古拉姆,还不知道多少契丹游牧骑兵,都要杀奔布哈拉和撒马尔罕而去了

    被上万个嗷嗷叫的顶多算是菜鸟骑士的天理骑士吓着的布哈里,终于被带到了八剌沙衮新碎叶的王城之内,在一间风格大变,而且犯了偶像崇拜错误挂着一副怒目持剑孔子像的大厅,等了一会儿,才见到了刚刚给人做完思想工作的耶律大石。

    大石身边跟着个会说突厥话和鹘话的叶密立契丹部落的少头领,名叫耶律汉儿,名字似乎有点奇怪,一个姓耶律的契丹人怎么称汉儿啊?不过耶律大石却知道是怎么事儿?这个“耶律”和耶律大石的耶律并不是一个路子的,人家的遥辇九帐的后裔。而遥辇氏是古契丹八部之一,曾经在唐朝的时候建立过一个遥辇汉国,不是汗国,而是汉国,其实就是一个部落联盟,后来还被耶律氏夺取了。

    不过遥辇九帐的后裔中有一部分人很怀念族上的荣光,就会在名字中有所反应。而在百年前被派来骚扰喀喇汗朝的契丹游牧部落中,显然有不少是出身遥辇九帐的耶律氏,所以直到现在还有人会在名字中加个“汉”,其实也不是怀念汉国,而是一种习惯了。

    而在契丹本土,遥辇九帐的后裔早就不这么起名了,佛教名才是现在最流行的契丹人名!还好叶密立的三万帐契丹部落并不吃斋念佛,他们都是以原始的萨满教,处于比较好忽悠的发展阶段。

    所以在向八剌沙衮进军的途中,耶律大石、萧铁牛和韩大狗仨就开始卖力传教了。又是玩预言,又是造神迹,又是讲道理,总算拉了不少契丹部落的头人入教,哦,应该是皈依天理。

    这位耶律汉儿就是其中之一,还做了耶律大石的弟子,也就是武好古的徒孙了。

    “问问他,”耶律大石大模大样的往一张摆在“怒目持剑孔子像”旁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指着站在大厅中有点发抖的布哈里对耶律汉儿说,“问他来干什么的?是来宣战的吗?”

    “喂,老阿訇,王子问你来做什么?是来宣战的吗?”

    耶律汉儿的语气可是非常生硬,脸色也难看得很。他的部落给信奉天方教的喀喇汗朝欺压了总有100年,现在好不容易翻了身,当然恨不能直到巴格达,活捉哈里发了。

    不过耶律大石可没有这等雄心。萧合达一走,他手里就是三万帐部落加上9000“天理骑士”,实力是非常有限的。如果桑贾尔挥军北上,凭他手中的这点人马,大概就只能再跑叶密立去了。

    即便桑贾尔不来,他在新碎叶的石头城塔什干的统治也不是很牢靠。因为现在的七河之地还有一支可以和他抗衡的力量,就是世居于此的葛逻禄人。

    他们是早就皈依了天方教的游牧部族,也是喀喇汗朝立国的功臣,因此被安排在靠近喀喇汗国首都八剌沙衮的七河之地游牧,拥有相当大的自治权。

    在耶律大石和萧合达向八剌沙衮进军的时候,还遇到过一些葛逻禄骑兵的骚乱,但是因为穿着前心甲的西凉骑兵战斗力太强,没让他们占到一点便宜,所以才震慑住了各个葛逻禄部落。

    但是现在萧合达已经走了,耶律大石暂时也没有可用的精骑,葛逻禄人早晚会察觉到这一点,然后就会来找麻烦了而耶律大石的策略就是尽可能虚张声势,吓唬葛逻禄人,同时加快训练9000个注水的“天理骑士”。

