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离着腊月越来越近,界河商市的天气也一天冷过一天。

    几场北风刮下来,界河上的冰层已经冻得如同钢铁一般坚硬。厚度早就超过了三尺,不过再厚的冰层,也挡不住渔夫们垂钓的热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到冬季冰封的时候,就会有一些闲着的渔夫在厚厚的冰面上凿出一个大窟窿,然后用竹木制成的钓竿,从冰窟窿中鲤鱼。冬季的界河鲤鱼特别肥美,而且因为气温很低的缘故,也不容易腐败,是用来做切鲙的上品,价格当然也不便宜了。不过对于界河商市中的富豪们而言,只要想吃,再贵的价格也是可以承受的。

    所以每到冬季,冰封的界河上就会有许多渔夫冒着寒风进行垂钓。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允许垂钓的,因为冰封起来的界河,也是喜好冰雪的人们游玩取乐的所在。一个个人工开凿的冰窟窿可是会吞噬人命的!所以在市民们聚集嬉戏的河段,是有专门的警巡看着,禁止渔夫靠近的。

    武好古今天也难得有了空闲,换上了便装,带着潘巧莲、西门青,还有几个大一点的孩童,一大家子都到了靠近共和坊的一片冰面上玩耍。不过奥丽加、罗汉婢和郭小小都没来。

    这三个女人,现在都有了身孕,在宅子里面保胎呢。

    孩子们的玩具是一架马拉的雪橇,这是在界河冰封的时候才有人使用的交通工具。现在界河商市有二三十万常住人口,商品经济非常发达,不亚于开封府和海州了,哪怕到了寒冬腊月,城市的需求也依然旺盛。自然就有人想到使用雪橇拉货做买卖了。

    武好古在界河商市城北的一处别墅正好是靠着水面的,因此也有几只雪橇是仆人们在冬天拉货用的。今天被一块出来玩耍的完颜兀术兀术一直住在武好古家找到了,还套上了一匹小母马,当起了车夫,拉着武好古的几个孩子玩得起劲儿。武好古的长子武义勇是完颜兀术在蒙学的同学,是个大皮蛋,骑马射箭都会了,这会儿正跟完颜兀术学赶大车呢!

    哦,对了,武好古的这个长子和完颜兀术可是好哥们武义勇蒙学里面最调皮捣蛋的孩子,而金兀术却是斯文知礼的好孩子,学习成绩也很好。而武好古想要把完颜兀术培养成艺术家的努力,也取得了一些成功。

    虽然金兀术同学对绘画没有多大兴趣也能画一点了,但是他的乐感居然不错估计是遗传的,他爸爸是兼职跳大神的。会拉胡琴吹羌笛,还会唱歌跳舞!最拿手的是一边拉二胡,一边吟唱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居然还不走调。

    这个金兀术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变成大金国的文艺工作者?

    孩子们皮得有点乏了,都围坐在一架雪橇周围。金兀术拿出了二胡,武义勇则取出了羌笛这小子比金兀术野蛮多了,在蒙学里面是打架王,不过却听比他大一些的金兀术的话金兀术不打架,但是会教武义勇打架的本事,所以武义勇特别崇拜他,还向阎婆儿学了吹羌笛,现在可以和金兀术一起来个合奏。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伴随着二胡和羌笛合奏出的念娇奴乐曲,金兀术又开始用河南话唱歌了。

    这个场面,实在有点辣眼睛啊!

    看着少年兀术拉琴唱歌,武好古忍不住微微摇头。

    “官人,王四郎唱得不好吗?”潘巧莲这时从河北俏生生走过来,问着武好古。

    她口中的王四郎就是金兀术。完颜姓氏在女真语言中就是“王”的意思,所以在阿骨打和乌雅术两兄弟先后皈依天理后,他们就把“王”作为按出虎水完颜部的汉姓了。

    乌雅束汉名是王雅,阿骨打的汉名是王旻,而阿骨打的儿子们的汉名都是宗字辈的,金兀术叫王宗弼,因为行四,又称王四郎、王四哥。

    “好啊,很好啊,”武好古道,“四哥儿很有文采,说不定以后可以中个状元。”

    武好古的这个预言后来成真了,金兀术后来真的中了状元是大金国的第一届状元郎!是他爸爸完颜阿骨打亲点的。

    潘巧莲不是一个人走过来的,还带着一群仆役和西门青,其中还有俩仆役拿着杌扎,就是后世说的马扎,展开后摆在冰面上,武好古和潘巧莲一人一个都坐了上去。西门青则立在两人身后,目光却紧紧盯着她的宝贝儿子武义勇。

