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官?”

    武诚举咽了一下唾沫,他可是早想当官了,从小想,做梦都想,想了几十年都没有想到一个官儿。手机端

    现在老都老了,居然有机会可以做官了?

    “七哥儿,”武诚举急忙问,“是宣帅要保我做官?”

    武诚昌一笑:“只要你肯替宣帅做事,一个官算得了甚?”

    “做事?”武诚举眉头微皱,“七哥儿莫说笑了,宣帅身边有的是云台才子,某去了能做什么事儿?”

    “云台才子也有办不了的事儿,”武诚昌笑道,“譬如把几百户小农逼得走投无路,卖身为奴的事儿,他们不行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武诚举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当然知道自己有个武扒皮的名号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我这不都是为了武家嘛!而且河南府这边谁家没有个扒皮在撑着?”武诚举冷冷地说着。

    河南府是官僚地主阶级云集的地方,别看洛阳城那些园林里面的清流官僚看着都快清高到天去的,可是他们一家家的荣华富贵从哪儿来的?不可能是天掉下来的,只能是剥削来的。而且他们剥削的对象主要是贫下农,不得有人去当什么“扒皮”、“富扒皮”、“晏扒皮”、“韩扒皮”吗?

    “可不是嘛!”武诚昌笑着,“再说那些小农倾家荡产也不咱们的错啊!

    种地也是买卖,做买卖哪有包赚不赔的?而且什么买卖不是本小利薄的容易倒啊?再说河南府这边土地贫瘠,农户众多,交通又较便利,北方的便宜麦子一船一船运过来,小农们怎么和人家争?大量破产是正常的。”

    还别说,武诚昌虽然不懂经济,但是这话真是在理。种地也是买卖,至少在大宋境内大部分地方是买卖。既然是买卖,那有赔有赚,从来都没有只赚不赔的买卖啊,算挖金子也有人费了半天劲,花了很多本钱最后没有挖到的。

    种地当然也不例外了,肯定也有赔钱的。而且种地是靠天看地吃饭的,天气不好,土地不肥,风险很大了。那么本小利薄,又没有好的土地,天气又不帮忙,这种小农不倒闭谁倒闭?

    “可不是嘛!”武诚举应答着,“这几年洛阳这里种田的越来越难过了,一边是老天不帮忙,一边是北粮南运在压价谷贱伤农啊!”

    “对啊!”武诚昌道,“反正他们在洛阳也活不下去,算勉强做个佃户,一屁股的债背着,也是生不如死。还不如出去搏一搏呢!”

    “出去搏?去哪儿?”

    “去爪哇国!”武诚昌走到武诚举身边,“海路市舶制置司在爪哇国弄了100万亩水田,全都肥得流油啊!”

    “100万亩爪哇国?”武诚举一下明白了,“怎地,你要从洛阳这边招人去?”

    “咱们不是洛阳人吗?”武诚昌笑道,“不在洛阳找人,还能去哪里找?

    河南人多地薄,小农最是不易。如果不出去闯荡一番,在家捱着是等死啊!所以不如叫他们签了卖身的,统统拉去爪哇国种地。到了爪哇国,海路帅司一家分个几千亩水田,还定价包买,怎么都在河南府赚得多啊!”

    爪哇岛的土地肥沃,降水充足,随便种种都在河南精耕细作收得多。而且土地那是要多少有多少,不够去抢所以种田的收益绝对是有保证的。

    用后世的话说,河南是种田业的红海,红得都快红烧了!而爪哇岛则种田的蓝海,和蓝墨水一样蓝的蓝海!

    可是要去种田业的蓝海也不容易。一是水土不服!河南人去爪哇岛啊,不掉层皮才怪。

    二是海的风浪。这可是要人命的!武好古自己现在都不大敢出海,难得出海也是去沙门岛视察,不会再走远了。去南洋的爪哇岛想想都可怕!

    三是疫病!虽然爪哇岛开发的时间较久,但是疟疾还是在当地非常流行的。种地又不在靠近海边的干净清爽的城市生活,所以感染疟疾一命呜呼是很有可能的。

    如果要计算一下去爪哇岛种地的死亡率,估计去当雇佣军打喀喇汗朝和天竺国也差不了多少。而后者可种地来钱快啊

    “行!”武诚举并不知道去南洋种地的风险,是知道了,他这个武扒皮也管不了那么多。“这事儿有我呢,多了不敢说,三五百家还是有办法的。不仅欠咱们阎王账的农人有不少洛阳这边还有不少世家也都有这等欠了一屁股账,一百年都还不清的佃户。只要宣帅肯花钱把他们的账买下来,他们得替宣帅卖命,这事儿是天经地义的,到了天王老子那里也是宣帅有理!“

