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洛阳水席起源于隋唐的寺庙,开始的时候以素食汤菜为主,口味清淡。后来传入宫廷显贵之门后就配上了不少山珍海味,但是仍然走了清淡的路子。用后世的话说,就是健康低卡路里的饮食。再到后来洛阳水席又进入民间,就不那么讲究了。各种大荤大油水的食材都加进去了民间百姓吃水席一年难得一,当然是油水越大越好了。而王公贵族们是天天吃,真要油水太大了可就得三高了。特别是到了宋朝,洛阳又成为了退隐的大臣权贵们扎堆的地方,各种园林式的豪宅密布城池内外。这票大人物可都是不爱运动的,所以出于养生的需要,上档次的水席也就越发清淡了。

    灵魂来自后世的武好古现在稍微上了点年纪,也开始讲究养生了,这个时代可没有治疗三高的化学药物,就得靠控制饮食和加强锻炼。所以清淡的水席,也就成了武家餐桌上最常见的菜式了。

    而今天到访的武诚昌年纪更大,都四十多岁了,也到了保养的年龄,可不能和武好文那个“食肉动物”相比。所以武好古就让家里的厨房准备了清淡的水席,也不是那种讲究排场的二十道菜的水席。而是简简单单的四道汤菜,四道小炒,汤菜交替,荤素各半。主食则是一小碗米饭,没有上酒,只是用云雾山茶代替。

    另外,西门青还叫厨房弄了几条刚刚钓上来的界河大鲤鱼,片成薄如蝉翼的鱼鲙,一盘盘的端了上来。

    武诚昌虽然发了财,但也没有胡吃海喝估计也舍不得,可能还时常下到田间地头,所以依旧是一副又黑又瘦的模样儿,只是神采有点飞扬,不再是当年初见时的萎靡样子了。

    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两个好字辈,都是他的儿子。一个名叫“好友”,一个名叫“好朋”,都是武好古的同族兄弟,在族中的排行分别是“十五哥”和“十九哥”。不过白波武家自从一拆为二后,迁移到海州的这支,因为不再是义门模式,所以族人之间关系有些松散,各家弟兄也就不再以族中的排行称呼了。所以武好古在席间就管武好友、武好朋叫“大哥儿、二哥儿”了。

    这两位“武大哥”、“武二哥”都是年轻力壮好胃口,一筷子夹起一小片鱼脍,而是几片儿一夹,蘸上调料就塞进嘴里,大口咀嚼,看着都让人胃口大开。

    武诚昌也夹起一片,蘸了点调料放进嘴里,冰鲜嫩滑的口感顿时在口中扩散开来。

    放下筷子,武诚昌对武好古笑道:“还是冬天的鱼脍好吃,又肥又鲜,也不容易吃坏肚子。”

    “海州的鱼脍也不赖吧?”武好古抿了一口云雾茶,“云台山上的茶也好,可是比洛阳强多了?七叔,你可是有年头没白波了吧?”

    “是好些年没去过了,”武诚昌点点头,“这不是忙嘛!三千多亩地要料理,还养了几万只鸭子,几百只羊,前两年又有一条运河打咱庄子外面过了,连带着庄子周遭都热闹了不少,所以又整了个道店。都是些小买卖,赚不了几个大子儿的。现在也不想别的,就指望好友、好朋能考进云台律学。”

    武诚昌的买卖不小了,不过和真正的大商人是不能比的。而且他的两个儿子也不怎么有出息,去年没考上海州云台学宫,又在天涯镇上的东海院“复读”了一年。不过还是没有什么把握,老头子又不舍得出“赞助费”,所以就领着两个儿子来了界河商市,准备考界河商市的云台学宫律学院。

    这个律学院可是云台学宫里面最热门,也是最难考的一个学院了。因为律学院教的是做官和考官的学问,直接对口左右榜进士科讼棍都是能吹能写能辩的,文章自然不会差到哪儿去。所以云台律学院也就开了专门的“科举课”,专门教学生怎么考左榜进士。因此云台律学的学生是左右榜通吃,而且还是允文允武的。就个人的素质来说,搁在大宋官场上都是一流的。

    即便他们考不上进士,云台律学出身的生员也非常容易拿到幕职。有了幕职,凭他们的能力,混个保举还是大有希望的。即便不当幕职,混个大状师也是很实惠的。

    顺便提一下,虽然那些传统的科举文官表面上都看不起实证派的士子,在士林聚会的时候甚至把实证派当成武夫和伎术官。但是一旦做到了州郡父母官这样地位,第一时间都是找个云台律学出身的“师爷”。