    如果远在界河商市的恩师武好古能理解他的苦心,派来几十个博士和军官,那么训练“天理骑士”的进程一定会大大加快。也许到明年这个时候,耶律大石就能有点底气了原来的西夏因为是全民皆兵,所以萧合达带来的辅兵也是能上战场作战的。另外,他们都是骑兵辅兵,都是能骑马,能伺候马,能在马背上射两箭的。所以训练成冲击骑兵也不是太困难,现在耶律大石遇到的困难,主要还是优秀的军官有点少了。

    “尊敬的王子,”布哈里双手交叉,按着肩膀,身子下弯,行了一礼,“我是哈里发的使者,是为了寻求和平而来。”

    “博士,他说他是代表哈里发来求和的。”

    其实耶律大石已经知道了,布哈里是带着好多“金财宝”来的,肯定是求和啊!哪有人会带着金银财宝去宣战的?

    “哦,是为了先对付宋军,然后再对付我大辽吧?”耶律大石淡淡地道。

    “王子说你们是不是想先打败宋国,再来攻打我大辽天兵?”

    居然被识破了!

    布哈里心头就是一紧,连忙摇头说:“尊敬的王子,我们大食国是万万不敢向强大的契丹开战的。我们只会去攻打弱小而无知的上桃花石国如果契丹愿意和我们联手,我们两国完全可以瓜分上桃花石国”

    他的话又被翻译成了契丹语,然后就招来了耶律大石的一阵狂笑:“你们也有资格说大宋弱小?真是一群井底之蛙!”

    耶律汉儿翻译道:“王子说你像青蛙。”

    像青蛙?布哈里一愣,自己长得不错啊,五官端正,胡子很长,都到了胸口了。谁见过胡子那么长的青蛙?

    “你们王子到底同意不同意和大食国讲和?”布哈里也不去想青蛙的事情了,又追问起了大石的答复。

    耶律大石听了手下的翻译,笑着道:“如果我答应了你们,你们的哈里发和苏丹一定会去和大宋作战吧?这也没有什么反正你们也不会打赢的!不过我又能得到什么?”

    “我家王子说你们肯定打不过上桃花石军,不过你们要去送死他也不会拦着,只要你们再多给一倍的财宝,他就会按兵不动。”

    会打不过上桃花石军?布哈里可不会相信这种预言的。而且这事儿也不归他管,他的任务就是和契丹人答成合约。

    所以听说对方只是多要一倍的财宝就肯按兵不动,心里就长出了口气。

    看来真主还是站在突厥人一边的。

    “我们愿意再给王子一倍的财宝,不过王子必须要和我们签订正式的条约。”布哈里说,“而且西喀喇汗国也是大食国的附属,如果你们契丹不愿意和大食国开战,那么就不能侵犯西喀喇汗国的疆土”

    耶律大石哪有实力去打西喀喇汗国?他现在连七河之地的葛逻禄人,还有盘踞在怛罗斯的东喀喇汗国残余都腾不出手来收拾。

    不过他也不能在突厥国的使臣面前露了怯,所以就冷哼一声道:“西喀喇汗朝的土地也是大辽天子想得到的!不过我可以暂时不去进攻,因为你们的苏丹肯定打不过宋军,等到他战败后,我就收取西喀喇汗国!”

    “我家王子说他可以等到你们的苏丹被上桃花石国击败后再进军西喀喇汗国!”

    这也太瞧不起了吧?布哈里心里面不知道骂了多少句野蛮人,不过面子上还是非常恭敬的。

    只要这群愚蠢的契丹人不在埃米尔桑贾尔进军喀什噶尔的时候向河中进军,再难听的话,也不过说明他们自己的愚蠢。

    等到上桃花石国兵败了,自然就轮到契丹人了。

    想到这里,布哈里又道:“遵照七河之地的习俗,双方应该以各自信奉的神明的名义起誓,遵守和约。”

    大石听了布哈里最后的要求,从椅子上站了起,一指身旁的怒目持剑孔子像,“我们对鬼神之说是敬而远之,因此不会在神明前起誓。只有天理、祖先和圣人才是我们所信奉的!”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