    潘巧莲又从仆役手中取过温补的热汤,是装在绸缎包裹的铜手壶里面的,不仅可以饮用,还可以拿来暖手。潘巧莲把手中的铜手壶递给了武好古,然后自己又拿了一个,靠在丈夫身边,微微笑着:“王四郎的确是个读的种子,咱家大哥儿要有他一半用功就好了。”

    “大哥儿也还行吧?”武好古笑了笑,“只是没有四哥儿的文采。”

    武义勇有点偏理科,算学很好,文学稍差,儒学也就是混,音律和绘画都不错,武艺成绩最好,几乎和金兀术不相上下。而金兀术因为年纪比较大,更懂事一些,读也就用功,各科成绩都很好。特别是文学和儒学相当不错,都能和那些名门家塾的子弟相比了。如果选定左榜进士为目标,也许真的能高中。

    “还是要抓紧一点,”潘巧莲说,“再过两年就要入小学了,虽然不愁进不了四开院,可是”

    “不必入四开院,”武好古打断了妻子,“入骑士小学吧。”

    “骑士小学?”潘巧莲一愣,“那可是少年军学啊”

    骑士小学也是一所教授六艺的院,不过偏重武艺军学,实行的也是严格的军事化管理。进入了骑士小学,就等于入了军伍了。

    因为是对口骑士学院的,所以进入骑士小学的学生,应该有很高的比例会成为骑士学院的生员,将来就是职业军人了。

    “明年就是1108年了”武好古低声嘟囔,“还有七到八年看来得让骑士小学把课程缩短到四年了。”

    如果不出意外,武义勇和王宗弼应该在1110年进入骑士小学,1114年进入骑士学院,1118年毕业。如果遇到战争,还可以提前个一年。应该可以赶上平辽之役的。

    “大郎,你再说甚?”潘巧莲有些不解地问。

    “没甚,”武好古笑了笑,“我看勇儿就是个武人,真要让他去考左榜进士就太难为了,不如从军吧。大姐,你说是不是啊?”

    “没错!”西门青应道,“信儿和铁哥也差不多,都是赳赳武夫的料。”

    武义信和武铁哥比武义勇晚一年进入蒙学,不出意外,应该是1119年从骑士学院毕业了。

    “都从军啊?”潘巧莲眉头微皱,她的儿子义久年纪还小,尚未开蒙,不过瞧着武好古的教子路线,会不会也被教成个武夫?

    “当然不会都从军了。”武好古知道潘巧莲的心思,“久儿自小身子骨弱,怕是吃不得军旅之苦的。”

    潘巧莲松了口气儿,也不和丈夫继续讨论子女教育问题了,而是把话题转到了武好文身上。

    “大郎,二叔是怎么事儿?年节都不过就去了清池县城。”

    武好文当然是和哥哥在闹变扭了,不过武好古不会和潘巧莲说这些,只是笑道:“他事儿多啊,沧州州治要移往南皮,要在南皮构筑新城,还要在沧州检地派府兵役可得好好干啊!”

    沧州托了界河商市大发展的福,这几年也阔起来了。而且境内又安置了许多骑士老爷,其中不乏拿到官身的真老爷。一州之内,可是官人遍地,富豪无数。原本的清池县城实在太寒酸,不适合再做州治了。于是高阳关路的安抚使去年就上了奏章,提出将沧州州治前往北流黄河边上的南皮县,并且在南皮筑城开市。现在赵佶已经批准了这个建议,具体实行就落在了武好文身上。

    这可是白送功劳啊!武好文兼着海路帅司,可以动用界河商市的资源,修个县城还不跟玩似的?用得着那么急吼吼年也不过了就去清池县城?

    潘巧莲是大家族出身,早就见惯了大宅门中的勾心斗角,怎么会看不出两兄弟不睦了?而且她也隐约能猜到原因一定是为了家里的老三武好德啊!可这事儿又能怎么办?说都不好说的。

    正在场面有点尴尬的时候,守在河岸边上的武诚兰一路小跑着就过来了,到了武好古身边才低声道:“宣帅,我七哥他们一家到了。”

    武诚兰的七哥就是那个在海州创业成功,当了农业资本家武诚昌。是武好古把他招来界河商市过年的,顺便还有个非常重要差遣要派给他去做。

    “你七哥就是我七叔啊!”武好古立了起来,“行了,今天就且到这里吧咱们都去和七叔一家见个面。大姐,你去安排酒席,上洛阳水席。”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