    人家不仅有办事的能力,而且还有办事的关系啊!平时断个案子,收点苛捐杂税,应付一下奸猾小吏土豪劣绅什么的,云台系的“大状师”自己就搞定了。他们是状师讼棍幕职一体的,下面的人除非真的要反,否则就得被他们整治。

    如果有什么政绩工程要做,那么这云台系的“师爷”还能帮着请都料大匠。如果有什么江洋大盗要抓,“师爷”还能帮着从界河商市、京东商市雇佣高手,就算抓不到贼,也不会让贼把老爷给惊吓了。

    就连官老爷看上的“红颜知己”要上花魁画册,或者官老爷想收藏几幅名家字画,云台的师爷都有路子可以摆平。而且云台师爷渐渐也成了体系,官老爷们如果想跑官通路子,他们也是有点办法的。

    所以云台律学,也就成了火热的专业。那么好的专业,当然是很难考进去的不过武好古一定有办法走后门!

    武好古当然明白武诚昌的心思南北云台学宫的律学院加一块儿,一年只招收150个生员,打破头想进去的10000人都不止。所以找他走门子的人可不少!

    “大哥儿和二哥儿看着都是赳赳壮士,进劳什子律学院?”武好古笑着,“不如进三军学吧,骑士、步军、海军,进哪个都行啊。”

    律学院是人人想进,而军学院就有点清冷了。界河骑士学院的生员主要来自骑士小学,就是一群沧州骑士子弟和云台系的军二代。海州的海军学堂的生员则是海商子弟两个相当紧密的军学系军阀集团,不知不觉中正在形成!

    “宣帅,”武诚昌当然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从军了,现在是宋朝,又不是汉唐,从军终究是下乘的路子,“他们哪里是当将军的料?不行的,都笨头笨脑的,上了战场也误事。”

    进律学院就不误事了?武好古心说:那里面都是学霸啊!

    “这样啊”武好古笑了笑,“这样吧,七叔你帮某办件事儿,我就给大哥儿安排则个。至于二哥儿吗,以后跟着我就是了。”

    武诚昌一愣,“宣帅有什么事儿要某这个农夫帮忙?”

    武好古笑道:“弄点人下趟南洋。”

    “下南洋?”武诚昌眉毛一挑,“可是南心岛商市?”

    “不是。”武好古摇摇头,“是去爪哇岛种地。准备搞上100万亩肥得冒油的水田,一年可以种两三季,收获个七八石稻米绝对没问题,也许都能到十石!”

    “100万亩?爪哇岛这都到天边了!”

    “行不行?”武好古问。

    “不大好办啊!”武诚昌连连摇头,“好好的谁肯去恁般老远的地方?风高浪急的,兴许就不来了。”

    武好古笑盈盈地说:“再加一个律学院的名额!大哥儿、二哥儿一起进去!”

    一个律学院的名额搞不定,那就再加一个!

    武诚昌皱着眉头,似乎在苦苦思索,过了半晌,才咬咬牙道:“宣帅,这事儿可以办,不过就是有点损阴德啊!”

    哄人去爪哇岛耕种免租、免税、包丰收、包收购的水田自然是损阴德的中国农民嘛,安土重迁,不是活不下去谁肯下南洋?

    “有办法行了!”武好古看着武诚昌。“阴德什么的好办,我和少林寺的玄寂大师有交情,请他给你念几遍经,不行的话再捐个安西的寺庙,什么阴德都有了。”

    农民的事情,武好古不大了解,所以也不知道怎么哄他们去南洋种地。也不能和雇佣打手一样,花钱雇他们去啊。雇佣来的打手也不会种地啊,沙门岛的恶人就更不行了。而且武好古也不想用外族奴隶去开垦世界上最肥沃的土地!所以就只能让武诚昌这个农民资本家去干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那就有办法了”武诚昌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又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傻愣愣的儿子,“也罢,谁让我望子成龙呢?小老儿就做一伤天害理的事情!”

    他顿了顿,又对武好古道:“海州那边的人刁,很难弄去南洋,要弄只有去洛阳。”

    去祸害老家的乡亲的确有点伤天害理!

    “好!”武好古点点头,“七叔准备怎么做?要多少时间能凑出对了,100万亩水田要多少户人?”

    “几千户总要的,”武诚昌摇摇头道,“可不能都让老儿来弄啊。”

    “行行,”武好古笑着,“有个两三百户,先开个局就行得拖家带口,光棍一个南下可不行。”

    “那就先200户总能应付几万亩了。”

    “行,就这样!”武好古笑道。

    请记住本域名:。手机版阅读书包网.bookbao2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