    宋朝的人口总数其实不多,满打满算也一个亿,人地矛盾并不像后世的满清民国那么突出。但是北宋时期南方的开发并不充分,原,特别是京东、京西和京畿等人,人口还是较多的,因此存在一定的”佃户“过剩,打发掉一点不仅不会影响地主老爷的剥削,反而有利于提高剥削的效率。

    所以花钱“买佃户”去爪哇岛当农场主还是有一点可行性的,多了不行,划拉个万把户的,应该是没啥难度的。

    霍拉桑埃米尔辖地,赫拉特城。

    塞尔柱帝国的霍拉桑埃米尔艾哈迈德桑贾尔从去年冬天开始,一直驻扎在此地。

    这里也是历史取代迦尼兹朝统治印度西北的古尔人生活的区域,在去年的战争,桑贾尔率领的大军轻松击败了古尔人的首领伊兹丁侯赛因。不过他并没有杀死被俘的侯赛因,而是迫使其成为塞尔柱帝国附庸,并且为驻扎于赫拉特城的塞尔柱大军筹集粮食。

    在桑贾尔的计划,赫拉特城将是他率军穿过葱林大山,进入下桃花石的喀什噶尔的前进基地。

    为了这场增援喀喇汗朝的战争,桑贾尔不仅集了自己麾下一半的古拉姆战士,约13000人,还命令古尔人、迦兹尼朝、西吉斯坦、马赞德兰等附属国出动兵马助战。

    同时还向西喀喇汗国首都布哈拉和被契丹人占据的八剌沙衮派去了使臣他并不知道耶律大石只是利用一群在叶密立流浪的契丹人建立了自己的势力,根基很浅,还以为后者代表契丹帝国。所以才会派出使者去向耶律大石表示友好。

    只要契丹人不向西喀喇汗国进军,那么塞尔柱帝国可以承认他们对东喀喇汗国领土的吞并。

    他现在可不想同时和大宋、契丹两个桃花石的强国开战。

    现在使臣已经派出了一个多月,音却迟迟未到,倒是东喀喇汗朝的狮子汗的求救使者先一步到了古老的赫拉特城。

    “尊敬的埃米尔,桃花石的异教徒大军已经开到了距离喀什噶尔很近的莎车绿洲了。因为长途跋涉,他们人困马乏,补给缺少,牛羊都已经消瘦不堪,马匹也非常虚弱,不能进行战斗了。

    如果埃米尔能够马出动大军,一定能迅速击溃那些可恶的异教徒。到时候整个桃花石都会匍匐在您的脚下,您将成为天方教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征服者”

    桑贾尔盘腿坐在一张波斯毯,只是皱着眉头看着下桃花石国的使者,狮子汗的儿子伊卜拉欣。

    这是个长得非常英武的年轻人,只是不知道了战场会怎么样?

    “帕米尔山现在可以让大军通行了?”桑贾尔问。

    “可以!但很困难。”伊卜拉欣答道,“不过只要真主党勇士愿意克服困难,应该不是问题!如果桃花石的异教徒夺取了喀什噶尔,他们也一定会穿越帕米尔山的。到了那时,赫拉特是战场了。”

    “那些桃花石的军队很能行军?”桑贾尔又问。

    “是的,”伊卜拉欣答,“桃花石的大军是携带着牛羊行军的。而帕米尔山的山坡拥有最好的牧场,消瘦的马匹只需要在那里放牧十日会变得肥壮。然后,他们会像魔鬼一样杀到赫拉特城下。”

    帕米尔高原有一处名为玉其塔什的草原,好像是让旅客休息补给的转站,让人们可以依靠较少的补给通过高原。

    不过桑贾尔并不担心桃花石的大军会杀入自己的辖地,真正让他担心的是喀喇汗朝的狮子汗会率领几十万人的残部包括家属越过葱岭,然后借道赫拉特和迦尼兹南下印度迦尼兹朝现在已经分崩离析,不可能抵挡住喀喇汗朝的入侵。而桑贾尔自己,也对印度的财富垂涎三尺。

    万一地海的基督徒真的夺取了西奈半岛,而桃花石的海军又压服了阿丹埃米尔,那么整个塞尔柱帝国可能得依靠印度阿三来养活了。

    “好吧,”想到这里,桑贾尔道,“伊卜拉欣,你去告诉阿斯兰汗,说我的大军很快会出动的。只要我派去契丹的使臣能够给我带来一个准确的消息无论契丹人是否加入战争,我都会率领大军穿过帕米尔山脉。

    如果契丹人也成为了我们的敌人,那么真主的旗帜早晚将会在契丹帝国的首都飘扬!”

    https:的小说站!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